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与我全力一战!”

    项昆仑手持霸王枪,威风凛凛,遥指皇甫龙斗,身上升腾起一股澎湃战意。

    “你现在还不是我的对手,等你什么时候再突破一个层次,而后再来找我一战吧!”

    皇甫龙斗缓缓摇头。

    “若是,我非战不可呢?”

    项昆仑没有武神躯,守护灵只有项羽一个,但这世间却有一类人,无需特殊体质,只因身附霸王之灵,足可号令千军万马!

    世人都称他为镇魂街最强的男人,但项昆仑自己却知道,他与皇甫龙斗还有不少差距。

    项昆仑一直都很想知道,自己与皇甫龙斗看似很小的差距到底有多大,正因如此在得知皇甫龙斗的消息后,项昆仑才马不停蹄从群英殿赶了过来。

    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了皇甫龙斗,皇甫龙斗却要拒战,项昆仑自然不肯善罢甘休。

    “你是怎么知道我身份的?”

    皇甫龙斗突然看向李格,身上自然而然散发出一股磅礴气势。

    “这重要吗?”

    李格上前一步,挡在夏玲面前。

    “确实不重要了。”

    既然身份已经暴露,至于李格是怎么知道的,确实已经不重要了。

    “火将军,下一棵启明的灵树,将是羽林街的菩提树,王国组织的人势必会有所行动,但你现在的身份是通缉犯,已知的门已经不好进入,这份地图中记载一些隐秘的门,希望能够帮到你。”

    扔给曹焱兵一份地图,皇甫龙斗身形一晃,瞬间消失在原地。

    “交出灵槐枝,算你自首。”

    项昆仑抬眼扫了眼李格。

    “灵槐枝我有用,不可能交给你。”

    李格摇头拒绝道。

    “我会再来找你的。”

    项昆仑深深看了李格一眼,身形瞬间消失在原地,朝着皇甫龙斗离去的方向追赶而去。

    显然在项昆仑的心中,灵槐枝没有皇甫龙斗重要。

    望着两人远去的背影,李格轻轻摇了摇头,本还以为有一场好戏看,没想到就这么虎头蛇尾的结束了。

    李格深知项昆仑的性格,知道项昆仑如果知道皇甫龙斗的身份,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一定会逼迫皇甫龙斗一战。

    不过现在看来,这一战不管会不会发生,他显然是看不到了。

    “我要去羽林街,你们呢?”

    曹焱兵走了过来。

    “一起去吧!”

    菩提树即将启明,无上果即将诞生,李格自然不愿错过。

    “鬼先生不会有事吧?”

    夏玲担忧道。

    “如果他真的是皇甫龙斗,那你该担心的,应该就是项昆仑了。”

    曹焱兵对皇甫龙斗显然深具信心。

    “走吧!”

    三人根据皇甫龙斗留下的地图,来到羽林街的秘密入口。

    因为羽林街的镇魂将北落师门的缘故,羽林街在灵域还是比较出名的,传闻那是一位非常强大的寄灵人。

    关键是羽林街还有灵甲军镇守,如果把灵域比喻成一个国家,那么灵甲军就是灵域的军队。

    灵甲军的首领大多是寄灵人,但其中也有例外,比如羽林街灵甲军的将主,就是一个实力强大的灵人——南御夫。

    南御夫麾下有三大灵将紫薇、太微、天市,都是当世一等一的高手。

    但很少有人知道的是,太微表面上虽说是灵将,但实际却是天罡龙骑将的应乘风。

    同时紫薇也是王国组织的人,所以南御夫表面看似风光,实则权利基本已被架空,只有一个天市真正听命于他。

    “这里就是羽林街了么?”

    羽林街的人装扮古老,进入其中犹如回到了古代。

    “这里的文明程度,相当于汉朝时期。”

    曹焱兵以前毕竟是镇魂将,知道许多普通寄灵人不知道的事,对羽林街显然也有所了解。

    “我们这样瞎逛也不是办法,还是找人打听一下菩提树的下落吧!”

    曹焱兵提议道。

    “我去吧!”

    夏玲主动请缨,但很快就黑着脸回来了,她问过很多人,但那些人听到菩提树的名字,就跟见了鬼一样。

    “女人就是不靠谱,最后还不是要我亲自出马。”

    曹焱兵吐槽了夏玲一句,很快曹焱兵也回来了,脸色比夏玲更黑,戴在脸上的墨镜只剩下一块镜片,脸上还有一个巴掌印,显然是被人打了。

    “哈哈,叫你笑话我……”

    夏玲幸灾乐祸道。

    “我不跟女人一般见识。”

    曹焱兵气得牙痒痒。

    “我们去酒馆吧,一般每条镇魂街的酒馆,都有贩卖消息的人。”

    李格虽然知道菩提树就在明镜村,但羽林街这么大,鬼知道明镜村在哪里。

    “菩提树,菩提树,谁知道菩提树的下落。”

    三人走进一家酒馆,但伴随着曹焱兵一声大喊,整个酒馆瞬间没了人影。

    “你这智商,人都被你吓跑了,你跟谁打听啊。”

    夏玲白眼一翻,气呼呼地道。

    “那里不是还有一个吗?”

    曹焱兵指着酒馆角落,那里果然还坐着一个人。

    “你为什么不跑?”

    曹焱兵走了过去,坐在那人对面。

    “我为什么要跑?”

    那人抬起头来,看上去很年轻,莫约二十来岁,一张清秀的脸庞,倒也有几分帅气。

    “有趣,那些人为什么一听菩提树的名字,就跟见了鬼一样?”

    曹焱兵问道。

    “自我介绍一下,我这种人,通常镇魂街的每个酒馆都有,都称为包打听,消息多,问我问题,一刀起!”

    这青年不是别人,正是白静轩。

    “菩提树在哪里?那些人为什么听到菩提树就惊慌而逃?”

    曹焱兵从怀中取出两枚古币,放在桌子上推给了白静轩。

    “菩提树在明镜村里面,明镜村是羽林街的禁地,位于羽林街南方明镜河旁边,入口处有一个石阵,明镜村被称为妖魔之地,里面遍布妖魔,五年前妖魔出来伤人,羽林街的损失重大,所以一切有关于明镜村的事情,在羽林街都成了禁忌……”

    白静轩收起了古币,回答了曹焱兵的问题。

    “既然知道了位置,那我们就过去吧!”

    李格淡淡扫了白静轩一眼,虽然知道他的身份,但李格并没有点破,对明镜村和南御夫的恩怨,李格也没什么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