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霸武神王 > 第175章 死亡标签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547/464587.html
    夺铃游戏,已经进行了半日,此刻天空中骄阳高挂,万里无云,正是吃饱喝足午休好眠的最佳时间。

    可惜……

    陷在密林中进退两难的四个人,从卯时起到现在,滴水未进,粒米未食,饥肠辘辘得在这丛林中一次又一次被‘杀死’。

    截至目前,谢麒前前后后‘死了’八次,毕铮六次,纪繁星三次,至于叶枫,特别受到了阿彩教习的优待,已经‘死了’十三次。

    但即便付出了如此惨痛的代价,四个人却连阿彩腰间那串铃铛的边角也没摸到过一下。

    这是一种打磨。

    不仅在打磨这些青年天骄与生俱来的优越感,更是为了让他们能够在巨大的压力下团结起来,真正的形成一个四人的团队,好应付之后龙岭武库内更加残酷激烈的竞争。

    阿彩自然不会将这些目的告诉四个萌新,她之前的计划是用一个月的‘夺铃训练’来让四人真正融成一体,现在看来,效果似乎比她预想的要快一些。

    到了这一天快要结束,日落西山之时。

    四个完全被阿彩玩弄在股掌之间的‘猎物’,也不知是被驱赶之下,还是无意之间,总算在密林深处的一处峡谷空地上‘偶遇’彼此。

    若此刻阿彩突然出现来一个大剿捕,四人恐怕那满身标记又得各自多出一枚。

    好在,阿彩这会儿像是玩腻了,并没打算靠近过来这边。

    叶枫和其他三人面对面站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从头到脚脏兮兮的,简直是狼狈得没有最惨,只有更惨。

    尤其是叶枫,浑身上下那十三个标签被阿彩恶搞一般,贴地贴出了一个死字的字形,就像是囚犯身上穿着的那件死刑囚服。

    哈哈哈!

    也不知谁先笑出了声,几个本来相互都看不顺眼的人,都捧着肚子,指着万分狼狈的对面,抽风似的仰天大笑起来。

    纪繁星原本还算四人中最正经的那个,这会儿脸上虽然还绷着,但肩膀却成了筛子似的抖个不停。

    终于,四个人围成小圈子坐下,彼此之间的关系,好像也没有一开始那般相互嫌弃。

    “喂,不要碧……叶枫!”

    谢麒揉了揉乱蓬蓬的头发,有些扭捏的看向了叶枫:“你不是放话说今天就能完成任务么?这距离天黑也就两个时辰了,牛皮吹爆了吧!”

    这其实是一种嘲讽的玩笑,但多多少少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那股傲气。

    废话。

    任谁被一个小妞儿在树林里翻着花样虐了七八次,也再难骄傲起来了,谢麒必须开始学会与周围的人合作。

    叶枫似笑非笑得勾了勾嘴角,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又看了一眼怯懦的毕铮。

    毕铮倒是没说什么,但也不知从哪里捡了些野果,在身上还算干净的地方蹭了蹭,然后轮流交给了其他三人。

    “你们先吃点东西吧,我都尝过了……没有涩味,是甜的!”

    毕铮还是那副说话的胆子都欠了三分的样子,但不知为何,叶枫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好像是……一丝丝的斗志?

    至于纪繁星,从毕铮手里接了野果,点头道声谢后居然真的就大口吞咽了起来,要放在从前他怎么可能对身边的人有这样的信任感。

    短短半日的时间里,每个人似乎都在一次次摧残之下有了些变化。

    叶枫将一切看在眼里,隐约明白了阿彩今日布下这任务的目的,但转念又想到自己那十三次‘死亡’过程,阿彩对自己的‘特殊关照’,又何尝不是让他‘爽到极点’……

    略微沉吟了片刻,叶枫站起身子,弄了弄刚被折断又接好的胳膊,看着大家惨淡一笑:“各位,不瞒你们说,我到现在都觉得咱们能够在今天完成夺铃的训练。”

    “靠!你小子还要吹牛!”

    “谢麒,你别急,让叶大哥把话说完嘛……”毕铮用一个果子堵住了谢麒的嘴,那边纪繁星也好奇的看了过来。

    纪繁星自己何尝不是想了各种办法,但在阿彩强大的实力面前,计谋都成了笑话,他有些不大相信的问道:“叶枫,我们四人单打独斗的话完全没有能力接下彩教习一招,即便是四个人一起合击,恐怕也很难应对彩教习那可怕的玄兽黑蚁吧?”

    提起那可怕的黑蚁,大伙的脸上同时凝起一阵恶寒。

    叶枫,却是在这个时候,悄悄打开了警戒系统,清楚的看到了阿彩就在他们旁边几百米外,但他一点也没有在意,而是缓缓的说出了一个其实很简单的计划。

    “诸位,想要抢到铃铛……我们需要一初苦肉计。”

    苦肉计?

    毕铮一脸懵逼,指了指自己浑身上下被踹成烂抹布般的衣服:“叶大哥,难道我们今天这一上午,还不够苦吗?”

    “当然不够。”

    叶枫勾了勾手,示意三人靠近一些,然后头顶着头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几分钟后,听完了计划的三人唰的抬起头来。

    谢麒一脸的为难和阴沉,直勾勾得看了一眼毕铮,然后才问向叶枫:“你确定?一定要……这么狠?”

    “必须的!”

    叶枫用力点了点头:“舍不得孩子,套不住小母狼!”

    说罢,他又看了一眼毕铮和纪繁星,两人的眼神变得格外坚定,手指紧握成拳,一点也没有因为计划的残酷而有丝毫退缩的心思。

    如此……便是最后一搏了!

    “出发!”

    嗖的一声,四人朝着同一个方向冲了出去,一下子消失在峡谷边缘的峭壁尽头。

    不一会儿,几百米外的阿彩身边,突然冒出来一只掌心大小的红纹蜘蛛。

    那蜘蛛爬到她的耳畔,停留了一会儿便自行回到树上,再消失了踪迹。

    阿彩眉梢微微一扬,冷笑着自言自语:“小猎物们,总算开始学会合作了,呵呵,我很期待你们的‘苦肉计’哦!”

    唰!

    蜜色的身影一动,朝着四人消失的方向追踪而去。

    ……

    峡谷地势虽然险峻,但并无任何有力的天然屏障作为遮挡,所以阿彩根本不用花心思去感受四人的气息,单纯扫一眼地面上行走过的痕迹,便能知道他们行进的路线。

    尽管叶枫他们已经很警觉得避免留下足迹,可是无论是他们踩过的青草,还是衣角带倒的树枝,甚至是空气里若有似无的汗味,都逃不过小猎豹阿彩的眼睛和鼻子。

    大约搜寻了不到半个时辰,阿彩突然停下了脚步,眼神中飞快闪过狡黠的精芒,就像是锁定了猎物一般,让自己的身形完全隐匿在暗处。

    而她视线紧盯的方向,空地上正站着一个人……

    叶枫!

    想不到,苦肉计的饵子竟然选定了叶枫,这帮小家伙的计谋还真是拙劣至极。

    阿彩正心中嘲讽着,突然看到叶枫转过身,对着她的方向倒着竖了竖手指的动作,再加上那一副贱兮兮的表情,整个人脸上就写着两个字——欠打!

    阿彩冷哼一声,完全没有被他的动作所激怒。

    这样简单的诱敌,看来其他三人应该是伏击在附近,准备随时齐力扑向自己了。

    虽然在实力上她仍旧有着绝对碾压四人的优势,但因为诱饵是底牌神秘的叶枫,所以她并未着急出手,而是谨慎感受着四周的气息和情况。

    不得不说,这次他们选择伏击的位置非常精妙,四周全部是绝壁,空地视野开阔无所遁形,若自己走近那个范围,难免是一场恶战。

    并且,阿彩已经感受到大块头谢麒和纪繁星这两个人的气息,分别隐藏在山壁间隙中地势绝佳的角落,若自己一旦和叶枫缠斗对招,他们可以最快最精准得与叶枫形成配合,达到三方合击的攻势。

    不过令阿彩感到很奇怪的是……

    毕铮那傻小子,怎么好像突然失踪了似的,完全感受不到他藏匿的位置,不过,毕铮的实力在四人中最为弱小,阿彩完全没有将那小子放在心中。

    一番考察之后,阿彩心中已经对这盘局有了底气,直接从藏身的暗处走了出来,嘴角勾着自信的冷笑。

    “怎么?叶枫,选了这个地方准备埋伏我么?”

    叶枫听到阿彩的声音,脸上似乎闪过了一丝笑意,眼神已经飞快扫过几个同伴藏身的地方。

    目标上钩,信号已发,接下来,就看我们的表演了!

    只见他缓缓转身看着阿彩,一脸沮丧地叹气:“彩姐就是彩姐啊,找到我的速度一次比一次快,这次又想怎么折磨我啊?”

    阿彩皮笑肉不笑得打量他一眼,冷笑道:“叶枫,扮猪吃老虎这招在整个武库里,你还真能称得上个中翘楚,不过可惜你的实力,却只配在泥里打滚,废话少说,先来把‘死亡标签’贴上!”

    说着,她甩了一张红色兽纹的标记过去,扔在了叶枫面前的地上。

    这代表,叶枫将迎来他的第十四次死亡。

    叶枫假装听不懂阿彩讥讽的话中含义,似是求饶似的拱了拱手:“彩姐,你看看我全身上下哪还有地方可贴的,要不你这次放了我吧……”

    嘴上这么说着,他却还是慢慢往前走了两步,像是随时要俯身去捡起地上的标签。

    阿彩一脸冷漠得看着他走近,心里不断盘算着最适合交手的距离,同时,五识警惕得感受着四周的任何动静。

    就在两人之间的距离又拉近了几步,阿彩双眼微微眯起。像是随时要一触即发的时候,两人突然听到了无比凄厉的惨叫。

    怎么回事?!

    阿彩视线一动,便看到毕铮突然满脸鲜血,惊慌失措得从一个视线死角的位置冲了出来!

    他紧紧抓着破烂的衣衫,胸前和肩膀上全部是被拳头砸伤冒出的血水,惊恐无比的眼睛在看到阿彩的那一瞬间仿佛被点燃了生的希望。

    “彩……彩教习……救我啊……救我……”

    毕铮连滚带爬,扑倒在阿彩的脚边不足十米的地方,发出绝望的呼喊。

    这幅可怜的样子,简直就像是被杀父仇人给追杀了。

    阿彩上上下下打量了他好几眼,沉着嗓子问:“怎么回事?”

    她自然是不信的。

    毕铮颤抖着手指了指身后,浑身哆嗦着道:“有敌……敌人闯进来了!”

    敌人?!!

    怎么可能!

    阿彩心里瞬间否定了他所说的话。

    这里可是龙岭武库,有三大宗门的顶级强者镇守,谁敢潜进来找死?

    更何况,就算是真的有人闯进密林,还对她的学员动手,她怎么可能毫无感知!

    但是,令阿彩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叶枫安排毕铮这血流满面的出场,根本就没打算以此来骗过她。

    他要的,只是毕铮慌乱撒谎时,阿彩被引起分神的短短一瞬!

    就在阿彩凝眉的瞬间,叶枫已经二话不说唰的拔出了青叶刀,猛地斩出了一刀。

    明王神威,不动如山!

    血光暴溢的刀罡轰隆隆惊动这半面崇俊山,十几米长的刀气带着惊天的威能划空劈下,似是要将这天地也直直斩裂两半!

    与此同时,左侧树林里穿出了一声狂暴吼声,浑身罡气翻腾的大块头谢麒就像是一头被彻底激怒的巨猿,每一步都将脚下土地震得炸飞,疯狂猛扑了过来。

    那来自异域的阴森之气,自谢麒项圈之中迸发,凝为一头巨大的蛇首,瞬间已经盘踞镇压在了阿彩的头顶上方,封锁住她所有闪避的空间。

    不知何时站在他们附近的纪繁星,此时正操控着三把量天尺,凝聚着无比耀眼的银芒,疾速旋转着冲向了阿彩的周身,将其牢牢封锁在原地最小范围。

    好啊!好一招三人合计!

    如此全力爆发之下,三人齐发的力量甚至能够与她不分上下。

    虽然早就知道他们的计谋,但阿彩心中还是为他们此刻爆发的威能叫了一声好,不过嘛……

    还是太弱了!

    阿彩眼神骤然变得犀利而凶狠,挥手的瞬间,一大波的黑色蚁虫已经朝着叶枫的方向席卷而来。

    “我靠!又尼玛来虫子!”叶枫突然扯着嗓门大叫了一声,这一瞬间已经给了阿彩足够的闪退时机。

    唰!

    只见阿彩身如灵蛇,在三道杀招齐齐爆射而来的电光火石之间,安然无恙得闪开了。

    “毕铮!你他妈给老子滚起来啊”!

    谢麒瞪大了眼对着地上还在‘奄奄一息’的毕铮大吼一声。

    陷阱,又怎会只有这一招!

    毕铮蹭的一下挺起,哪里还有刚才跑来时半分虚弱的样子,矮小的身材灵活得像只猴子,看到阿彩朝他这个虚位躲闪,猛地将她反扑了回去。

    阿彩无处可躲,眼看就要被那小胳膊小腿抱个满怀,不过她也只是冷哼一声,飘扬的头发丝仿佛都在嫌弃这一抱的力量。

    毕铮,四人之中最菜的一个,难道还妄想凭着这一抱困住自己?

    简直是自不量力!

    可就在这千钧一发的瞬间,毕铮眼看要飞奔到位,突然从地上弹起了一块黑色的大石头,将他的膝盖骨狠狠撞击了一下。

    紧接着,就听到扑腾一下!

    毕铮整个人失去了中心,被绊得在地上摔了个狗吃屎!!

    绝佳的四人夹击,就这么……错过了?!

    功亏一篑啊!!!

    阿彩站稳了身形,淡淡的眼神扫了一眼三个顿时面如死灰的学员,当然还有地上那个灰头土脸,满脸不只是泥是血的毕铮,心里也是微微一动。

    说句心里话,对于这四个学员来说,第一天的训练能够有这样程度的配合和合力的爆发,已经算是相当不错的表现了。

    尤其是毕铮最后这一抱,倘若真的能控制住自己,哪怕只是一瞬间,也足够让她陷入被动之中,若真的叶枫和其他二人还有后手,那变化还未可知。

    能做到这个份上,已经很不容易了啊!

    阿彩轻轻叹了口气,再想起今天骂了这四个人整整一天,也有些不忍似的,准备出言安慰两句算了。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旁的谢麒却突然暴走起来,好像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一步跨过去提着毕铮的衣领破口大骂。

    “你是白痴吗!这是最好的机会了!我们付出了多少努力啊!被你一个人全毁了!你他妈再也不要跟我们一队了!有多远滚多远啊!”

    这一整天的压力和憋屈,还有一次次被‘杀死’带来的羞辱感,仿佛都在这一瞬间爆发了出来,谢麒浑身涌动的罡气变得越来越阴森可怖,气息更是一发不可收拾似的熊熊而起。

    “对……对不起……我对不起大家!”毕铮嘴唇煞白,脖子被拧得一片通红,仿佛被自责湮没一般,根本想不起来挣扎。

    谢麒双眼像是染血了似通红,气息诡异得像是要发狂一般,怒吼声更大了起来:“对不起有个屁用!你他妈就该死!死了才不会拖累我们!”

    巨大的失望和愤怒,让谢麒看起来像是入魔一般,手上的力道也越发不可控制。

    毕铮的脖子被累得由红变紫,连气也喘不上来了。

    “不好!”

    叶枫突然惊呼一声,看着阿彩道:“彩姐,你赶快拦住谢麒,这家伙心神入魔了!”

    阿彩不明所以得看着谢麒那飙升的气势,心里却有些迟疑似的不为所动。

    不至于吧……又不是今天就必须要通关,难道说这是另一个陷阱?

    可是,叶枫那顿时变得焦急的神情,还有谢麒那明显在暴走状态的狂怒,还是让阿彩忍不住动了脚步。

    她不能抱着任何侥幸的心理,毕铮也是她负责的学员,她必须要为他们任何一个人的生命负责。

    眼前,事情似乎已经真的脱离了原定的计划,只听到叶枫突然一脸紧张得大声呼喊:“毕铮,你这蠢货不知道躲吗!”

    一边喊着,他一边朝着两人扑去。

    而被拎得像个小鸡崽似的毕铮,已经被自责洗脑,根本没有发现发狂的谢麒对自己起了杀心。

    就连一直旁边的纪繁星,也在此刻祭出了量天尺,浑身气息暴涨,似是想用魂力镇压住谢麒的狂怒,减缓他的动作和力度。

    可是,一切都为时已晚!

    谢麒狂怒状态下,就像是一个失去理智的杀人恶魔,浑身阴森之气比往日爆发下还要恐怖,紧握的拳头之上黑焰滚滚,气势霸道无比,朝着毫无防备的毕铮狠狠砸了过去!

    嘭!

    就看那毕铮从地上被掀飞起来,整个人在空中连打了几个滚,噗通一声摔在了几米外的地上。

    大口大口的鲜血,从他瘦弱的身躯里狂喷出来,面对入魔的谢麒,这恐怖的拳劲足以要了毕铮的小命!

    “毕铮!”

    叶枫也跟着发了狂似的,咬牙切齿得嘶吼起来:“谢麒,你个混蛋!”

    一声怒吼之下,叶枫已经朝着谢麒轰出一拳,两人眼看也是一场天雷勾地火的对拼。

    原本还有些迟疑的阿彩,此刻也按捺不住了,朝着浑身是血的毕铮飞身过去将他抚在自己的怀里。

    “毕铮,你怎么样?”

    此刻的毕铮,半张脸肿成了山包似的,不停往外喷着血沫,气息奄奄,眼看就要昏死过去。

    阿彩心里暗暗一惊,若到此刻这帮兔崽子还是在演戏,那这未免也太不计代价了,刚才谢麒的一拳头,绝对百分百出了全力,她不可能会看走眼,而且此时顺着毕铮嘴角滴落的鲜血,也是实打实的滚烫而血腥!

    “蠢货,你倒是说句话啊!”阿彩仔细看着他半睁不开的眼睛,另一只手应摸索着腰间去找备用的疗伤药。

    叮铃铃!

    阿彩的手轻轻滑过铜铃,带动了铃铛发出清脆而细微的响动。

    “先把药吃了,自己好好调息别损了五脏!”阿彩一面叮嘱,一面将绿色药瓶中的药丸倒出来,正要喂给毕铮吃下去。

    就在此刻,异变再生!

    “彩姐!救我!”

    叶枫凄惨的吼叫从远处传来,从他在树林间到处狂奔躲闪的狼狈来看,显然已经不是发狂的谢麒的对手,而且已经被逼得没有反击之力。

    “啊!”

    又是一声惨叫,叶枫被对方爆发的一拳轰得倒退了十几步,眼看就震到了绝壁的边缘,退无可退!

    至于那谢麒,脸上露出恶魔般的狂笑,拳风再次暴起!

    叶枫脚步轻轻一动,那身后的碎石竟然叮叮咚咚顺着峭壁衰落下去,更吓得他不敢再挪动分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