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焉素衣有些不淡定,因为师傅只收了他和齐建龙两个人,从来没有收别的徒弟。金光道长原本想让齐建龙做他的掌门,后来因为种种原因,齐建龙被逐出师门。焉素衣看功夫熊猫的一招一式,就像她和同门的师兄比武一样。

    杜天仇也发现了端倪,这个冷艳的美女杀手竟然和自己的招法如出一辙。两人都感觉很新奇,但是都没有停手的意思,而是招式更加凌厉,都想探探对方的底细。

    焉素衣渐渐的体力不支,胸前的伤口隐隐作痛。功夫熊猫杜天仇以逸待劳,越战越勇,打的焉素衣只有招架之功,节节败退。

    一楼已变成一片火海,贺良无法靠近。他听得见楼上的打斗声,可是干着急也没办法。贺良觉得焉素衣快要招架不住了,他拔腿就往厂房的后面跑。二楼的玻璃窗有所破损,贺良蹬上窗台,向上一纵身,反手扒住二楼窗台,双腿跃起,踢碎了玻璃窗飞进二楼。贺良到了二楼,根本就没有工夫熊猫和焉素衣的影子。

    功夫熊猫使出一招“金莲戏水”,垫起脚尖儿,整个人沉重的身子砸向焉素衣。此时的焉素衣真气耗尽,已经没有还手之力,见到这招金莲戏水,她大为惊骇,这是她师父金光道人的绝学啊!这个功夫熊猫怎么会崆峒派的绝招呢?

    焉素衣也就一个闪念,根本不容她过多的思考,使出一招刺猬翻身,用她的两个胳膊肘和膝盖,顶向功夫熊猫肉身。

    杜天仇一见焉素衣的功夫变化,他突然收起招数,厉声问道:“焉素衣,你的能耐在哪学的?我怎么越看越眼熟呢?”

    焉素衣见功夫熊猫杜天仇半路收招,问她话,她好容易等来了这个喘息的机会,气喘吁吁的说道:“你管我从哪儿学的招儿呢?能打败你就是好招。”

    杜天仇笑了笑:“你这招儿刺猬翻身用的是很对,但是要对付金莲戏水还是有困难,因为你已经体力不支,如果我这身体砸过去,你这柔弱的身体就会骨断筋折。”

    焉素衣问道:“你怎么清楚崆峒派的绝招?”

    功夫熊猫说道:“我从小就在崆峒派出生的。我为什么不会呢?只是在我15岁的时候被金光道长驱赶,逼我走上当兵的路,后来我到了特战部队。”

    焉素衣很吃惊,他的经历和师兄齐建龙十分相似,不过看年龄,功夫熊猫似乎比齐建龙的年龄还要大几岁。“我从没听师傅说起过他还有徒弟,你的武功是怎么得来的?”

    功夫熊猫长叹一声,望着远处的草丛说道:“我记事儿的时候,就在崆峒派学武,师傅说我是小道士从山门前捡来的,等到我15岁那年,突然有一个中年道姑来找我,竟然抱着我痛哭。后来我在兄弟的风言风语中听说我是金光道长和这道姑的私生子。唉,可怜我命运不济啊!金光道长把我放在后山练习武功这么多年,咱们也不曾相见。后来直到我把他问急了,他也没说我的身世,竟然把我驱赶出山门。人这一辈子啊,为了脸面和尊严,竟然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不敢相认,多么悲哀啊!”

    焉素衣心里被狠狠的揪了一下,原来跟她过招的竟然是金光道长的亲生儿子!焉素衣陡然从心中生出几分亲切感,所谓睹物思人,他和师父金光道长十分的亲近,就像父女之情,今天阴差阳错见到金光道长的儿子,她内心百感交集。功夫熊猫的崆峒派绝学让她深信不疑。

    “那后来你就没回去找金光道人吗?他的年岁大了,你也应该回去看他了,别在外面打拼了。”焉素衣提醒道。

    功夫熊猫邪着眼睛,看着焉素衣俊俏的脸蛋儿,说道:“你是谁啊,竟然也会我们崆峒派的绝学,而且还知道我父亲的身世?”

    焉素衣两眼含泪道:“我不知道你姓什么,但是你的年龄一定比我大,我叫焉素衣,是金光长老的关门女弟子。”

    功夫熊猫十分惊讶,他上下打量焉素衣说道:“原来如此,我说呢,你出手不凡呐,一亮招式,就是纯正的崆峒派功夫,果然是得到了金光道长的真传。我看你出的招数力度都不够,身上是不是有伤啊?”

    焉素衣害羞的点点头:“是的,前天一支毒箭伤到了我的左胸,所以和你动手非常吃力。”

    杜天仇愁点点头,非常赞许眼前这个坚强的女人。“你的一招一式都是真本事啊,根本不是花拳绣腿。如果你身上没有伤,恐怕我赢你也很吃力啊!”

    焉素衣说道:“师兄过奖了,是你手下留情,要不我早就完蛋了。”

    两人谈兴正欢,贺良在一处宽敞的天台找到了他们,他看见工夫熊猫与焉素衣正面对面的站着说话,他一把拉过焉素衣问道:“你没事儿吧,你在一旁休息一会儿,把这个人交给我吧。”

    功夫熊猫看着贺良,一阵冷笑,抱起肩膀,轻蔑的说道:“我当是谁呢,你是狮头贺良吧?咱们认识一下吧,我叫杜天仇,特战界人送绰号功夫熊猫。”

    贺良也不答话,回头对焉素衣说道:“素衣,你赶快去找文物的下落,我对付他!”

    焉素衣站在那儿没动,紧咬嘴唇,怯懦道:“他是我……”

    贺良说道:“她是你什么都不重要,快执行任务吧!”

    贺良发觉焉素衣很不正常,这个冷面美女杀手从来不婆婆妈妈,她与功夫熊猫不知说了什么,竟然有些难舍难离。难道杜天仇就是他久违的白马王子吗?贺良想了想,他感觉情况有些蹊跷,并不像他想象的那么简单。焉素衣看功夫熊猫的表情不像爱情,更像一种久违的亲情,这种亲情融化了她内心的坚冰,摧毁了她的冷艳。贺良叫焉素衣去找宝藏,是看她失去了斗志,还有她的身体状况不佳。让焉素衣离开是最好的选择。

    焉素衣回头看了看功夫熊猫,心有不舍的说道:“师兄保重!“”

    贺良听完焉素衣这句话,他的脑袋都大了,这他妈什么情况啊,怎么还出来个师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