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卯时刚到。

    四人气喘吁吁,面红耳赤出现在崇俊山山脚下。

    天还没有彻底被朝霞点亮,那漫漫山野的花草树木,只有一道道墨绿的暗影在风中摇晃,呼呼的山风吹得人心窝子都是一阵寒凉。

    阿彩慢悠悠从一棵树上跳下来,脚步轻盈得走到他们面前,脸上依旧是那冷若冰霜的表情。

    “你们比我预计整整慢了十五分钟。”

    尼玛。

    十五分钟,我们又不会飞,能找到这什么见鬼的崇俊山就不错了好嘛!

    包括叶枫在内,所有人此刻心中都不免开启了吐槽模式。

    阿彩却似乎故意要挑起这些学员们心中的怒气,继续冷冷道:“所以,说你们目前一个个是垃圾并不要不服,想要证明自己的话,从现在开始就好好的完成每一次的训练。想要学习御兽,首先必须要学会如何在自然中生存,如何与凶兽作战,只有能在恶劣的环境中保存性命和体力,才有可能成功驾驭它们,所以今天的训练便会在这崇俊山中进行。”

    说着,她从腰间取下了一个红绳缠绕的黄铜铃铛,在四人眼前晃了晃,接着道:“此铃会一直放在我身上,你们今日要做的,就是从我身上夺走它。”

    在玄道强者身上抢东西?!

    这怎么可能??

    “怎么,怕了?”

    阿彩冷冷的看着四人眼中的惊讶,鄙夷道:“果然都是一群废柴,连我一个女人都没有信心击败,还想入御灵宗,做梦!!”

    “够了!!彩教习!!”

    终于,谢麒忍不住的向前站出了一步:“在俺们族里,没有女人敢这么嚣张,今天就算是拼了命,我也要抢到你的铃铛!”

    一席话,气势冲天,不过换来的却是阿彩的冷笑:

    “哼,这铃铛不是嗓门大就可以抢来的!”她扫视一圈,威压更甚的说道:“这夺铃训练便是我给你们四人的第一道考验,限期一月,一月之后若是还无法从我身上抢到铃铛,四人便全部淘汰,就算某些人是特招生,也不例外!”

    说完,阿彩的目光刻意的盯向了叶枫。

    好家伙!

    小妞儿这是在挑衅啊!

    叶枫不知道阿彩是否清楚白喉答应自己的约定,但显然这妮子是要给所有人一个下马威,尤其是对自己,似乎更有一种莫名奇妙的针对。

    自己到底是哪里惹了这小猎豹了……

    叶枫心里无奈的叹息,面上却是淡淡一笑,迎上了阿彩的目光:“彩教习这话说的,区区一个夺铃而已,哪里需要一个月,今天应该就能完成了吧。”

    你妹啊,叶枫!

    旁边唰唰几道目光直勾勾盯过来。

    你不狂能死是不是?

    没看到彩教习的脸色瞬间又黑了几分了!!

    几名队友狠狠的瞪了一眼叶枫,对面的阿彩更是冷冷一笑,眼中的凶光更甚,冷声道:“叶枫,光耍嘴皮子是没用的,这铃铛——你们不抱着杀了我的心思是永远抢不到的,现在,夺铃训练,立即开始!”

    话音刚落,唰的一下,她的身影从原地消失,闪入了远处的密林之中,根本连从哪个方向走的也没能看清。

    叮铃铃!

    唯有清脆的铃声在山风呼啸中格外刺耳。

    简直就像是魔鬼的招魂曲啊……

    现场,一片安静。

    阿彩最后的话语还在大伙的耳中回荡。

    不抱着杀了她的心思就抢不到铃铛,这得需要多么大的心念与力量才能够完成这样的挑战。

    显然,在场的四位新生,不仅没有这样的自觉,甚至连最起码的团结都还做不到。

    看着阿彩离去,谢麒鼻子哼哼了两声,转身瞪着叶枫道:“不要碧莲,你少吹点牛行不行,惹怒了教习,还不是得我们三个跟着你遭殃!”

    显然,在谢麒的心中,是一点也不想与叶枫为伍。

    “喂,你们两个!”说着,谢麒就转向了纪繁星与毕铮:“想夺取彩教习的铃铛靠咱们自己肯定没戏,不如我们三个一起行动,还有一些希望……至于这个喜欢吹牛的家伙就让他自己一个人吧,看看他如何在今天夺得铃铛?”

    这……

    现场的气氛一度尴尬下来。

    谁知,最先点头的竟然是与叶枫来自同一国家的纪繁星。

    这位一向心思太多的青年几乎没有怎么犹豫便走了出来,站到了谢麒的身边:“谢兄,所言甚至,繁星以你马首是瞻!”

    “哈哈,不错,纪繁星,你比不要碧莲可爱多了,你呢,毕铮?”谢麒看向了另一位有些不知所措的毕铮。

    “这……这这……”毕铮心中有些挣扎,可他身后的叶枫却是毫不在乎的笑了笑道:“去吧,跟着他们一起行动也好,总比被我拖累被那位教官狠虐的好。”

    “叶大哥……”

    “去吧,要是你们三个抢到了铃铛,我还能跟着沾点光……加油哦。”

    “呸!无耻!”谢麒最看不得叶枫这幅模样,狠狠的淬了一口便带着纪繁星与毕铮大步走入了树林之中,一边走,一边已经开始用‘首领’的身份嘱咐另外两人:

    “咱们一定要小心,彩教官出自御灵宗,我已经感受到了这林子里面有浓浓的凶兽气息,里面怕是有陷阱在等着我们。”

    “好!!”

    说话间,三人的身形已经消失在了林子里面,剩下叶枫一人面带苦笑着摇了摇头。

    何止是陷阱啊……

    警戒系统里面,大大小小数十个红点早已经在提醒着叶枫,阿彩这次绝对是来真格的。

    女人啊,狠起来果然比任何凶兽都可怕啊。

    罢了,就看看这头小猎豹到底准备了什么戏码来招待自己吧。

    ……

    叮铃铃!

    清脆悦耳的铃声,从幽深密林之中传来,仿佛一闪而过,又仿佛忽远忽近,单凭听觉感知,根本无法确定其方向,更别说是找到具体的位置了。

    纪繁星孤身一人行进在丛林小路上,脚步轻缓而谨慎。

    他与谢麒,毕铮的三人队伍,在进入丛林不到顿饭功夫之后,就在一群可怕的凶兽豺狼的进攻下被迫分散了。

    此刻,唯有林间嗖嗖的凉风吹在他的脖子上,激起一片鸡皮,纪繁星虽然已经最大限度高估了阿彩的战力,但真正到了这密林中他才发现,自己错的太离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