♂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有叶枫和冷莫两位猛将抵挡,再加上没有镖车的拖累,军士和镖师们很快往后方撤退。

    而那些野兽也仿佛有着清晰的目的,只为夺镖,在将人群驱逐之后竟是没有追赶而是咆哮着守卫在了镖车四周。

    等大批人马的身影远去,叶枫让周副将和孙阳先一步带着镖队与军士们离开,自己则奔向了正在跟兽王缠斗的冷莫。

    只见冷漠脚踏虚空,身形不断变换瞬移,如同一道虚影闪烁,被狮王猛扑的间隙,竟然还有空回头冷冷得看一眼叶枫。

    “撤?”

    叶枫看了一眼被尸骸与凶兽大潮包围的镖车,一脸不甘得咬咬牙。

    “撤!”

    两人同时身形一闪,瞬间已经掠空撤出十几米。

    紧接着,咻咻咻几声破风厉声,两人的身影完全消失在方圆几里之内。

    暴躁狂虐的兽群,数量已经不及下山时的半数,更多的已经成了残肢肉块,横堆在官道上。

    狮王满头的鬃毛已经被血水染透,一只眼睛也被冰锋之力贯穿射爆,只剩下一个血淋淋的大窟窿,面目无比狰狞恐怖。

    嗷!

    一声凄厉的吼叫,黑压压的兽群像是被某种神秘的力量强制撤离,纷纷朝着山上狂奔而去。

    一切重归平静,只剩下浓重的血腥,笼罩在官道上空。

    哈哈哈。

    藏身在暗处的司徒笑和刑太森爆出了嚣张至极的大笑。

    两人带领着一队镖师走了出来,俾倪着满地的尸骸,无比得意。

    “司徒大人,你看这一战死了这么多军士,还丢了至关重要的镖货,公孙弘只怕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司徒笑猖狂大笑:“哈哈哈,这一次立下如此大功,你我飞黄腾达,指日可待!”

    “这才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哈哈哈……”

    ……

    龙岭另一处山坳深处。

    镖队和军士退至此处休整,大多数人身上都带着被野兽撕咬的伤,浑身血水几乎把战甲染透。

    叶枫追至此处,先扫了一眼伤者的情况,然后才走向周副将问道:“伤亡如何?”

    周副将咬咬牙,眼神中冷厉的恨意迸:“有千来个弟兄受伤,但按照少镖头之前的吩咐,带了一百多死囚出来作为牺牲,所以护卫队中并无一人死亡。”

    “做得好。”

    叶枫点点头,转身又去找孙阳。

    孙阳刚清点完镖师的数量和受伤情况,看到叶枫走过来,禀报道:“少镖头,咱们镖队也无人死亡,但不少兄弟受了伤,已经安排救护的人逐一包扎处理。”

    “很好。”

    叶枫拍了拍他的肩膀,换来老孙一顿龇牙咧嘴。

    “少镖头,你轻点,人家也被那些野猫野狗挠了几爪子!”

    野猫野狗?

    叶枫欣赏孙阳这豪气的性子,正巧这时,神出鬼没的冷莫咻的一声随风闪现。

    “那些人得意洋洋地运走了镖车,并没有起疑。”

    按照昨天的计划,他和叶枫最后撤离之后,叶枫先回来查看队伍的伤亡情况,而冷漠则留守在镖车附近查探那些人的动作。

    听到他们运走了镖车,叶枫竟是冷冷的一笑,冷酷如盯上了狐狸的猎人。

    如此,计划已经成功了一半!

    他竟是故意让对方劫走镖车。

    其他几个骨干们,听到冷莫带回来的消息,也纷纷兴奋得围拢过来。

    事不宜迟,叶枫立即吩咐道:“周副将,立即从未受伤的军士中,挑选战力最强,最为忠诚可靠的两百精锐,随我进行接下来的计划,其余的大部队人马即刻返回陈仓,统一口径说遭遇兽潮作乱,镖货被劫走,郡守大人与王参将自会按照计划行事!”

    “是!”周副将拱手领命。

    计划,才要进入至关重要的一步!

    ……

    数日后。

    陈仓郡城。

    大批的军队,还在返程的路上,陈仓贡赋的镖车被劫的消息就已经像是一颗被引爆的惊雷,彻底轰炸陈仓郡。

    “这下陈仓要变天了!”

    “圣上因为贡赋被劫一事勃然大怒,公孙大人肯定要被罢官了!”

    “五十万两白银又岂是罢官能赎罪,只怕公孙大人的性命都难保啊!”

    城中突然爆的流言犹如洪水猛兽席卷,百姓仿佛一夜之间重新回到灾祸入侵,乌云笼罩的时日,惶惶不得心安。

    公孙弘这位郡守心系百姓,贤德为民,却遭遇了这般祸事,引万民哀叹和不舍。

    甚至已经有许多百姓,自签下请愿书,以民意恳请圣上对贡赋丢失一事的涉事官员从轻落。

    又过了两日,周副将带领伤势惨重的军队回城,公孙弘与王明冲亲自赶赴城门口迎接,一番交谈之后当即乘坐马车赶赴京城请罪。

    镖师们在孙阳的带领下,一个个垂头丧气得返回镖局,此后才刚开业的松林镖局大门紧闭,谢绝一切访客和订单。

    “哎,听说叶少镖头回来的路上失踪了。”

    “他没守住贡赋这趟镖,哪还有颜面入京参加全国天命猎赛,只怕是找个地方躲避一阵,风头过去了才敢再回来了。”

    “只恨这老天不开眼呐,我们陈仓百姓为何偏就被那兽潮缠上了!”

    “是啊,叶少镖头年少俊杰,这么大的挫折砸下来,只怕再大的雄心壮志也要一蹶难振了。”

    惨淡的愁云悬浮在整个陈仓郡城的上空,好容易迎来的曙光再一次的被阴霾笼罩。

    ……

    京城东郊的小路上。

    哈哈哈!

    猖狂至极的笑声,在小路上不时飘荡,震得两侧密林里的鸟儿都扑腾着翅膀躲远。

    司徒笑和刑太森亲自押送二十辆镖车,带领一众镖师假扮成商队,日夜不息马不停蹄得往京城东郊的秘密基地赶去。

    “司徒大人,此番将百万两白银献给大皇子,只怕您这郡守即可升调京都了,到时可千万别忘了提拔小人和镇远镖局啊!”

    这一路上,刑太森不遗余力得吹捧司徒笑,简直快要把这个死胖子吹上天。

    司徒笑那双狭长的细眼闪烁无比精明的锋芒,一张厚唇大嘴咧得快到耳根子下面去:“好说啊,这次的功劳本官绝对不会忘记刑总镖头,以后镇远镖局就是秦都郡官方指定合作镖局,源源不断的生意和银两,只怕总镖头你要数到手软啊!”

    哈哈哈!

    两人笑得无比开怀,简直像是眼看着荣华富贵啪啪啪砸向自己的怀抱。

    就在这时。

    咻!

    一道光影横扫。

    咻!

    又一道更加凛冽,比阳光还要刺眼几分的光耀,从两人眼前晃过。

    “谁!是谁装神弄鬼!”

    司徒笑一张大饼脸瞬间变色,浑身上下每块肥肉都提起十万分警惕。

    不出两日,他们就要与接应的人汇合,一起将贡赋银两送到秘密基地,现在绝对不可以出任何差错!

    “此山是我开,此路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这声音飘飘荡荡,笼罩着小路四周,好像随风而动,又好像那声音中的气息,已经将他们团团包围。

    遇上打劫的了?!

    开玩笑吧。

    这些毛贼难道没长眼睛,竟然敢劫我们的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