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在传授郭嵩阳感悟后,李格就离开了归元宗。

    “咦!”

    李格行走在郡城的街道上,却忽然感应到一股强大的气息。

    街旁是一座座奢华的府邸,能在郡城内住得起府邸的,不是富商就是有权力的人物。

    在街道对面是一条河流,正是传说中的禹扬大运河。

    “花船?”

    只见在禹扬大运河的河畔,停靠着一艘艘漂亮的大船。

    其实不仅江宁郡如此,其他郡城都有类似的娱乐场所,只是这种娱乐场所不是要到夜晚才开放么,现在可还是大白天呢。

    李格感应到的那股强大气息就在花船上,那股气息虽然不如六阶武者,但绝对堪比五阶巅峰!

    “今天是咱们桂香园的四娇之首,秋香姑娘的出阁之日,万分感谢大家能来捧场……”

    李格刚刚靠近花船,就看到一名老鸨站在船头,满脸微笑大声吆喝着。

    “哈哈哈,秋香姑娘貌若天仙,得知今日是秋香姑娘出阁之日,我可是带足了银两过来的!”

    “在场众人谁不是家财万贯,有钱可不一定能够得到秋香姑娘的垂青!”

    “不错,你也不看看你自己的体型,肥的跟一头猪似的,秋香姑娘的眼光可没那么差!”

    老鸨的话刚刚落下,花船下顿时爆发出海啸般的欢呼声。

    李格抬眼环顾四方,发现花船的岸边上,聚集着密密麻麻一大群人,目测至少有五六百人吧。

    而在这岸边的草地上,下面铺上毛毯,上面摆放着一张张桌子,足足有五六十桌。

    一个个穿着华贵的富商权贵们坐在桌前,他们的护卫仆人都站在一旁,众人惬意地喝酒看着花船上的表演。

    只见花船的甲板上,一个看似柔弱的白衣少女,正抱着一面焦叶式的七弦古琴拨弄琴弦。

    这琴声节奏明快,好似一只百灵鸟在鸣叫,不知过了多久,随着一声回响在湖面上空的琴弦声,这一支曲子终于结束了。

    “有点意思!”

    看着那柔弱的白衣少女,李格也没想到她能弹出如此空灵欢快,甚至能够影响他人心境的琴声。

    “兄台,不介意李某坐下吧?”

    李格漫步走到一张桌子前,其他桌子都是三四人围坐在一桌,唯独这一张桌子只坐着一个人。

    “请坐!”

    那人饶有兴趣打量着李格。

    “在下李格,不知兄台尊姓大名?”

    李格感应到的强大气息,正是从此人身上散发出来的。

    李格又瞟了一眼此人身后,站着的那个又高又壮,皮肤黝黑的粗犷大汉。

    那大汉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好似一座石雕。

    “裴三。”

    男子声音温和,自称是裴三。

    “原来是他,那他背后站着的大汉,应该就是铁塔了?”

    李格心中顿时释然了,他看过九鼎记小说,自然不可能不知道裴三,这可是日后的至强者之一。

    裴三乃是妖僧项凡尘转世,前世便是九州大地百年一遇的天才人物,后来却叛离宗门摩尼寺,因被摩尼寺追杀,最后只得转世投胎,成为了裴家的老三。

    其创立的万兽之道,可以沟通万兽,模仿万兽,匪夷所思,强大无匹。

    原著中最后与滕青山一战,双双成为至强者,不久后撕碎虚空前往了新世界。

    如果不将滕青山这个拥有主角光环的人算在内,裴三绝对基称得上是续禹皇、秦岭天帝、释迦祖师、诗剑仙李太白之后最杰出的天才!

    “裴三?怕是称呼你项凡尘更确切吧!”

    李格忽然展颜淡淡笑道。

    “你是谁?”

    裴三猛地看向李格,眼中闪烁着强烈的杀意。

    要知道他转世成为裴三,这是他心底深处最大的秘密,现在被李格当面叫破,也难怪他会心生杀意。

    “刚才李某不是说了么,在下李格,裴兄还真是贵人多忘事。”

    虽被裴三的杀意笼罩,但李格却面不改色,丝毫不放在心上。

    “你应该不是摩尼寺的人!”

    裴三凝视着李格,他在李格的身上,没有感受到摩尼寺功法的气息。

    “李某可没说过自己是摩尼寺的人,区区摩尼寺还不够资格让李某正视!”

    摩尼寺虽然是九鼎世界的超级大派之一,但就算是释迦摩尼当面,李格也不放在眼里,更别说区区一个摩尼寺了。

    “好大的口气!”

    裴三有些惊疑不定,也不知道李格是空口说大话,还是真的有着什么依仗,即便狂妄如他也不敢小视摩尼寺,视摩尼寺为毕生之大敌。

    “是不是口气大,日后裴兄就知道了。”

    李格不在意地道。

    “李某只有一事想问裴兄,不知裴兄可想突破至强之境?”

    李格单刀直入问道。

    “突破至强之境?”

    裴三自然想突破至强之境,可以说任何武者都想突破至强之境,但突破至强之境可没那么容易,自古以来也不知有多少天骄卡在这一步。

    “阁下知道怎样突破至强之境?”

    裴三惊疑问道。

    “李某能够助你突破至强之境,但裴兄必须归于李某麾下,这是李某唯一的要求!”

    李格费了这么多口舌,其实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将裴三收归麾下。

    “哈哈哈,真是有趣,没想到裴某也有被人赏识的一天。”

    裴三闻言突然笑了。

    “如果裴兄不满李某的提议,那不如你我打一个赌,只要裴兄能够接下李某三招,李格便将至强之道传授给裴兄,但如果裴兄输了,李某也不要求裴兄你干什么,仅是要求裴兄以后跟着李某,在李某座下效力十年!”

    李格突然提议道。

    “三招!”

    裴三双眼一眯,紧紧凝视着李格,仿佛要将李格看透一样。

    “不错,就是三招!”

    李格耍了一个小心机,虽说只要求裴三效力十年,但中下种魔咒之后,在魔种的影响下,足以将一个人的想法彻底改变。

    到时候就算李格赶裴三走,裴三只怕都不会走,这就是种魔咒最可怕的地方,能够无声无息改变一个人的想法。

    “我答应了!”

    裴三也有着自己的傲气,他就不信自己连三招都抵挡不住。

    虽然他看不透李格的修为,但就算李格是一位至强者,他也有把握坚持百招不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