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按照叶枫的说法,掌握了万魂棺,便与这幻境合为一体,任何攻击都无法伤害到他,但叶枫的实力最多也就是个初级玄士,与他这玄师简直是云泥之别。

    只要他与尸猫一起动手,说不定会有机会可以攻到他的命门!

    几秒的斟酌,莫云已经再次操控尸猫,暴起玄师之力准备朝着叶枫冲去。

    但是那墨绿的光耀刚绽放而出,突然一柄门板似的骨刀从天而将,雪亮的刀芒轰隆一声直接斩在了莫云的面前。

    啪啪啪!

    莫云冲势未起,便被那骨刀中迸发的威能震得倒退了十几步。

    而握着骨刀的骷髅,正是那殿中曾经守卫着万魂棺的骷髅将军!

    “叶……枫,你这是……做什么?”莫云脸色变得慌乱,嗓子更是干哑到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但叶枫却只字不语,继续心念一动。

    咚咚!咚咚!!

    巨响接连从偏殿外震动而来。

    一个接着一个的骷髅将军,仿佛得到了命令似的,大踏步走入殿中,站在了莫云的面前。

    十二个骷髅将军将其团团围住,就像是有人搬了十二座巍峨巨山,轰得砸在了莫云的四周!

    而这个人,就是叶枫!

    一个骷髅将军的战力,已经形同玄师境界,更何况眼前一来就是十二个。

    莫云双膝一软,瘫坐在了黑岩地板上,脸颊不自觉得颤抖,双目呆滞,仿佛彻底陷入了绝望之中。

    “你……你不能杀我!我爹是御灵宗护法长老!他若知道……定要与你不死不休!”他在竭力挣扎,就像是在一片火海之中寻求生机。

    叶枫冷哼一声,根本不屑再搭理他任何一个字,直接打了一个响指。

    啪!

    清脆的声音在偏殿里回荡。

    十二尊骷髅将军再次收到信号,一柄柄长刀利刃朝着莫云砍去。

    在十二个玄师战力的高手围攻下,莫云哪怕爆发出本源极致的战力,也像是困在了深渊火海中的蝼蚁一般。

    死,是唯一的下场。

    只不过这下场,惨烈至极!

    “啊!!!”

    一声凄厉的哀嚎像是从地狱深处传来。

    就看那莫云被斩断了双腿,白森森的腿骨碎裂得就像是被践踏过一般,血肉流淌在地上,散发着无比恶心的腥气。

    乱刀之下,毫无反击之力的莫云,被一点点斩碎了身躯,骨肉就像是易碎的玻璃,轻易一刀便能敲得粉碎。

    嗷!!

    巨大的痛楚,让莫云的惨叫变得含糊,满地的血肉,就好像是暴雨打碎的泥沼,又稀又烂。

    至于那只尸猫,早在乱刀下变成了一堆烂肉,即便是死物,也令它再无生机!

    “叶……枫我,下地狱……也不会……放过……”

    莫云的话还未说完,头颅已经被斩得七零八落,生机断绝。

    从始至终,叶枫一直冷漠得看着他,看着这个邪魔化为血泥,总算是出了一口气。

    莫云,该死!

    无论是不是今日,无论是不是在这万魂棺中,他一定会给自己和阿彩一个满意的交代。

    只不过……

    今日所得的一切,也远远超过了叶枫的预料。

    甚至可以说,这是一个他从未敢想过的巨大惊喜!

    万魂棺,一支骷髅大军,十二尊玄师级别战力的骷髅将军……

    他的实力,俨然超越了整个秦唐帝国!

    光是想到这一点,就已经爽爆了啊!

    万魂棺一役的战果,在众人返回营地的当夜便传递了出去,三宗五国各自阵营都有不少伤亡,这其中损失最大的要数御灵宗。

    御灵宗宗主座下四大护法长老,以莫云的父亲莫连问为首尊,在宗内地位超然,实力更是仅次于宗主。

    莫云失踪的消息刚一传回万兽谷,莫连问震怒不已,整个山谷里都能听到他狂躁暴动的怒吼回荡不绝,宗内上下数千弟子,几乎将心胆提在嗓子眼度过了一夜。

    其实搜遍龙岭找不到人,莫云是生是死众人都心中有数,报了个失踪,也不过是因为死不见尸,无法给莫连问一个交代。

    当然更重要的是,若真的报了已死,莫连问势必要追查凶手,方长老等人根本连一点线索都没有,自然是不会自找麻烦。

    至于其他宗门和帝国,更为关注的还是万魂棺的下落,究竟是谁人所得,成了一个毫无头绪的谜团。

    总而言之,这一次的夺宝之战,不尽如人意,甚至可以说是惨淡收场,但幸好武库这边影响还不算太大,学员们权当参加了一次实战历练,在第二日便跟随各自教习返回武库,重新回到了正常的修炼生活。

    叶枫还是回到的御灵宗初级弟子宿舍区的第十八号小院,这院子里还是他一人居住,看起来好像没有什么改变,但隐隐之中一切其实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没有了莫云的刻意打压,叶枫可谓重见天日,不仅在武库的发展再也不受限制,再加上方长老的有意扶持,他重新被那些教习们重视起来,俨然成了御灵一科的第一热门天骄,与真武宗魂道天才傅胜雪、万刃双骄冷莫与卫康,并称为武库新一届的最强新星,无论走到哪里都是最为耀眼夺目的存在。

    这些名利和光环对于叶枫自己来说,倒不是最重要的,他此行最大的收获,除了万魂棺和那些骷髅军团,还有那几百张镖约带来的收益。

    回去之后,叶枫仔细盘点了一下,这次小金库总共收获了将近一万元宝,把他开心得不要不要的,赶紧趁热打铁用一半元宝先买了两块天命镖师令。

    为了开出两个极品镖师,叶枫特地挑了个良辰吉时,焚香净手才将令牌给点开。

    待那熟悉的白光消散,系统界面里浮现的两个身影是……

    谢麒、毕铮?!

    叶枫对这二人的实力和进步还是有所了解,算得上是天风大陆上年轻强者之中排得上名号的了,再加上还有自己送给他们的玄兽辅助,战力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

    这两块镖师令开得很合叶枫心意,虽然不能马上运镖,但只要到了那个时候,相信他们带来的收益一定是非常高的。

    正所谓,高投入,高回报,值了!

    另外的元宝,叶枫也没攒着,直接购买了三个永久召唤令,然后和御灵科教习告了个假,一头钻进了龙岭之中。

    大约小半个月的时间,经过龙岭的高手们总是能听到那山岭深处传出嘶吼和哀嚎声,仿佛那些曾经的山中之王们,正在轮番进行一场极为变态的战斗,而且被打得很惨,很惨……

    半个月后,叶枫再次回到了武库之中,直接去了御灵一科的分部,将三颗装着玄兽的精灵球交给了白喉和甄教习。

    在此之前,方长老已经授意他们,允许叶枫以玄兽作为交换来换取御灵宗中的资源,所以白喉和甄教习非常高兴得接待了他。

    等查看了玄兽的等级和天生魂力之后,白喉立即将消息传回万兽谷,没过几日,叶枫想要的资源就全部运送了过来,堪称神速。

    能得到如此重视,除了那玄兽的品级的确为御灵宗稀缺之外,当然还有叶枫这个行走的玄兽捕捉器,若他能加入御灵宗,只怕用不了多久就能跻身精英弟子的行列,成为宗内炙手可热的天骄。

    明白这一点的方长老和白喉等人,自然不敢再轻视了这个金子般的少年。

    至于叶枫现在根本不在意御灵宗对他的想法,他的心思全部都在自己期盼已久的黑殇魔刀上。

    将交换回来的资源整合之后,叶枫仅仅还差三种最为关键的灵材,便可以完成魔刀的进化,大功眼看便要告成。

    到那个时候,叶枫的战力再配合黑殇魔刀,便是与高阶玄士都有一战之力,那绝对是一个质的提升!

    从龙领回来,送出那三个永久召唤令,叶枫的元宝已经所剩无几,他又恢复到了正常的修炼状态。

    这个期间,方长老特地安排了一个得意弟子,亲自赶往武库作为叶枫单独一人的教习,表面上算是弥补叶枫一年冷板凳的损失,但实则在整个武库看来,更像是一种看重他的表示。

    武库里的弟子看出这一点,更加把叶枫当作了偶像一般,无论走到哪里都有人谈论叶枫的名字,但再也没有不要碧莲这样的词,女学员们更是经常打扮得花枝招展,以各种理由出现在十八号小院的门前,只为来一场春风般的偶遇。

    一个曾经的武库公敌,摇身一变成了最闪耀的星辰,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也算得上是龙岭武库几百年来的一遭奇闻。

    叶枫倒是一直很淡然,御灵宗的优待,他也没客气推辞过,但对于那些明里暗里的巴结和示好,通通以冷淡的态度处理了。

    更多的时间,叶枫还是在自己的屋子里修炼六道轮回斩和神鹏九转,如果在系统幻境里玩腻了就去万魂棺里杀批骷髅刷刷经验值,变着法儿得填满了所有的时间。

    短短两个月的功夫,他的经验就蹭蹭来到了42级,眼看便要突破中阶玄士境界。

    就在这个时间,龙岭武库也迎来了年度毕业考核的大日子。

    三大科系的学员在紧锣密鼓备战,几乎都是闭门不出的状态,但一旦聚在一起讨论最多的,还是话题王叶枫能不能通过考核,直接跨级成为御灵宗的精英弟子。

    到了毕业考核的前三天,御灵宗方长老突然出现在了武库之中。

    随后,便有叶枫被教习带去了御灵一科的分部喝茶。

    再后来,小道消息不胫而走。

    “你们听说了吗?方长老这次来时带着御灵宗大护法的信,言明要让叶枫免试加入御灵宗!”

    “卧槽!不会吧!免试?!武库前几届的第一名也没这待遇啊!”

    “就是啊,叶枫干脆改名免试王算了,为毛我们跑断腿都追不上他!”

    “哎,亏我还那么期待叶枫在毕业考核上的风采,看来是没这眼福了!”

    各种羡慕和嫉妒的哀嚎声,再次笼罩在了武库的上空,只不过与新生入门测验不同的是,这次所有学员都没有异议!

    但是,一个令谁也没有料想到的变化在当天下午传出,简直跌碎了一地的下巴和眼球。

    叶枫他……弃考了!!

    什么鬼?!

    真的假的?!

    整个武库下至百名学员,上到各个等级的教习,全部都震惊了。

    怎么可能?有免考的机会居然还弃考?叶枫怕是脑抽了吧?

    没有人知道方长老和叶枫这杯茶,到底喝了些什么内容,但当方长老离开之时,已经有非常准确的消息流传出来。

    叶枫放弃加入宗门,选择离开武库,次日回归秦唐!

    太可惜了……

    叹息,不绝。

    即便是另外两科的教习们,也要为这位天骄感到无比惋惜。

    ……

    次日,清晨。

    叶枫收拾好自己的行李,从十八号小院里走了出来。

    门外,阿彩和阿毛两姐弟,还有纪繁星、毕铮、谢麒、尉迟天德和冷莫几个人站成了一排,神情一个比一个复杂。

    叶枫一眼扫去,有些哭笑不得似的摇了摇头道:“走吧,边走边说。”

    众人一起朝着武库外走去。

    路上,大块头谢麒最先忍不住问道:“叶哥,御灵宗那帮老头到底跟你说什么了?怎么搞的你连毕业考核也不参加了?”

    其他人沉默,耳朵却齐刷刷竖起来。

    倒不仅仅是好奇,还有对于叶枫的担心。

    但……

    叶枫淡淡一笑,摇头道:“我答应了方长老,谈话内容不予外传。”

    虽然话是如此,但他的心里却沉沉的叹息了一声。

    一年的疯狂修炼,只怕学员们根本想象不到,最终的考核淘汰率会那么恐怖,而且就算是通过了考核,还要经历一场根本就是神魂洗炼的过程。

    加入三个宗门的首要前提,便是要让学员们放弃对原本家国的情感,斩断原有的一切情缘牵绊,成为宗门的忠诚弟子。

    到了最后一步,唯有宣誓效忠于自己投身的宗门,才能有机会成为宗门的核心弟子。

    这一切,便是方长老告知叶枫的内容。

    但这是三大宗门隐而不宣的秘密,若非成为精英弟子以上的级别,都不可以泄露半个字。

    叶枫在拒绝加入御灵宗之后,也当着方长老等人的面,发了一道心魔誓言。

    所以,他不能说,不可说。

    至于要放弃家国,宣誓效忠宗门,叶枫自然是无法同意的。

    现在再看这些来送行的同伴们,也不知道两日考核之后,他们之中会有多少人为了宗门的修炼大道放弃家园故土。

    这其中的取舍,不分对错,只在人心。

    一路无言,众人穿过结界,来到了曾经进入武库时的那个山谷外。

    叶枫认真看了一眼大伙,挥挥手告别:“好了,不用送了,快回去准备考核吧。”

    “叶大哥……你要保重啊,我会想念你的……”小呆瓜毕铮已经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其他人倒没这么夸张,但眼神中也多少流露着淡淡的伤感之意。

    站在人群最前面的阿彩,眼光中满是不舍的泪光。

    她这些日子一直在养伤,原本还打算在毕业考核时亲眼目睹叶枫的进步,但没想到收到的却是他要回秦唐的消息。

    心中的情愫,如千丝缠绕,无法诉说。

    阿毛与姐姐相依为命十几年,最是知道姐姐的心意,故意往前走了两步,装作一脸轻松得问道:“叶大哥,你什么时候回龙岭看我和姐姐?”

    叶枫有意看了一眼阿彩,淡笑道:“很快就会再见面的。”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

    众人停留在了山谷入口,眼看着叶枫孤身一人踏上了返回秦唐的路。

    未来,宗门将不会再有叶枫这个名字。

    但曾经这个少年,却在这里留下了无法被超越的传说。

    ……

    就在叶枫返回秦唐的路上,他被龙岭武库淘汰,没有参加毕业考核的消息,已经提前传回了秦唐的京城之中。

    四方震动。

    上至朝野,下至各大阵营,都对这个结果感到讶然。

    但没有人知道真相,甚至叶枫在武库中的成绩和事迹,也并没有被泄露多少出来,所以很多人都认为叶枫是实力太差,被判定不合格而刷了出来,甚至连毕业考核都没资格参加。

    内城皇宫,一座金光熠熠,陈设豪华的宫殿之中。

    大皇子李元朝端坐上座,雄魁健壮,稳若泰山,在他的右侧下首位上,穿着一袭暗紫色官服的正是刚从朝堂下来的尉迟雄。

    两人交谈已有小半炷香的时间,所谈论的内容全部只与一人有关——叶枫。

    李元朝垂眸微微沉思了片刻,低沉的声音再度在殿内响起:“照尉迟将军所言,那个叶枫的实力应当非常强悍,又为何会在此时被武库淘汰?”

    尉迟雄脸上闪过一瞬复杂之色,仿佛隐约有了猜测,却又沉默不语。

    十几年前,他也曾是武库的天骄之选,自然知道武库最后一项考核的内容。

    但那个时候他毅然放弃了修炼大道的良机,选择回身投效秦唐,为家国尽心尽力。

    叶枫……

    想必也是做出了同样的选择吧。

    沉吟了几秒,尉迟雄接着道:“即便是被淘汰,叶枫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值得大皇子殿下招揽为己用。”

    李元朝冷冷一笑,语气中隐隐带着不屑道:“区区一个玄士罢了,尉迟将军未免有些严重了。”

    说完,他又似是想起了什么问道:“莫云还没有任何消息吗?”

    虽然莫云并非大皇子阵营中人,只是合作的关系,但也算得上是李元朝手中一枚非常有用的棋子,如今失踪了,对于大皇子来说无异于一个重大的损失。

    尉迟雄叹了口气,摇摇头道:“没有,据说莫连问已经发动了半数弟子去龙岭查找,可始终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就好像在这世间蒸发了一般。”

    李元朝脸色微冷。

    蒸发?

    好好一个大活人,怎么可能凭空消失!

    莫云的失踪,一定与夺得了万魂棺的那个人有关!

    只不过以他的身份不便过多插手,只能等候御灵宗那边的消息。

    沉默了片刻,李元朝长身而起,看向尉迟雄道:“你安排一下,待叶枫回到京城,我要与他接触一下,探探他的心意,若他识相愿意归顺臣服于我自然再好不过,如若不然……”

    他冷冷一哼,眼光中闪过一道狠意:“那便让整个叶家都消失了吧!”

    ……

    叶枫终于回到了秦唐京城之中。

    收到消息赶来的叶天南和叶芷阳,早早等候在了他们在京城的大宅中。

    待叶枫回来后,又立刻按照三皇子的吩咐,将消息传到了他的别苑。

    不多时,三皇子李元民便带着自己的几个下属,亲自登门拜访。

    午宴。

    按照叶家的习惯,自然是要给叶枫接风洗尘。

    李元民身份尊贵,居于上座,叶枫和叶天南作陪,主桌上还坐着其他几个京城权贵的代表。

    几巡酒过,倒也是宾主尽欢,大家畅聊着这一年来,秦唐帝国中的变化,还有对未来的展望。

    无论是叶家人,还是三皇子他们一方,似是都在刻意避开谈论叶枫在龙岭武库的话题,尤其是他被淘汰这件事。

    但三皇子带来的那些权贵们,在看着叶枫的时候眼神中或多或少都有些失望之意。

    他曾是三皇子这一方阵营的年轻强者中,被寄予众望的一人,如今却因为实力不济被淘汰了,连考核也没有参加,只怕是将来也再难有更大的发展。

    叶枫虽然看出来了,却并不在意他们的想法,客客气气得推杯换盏,但也不会刻意去迎合和讨好那些人。

    以他现在真正的力量,足以媲美秦唐,又何须在这些人与事上计较。

    到了下午,接风宴结束,叶枫将三皇子等人送走后,便带着叶芷阳单独出了门,走向秦唐坊市闲逛。

    这一路上上,卖古董的,卖布料的,还有各式各样的摆件玩意儿,胭脂水粉,将街道两端摆得满满当当,吆喝声更是络绎不绝。

    叶芷阳在松林县里长大,从未见过这般热闹的市场,自然勾起了少女心性,到处走走看看,满是新鲜劲儿。

    两人的穿着打扮十分平凡,行事也很低调,也没有人发现走在他们的小摊前,随便拿起一个拨浪鼓又放下的少年,便是名满京城的天骄叶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