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霸武神王 > 第169章 京城分局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547/454996.html
    “呵呵。”

    荆天雄不怒反笑,鄙夷的眼神略带几分怜悯似的看着叶枫:“既然如此,也怪不得我这个长辈不留情面了。”

    只感觉到轰地一声。

    荆天雄瞬间气势暴起,浑身涌动着浓郁的罡气,就像是骤然爆发的火山一般。

    “叶枫,本会长先让你三刀!”他声势霸气,威压更是顷刻扫荡全场。

    吴德和其他几个副会长,立即亢奋起来,像是卖乖的狗一样狂吠呼应。

    “荆会长,给这种野小子看看,什么才是实力!”

    “对,好好修理他!”

    “打烂他的嘴,看他还敢不敢口出狂言!”

    叶枫听到那帮狗腿子的叫声,冷冷嗤笑了一声,手腕一震,那青叶刀轰的一下绽放出冲天血影,血浪滚滚仿佛一道飓浪翻涌袭来。

    明王神威,不动如山!

    叶枫唰的纵身一跃,带着狂暴凛冽的气势,刀势横斩,血光迸射,那恐怖的威能就像是熊熊血焰中呼啸而出。

    神鹏九转配合之下的不动明王斩,一刀的战力便可达到巅峰宗师的威能!

    这什么刀!

    荆天雄面对叶枫的刀光,一下子浑身的汗毛炸起,眼珠子差点没当场瞪爆,根本来不及作出反应就被这横劈而来的刀气劈飞出去。

    幸好,关键一瞬,他爆发了十足的罡气壁障护体,在空中翻滚了几圈踉跄落地,身上并无伤势,只是那头顶的玉冠被劈碎了,一头长发在风中乱飞,看起来甚是狼狈。

    我滴个亲娘……

    怎么可能?!

    那帮行会成员们眼睁睁看着场中一切,瞬间脸色大变,惊惶得不知所措。

    “刚才那一刀……怎么会有如此威能……”吴德更是惊爆心神一般,只会神情呆滞得喃喃自语。

    叶天南和孟北河有数月未见叶枫,对他战力的了解还停留在松林镖局被司徒笑砸场子那一战之上。

    此刻这二人,也仿佛被这全新的叶枫吓得目瞪口呆,久久回不过神来。

    “那真的是……枫儿?”

    不过几个月,从初阶宗师的战力到爆发出巅峰宗师的一级,而且孟北河可以肯定,叶枫还没有尽全力!

    场中。

    叶枫如冰锋般的眼神,冷冷扫了一眼荆天雄:“还有两刀。”

    长发狂飞的荆天雄顿时虎躯一震。

    你妹啊!

    第一刀老子差点没扛住,怎么可能再让你小子来两刀!

    唰!

    长刀一挥,比之刚才更快更猛,刀罡瞬间化为几米长的血影,挟裹着惊人的气势,迎面劈了过来。

    那围绕在演武场四周的所有人,甚至看到了闪现在叶枫身后,仿佛从熊熊血光之中出现的明王法相。

    金红霞光交汇,冲天的气息轰隆隆震荡全场!

    太恐怖了!

    叶枫简直是个妖孽!

    只见荆天雄连忙一个纵身,从旁边人手中接过了一柄赤色战戟,全力爆发着罡气格挡住了这威能刚猛到爆的一刀。

    轰地一声。

    整个别苑中仿佛炸响了惊雷一般,光芒迸现,兵戈碰撞的声音振耳发聩。

    啪啪啪!

    浓厚的烟尘之中,两道身影同时朝后倒飞,各自退了几步才稳住身形。

    空气中,流露着一丝淡淡的血腥味。

    荆天雄握着战戟的整个胳膊被震得发抖,虎口裂开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血水顺着那指缝蜿蜒留下,吧嗒吧嗒滴在了沙土之上。

    叶枫眼神冷漠,声音更是冷峭至极:“果然是一只言而无信,不要脸的老狗!”

    “你个小杂种,我要杀了你!”

    荆天雄被彻底激怒,杀机从瞳孔之中爆发,化身一头嗜血的雄狮一般,挥舞着煞气冲天的战戟急冲了过来。

    轰隆隆。

    巅峰宗师全力爆发之下的威能,震得半面晁云峰也跟着剧烈晃动了起来。

    叶枫冷眼看着对面,脸上没有半分波澜惊动:“既然你言而无信,那我也不跟你客气了。”

    咻!

    一个红白相间的金属球被他猛地抛向空中。

    “去吧,金鹏鸟!”

    唳!

    一声惊破天际的禽啼,恐怖的气息瞬间镇压住这方天地。

    唰!

    一道金芒冲天,将晁云峰上空的天穹染成一片金霞,那刺目的光华简直像是九天之上的浩日被拉到了眼跟前,几乎要刺瞎所有人的眼球。

    我的妈呀!!

    传说中的金鹏?!

    叶枫这家伙,竟然有一头玄兽?!

    全场彻底懵逼。

    所有人像是被禁锢住了似的,一动不动,眼睁睁看着上空那只巨型大鸟金羽展翅,光芒万丈,滚滚威能挟着劲风横扫激荡,似是要把这一方天地给席卷个干净。

    就在他们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金鹏鸟双翼一挥,速度快到视线根本无法捕捉到半分残影,朝着荆天雄的方向俯冲而去。

    啪!

    金鹏羽翼化成了一个巨大的巴掌,狠狠的扫在了荆天雄的身上,后者整个倒飞了出去,狠狠摔在演武场边缘的石柱之上,将那柱子撞得拦腰折断,碎石哗啦啦掉落了一地,才噗的大吐一口鲜血摔啪在了地上。

    紧接着,又是哗啦一声振翅之声。

    金鹏再度飞升到了半空之中,金光一点点变得柔和,振翅的幅度慢慢变小,随后嗖的一声返回到了精灵球之中。

    漫天的锋芒,爆棚的罡气,在一瞬间消失不见,只剩下滚滚烟尘之中狼狈如狗的身影,与一旁俾睨天下的叶枫。

    “可还有人要教我怎么做人?”叶枫扫视全场。

    哗啦啦。

    包括吴德在内的一干人等,全部一个个脸色惨白得向后面退了十几步,仿佛恨不得这一退,能退到终南山万里之外才好。

    叶枫转头看着吴德,冷冷一笑:“四大镖局,还要插手陈仓吗?”

    吴德被他这冷锋似的眼神震慑得浑身一抖,但还是强撑着那一丝丝的底气,哪里还敢说话。

    不过这个时候,地上那荆天雄满脸是血的站了起来,狠狠的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双目如疯狗一般死死的盯着叶枫。

    “叶枫,你给我闭嘴!!”

    “哦?看来你这老狗还是不服气?”叶枫缓缓的转向荆天雄,手中刀光再起。

    谁知,荆天雄却是狞笑着后退,主动认怂:

    “嘿嘿,就算你胜得了我那又如何?叶枫,你太年轻了,让我告诉你……在走镖这个行当,不是你拳头大就能称雄的?有种你今天就杀了我,否则,我镖局行会一声令下,便足以让你们镖局的镖货永远出不了陈仓!!”

    “不错!”荆天雄的话仿佛一记强心针,让旁边吴德等人也来了精神。

    这些原本被叶枫吓破了胆的家伙想到了自己最擅长的那些手段,顿时一个个叫嚣起来:

    “叶枫,你竟然敢打伤会长!我们要发动秦唐各地大小镖局,彻底封杀你们松林镖局!”

    “正是!老夫这就去通知与行会合作的各大商会,以后绝不会给你松林镖局半点业务!”

    “哼!叶枫,你定会为你今天的狂妄付出代价,我们要让你永远滚出运镖行业,就算你再厉害,还能把我们所有人杀光了不成!”

    在场的十几人,几乎代表了秦唐运镖行业的终极力量,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人一句话就足以决定一个小小镖局的生死,而他们联合起来,当真有让一个行业颠覆的力量。

    面对这已经几乎垄断了话语权的行业巨头,叶枫一人之力再强,又如何翻天?

    “你们,你们简直无耻至极!!”

    孟北河在旁边气的七窍生烟,但他却再清楚不过这些人的心中所想。

    叶枫如今展现出来的实力已经超出了这些人的掌控,如果任由松林镖局发展下去绝对会超出他们的想象,此刻定要将松林镖局彻底的打压覆灭才行。

    “哼?小子,你怎么不说话了!”

    荆天雄满脸血污的走了过来,看着叶枫似乎楞在了原地,更是露出了得意的神色。

    “叶枫,如何?你胜过了我又怎样,我照样可以踩死你,踩死你松林镖局……现在,你带着叶天南给我从这里滚出去,秦唐的运镖行业,没有你们的位置!!”

    唰。

    荆天雄手指向外一指,还带着不可一世的傲气,就像是这个行业的王,我让你活,你才能活,我让你死,你就得乖乖滚出这门行当。

    “可恶啊!!”叶天南气的胡子乱抖,猛地拉住叶枫:“枫儿,我们走!老夫倒要看看,这些人有什么本事把咱们松林镖局赶出运镖这一行!!”

    “赶紧滚吧!!”

    “这里不欢迎你们!”

    “你们等着看吧,要不了几个月,定会让你那乡村镖局关门!”

    眼前,是一声声无耻的叫骂。

    叶枫却是缓缓的拉住了叶天南的手,冷冷一笑:“等等,爷爷,本来咱们是要走的……但是这些疯狗们如此不要脸的话,咱们偏偏还不走了。”

    “哼,叶枫,这里是我的私人别苑,你再不走,我便报官来抓你,你莫非还敢与我秦唐大军作对不成!”荆天雄笑的狰狞,自以为吃定了叶枫。

    但就在这个时候,守卫在镖局行会别苑外的镖师突然连滚带爬得冲了进来,跪在地上向荆天雄禀告:

    “报……禁,禁卫军统领……冷千秋冷大人到!”

    什么?!

    冷千秋?!

    与战神尉迟将军齐名的秦唐剑尊——冷千秋?

    全场震惊,陷入死寂。

    啪!啪!

    沉重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每一步踩下,仿佛释放着雄浑无比的气势,远远听来,似是能听到那金戈铁马的战场之上,咚咚擂响的战鼓一般,瞬间镇压全场。

    外面,那道巍峨的身影刚刚走入演武场,所有人瞬间感觉周围的空气都冷了几分,那些个初阶宗师级别的镖师们,更是情不自禁缩起了脖子。

    这位秦唐帝国之中名望尊崇的玄道强者,也不过刚过中年,五官刚毅,脸廓冷硬,鼻梁高挺,浓眉如墨,尤其那一双眼睛,透着强烈的寒意,仿佛一个眼神就能把人彻底冻成冰块。

    “拜见冷大人!”

    众人虽心中惊疑不定,但不敢有所迟疑,在冷千秋距离场中还有一百多米元的时候便在荆天雄的带领下远远的迎了上去,躬身行礼。

    啪啪。

    冷千秋独自一人,没有说话,继续前行。

    荆天雄等人不以为意,早就听说了这位冷面剑尊的脾性,一个个笑着继续道:“冷大人,这晁云峰距离京城数百里,想必大人您这一路舟车劳顿,不如先去内院,让草民好好招待招待您。”

    吴德那帮人也跟着走上前,一个个谄笑着对冷千秋一顿猛夸。

    “早就听闻冷大人风采卓然,今日一见,果然惊为天人啊!”

    “冷大人乃是秦唐的栋梁,深得陛下器重,我等有幸见之,实感三生有幸!”

    “今日这镖局行会别苑,有了冷大人到来,简直是蓬荜生辉啊!”

    荆天雄这帮人原本就是商贾世家,场面话一个比一个说得漂亮,他们清楚的知道这冷千秋乃是秦唐最强者之一,统领整个皇庭的禁卫军,无论是武道实力还是权势地位都足以与尉迟家的那位战神抗衡,如果能够和冷千秋结交个一丝半分的关系,那在秦唐帝国里绝对可以横着走了。

    虽然还不知道这位大佬今天来所谓何事,但说几句好话,混个好印象总是没错的。

    但是,冷千秋压根连看都没有看这些人一眼,直接从荆天雄等人的笑脸面前走了过去,直直的来到了叶枫几人的面前,停住了脚步。

    这……

    荆天雄带血的脸庞一阵抽抽。

    难道这位剑尊大人是来找叶枫的?

    怎么可能啊?

    一个乡村镖局的镖师,就算入了天命猎赛那与冷千秋也有着天大的差距,怎么可能会有交集?

    下一秒,冷千秋的话更是让全场的镖局行会的大佬们心惊。

    “叶枫,又见面了。”

    叶……枫?!

    荆天雄啪嗒趄了一步,背后漫起一层拔凉拔凉的虚汗。

    冷大人竟然真的认识这个叶枫?!

    吴德和其他几位副会长也都面面相觑,心里那股子腾起来的惊慌无措已经从脸上显露无疑。

    一旁,叶枫已经走上前,双拳一抱躬身道:“叶枫见过冷大人。”

    没有多余的恭维和讨好之词,态度不卑不亢,这份少年气概让冷千秋眸光中飞快闪过一丝赞赏,而后,冷千秋也不啰嗦直接从怀里掏出了一份金灿灿的卷轴往空中一举,朗声宣告:

    “叶枫接旨!”

    叶枫眸光一闪,直接双膝跪地,连带着叶天南,荆天雄等人一起哗啦啦跪了一地。

    “叶枫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松林县叶枫此次天命猎赛表现出众,特钦赐黄金万两,精品玄兵一件,以示嘉奖,另选松林镖局为皇家合作镖局,赏赐京城之中宅邸一座,供以开设京城分局,钦此。!”

    “叶枫谢皇上圣恩!”

    叶枫高举双手,托住了那一份沉甸甸金灿灿的圣旨。

    直到叶枫接过圣旨,平静的站起身来,整个演武场上都是一片死寂。

    所有人,尽数懵逼。

    荆天雄,整个人一动不动跪得像个石雕,脸上的表情完全僵硬了足足有好几秒种,心里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

    这怎么可能啊!

    秦唐皇帝陛下亲自给叶枫搬旨嘉奖?

    自己这辈子经历了十几届天命猎赛,这他娘的绝对是头一遭啊!

    而且更不可思议的是,嘉奖叶枫就算了,给他【皇家镖局】的身份又是几个意思啊?

    这根本就是在以皇家的力量支持叶枫好么!

    那他么的自己还怎么玩!

    不仅荆天雄的信心在这一刻被一道圣旨彻底击碎,旁边吴德等人也是哇凉哇凉的跪在了地上。

    他们当然懂这圣旨的意义。

    他们更懂,一位武道剑尊前来亲自给叶枫传旨背后的意义,普天之下,能够值得冷千秋亲自出马的人绝不会超过十指之数,这个叶枫,竟然已经能够让秦唐皇室重视到这种地步了吗?

    就算他是一位玄道强者,也不应该拥有这样的地位与能量啊!

    所有人都被局势的变化彻底震傻了。

    甚至就连叶天南与孟北河两个自己人都愣愣的跪在了地上,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带笑意的叶枫。

    老爷子叶天南更是一个劲的用眼神向叶枫询问,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叶枫去了一趟京城,被皇上认作干儿子了不成?

    叶枫笑着向叶天南眨了眨眼,意思等会再跟爷爷解释,下一秒冰冷的目光却是看向了旁边跪在地上的荆天雄等人,嘴角恶魔般的一勾。

    “冷大人,叶枫虽然接了圣旨,但里面有一条怕是做不到了。”

    一句话,像鞭子一样抽的下面荆天雄等人全体一抖,随后一双双惊恐的目光看向了叶枫。

    小祖宗,您可别说了。

    “哦?”冷千秋看向叶枫:“叶枫,你想抗旨?”

    “叶枫哪敢啊……”叶枫大手一挥,指向了荆天雄:“喏!冷大人,刚才这位镖局行会的会长大人与这些人要封杀我们松林镖局,将我们赶出镖局行业,叶枫就算是想在京城开镖局都开不成喽!”

    我的叶祖宗哎!!

    荆天雄等人已经吓得全身汗毛都炸了。

    他们眼睁睁的看着冷千秋那本来就冷的吓人的脸庞再次变得冰冷了几分,那恐怖的眸光骤然一沉,顿时犹如冰山一般压在了他们身上。

    “镖局行会……即是如此,明日我去请户部尚书令老将这个行会散了便是。”

    “冷大人万万不可啊!”

    荆天雄几乎是跪着爬了过来,狗一样的趴在了叶枫与冷千秋的脚下,咣咣就磕了两个头,这可不是仅仅为了镖局行会的存亡,更是为了自己以后的命运。

    他已经看清楚了叶枫如今的地位实力,再不讨好这位小祖宗,怕是整个天雄镖局都要关门了。

    “一切都是误会啊,冷大人!!”荆天雄笑的比哭还难看:“叶公子乃少年俊杰,松林镖局也是蒸蒸日上……我们镖局行会欢迎这样的行业俊杰都来不及,怎么会封杀,你们,你们说是不是啊!”

    荆天雄一回头,吴德等人同样狗一样的爬了过来,满脸堆笑:

    “当然是误会啦!我们听说叶少镖头在猎赛的表现,心里也是十分佩服,正想着借着这次的峰会与松林镖局合作呢!”吴德笑的脸都僵了,丑陋无比。

    “什么封杀!简直是玩笑,我们长风镖局正打算把汉中郡的镖路让给松林镖局,大家一起给秦唐百姓护镖呢,哈哈哈!”

    “我威远镖局也想要邀请松林镖局入驻扶风啊!”

    “还有我们……”

    “少镖头真会开玩笑啊,哈哈!”

    一声声奉承,一句句讨饶,顿时潮水般的涌了过来,看的叶天南与孟北河冷笑不已。

    一群贱货!

    “叶枫,你现在可以接旨了吧?”

    冷千秋丝毫不在意地上这些人的丑陋嘴脸,在他的眼中,区区一些镖局大佬简直蝼蚁不如。

    “叶枫接旨。”叶枫嘿嘿一笑,对冷千秋露出了一种晚辈的乖巧表情。

    “本官这便离去了,你回来京城之后可以来我家做客……冷莫还曾提起过你。”

    “叶枫一定登门拜会前辈。”

    哗啦。

    冷千秋一抖身后的宽大披风,径直的走了。

    剩下叶枫几人,冷冷的扫了一眼地上失了魂一般的荆天雄等人,便也不再说话,大步流星的走出了这座别苑。

    直到叶枫他们走远,吴德等人才着急忙慌的跑到了荆天雄的身边,一个个六神无主的看向他们的会长。

    “会长大人……这,这可如何是好?”

    他们的身上,再没了之前要镇压松林的嚣张气焰,一想到叶枫背后站着强大势力,他们只有浑身发冷的份儿。

    “如何是好……”荆天雄无力的抽了抽嘴唇,叹了一声:“你们立刻准备一份通告,从明天起,叶天南便是咱们行会的【荣誉会长】!”

    “这?”

    “这什么这,还不他娘的给我赶紧去!!”

    是!

    吴德等人狼狈的滚远了。

    ……

    晁云峰山脚下。

    “哈哈哈,叶枫,刚才真是太痛快了!”

    孟北河夸张的笑声响彻了山麓,看着叶枫,已经不再是看着一个晚辈,甚至带了几分尊敬的味道。

    “枫儿,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旁边叶天南在欢喜过后,却是十分清醒的问道:“就算你在猎赛中夺魁,入了龙岭武库,甚至你有了那头金鹏,皇上也不应该亲自插手这次镖局峰会啊,而且还让冷千秋大人来为你搬旨……”

    “呵呵。”叶枫笑了一下:“皇上自然不会关心咱们这点小事儿,我不过是请三皇子在皇上面前提了一嘴咱们是干镖局的,皇上恩德,给咱们点好处罢了。”

    “原来是三皇子从中协助啊……可是冷大人他?”

    “哦,那是因为我帮他儿子报了仇,他来还我个人情罢了。”叶枫眨了眨眼,一切都在他与李元民的计划之中。

    “这……枫儿,爷爷真的是越来越无法看透你了!”

    “哈哈哈,叶老爷子,有这么一个孙子,您老还操心什么啊,好好享您的清福就是啦!”孟北河在一旁哈哈大笑。

    说的是啊!

    叶天南笑着捋了捋胡子,忽然又想起一事,问道:“枫儿,这京城的分局你打算怎么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