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既然人家主动了,叶枫自然也不好意思抓着过去他在擂台上突然偷袭自己的事情不放,毕竟将来他们四个都得住在这同一屋檐下,更何况还同为秦唐人,总得相互之间有个照应才行。

    “纪兄,伤都好了吧?”

    叶枫这话,就像是甩了清脆的一鞭子落在纪繁星的心口上。

    只见那纪繁星,一张白生生的俊脸瞬间抖了抖,才勉强一笑:“好了,多谢叶兄关心。”

    “既然你在这里了,那金毛猩猩是不是也住这里?”

    纪繁星脸色又一变。

    整个秦唐,恐怕也只有叶枫敢这么叫那位小霸王了吧。

    “咳咳……尉迟小将军前些日子便到了。”

    “那人呢?”叶枫又问。

    纪繁星脸上闪过一瞬怪异之色道:“可能又去打架了吧……”

    嗯?

    打架?

    还不待谁问个什么,大伙突然听到宿舍区外面隐约传来的骚乱声。

    “走走,咱们看热闹去,秦唐来的尉迟天德和龙腾的人打起来了!”

    几个不知哪国的新生,兴奋地朝着同伴挥手叫喊。

    叶枫和冷莫对视一眼,同时点了点头。

    “看看去。”

    两人前脚抬步,那纪繁星也没犹豫,后脚紧跟了上去。

    ……

    宿舍区外围。

    被百来人团团围在中央的二人,正式那尉迟天德与龙腾帝国猎赛魁首——龙踏天。

    “怎么突然打起来了?”

    刚赶到的新生,和同伴们低声议论起来。

    “听说是龙踏天主动挑衅尉迟天德,你知道的,秦唐跟龙腾本来就不对付……”

    “不过这个龙踏天真的很强啊,这些天已经踩了十几个人了吧,简直就是要打遍咱们这一批新生了!”

    “嘿嘿,我看这尉迟天德也不是他的对手,过不了几招就得趴下。”

    外面议论纷纷,场中的战局却是惊险万分。

    嘭!

    拳劲凌厉,劲风漫天而卷。

    一道身影被震得倒飞出去,双脚在地上磨出两道深深的痕迹,退了好几米才勉强站定,正是秦唐的小霸王尉迟天德。

    依现在的局势来看,他很明显是落了下风。

    在他的对面,则是本次龙岭武库新生之中风头最盛的青年至尊——龙踏天。

    他穿着一身青色的劲装,胸前的图案是秦唐少见的腾龙纹路,身形高大却并不魁梧,胳膊上裸露的肌肉,似是钢铁浇灌,无比坚硬,金镶玉的束冠束着一头暗红色长发,面容清瘦,两颊凹陷,一双眸子如鹰隼般精光四射,带着浓浓的鄙夷之色正打量着尉迟天德。

    “一年前在战场上,你就是这么不堪一击,没想到过去了一年,你还是毫无进步,真是愧对了你们尉迟家百年的名声!”

    冷冷的挑衅和讽刺之言,就像是一把冷剑,朝着尉迟天德刺了过来。

    四周围,那些围观的学生们,更是惋惜似的摇了摇头。

    “尉迟天德虽然很强,但龙踏天更加可怕啊!”

    “不过……听说这次五大帝国猎赛中,还有更强的选手实力已经突破了玄道!”

    “你说的是秦唐那个叶枫吧?玄道?呵呵,怎么可能,那应该是吹牛的吧,怎么可能会有二十岁不到的玄道强者。”

    “不,我听说啊他自己并没有突破玄道,而是有一头玄兽助战!嘿嘿,这也能叫玄道强者么?”

    “那玄兽也只是听说,谁知道是真是假。”

    另一边。

    尉迟天德脸色愠怒,一身金甲在阳光下闪烁着刺目的光华,厉声喝道:“龙踏天,你我之战,休要牵扯我家族!”

    这半年来,尉迟天德日夜苦练,实力也有了不小的精进,只是他没有想到,龙踏天的精进速度远远超过了自己,如今不过一招,他便已经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不是他的对手。

    啪!

    龙踏天朝前走了一步,一脸讥笑道:“说你家族怎么了?你们秦唐的武学也不过如此,想当年秦唐开国皇帝在我龙腾太祖面前,还要尊称一声大哥,尉迟天德,识相的你就赶紧认输,否则可别怪我不讲情面。”

    “你!欺人太甚!”

    尉迟天德气息骤然一滞,那胸腔内腾起的怒火几乎要从眸光中喷出来。

    这才只是入学期,两人就已经见面如仇敌,一言不合就要动手,只怕接下来同为学院弟子,也不会和平相处。

    只不过……龙踏天要碾压的人,任谁也不敢出言相劝,更别提是出手相助了。

    龙踏天表情甚是夸张得哈哈大笑了几声,眼神冷冽道:“我就是欺负你,怎么了?武库一向不禁私斗,日后那些教习们教学起来,只怕比我今日对你出手更为严苛,你连这点招数都承受不住,还不如趁早滚回你们秦唐,免得在此丢人现眼!”

    “闭嘴!”

    尉迟天德一声怒喝,骤然爆发,身形如电,抽出金芒刺目的轰天锏急冲而来。

    “还是这招,看我破你!”

    龙踏天冷笑一声,唰的抽出了一根赤色长枪,枪身长约九尺,雕刻着一道仿佛爆裂般的雷霆,其力所聚,正是那寒光如冰的枪尖,一看便知是一柄精品玄兵。

    唰!

    犀利无匹的青色电光凌空扫射。

    轰!

    剧烈的响声,震得半边空气仿佛爆裂一般。

    就看那尉迟天德周身壁障爆起一道电光,金芒炸开,整个人倒飞了出去,嘭的一声重重摔在了地上。

    这一击,几乎是眨眼之间。

    尉迟天德倒在了十几米开外,刚扶着胸口摇晃着站起,便噗的喷出了一口血水。

    哈哈哈!

    龙踏天发出狂傲至极的大笑,脸色阴鸷得嘲讽道:“尉迟天德,你果然也就这点本事了,难怪猎赛魁首都拿不了,你们秦唐的实力真是一年不如一年,只怕再这般下去,要沦为三流帝国了,哈哈哈!”

    “秦唐是不是三流暂无定论,不过你这种三流的败类不该出现在这里。”

    这声音,惊得在场所有人瞳孔急剧收缩,面色唰唰狂变。

    是谁?

    竟然敢讽刺龙踏天是三流?!

    难道是嫌命太长了?!

    “是谁?!滚出来!”龙踏天更是怒不可遏,一双眼瞳中怒焰爆射。

    围观人群之中,突然自行分开了一条通道,一个穿着黑白色劲装的身影目光淡漠,神情冷傲的得走了进来。

    “叶枫,秦唐此次猎赛的魁首。”

    他刚一说完,全场顿时像是丢下了一颗惊雷,炸得骤然沸腾了起来。

    “叶枫?!他就是叶枫?”

    “那个不到二十岁的玄道强者?”

    叶枫无视那些狂热的议论声,一脸从容淡定得走到了尉迟天德身边。

    “没事吧,金毛猩猩?”

    尉迟天德本来就气愤不已,这会儿又差点喷血:“滚开,叶枫,这里没你的事!”

    还是这么骄傲啊……

    叶枫心中一笑,一旁,龙踏天微眯着眼,自下而上细细打量了一遍叶枫,冷冷一笑:“你,就是叶枫……哈哈哈,我还以为这次秦唐出了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区区一个高阶宗师,竟然被传是什么玄道强者,简直可笑至极……尉迟天德,你就是输给了这么一个弱货么?”

    “哼!”尉迟天德气得说不出话来,龙踏天却是直直的将枪尖伸向了叶枫:“叶枫,我早就说了,来到龙岭武库第一个要踩的就是你……今天虽然你很让我失望,但我还是给你个机会,你要是真的有什么玄兽灵宠就放出来吧,否则以你的实力,根本就挡不住我这一枪!”

    “你的枪?”叶枫斜眼挑着,打量了一眼便摇摇头,嘴中冷冷突出三个字:“太软了。”

    噗嗤……

    一语开车,顿时让龙踏天霸道的气场弱了三份。

    “混账,找死!”

    龙踏天一声暴喝,直接出手。

    只见他双脚猛地踏地而起,身形嗖的一声暴起,整个人化为一道巨大的青色电芒,挟裹沛然莫御的巨力,朝着叶枫冲击而来。

    叶枫的长发被枪芒吹得飞起,脸上却是一片俾睨:

    “说你软不服气么,好,那就斩了你枪!!”

    唰!

    电光火石之间,他抽出青叶刀,诡异而恐怖的呼啸之声顿时冲天而起,剑光之中的血影仿佛要将那天空燃起一团熊熊火焰,气势更是将四周围观的天骄们吹得衣诀猎猎,长发狂舞。

    好强!

    仅仅是抽刀这一瞬,罡气骤然汇聚的气势,已经让近百位天骄爆深感心神被镇的压力,发极致的罡气壁障护体,只觉得这一方天地见骤然升起了无限恐怖的威能,危险万分。

    叶枫身形跃起,身后那滚滚红光瞬间凝为一道巨大伟岸的明王法相,头顶金光凝化的大鹏振翅高飞,威能暴溢,浑身肌肉更是以肉眼可见的程度骤然暴涨几倍。

    神鹏第一转,不动明王斩!!

    轰隆隆!

    巨响在两道猛烈碰撞的光团之中炸响,响声震荡得整个宿舍区剧烈晃动了起来。

    随后,两道身影从光爆之中飞出,同时向后倒退。

    啪啪啪。

    叶枫退至第三步,一脚踏碎了厚重的石板,身形一晃才站定。

    对面,龙踏天则是直直的退了五步,方才用枪身戳破了地面,稳住了身形。

    一招对拼,龙踏天竟然落在了下风?

    这太出乎意料。

    围在旁边的那些新生们,全部都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那个叶枫当真如此凶悍,能够力压龙腾天骄。

    龙踏天的眼中也流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情,但仅仅是几秒钟的时间,他便再度发出阴冷张狂的笑声:“哼,叶枫,倒是我小看了你,既如此,你有资格领教我全力出手的枪法了!”

    叶枫专治装逼:“也好,那我就用五成力量陪你玩玩吧。”

    狂妄!

    龙踏天的罡气骤然再度爆发,威能顷刻扫荡般辐射四方,激起气浪翻腾如潮。

    叶枫丝毫不让,滚滚金光与明王法相在空中交相辉映,气势如虹。

    现场气氛剑拔弩张,一场巅峰大战瞬息待发。

    就在这一刻,人群外围突然传来一道清丽的娇喝声。

    “住手!”

    这声音……很是耳熟啊!

    叶枫收敛了气势,朝着声音来源的方向看去。

    那一身兽皮装,健康的麦色肌肤,线条笔直的大长腿,纤细却肌肉感分明的小蛮腰,不正是那只性感火辣的小猎豹阿彩!

    只不过,这从人群中走过来的阿彩,只是略微瞥了叶枫一眼,装得好像非常陌生的样子,脸色冷酷而严肃得横在二人之间。

    “要打就等三天后,在新生测试中去一战高下,现在都回去,不要再闹出什么不该有的动静!”

    各地选拔进来的新生,也都知道阿彩的地位和身份,自然不敢有任何异议,纷纷应声离去。

    龙踏天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终究是露出了一抹冷冷的笑意,眼神轻蔑得看着叶枫:“既如此,叶枫,我便给你三天的时间去准备,三天后,我会告诉所有的人,谁才是这届学员中真正的强者!”

    随后,他便带着龙腾帝国那帮同伴,一起朝着宿舍的方向走去。

    等这广场上百来人散去得差不多了,叶枫才笑嘻嘻凑过去打招呼。

    “哟,彩姐,好久不见!”

    唰。

    一个白眼。

    叶枫只看到阿彩扭着性感的小蛮腰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呃……

    这小母豹子,就不能好好聊个天嘛。

    ……

    回到四人居住的小院,尉迟天德那一肚子的火气还腾腾烧得正旺。

    “三天后,我一定要亲手赢回来!”

    一旁,纪繁星将一片素净的手帕打湿了递给他,提醒道:“你要小心些,我能感应到龙踏天的实力,比今日展现出来的还要强上许多。”

    魂道强者,修炼到一定的境界时,可以感应到对手的实力和战力高低。

    尉迟天德哼哼了两声,正要说话,突然听到冷刀子似的声音刮过来。

    “打不过就打不过,别装的一副还没尽全力的样子。”

    冷莫一脸冷漠,尽说些大实话。

    尉迟天德气得一口气冲上头顶,差点把天灵盖给冲飞了:“冷莫,你信不信我现在就镇压你!”

    “你现在打不过我。”

    “胡说,老子连你都打不过?来来来,他娘的老子今天一定要……”

    叶枫站在二人中间,被这一冰一火夹击着,转身一巴掌就把尉迟天德按了下来:“好啦,猩猩,说了三天后哥帮你报仇,别闹了,冷冰棍,去拿只香蕉过来。”

    “叶枫你找死!”

    “你再叫我一声试试?”

    尉迟天德与冷莫齐齐的瞪住了叶枫。

    叶枫毫不在意,哈哈一乐:“哎,纪娘娘,要不你去拿香蕉也行。”

    唰!

    纪繁星的目光也变得要杀人了。

    这个叶枫,简直人神共愤!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突然传来几声中气十足的朗笑声。

    一个身着灰色宽袍,白眉白发,仙风道骨的身影,踏着笑声走了进来。

    四人同时转身看去,纷纷一愣,只有纪繁星最‘懂事’的迎了上去,恭恭敬敬行礼道:“白教习。”

    来者正是【御灵宗】教习——白喉。

    “大家好啊!”白喉笑吟吟扫视四人,视线最终落定了在叶枫的身上,关切的问道:“住在此处,可还习惯?”

    嗯?

    这位是来找叶枫的?

    大伙看着叶枫面色平静的迎了上去:“还不错,有劳白教习挂心。”

    “哈哈哈,有什么不满意的叶枫你尽管说,本教习能够做到的一定帮你解决。”

    话说到这里,就有点让人眼红了。

    大家都是秦唐过来的学员,叶枫的待遇果然是与众不同啊,前两句白喉还能绷着,到后面摆明了就是来照顾叶枫来了嘛……

    玄道武者的待遇,果然牛逼!

    白喉与叶枫闲谈了几句,便主动提出要去他的屋子里坐坐,叶枫也没拒绝,领着他一起转身而去。

    关上门来,只剩下这二人,叶枫微微一笑,直截了当得问道:“白教习,您有话直说吧。”

    白喉双眼微微一眯,晶亮的眸子里精芒一闪,便问道:“叶枫,若眼下有一个大好良机,可以让你直接进入我们【御灵宗】,跳过新手测试和武库学习,修习宗内的大道,你可愿意啊?”

    叶枫似乎并不惊讶,饶有兴致的问道:“哦?这大好良机的交换条件又是什么?”

    无论在这个世界,还是曾经那个世界,叶枫坚信天上绝对不会掉馅饼!

    白喉面带微笑得抚了抚长须道:“你的金鹏鸟。”

    果然如此。

    叶枫勾唇一笑,语气微冷道:“白教习,让我献出金鹏肯定是不行的。”

    白喉只淡淡笑了笑,眼神中飞快闪过一瞬的失望。

    他今日来,也只是权当说客,并非巧取豪夺。

    御灵宗乃是天风大陆的名门大宗,不至于为了一头玄兽而做出那般不体面的事情。

    叶枫将他的神情看在眼里,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不徐不疾得接着道:“不过……若是能够提供一枚你们从未见过的【灵兽容器】,再加上那套可以提升战力的【炼体功法】,不知道御灵宗有没有兴趣呢?”

    唰!

    白喉双眼陡然一亮。

    “当真?!”

    叶枫笑着点点头:“自然是真的。”

    临时的凶兽召唤令,现在对叶枫来说已经意义不大,这种跨时代的科技产物就算交给了御灵宗也研究不出个一二三,至于神鹏九转的功法叶枫当然只会提供第一转的心法,而这两样东西叶枫早就在来龙岭武库之前就已经准备好,要用他们来交换一样东西。

    一样叶枫迫切想要得到的东西。

    外面。

    尉迟天德与纪繁星,还有冷莫三人依旧围着那凉亭石桌坐着,听着屋子里是不是传出来的哈哈大笑声,眼睛里拿羡慕嫉妒恨的火焰,差点能把三人齐刷刷点着了。

    ……

    另一边。

    龙踏天与他手下居住的院落里。

    “大哥,叶枫算个什么玩意儿,三天后一定要让他跪在地上求饶!”

    “正是!大哥,弄死那小子,就算弄不死也要打残他!”

    一群人正聚在他身边咒骂嘲笑叶枫,但唯独龙踏天却闷声不语,神情看起来有些许的凝重。

    观战的人或许感受得并不真切,但他却在对抗的那一招里,完完全全感受到了叶枫的实力。

    的的确确是超乎了他先前的预料。

    今日这一场对战,自己虽然没有全力出手,但对方的玄兽也还没有登场,假如叶枫真的如传言所说,有一头金鹏鸟助阵,那自己在三日后与之一战,恐怕只有爆出那张底牌才能镇压那个混蛋。

    正在这个时候,门外突然走进来一个人。

    身影还未完全踏入,那玄道强者的雄浑强势气息已经将整个屋子里的人镇住。

    “楚教习!”

    来人竟是【真武门】教习楚天,大伙纷纷一愣,随后连忙见礼,却不知道这位在整个龙岭武库都颇有威望的教习来此所为何事。

    “龙踏天,你随我来。”

    同样,楚天将龙踏天单独带到了屋内,进屋之后便沉声说道:“我刚回到武库,便听到了你与叶枫私斗一事。”

    “回楚教习……那叶枫着实有些可恶,挑衅我龙腾威仪,不好好收拾那个小子难以扬我龙腾国威!”

    只有在单独相处的时刻,龙踏天才会隐隐露出与楚天的关系,他们都是龙腾帝国出身,龙踏天早已经选择了【真武门】作为了他武库学习前进的目标,楚天自然也会对这位龙腾天骄格外照顾。

    楚天微微颔首,意味深长似的道:“既然如此,三日后新生入门测试最后一项的实战比试,你便去了结了与叶枫的恩怨吧!”

    终于,楚天还是露出了他狰狞的面目。

    夺金鹏之仇不共戴天,既然叶枫不能被真武宗所用,那就毁了他!

    “可是楚教习,叶枫手中的那头金鹏……”

    “放心吧。”楚天冷冷一笑:“按照往年的规矩,实战比试的对手双方,不允许使用外物助阵,只能以兵器玄功互拼……”

    楚天那话音未落,龙踏天面色顿时面露狂喜,进而化成了一抹狰狞:“楚教习放心,三天之后,我会让叶枫彻底成为一个废人!”

    “好,看你的了!”

    屋子里,顿时传出了阵阵阴笑。

    ……

    而就在龙岭武库招生工作如火如荼的展开之时,远在秦唐边疆的一座营帐之中。

    一袭金色战甲,身形魁梧,面容生威的李元朝脚步沉稳得走入了大营。

    一道在沙盘旁边站着的年轻身影转身看了他一眼,没做出任何行礼的动作,好似根本没有将他皇子的尊位放在眼里。

    “这一战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