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征战万界 > 章节目录 第236章:中土无人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6/204285.html
    “先生,前方就是东平郡了。”

    离开慈航静斋后,李格便准备返回太原,碰巧路过东平郡。

    “五哥,前面好像很热闹。”

    李元霸小孩子心性,自然喜欢热闹。

    “过去看看。”

    只见城南一座大府邸,此刻人声鼎沸,车马如龙,应该是府邸的主人在办喜事。

    “是他们?”

    刚刚抵达府邸门前,李格竟看到两个熟人,正是寇仲和徐子陵。

    “你们两个忘恩负义的家伙,可算让我逮到你们了,这次看你们往哪儿逃!”

    一群人把寇仲和徐子陵二人围在中间。

    “公主,我们真不认识宇文成都,宇文阀还是我们的大仇人,我们怎么可能跟宇文阀同流合污?”

    寇仲脸上堆满笑容,辩解道。

    “不管你们和宇文阀有没有关系,但你们偷了东西,却是不争地事实!”

    女扮男装的单琬晶,玉脸生寒,狠狠盯着徐子陵和寇仲。

    “究竟是谁指使你们的?”

    在单琬晶的身旁,站着一青衫男子,语气严厉问道。

    “多日不见,两位小兄弟的武功突飞猛进啊。”

    李格带着李元霸三人,漫步朝寇仲等人行去,由于鲁妙子太过出名,在李格的吩咐下,鲁妙子戴上了自制的面具。

    “是你!”

    当看到李格的时候,寇仲和徐子陵脸色一变,对李格他们可没什么好感,当日李格逼迫他们交出长生诀的事,他们可从来没有忘记过。

    “是他指使我们的!”

    寇仲眼珠一转,抬手指着李格。

    “阁下是什么人,真如他们所说,是阁下指使他们偷取我派之物?”

    单琬晶眉头一皱,却是不怎么相信寇仲的一面之词。

    “勉强算是吧!”

    李格倒是没有否认,虽然是李世民出的钱,但雇佣双龙去盗取账本的时候李格也在场,而且作为李阀的一份子,算在他头上倒也没错。

    “把东西交出来!”

    单琬晶还没说什么,站在她身旁的青衫男子,便已经准备拔剑相向。

    “东西不在李某手上,而且李某也不会给你们!”

    李格轻轻摇头道。

    “通老寿宴,不可无礼,日后再找他算账。”

    见青衫男子准备动手,单琬晶连忙制止了他,今趟能来此赴宴的人,都是附近各郡县有头有睑的人物,不是一派之主,就是富商巨贾,或者是达官贵人,最骄横的人都不敢在这种场合撒野,单琬晶虽然有些娇蛮,但却不是不知轻重之人。

    “算你们走运!”

    青衫男子恶狠狠扫了李格一眼。

    “原来是他办寿宴,难道这么大的排场!”

    李格没有理会青衫男子,这种小人物还不值得他关注,反倒是单琬晶口中的通老,引起了李格的注意。

    如果李格没有猜错,单琬晶口中的通老,应该就是当代著名大儒王通。

    “二哥,三姐,你们也在这里啊。”

    当李格走进府邸之后,顿时看到人群之中,端坐在酒宴中的李世民和李秀宁。

    “五弟,你的事情忙完了?”

    李世民含笑迎了过来,不过他只知道李格去取长生诀,却不知道李格还去了飞马牧场和慈航静斋,更是把慈航静斋狠狠得罪了。

    “五弟,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乃当代大儒通老,这位是人称黄山逸民的欧阳前辈……”

    李世民是代表李阀而来,能够与李世民坐在一起的人,自然不可能是普通人。

    其中那貌不惊人的胖子,竟是隋皇朝举足轻重的人物,更乃朝廷中有数的高手,此人名为王世充,奉炀帝之命领兵征讨翟让和李密的瓦岗军,是忙里偷闲到这里来参加酒宴。

    那个衣衫褴褛的威猛老者,亦是非同小可,正是人称黄山逸民的欧阳希夷,乃成名至少有四十年的顶尖高手,与玄门第一人散人宁道奇乃同辈分的武林前辈,早已退隐多年,今趟因来探望王通,偶而逢上这场盛事。

    至于那老儒则是此宅主人王通,乃当代大儒,以学养论,天下无有出其右者,以武功论,亦隐然跻身于翟让、窦建德、杜伏威、欧阳希夷,以及四阀之主那一级数的高手行列中。

    王通此人生性奇特,三十岁成名后便从不与人动手,弃武从文,不授人武技,只聚徒讲学,且著作甚丰,最为人乐道者莫如他仿春秋着元经,仿论语成中说,自言其志曰:吾于天下无去也,无从也,惟道之从。

    “砰!”

    就在几人说话间,门外忽然传来惊呼声,却是两名守门的大汉,被凌空飞跌了进来。

    一男一女现身于门处,男的年约二十四五,腰挎一刀一剑,身躯雄武,五官犹如石刻一般,轮廓分明,皮肤甚是白皙,眼神极为凌厉,只是从相貌看来,却非中途人士,反倒是似有胡人血统。

    那女的亦非汉人,面容冷若冰霜,但却极为美丽动人,此二人正是跋锋寒和傅君瑜。

    “英雄出少年,来人究竟与突厥的毕玄有何关系?”

    那衣衫褴褛的威猛老者,人称黄山逸民的欧阳希夷忽然站起身来。

    “原来是人称黄山逸民的欧阳希夷,难怪眼力如此高明,不过在下非但与毕玄毫无关系,还是他欲得之而甘心之人。”

    在场中人都极为惊讶,跋锋寒能认出欧阳希夷并不稀奇,因为像欧阳希夷那样雄伟威猛的老人,实在是江湖罕见,加上一身烂衣衫,更等若他的独特招牌。

    众人惊奇的是跋锋寒明知对方是欧阳希夷,竟然仍敢直呼其名,连三大宗师之一的毕玄都似乎不怎么放在眼里,这才是让众人动容的地方。

    接下来如原著中一样,二人话不投机,便准备动起手来。

    “你欧阳希夷成名数十年,跋锋寒在你面前只是小辈,在场青年高手如此之多,怎么着都轮不到你出手吧,莫非中土青年一辈无人矣?”

    就在跋锋寒和欧阳希夷拔剑相向时,傅君瑜忽然杨声说道。

    “欧阳前辈,区区化外小辈,还用不着你出手,还是交给我们晚辈吧,免得有人说我中土无人。”

    李格本来是准备看戏的,但傅君瑜的话,却让他听得极为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