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叶芷阳和谢麒跟在他们后面,相互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担忧。

    穿过长廊,一行人来到了内院,刚一走进去,李元民顿时脸色一沉:“这是怎么回事?”

    王明冲和公孙弘等人更是愣在了原地。

    “怎么……没人?”

    “难道发生什么事了?”

    叶天南沉默不语,谢麒只好走上前,将那些派出去查探的人带回来的话转述了一遍。

    李元民听完谢麒所述,一张脸沉得能滴下墨来,声音冷肃道:“全部闭门谢客?在京城中何人敢如此针对叶家,就是在针对我!”

    正在这个时候,外院又响起了声音。

    “大皇子殿下到!”

    大皇子?!

    叶家人都是微微一愣。

    他们并没有给李元朝送请帖啊……

    这就是传说中的不请自来?

    只怕,还没那么简单!

    长长的走廊上,身材魁梧,穿着锦服华袍的李元朝,带领着一大队人马耀武扬威得走了进来,但是却没有人手中有拿着任何贺礼。

    空手,还如此大的阵仗。

    不用想了,闭门谢客那件事,必然就是他搞的鬼!

    一行人走到内院之后,叶家人和李元民带来的官员们按礼数跪拜行礼,李元朝倒也没有端架子,很快便让大伙起身。

    紧接着,便是那周靖四周扫了一眼,神色冷傲道:“大皇子殿下听说今日乃是叶老寿诞,这么个大喜的日子却没人来道贺,未免有些冷清了些,所以特地名我等前来为叶老撑撑场面。”

    “临时起意,所以未备贺礼,还望叶老不要见怪啊!”

    “不过这礼虽没有,但起码人来了,总比传出去说满京城的权贵世家,都不买叶家的账要强吧!”

    “说到底,还是咱们大皇子心中装着秦唐百姓啊!”

    几个人跟在周靖后面捧哏似的一唱一和。

    另一边,叶家众人和三皇子等人脸一个比一个沉,就像是看到了满桌菜肴上突然飞来了一群苍蝇,赶也赶不走,拍也拍不死。

    王明冲更是忍不住冷笑一声道:“不买叶家的账,又何必接帖子?只怕是有人早已布下了这局,就等着此时过来落井下石!”

    一句话,顿时让现场的气氛一凝,空气里的风都变得紧张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外院突然有人跑了进来,兴冲冲喊道:“老镖头!芷阳姐!少主回来了!”

    叶枫!

    叶枫回来了!

    众人眼光一亮,所有的视线更是齐刷刷朝着长廊另一边看去。

    叶枫与毕铮二人从门外进来,一刻也没有耽误,穿越长廊直接来到了内院。

    但当他们俩一看到对峙而站的大皇子一方,还有三皇子和叶家上下时便意识到,有人来砸场子了。

    不过这本就是预料之中的事情,所以叶枫也没显出任何惊慌之色,反倒是一脸淡定得走了过来,冷漠得打量了一眼李元朝问道:“大皇子殿下?什么风把您吹到我们这了?”

    李元朝看着叶枫,冷冷一哼:“自然是好风,听闻今日你爷爷过寿,但满城权贵却无人到场祝贺,我便带了人过来替你们叶家撑撑场面。“

    一旁,周靖紧跟着接话道:“反正你这么多桌空着也没人坐,我们帮了你们家这个大忙,难道不该感谢几句吗?”

    感谢?

    叶枫嗤笑一声:“谁说没人坐了!”

    哦?

    李元朝扬了扬眉毛,转身找了个桌子随意一坐,跟着道:“若京城中还真有人敢来,那我们让开便是了。”

    话音刚落,周靖也带着其他人坐了下来,一帮人瞬间占了三四个桌子,但完全没有任何要给叶天南恭贺的意思。

    叶枫也不理会他们,转身走到了叶天南的跟前,单膝一跪道:“爷爷,叶枫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还有我!”

    毕铮也笑着跪下,恭恭敬敬磕了个头:“爷爷,祝您古稀重新,欢乐远长!”

    “好,好,你们回来了就好!”叶天南眼眶微微一红,激动得将两人搀扶了起来。

    一旁,毕铮挤了挤眼睛,笑道:“爷爷,叶大哥可不止人回来了,还带来了好些寿礼呢!”

    哦?

    众人笑眯眯看向了叶枫。

    叶枫将在宏天商会拿到的乾坤袋拿了出来,那些被他拍卖下来的东西,一件一件被展示在了众人的面前。

    他每拿出一样来,就足够引起内院里一片倒抽冷气的声音,就连三皇子如此地位尊贵的人看来,也被震惊得目瞪口呆。

    “这是……火云晶?天风大陆上真有此等规格的火云晶?!”

    “这香味……玉清丹?传说中近百味珍稀神草才能炼制一颗的玉清丹?!”

    “还有这个,是不是碧玉冰蚕?相传这种灵材已经绝迹了啊!”

    惊呼声不断,自然引来了大皇子一方的视线。

    尤其是李元朝,冷冷的目光紧盯着那些连他都不曾见过的奇珍异宝,心里的火简直是直窜脑袋顶。

    这个叶枫出了一趟远门,怎么跟捡到宝了似的?

    而且拿出来的东西,一个比一个稀罕贵重,光是他罗列在叶天南面前的这几样礼物,简直可以赶上半个秦唐帝国的宝库了!

    李元朝沉着脸,眼神看向了周靖。

    周靖立即会意,对着桌子猛地拍了一掌:“磨磨唧唧干什么呢!赶紧上菜!”

    “就是!哪有这样的待客之道!”

    “肚子都饿了!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叫嚷声瞬间打乱了这边喜悦的气氛。

    大块头谢麒猛地瞪过去:“急什么急!还有客人没来呢!要真饿了回家吃去,松林镖局可不缺你们这张嘴!”

    周靖冷哼一声:“你眼瞎了?哪还有客人?”

    话音未落,便听到外院的通报声又起。

    “龙腾帝国蒙氏大掌柜到!”

    什么?!

    内院的人除了叶枫和毕铮之外,全部惊呆。

    “蒙氏?该不会是那个银号巨头蒙氏吧?”

    “若真是他们家,大掌柜莫非是……蒙宽?!”

    没有人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所有的视线几乎在同一瞬间齐刷刷看向了长廊方向。

    蒙宽可是龙腾帝国的顶级大佬,坐拥银号数千家,自家产业更是遍布五大帝国,如此人物怎么会来这松林老镖头的寿宴上?

    简直匪夷所思!

    但过了不到几秒,他们众人的目光便眼睁睁看着蒙宽带领了一帮人走了进来,而且他们第一时间走向的是……毕铮跟前?!

    “毕少!”

    蒙宽等人恭恭敬敬行礼,态度端正得就像是见了皇室成员一般。

    但一旁已经没有再易容的叶枫,却没有人认出。

    毕铮淡淡挥了挥手,“先去给老爷子贺寿吧。”

    蒙宽等人点点头,转身走到一脸懵逼的叶天南面前,笑容诚恳又恭顺道:““叶老!听说今日是您的七十寿诞,我等特地从天龙城赶来,略备薄礼,讨一口酒水,不知可行否?”

    “可,可行,当然可行!”

    叶天南可算反应过来,顿时眉开眼笑得招呼道:“快请,贵客到临,蓬荜生辉啊!”

    “不敢当!叶老,我们这样的小人物,在松林镖局面前根本不算什么,还请您千万不要这样说啊!”蒙宽诚惶诚恐得拱手。

    全场再次懵逼。

    小人物?!

    堂堂第一大国的银号巨头,什么时候变成小人物了?!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现在整个龙腾帝国的权贵势力都知道,毕铮之所以如此牛逼,那完全是因为有松林镖局的支持啊,就连天龙城内新开的分局那真正的东家也是松林镖局里的叶家人。

    由此可见,除了毕铮得尊着敬着之外,叶天南这个顶级前辈才更需要好好巴结啊!

    听了蒙宽的话,叶天南有意看了一眼叶枫,见他神色如常,十分淡定的样子,心里也好似有了一些猜测,便自然而然道:“即使如此,快请坐下吧,宴席马上就要开始了!”

    “好!多谢叶老赐坐!”

    蒙宽带领自己的手下们,哗啦啦坐了下来,因为人多,一个大圆桌几乎瞬间便坐满了。

    叶天南将他们招呼了一番之后,正要找个机会去问问孙儿到底怎么回事,却又听到了外院传来的声音:“龙腾帝国沈氏家主到!”

    沈氏?!

    称霸天风大陆兵器市场的沈氏吗?!

    这不可能吧!

    正在大伙惊疑不定的时候,沈家家主已经带领着一帮人走了进来。

    “毕少,路上有些事情耽搁,所以来迟了,还望恕罪啊!”

    我靠!

    不会吧?!

    沈家家主在跟毕铮告罪?

    这是什么路数?!

    但毕铮的反应却出奇得淡定,那眉宇间隐隐的沉稳竟然有几分叶枫一贯的神态,淡淡点头道:“无妨,先去向叶老爷子贺寿吧。”

    沈家家主这才迭声答应,带着自己的手下们走到叶天南跟前道:“叶老,今日乃您的大寿,我特地为您去挑选了这一柄霄月弯刀,还望您能不要嫌弃。”

    嫌弃?!

    众人纷纷惊掉了下巴,就连大皇子等人也呆的说不出话来了。

    霄月弯刀啊!!

    沈家近几年来最为得意的作品,号称极品玄器之中的极品,就连各大帝国皇室想要购买人也不卖的宝贝啊!!

    这位沈家家主到底和松林镖局什么关系?竟然把镇店之宝都给送出来了!

    未免太诡异了吧!

    紧接着,就在众人还未从这一波的震惊中醒来,又听到了外院通传声。

    “龙腾帝国禁军统领周大人到!”

    禁军……统领?!

    皇室?!!

    松林镖局什么时候和龙腾的朝廷还扯上关系了啊?!

    这下子,就连三皇子这边的人也坐不住了,一双双眼睛直勾勾瞪着叶枫,仿佛脑子里全部塞满了疑问号。

    叶枫只是淡淡一笑,便转身去和叶芷阳搭话。

    “芷阳姐,这段日子辛苦你了。”

    叶芷阳微蹙眉头,有些惊惶不定得悄声问道:“叶枫,龙腾帝国的人……是与你有关吗?”

    叶枫微微一笑:“他们是来贺寿的。”

    多的话,自是不便说了,但叶芷阳已经从叶枫淡定沉稳的笑容中读出了一些东西。

    只怕是叶枫这一趟去龙腾帝国的都城,收获颇丰。

    就他们说话的这会儿工夫,周大人已经与毕铮和叶天南说了话,同样也被安排在了一桌,再加上他带来的几个官员和家属,正好也将一个大圆桌坐满了。

    正在这个时候,门外再度想起了通报声:“龙腾帝国毕家家主到!”

    毕家人也来了?!

    龙腾的毕家啊!那可是权贵之中的顶级,金字塔尖尖上的大人物,在整个龙腾帝国里都是有头有脸,身份超然的存在啊!

    他们竟然也从天龙城赶来了?!

    叶天南有些好奇得张望过去,便看到毕天均带领着家眷笑呵呵走了进来:“叶老,抱歉,耽误了一些时间,一会儿我一定自罚三杯啊!哈哈哈!”

    说完,他便将准备好的贺礼亲手送上。

    毕家的出手要比前面那些人更为阔气,稀世罕见的丹药就足足装了一盒子,再加上那些极品的晶石堆了一箱,简直就像是把叶天南当作自家老爷子似的供着了。

    叶天南虽然心里受宠若惊,但表面上还是客客气气得接待着,完全没有因为来得都是顶级大佬们就失了分寸,但是等安排了毕家家主等人入座之后,他就更加着急得想要去和孙儿叶枫单独聊一聊。

    可惜,现场的节奏根本就不给他这个机会,那些从龙腾帝国来贺寿的大佬们一波接着一波,就像是约好了似的你方唱罢我登场,一个个走入了内院,不到片刻的工夫,后院的墙边就堆满了奇珍异宝,各种各样的贺礼简直就像是将一个帝国的宝库给打开了似的。

    在叶枫的安排下,三皇子李元民和跟随而来的官员们已经入座,原本的百余桌空桌不到一会儿便被坐满了一大半。

    整个内院的气氛,也一下子变得火热,来得都是些顶级大佬自然相互之间都认识,再加上这特殊的日子,一个个更是喜气洋洋,欢声笑语不断。

    但唯独大皇子李元朝他们那边,就显得有些尴尬了。

    明明他才是秦唐帝国地位最尊贵的人,但那些顶级大佬们从进门到现在,根本没带正眼瞧过他哪怕一眼,反倒是有些人在毕铮的引荐下,还与三皇子有了些交流。

    这特么有点太憋屈了吧……

    但他们根本没想到的是,更憋屈的在后面!

    随着进来贺寿的大佬们越来越多,那些原本空荡荡的座位都被坐满了,以至于到后来还有进来的贵宾根本没有地方坐。

    这个时候,负责安排内院座位的谢麒,扬着下巴走向了周靖旁边,一声大吼:“喂!不是说我们有客人就得让开吗!赶紧起开!”

    周靖脸色一沉,正要发作,但一看李元朝的眼神,便带着人不情不愿得站了起来。

    李元朝能忍下这一口气,自然是因为后面有更重要的目的。

    今日来贺寿的贵宾虽然多,几乎半个龙腾帝国的权贵都到场了,但那又如何!

    说到底,这是他们秦唐帝国的事情,就算把龙腾国君搬来了,他也管不了他们秦唐的事情!

    所以,李元朝并没有因为这些权贵势力的到来而多么惊慌,只是暗中给了一个眼神,交代周靖等人暂时不要闹起什么声势来。

    就这样,一直到了寿宴开始前一刻,龙腾帝国的二十多位权贵代表们,各自带着人将整个内院给坐满了,反倒是一开始最先到的大皇子等人,最后就挤在了一桌里,站的站着,坐的坐着,很是窘迫。

    “殿下,我们的计划是不是要……”周靖坐在李元朝旁边,欲言又止道。

    李元朝冷哼一声:“松林镖局就算有本事搬来这么多龙腾帝国的人撑场面又如何,这些宾客里也没几个高手,就算真的有冲突,这里也是我秦唐的地盘,容不得他们放肆!计划,不用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