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哗啦啦。

    一队人马光明正大的从前方的密林中四散走出,呈圆弧形围在了司徒笑等人的两旁。

    司徒笑圆脸一僵,旁边刑太森更是眯起了眼睛,一眼就认出了对方领头的那名青衫少年。

    叶枫!!

    是那个小兔崽子!

    他怎么会带人守在这里?

    司徒亮心中一惊,泛起了一抹不安。

    大皇子殿下的这座秘密营地属于绝对的机密,隐藏在这荒山之中绝对没有人知晓,而他们此来的行走路线更是机密中的机密,只有他与刑太森两人了解全部的路线与计划。

    这个叶枫,怎么可能拦在自己的前面。

    他是怎么做到的?

    难道说……之前在风林驿站旁边的镖车失落,全部都是他故意设下的局么,只是为了让自己这些人平平安安的帮他把镖车送到京城?

    不可能!

    这绝对不可能!!

    司徒笑心机已然不俗,但他万万想不到叶枫拥有根本出这个世界的无敌系统,他们自以为隐秘的运镖路线在叶枫眼中根本就如同儿戏,一个最低级的定位系统就把他们看的清清楚楚。

    现在,便是到了瓮中捉鳖的最后时刻。

    “哟!司徒胖子,还有刑老狗,好久不见!”

    叶枫出来打着招呼,声音却没有一点冷意,在他的身后,站着冷莫,孙阳与周副将三位强者,由以冷莫气势最强,好似一座冰峰已经横在了对手之前。

    更有那些来自陈仓守军的二百名精锐,一个个好似逼人的猛虎,瞪着一双双血浪而愤恨的目光,看着面前的死胖子众人。

    “叶枫!你自己要来送死,今日我便成全了你!”

    刑太森噌的一下拔出了自己背后的那柄虎头大刀,上面一只铁环在罡气的鼓动下嗡嗡作响,瞬间凝出了二米多长的刀芒,正是中阶宗师罡气化形后的强大威势。

    到了这个时候,双方根本不必再多说什么。

    从松林镖局大宴上,刑太森折断松林镖局镖旗的那一刻起,敌对的恩怨就已经种下,而风林驿站的死亡杀局更是早已经将彼此推到了死敌的层面。

    为了这关系到陈仓郡大权归属的百万两镖银,此刻,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程风,还不出手,等待何时?”

    司徒笑更是一声怒吼,召唤出了队伍中一道可怕的身影。

    “是,大人!”

    哗。

    只听一声长啸,整片树林仿佛凭空掀起了一阵惊天罡风,漫天落叶被激荡卷起,好似长龙般怒啸苍穹,直卷叶枫等人。

    罡气离体,高阶宗师!

    孙阳等人只觉得一头乱被对方的罡气长龙吹得飞起,身子忍不住的倒退,这程风便是对方阵营中的中流砥柱,大皇子派来镇压车队的至强高手,丝毫不弱于之前的侍卫统领江流。

    刹那间,那树叶卷起巨龙已经来到了眼前,滚滚的罡气包裹着一道消瘦而强大的身影,只见他双手平伸,好似神明一般的纵跃到了半空,长达数米的罡气长龙在他身后咆哮翻腾,每一片树叶都在这一刻化成了可以灭杀敌人的恐怖杀器。

    “都给我死!”

    他双手猛地向前一伸,漫天的落叶好像千柄万柄的飞刀利刃,直直得飞向了前方所有的对手,尤其是叶枫,更是成了针对的重点,要将他一招凌迟。

    可他杀意虽猛,对面却有豪雄力压狂龙。

    哼!

    一道冷哼,惊破万法。

    一直在叶枫旁边默不作声的冷漠横眼一扫,狂暴的罡气瞬间飙升,身形一移挡在了叶枫前面,罡气滚滚迸,寒冰气息已经宛如一张巨大的冰网笼罩全场。

    这是!!

    叶枫乃是第一次近距离的看到冷莫出手,对方的武道罡气冰冷刺骨,便似从万年寒川中喷薄出来,冻结天地。

    嗤啦!

    漫天飞扬的树叶利刃碰到冷莫的寒冰罡气,便如一只只小鸟撞上了铺天盖地的大网,尽数被拦在了半空,不消片刻,上面竟是凝出了一片片的蓝色冰晶,不得寸进分毫。

    啪!

    冷莫打了一个指向。

    啪啪啪啪!

    漫天的树叶在空中爆碎成了纷纷扬扬的冰渣,林间斑驳的阳光一照,竟是荡漾出了一道夺目的彩虹。

    好美的画面。

    好强的宗师!

    “好,没想到今日能够遇到冷家的传人,小子,休要猖狂!!”

    那程风显然认出了冷莫的来历,脸上不见仓皇,只有战意如火,直冲对手。

    冷莫对外人哪里会舍得吐出一半个字眼,全身寒气爆,仿佛一头寒冰猎豹般的疾冲出,冰蓝色的光影凶狠的迎上了程风那凛冽的罡风战火。

    嘭!

    两道激烈的罡气在空中撞成了一团,滚滚冲击四散而去,便如一道号令,一声战鼓,拉开了今日大战的序幕。

    杀!!

    双方人马不再多言,一场生死大战如火如荼的爆开来。

    二百陈仓精锐,一身黑衣,钢刀晃晃,便似铁与血的乱流,直冲下方司徒笑的护镖大队。

    其中由以孙阳与周副将二人最为凶悍。

    孙阳的胸毛在风中炸的飞起,背后的长刀被他挥舞的虎虎生风,显然是恨透了这群阴谋夺镖的孙子。

    周副将更是带着陈仓将士们的新仇旧恨,与身后兄弟们直指敌军,他们在兽潮中受难,在枫林驿站还被万兽伏击,早已经憋了满腔怒火,此刻爆出来便是怒焰滔天,可以焚一切敌。

    “刑,刑镖头!”

    与武道世家的公孙家不同,司徒笑能够上位靠的是一肚子的坏水,要不然也不会将刑太森收拢过来作为保镖携带,此刻他面对陈仓将士的滚滚杀意,一张阴险的胖脸不免有些惨白,连忙呼唤旁边的高手刑太森。

    “哼,大人放心,有我护你,没有人可以动你分毫。”

    刑太森自命中阶宗师,在场除了冷漠之外没有人在他眼中,手中金环大刀舞动刀罡,滚滚气焰当真有万夫莫敌的气势。

    可是,下一秒,他心头猛地一跳。

    因为在他的对面,还有一柄刀。

    血色的刀锋,好似熊熊的火焰,透明的刀身,透着凛冽的锋芒。

    此刀一出,便是用到的绝对宗师刑太森也不免后背一凉,看向了那持刀的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