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莫非这位就是阁下为胡某找的对手?!”

    胡不归抬眼看向郭嵩阳。

    “不错!”

    见胡不归选择后者,李格没用再多说什么,只是示意郭嵩阳出战。

    “阁下莫非是铁剑郭嵩阳?”

    凝视了郭嵩阳片刻,胡不归突然想到一个人。

    “正是郭某。”

    郭嵩阳大方地承认道。

    “阁下好歹名满江湖,位列兵器谱第四,他李格何德何能,竟能让阁下屈从?”

    胡不归摇了摇头。

    “先生又岂是你能评论!”

    见胡不归言语中多有侮辱,郭嵩阳心中顿时大怒,李格在他心目中地位崇高,自是不能容忍他人侮辱。

    “郭某弃剑修枪已有两年,在先生的倾心指点下,枪法勉强登堂入室,你既然说先生何德何能,那郭某现在就让你知道先生的德能。”

    郭嵩阳言罢拔枪,与胡不归激战在一起。

    “此枪法……”

    在郭嵩阳施展枪法后,天机老人顿时脸色大变,十分震惊。

    “相比他的剑法,他的枪法更厉害!”

    李寻欢在旁评价道。

    “他弃剑修枪真的只有两年?”

    上官金虹有些难以置信,旁人不知道详细情况,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要知道当年郭嵩阳的下落,还是他派人帮李格找到的,但上官金虹实在难以相信,仅是两年的时间,在李格的指点下,郭嵩阳的枪法竟然达到如今这般境界,就算他亲自出手,也不见得能在郭嵩阳枪下占到便宜。

    “我要与你一战!”

    阿飞持剑走了出来,双眼凝视着李格。

    “你要与我一战?”

    李格转过头,淡淡望向阿飞。

    “也罢,就让李某检验一下,你几年来的成果。”

    李格一步踏出,身形一晃,出现在阿飞面前。

    “嗉!”

    阿飞没有多说什么,直接拔剑刺出,这一剑非常之快,快到看不到一丝残影。

    剑势凌厉,无坚不摧,气势磅礴,摧毁一切。

    “不错,竟然领悟了剑势,没有让李某失望,现在的你终于有资格争一争那天下第一剑客了!”

    见阿飞领悟了剑势,李格不由眼前一亮。

    “告诉我,当初你为什么要杀她?”

    这些年来阿飞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始终没能找到答案。

    “因为她挡了你的路,也挡了李某的路,所以她必须死,而且你这两年来,难道没有查到她是什么人?”

    李格嘴角边泛起一丝笑意,这笑意充满了讽刺意味。

    “她是什么人?”

    林仙儿既然死了,那她是梅花盗的事,自然就没有曝光,所以在阿飞的心里,林仙儿始终是一个好人。

    “你问一问孙天机不就知道了?”

    别人不知道林仙儿的身份,但在场中人却有一个人知道。

    阿飞连续刺出二十余剑,不是被李格避开,就是被一指弹开,连李格的衣角都没能碰到。

    在阿飞刺出第三十剑时,李格身体向右一晃,脚步转动,躲开阿飞一剑的同时,一掌拍向阿飞的胸口。

    李格虽然临时收了力,这一掌要不了阿飞的命,但依旧让阿飞身受重伤,没有了再战之力。

    “孙前辈……”

    阿飞倒在地上,口吐鲜血,望向天机老人。

    “她是梅花盗,更是与不少江湖人士有染……”

    天机老人轻叹一声,回答道。

    “嗤!”

    阿飞面色刹那间惨白,似乎承受不了如此打击,竟口吐鲜血昏迷了过去。

    “先生,幸不辱命。”

    这时郭嵩阳和胡不归大战结束,结果是郭嵩阳以重伤为代价胜了,但胡不归却败亡在郭嵩阳的枪下。

    “任务终于完成了!”

    李格大摇大摆取出手机一看,发现任务果然完成了。

    “先生,此乃何物?”

    见李格手中突然多出一物,郭嵩阳顿时一脸好奇之色。

    “二位,你们接下来打算如何?”

    李格没有回答郭嵩阳,反而看向李寻欢和天机老人。

    “现在我等还有选择的余地吗?”

    李寻欢苦笑一声,他的飞刀列不虚发,但面对李格的时候,却始终没有信心。

    “你们与金钱帮的事,李某是不想管的,只要李某两年来收了上官帮主不少好处,却是不能见死不救,不如今日就此作罢,全当给李某一个面子,至于你们以后如何,李格承诺绝不插手!”

    李格不想管这烂摊子,今日劝战全当还金钱帮两年来为他收集灵药的人情,至于日后金钱帮怎么样,那就不关他什么事了。

    “希望李兄能够信守承诺。”

    见李格仅是要求今日熄战,明显不想插手他们和金钱帮之间的恩怨,李寻欢自然选择给李格这个面子。

    “上官帮主,李某和金钱帮从此再无瓜葛!”

    见李寻欢答应下来,李格又看向上官金虹道。

    “先生……”

    上官金虹闻言大急,他自然希望李格能够出手,除掉天机老人和李寻欢,为此他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可惜李格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直接施展神虚步离开了,郭嵩阳虽然身受重伤,但依然跟在李格身后寸步不离。

    “郭兄,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离开金钱帮之后,李格找了一家酒楼,与郭嵩阳饮酒座谈。

    “自然是继续跟随先生左右。”

    郭嵩阳毫不犹豫地道。

    “此事怕是不能了,再过一天,李某就要离开此界了。”

    李格饮了一杯,摇了摇头道。

    “离开此界?”

    郭嵩阳不明所以。

    “李某并不是此界之人……”

    李格倒是没有隐瞒什么,与郭嵩阳相交两年,二人早已成为朋友,虽然大多数的时候,郭嵩阳在外人面前以侍仆自居。

    “原来诸天万界竟如此精彩,郭某以前真是坐井观天了。”

    听完李格所描述的诸天万界,郭嵩阳感叹道。

    “是呀,李某此生之志,便就登顶武道巅峰!”

    李格第一次在外人面前,吐露自己的志愿。

    “郭某父母早亡,又无妻无子,在此界无牵无挂,若先生不弃,郭某此生愿追随先生左右……”

    郭嵩阳沉吟良久,下了一个重要的决定。

    “追随我?”

    李格闻言沉吟了下来,一时不知该如何作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