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霸武神王最新章节!

    “彩姐啊……想不到咱俩的师徒情缘只有短短这一日,哎,来世再见了……”

    叶枫脸上半是不甘半是绝望,眼神看向阿彩的光亮更是复杂到了极点。

    “不要!”

    阿彩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看着叶枫那决绝的神情,心里有一个不为人知的角落竟然仿佛揪起似的疼了一下。

    在她收到通知培训这四人时,就已经得知了白喉教习的再三叮咛,叶枫是这一届【御灵】科重点培养对象,怎能有任何性命之忧!

    可是……

    她怀中的毕铮,气息已经虚弱得近乎于无,手中能保命的碧绿药丸还没来得及喂下去!

    天人交战之下,阿彩的眼神自始自终紧盯着叶枫,眼看谢麒那冒着滚滚黑色气焰的拳势就要轰击过去,她的心神都不自觉提了起来,全然忘记了对身边人的防备!

    就在这一刻!

    一直被所有人所忽略的纪繁星,终于再次操控起了量天尺,魂力澎湃如渊,激发出无比刺目的银芒。

    冲天的银光如同一道洪流狂卷,在半空之中席卷扫荡,强大的力量就像衍化成为一直巨掌,朝着目标狠狠地抓去。

    但是,巨掌覆盖的方向,却并非是那入魔的谢麒,而是……阿彩!!

    心思已经慌乱的阿彩,哪里能想到后招会在这一刻袭来,根本来不及防备分毫,只觉得抱着毕铮的胳膊骤然一紧,浑身的血脉被强大的力量镇压得无法动弹!

    虽然,只有一秒,但却令阿彩顿时心下狂震。

    “不好!”

    她爆发罡气,想要冲破覆盖在披散在身上的银芒!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只指骨修长,沾满了血泥的手掌已经伸到了她的腰间,轻轻巧巧得握住了那串古铜色的铃铛,毫不犹豫得摘取了下来。

    一旁,是毕铮那张惨不忍睹,却勉强撑起了笑意的脸。

    “彩教习……我们,赢了哦!”

    所有的一切,乃至山风,乃至云流,乃至这片天地的风吹草动,全部仿佛静止一般停了下来。

    谢麒浑身狂暴的气息骤然收敛,哪里还有办法狂躁到无法自持的魔性,拳头软绵绵得贴着叶枫的脸擦过,就像是替他擦去了脸上的浮灰一般。

    叶枫站立的角度,看不到毕铮的手,脸上还保持着被打飞的痛苦表情,但那紧张的小眼神却偷瞄着他们这边。

    到底成功了没啊?

    毕铮咧着满口血的大白牙嘿嘿一笑,举起手来把那串铃铛摇得叮叮咚咚乱响。

    三人听到那声音,再看清楚那串风中摇晃的铜铃,顿时发出了狂喜的呐喊。

    “尼玛!终于成功啦!哈哈哈哈!”

    前一秒还在生死相搏的对手,突然熊抱在了一起,谢麒更是兴奋地把叶枫抛飞到了半空。

    “兄弟,真他妈有你的啊!老子服你了!”

    纪繁星全力一击之后,虚脱时的瘫坐在了地上,插在泥土里的手掌还在微微颤抖着,但脸上却露出了抑制不住的笑容。

    激动啊,兴奋啊……

    这些都是他从未有过的感觉,太他妈爽了!!

    明白过来这一切的阿彩缓缓站了起来,视线扫过四人,虽然还是那张面无表情的冰山脸,但嘴角却勾起了一抹淡淡的苦笑。

    这个计划,高明之处环环相扣,简直不得不让她回去后写进【御灵】一科的案例里。

    一个低级陷阱作为诱敌的头阵,虽然起不了什么作用,但却足够让她放松警惕,紧接着便是第一处高明——毕铮的失误。

    这四个家伙,当真是会拿捏女人的弱点,竟然知道来诱发她对于弱小的同情心!

    再后来,包括毕铮的伤,还有叶枫被逼至绝路的绝望,都仿佛打蛇打七寸一般,将她为数不多的同情和担忧勾引了出来,让她开始相信,他们并不是在演戏!

    最后的一处的高明,便是纪繁星魂力的控制,时机把握得分毫不差,否则他们是不会有那一瞬间得手的机会!

    这场精彩的大戏,缺了任何一个人都不能成立,四个人的组合才堪称完美。

    当然,阿彩心中很清楚,能制定这样计划的始作俑者,只会是叶枫!

    只有这个该死的家伙,才能够把人心一步步的计算的如此准确,连自己都不小心中了套,终究还是输了今天的比试。

    愿赌服输。

    阿彩无论之前如何高傲,但是在这一刻,她却是大大方方的站了起来,对这面前的四人,认真的说了一句:

    “是我输了,我当真是小看你们,这一次,你们干的漂亮!”

    哇!

    四人又是一阵兴奋。

    能够让冷得像冰山的彩教习当众说出这样的话,大伙心中一个个当真是嗨到飞起。

    毕铮更是虚弱的咳嗽了几下之后,满嘴是血的笑道:“彩教习,这都是叶大哥的计划,他说想要胜你就只有按照你的提示来做,结果真的成功了。”

    “哦?我给过提示?”阿彩好奇的看向叶枫。

    叶枫淡淡一笑,道:“彩教习,您自己说的,若不抱着杀了你的心思,是抢不到铃铛的,所以我们的计划,就是照着用两条命,换你一条命的方向去的!”

    阿彩的瞳孔骤然一缩,腰间失去铃铛变得空落落的位置更是漫起一阵寒意。

    如果今日制定的计划,不是抢夺铜铃,而是要在腰间捅自己一刀,恐怕此刻,她已经命丧黄泉!

    虽然心中寒意直冲,但阿彩终究还是叹服于对面这四人最后关头所爆发出来的团队协作精神。

    说不定,这四个家伙还真有可能在武库中达到出一些了不起的成绩呢……

    心思转动之间,阿彩从腰间的一只布袋里掏出了三块玉简,交给了脸上还带着血的毕铮三人。

    “这三本秘籍,乃是宗内长老根据你们三人的武道系别和现阶段的实力,为你们亲自挑选出来的,非常适合你们修炼的路数,算是为你们通玄打下一个基础。”

    三人一脸兴奋得接过秘籍,各自翻看了起来。

    这其中,谢麒所修炼的心法,以霸道狂放为主,堪称将他异族血脉的狂化提升到一个极限从而通玄。

    至于纪繁星所得,乃是最为合适魂道武者所修炼的心法,所以他刚看了两页,便露出一脸如获至宝的神情。

    毕铮拿到的心法,是御灵宗内最为普通的基础心法,没有什么特色,更没有其他二人那般有针对性,但对于他这样中庸的入门学员来说,也已经足够受用了。

    粗略翻看了几眼,毕铮又小心翼翼得看过去问道:“彩教习,你怎么没给叶大哥秘籍呢?”

    “没有他的。”

    阿彩冷冷回应,又紧盯着三人继续补充道:“你们三个好好修炼,等突破玄道之后,便可以去抓取属于自己的灵兽了。”

    说完,才漫不经心似的看了一眼叶枫。

    叶枫自然知道自己为何没有秘籍,所以这会儿才没有声张,安安静静看着其他三人分享胜利的果实。

    至于他的果实嘛,那可是一个月后的【九灵通玄大阵】!

    今日的训练算是正式宣告结束,阿彩要带着四人返回宿舍,传授修炼心法的法门和要诀。

    四人自然不敢与彩教习并肩而行,故意落后了几步,看着走在前面那道火辣性感的背影,压低了声音感叹起来。

    “俺们族里可没有比彩教习身材更火爆的女人了!”

    “可惜冷冰冰的。”

    “我觉得彩教习都是为了我们好,虽然看起来凶巴巴,但胸怀绝对善良热情!”

    “胸怀?你是刚才被抱着的时候感受到的吗……”

    啪!

    前面脚步突然一停,冷幽幽的声音飘了过来。

    “每个人限三天时间,不能掌握各自心法的话,就去喂我的【黑齿蚁】大军!”

    呃……

    四人顿时龇牙咧嘴,感觉浑身上下每根汗毛上都爬上了一只虫子,奇痒无比!

    ……

    大约一个时辰之后。

    四人跟随着阿彩回到宿舍小院。

    “彩教习,要不一会儿你先教谢大哥和纪大哥吧,我比较笨,肯定会耽误进度的……”毕铮不好意思得提议道。

    刚一说完,谢麒就叉着腰咋呼开了:“小子,你还挺有自知之明啊,看在你有这态度的份上,你谢大哥我一旦顺利通玄,就会去你屋子里指导你滴!”

    明显,经过这次夺铃训练之后,四人之间的感情增进了不少。

    四人正在院子里说说笑笑,却突然看到一个身影,从他们小院的凉亭里走了出来。

    这人身高九尺,英姿挺阔,五官冷峭,剑眉斜飞,穿着一袭金纹劲装,胸前飞针龙绣精工巧妙,衬得他神气十足,紧紧绷着的肌肉线条在衣衫下若隐若现,堪称威风凛凛,傲气凌人。

    “阿彩,多日不见,有没有对我相思难耐啊?”

    他说话间虽是面带笑容,只是那笑,三分邪魅七分狂傲,眼神却直勾勾得顺着阿彩火爆的曲线来回扫了一遍,眼神里若隐若现的东西,在场四个雄性动物绝对秒懂。

    阿彩先是一愣,似乎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此人,下一秒,这种惊讶就变成了一种浓浓的厌恶,冷冷道:“秦无双,你怎么会在这里?”

    秦无双?!

    小灵通毕铮顿时偷偷倒抽一口冷气。

    叶枫和其他二人皱着眉头看向他。

    “秦无双是真武宗一位长老的长子,武库里那些年轻的教习们都得尊他一声师兄,地位卓然,其武道天赋更是百年难得一见,据说不到十九岁的年纪便已通玄,最擅用火……”

    再往下说的话,叶枫已经没注意听了,他的视线正慢悠悠打量过去,眸中有一道冷光一闪。

    秦无双,45级,中阶玄者,等级比阿彩还要高出两级,以现阶段来看,这家伙若是随便出手一招,即便没有动用兵器,也足够瞬间将他们四人给打飞出去。

    而且看来,这小子对他们的彩教习,觊觎已久啊……

    另一边,秦无双被阿彩冷眼相待,竟然一点也不恼怒,继续凑上去赔笑道:“阿彩,这龙岭武库的破教习有什么好当的,只要你同意,我马上去和御灵宗的长老们打个招呼,直接将你提升为御灵宗精英弟子……”

    “不用你管!”

    阿彩一张俏脸板得成了冰冻的大铁板,对这位高高在上的秦大师兄要多不待见就有多不待见。

    秦无双脸上飞快掠过一丝愠怒,但一看到阿彩那气得汹涌起伏的曲线,脸上顿时又恢复了似笑非笑的神情,叹息着摇了摇头道:“哎,既然你有心在这磨砺自己,那我唯有来此奉陪了。”

    “你什么意思?!”阿彩脸色唰的一变,好像隐约有了非常不妙的猜疑。

    秦无双从怀中摸出一块玄色令牌在她面前晃了一晃,一脸得意道:“真是不好意思啊,没来得及通知你一声,我已经跟总教习打了招呼,屈尊来当这一届真武宗的教习!”

    这人……每句话都必须要放几个高高在上的屁才觉得自己说话香吗?

    典型的自我感觉良好过头了啊!

    唰唰唰!

    远处四人的白眼齐刷刷扫了过来,就连那一贯怯懦的毕铮也流露出了几分不满。

    阿彩本就猜测到了些什么,现在听来他真当了教习,反倒没有很明显的意外之色,冷冷道:“哦?就算你当了教习又如何,这里是我们的地方,没什么事请你离开!”

    “别着急啊,阿彩!”秦无双就像一块牛皮糖一样死死的粘在了阿彩身上,令人厌恶:“事到如今,你难道还不明白我的心意吗?我来这鸟不拉屎的龙岭不都是为了你……”

    “喂!!你这人有完没完啊,像条癞皮狗一样嘚吧嘚半天了,听不懂我彩姐的话,让你滚吗?”

    卧槽!

    整个院子都是一愣。

    大伙傻傻的看着突然从一旁站出来的叶枫,就像看着一个怪物。

    就连阿彩都脸色也惊了一下,皱紧了眉头训斥道:“叶枫!不得对秦教习无礼!”

    阿彩这是在保护叶枫,以秦无双的身份与实力,那是死死的碾压叶枫,就算叶枫有金鹏护身,怕是在武库也是吃不了兜着走。

    秦无双也愣了。

    整个龙岭武库,还有人敢这样跟自己说话?

    活腻味了?

    他微眯着眼打量那浑身狼狈的身影,嗓音寒凉得问道:“你是什么东西?”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叶枫。”

    叶枫啪的一步上前,目光迎对,气势虽然不比秦无双那般风云烈烈,但也没有丝毫逊弱之态。

    秦无双听到叶枫这个名字,想了两秒,嗤笑了出来:“叶枫?那个不要碧莲?”

    他今日进入武库,却对这个公敌早有耳闻,没想到这么多年来,第一个敢正面怼骂自己的人,也是这么个熊胆包天的家伙。

    秦无双顿时爆发狂妄至极的大笑:“哈哈哈!!阿彩,真没想到御灵宗的特招生竟然是这么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你们御灵宗真是太有眼光了。”

    他肆无忌惮的嘲笑着叶枫,但语气却是越来越冷,说到最后,目光中更是崩出了浓浓的杀机:

    “不过就算你是御灵宗的特招生,敢这样对我说话,也是找死!”

    啪!

    秦无双话音未落,竟是直接挥手祭出了一道恐怖的火焰玄气,化成了一道夺命的利刃,直直的斩向了叶枫脖子。

    这是要下杀手!

    “小心!”

    阿彩反应极快,整个人飞快的挡在了叶枫面前,并且召唤出了一片黑色的蚁虫大军,瞬间凝成了一块盾牌。

    啪。

    谁知秦无双随手一击的威能竟是如此可怕,那让叶枫等人完全无法抵挡的黑色蚁虫竟是被这一击尽数化成了灰烬,那火刃中蕴藏的滚滚火能便是一座小山怕是都能融成灰烬。

    “秦无双,你敢在武库伤人!”阿彩一双凤目里面冒出熊熊的怒火,尽管知道对方的可怕,也毫无畏惧的站在了叶枫面前。

    “哈哈哈!怎么会?”秦无双大笑,一点也不畏惧所谓的‘武库规矩’,他的目光透过阿彩冷冷的锁在了叶枫身上,脸上的笑意好像一头嗜血的豺狼:“叶枫是吧,今天你有阿彩护着,我不与你计较……但你给我记住,从今天起在这龙岭学院,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除非你每天都能躲在阿彩的裙子下面,要不然就给我趁早滚出这里,区区一个特招生敢在我面前放肆,我随便就踩死你!”

    太嚣张了!

    院子里的五人,几乎全都被秦无双的嚣张气焰所笼罩,对方身份超然,实力强大,随手便可碾压他们的命运。

    就连阿彩,之前都只能不断避开这个混账的骚然,可就算她躲来了龙岭武库,看来也难以逃避这可怜的命运。

    叶枫,目光如冰。

    他自是不会因为秦无双的垃圾话生气愤怒,但对方那无比狷狂的气焰却令人憋屈。

    一个45级玄士,还不够资格在他面前装逼,而且叶枫更是能够从对方的一些行事风格上评估出这个秦无双并没有他表现出来的那般权势滔天。

    如果真是真武宗什么牛逼人物的亲子,追求区区阿彩一个御灵宗普通弟子哪里还需要这么麻烦,直接动用点手段就能让阿彩就范,如果非要打个比方的话,这个秦无双充其量就是以前地球上一些大企业中某个部门经理的儿子,有些背景,但论起尊贵地位只怕比起李元民等这些帝国皇子都还要差了几分。

    所以,叶枫一开始就没给他什么好脸,现在当然也不会惯着这个垃圾。

    “癞皮狗,叫完了吗?叫完了就滚,以后你见着我会怎样不知道,但我知道你现在要是再不滚,我就亲手把你扔出去!”

    “妈的,叶枫说得好!”旁边,性子冲动的谢麒也站了出来:“姓秦的,我们彩教官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份儿上了,你怎么还有脸在这儿**,赶紧滚,要不然我跟叶枫一起把你踹出去!!”

    没想到,一开始与叶枫最不对付的谢麒却是第一个出来挺了叶枫。

    这些来自部落的汉子们便是这般质朴,恨你时可以大巴掌抽你,但一旦认可了你,他的身躯永远第一个为朋友挡住刀枪。

    “还,还有我!”毕铮也站了出来:“不,不许你这个登徒子欺负彩教习,也不许欺负叶大哥!”

    尽管懦弱,声音还有点微微颤抖,但毕铮却真的站到了叶枫身旁,勇敢的挺起了胸膛。

    剩下最后的纪繁星,在狠狠的咬了咬牙之后,终于也走了出来,没有说话,用自己的行动表达了一切。

    “你们……”

    阿彩看到这四个与自己相识了不过一天的年轻人,尽管这一天自己打骂了他们无数次,但到了这个时候,他们竟然如此义气的力挺自己,这怎么不让他感动。

    连自己的学员都如此英勇,自己还有什么顾忌?

    “听到了么,秦无双,你不要逼我,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滚出去!”

    滚出去!!

    叶枫四人齐齐一吼,声势震天,这局面竟是让秦无双愣了一下,旋即,他发出了更加猖狂的笑声:

    “哈哈哈!阿彩,这就是你带出来的学员么,果然一个比一个都能作死啊!”

    他的脸色猛地一黑,一股可怕的煞气风暴般的肆虐出来,顿时将叶枫等人气势压了下去。

    “本来,我只想敲打一下那个叫叶枫的小子,但没想到你们这一整组都如此不知天高地厚啊,哈哈哈,阿彩,那这怪不得我了!”

    “你要干什么?”阿彩隐隐感受到了四股强大的气息从外面涌起。

    “不干什么?本来今天我是顺路过来看看你,让他们等在了外面,既然你们这一组学员如此霸气,那正好,就让我的学员跟你们见见面吧。”

    说着,他一脸冷笑地抚掌拍击了三下。

    院落门外,四个穿着真武科服饰的人接连走了进来。

    叶枫抬眸一看,我靠!

    龙踏天?!

    这家伙看到叶枫,顿时把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啪的抬手指到他鼻子上嘲讽道:“不要碧莲的垃圾,你敢对我的教习如此无礼,总有一天老子要爆你!”

    真是冤家路窄啊……

    叶枫目光中顿时闪过冷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