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此事师弟做主即可!”

    对李格提议加强考核难度,陵越对此并没有异议,其实他也觉得第二关考核太简单了。

    “既然师兄没有意见,那第二关考核的地点,就定在万妖谷吧!”

    天墉城乃天下清气最为合聚之地,周边自然妖物环肆,距离天墉城百里之外,有一处万妖谷便汇聚了在无数妖魔。

    “万妖谷?”

    陵越闻言脸色一变,万妖谷顾名思义,既敢号称万妖,那自然是群妖汇聚之地。

    “师弟,万妖谷怕是有些不妥吧……”

    如果仅是独自一人,陵越倒是不惧万妖谷中群妖,但带着一群新弟子,他根本就没把握保护新弟子们的周全。

    “我会派人协助师兄的。”

    伴随着李格话落下,天际划过七道长虹,落地化为七道身影。

    “是天墉七剑!”

    “他们的修为好强啊,居然都拥有还虚期修为!”

    “他们就是近段时间以来,威名远扬的天墉七剑?”

    在场所有人都愣愣望着天墉七剑,如果说近段时间以来,在修行界谁的风头最足,那么毫无疑问是天墉剑七!

    “师兄!”

    七人行至李格面前,恭敬抱拳施礼。

    “大师兄,你绝对他们如何?”

    李格问道。

    “如果有七位师弟相助,那倒是没有问题!”

    陵越自己就是还虚中期,加上天墉七剑协助,足以碾压万妖谷中群妖,当能护得众新弟子的周全。

    “那此事就这么定了!”

    李格说完就准备离开,但却被芙蕖叫住。

    “陵端师兄,近段时间以来,你怎么不找我玩了?”

    芙蕖内心其实很复杂,她喜欢的人是陵越,以前陵端缠着她,让她觉得很烦,但近段时间陵端不缠她了,她又觉得有些不习惯。

    “近段时间事情有些多。”

    李格闻言笑道。

    “哦!”

    芙蕖轻轻应了声,没有再多问什么。

    “走吧!”

    李格可不是以前的陵端,对芙蕖自然没什么想法。

    其实凌端以前缠着芙蕖,喜欢芙蕖只是其一,更重要的是芙蕖是涵素真人的女儿。

    如果能够娶到芙蕖,将得到涵素真人全力支持,继承掌门之位的希望将大大提升。

    “大师兄,前往万妖谷的时候,派人通知我们一声。”

    天墉七剑的老大留一句话,便带着众人紧随李格而去。

    “师兄,你看这是什么?”

    回到李格宅院之后,天墉七剑的老大忽然取出一柄火红色的古剑。

    “这是煌灭?”

    李格若有所思道。

    “正是龙渊七凶剑之一,排行第七的煌灭古剑!”

    天墉七剑的老大恭敬将煌灭提给李格。

    “如此一来,龙渊七凶剑之一,已经集齐四柄!”

    除焚寂古剑外,历若海在外游历的时候,不仅将玉衡带回来了,也找到龙渊七凶剑之二,排行第四的绝云和排行第五的慧蚀。

    加上天墉七剑找到了煌灭,现在龙渊七凶剑就差排行第一的不嗔,排行第三的长目,以及排行第六的大矩。

    龙渊七凶剑是远古龙渊部族以禁断之术,加上无数魂魄铸成七把凶剑,七剑分属阴阳五行,每一柄凶剑均拥有浩大威力,龙渊部族当年便是依靠七柄凶剑抗衡天庭。

    要知道天庭众神实力强大,那些上古大神更是拥有堪比大罗金仙的修为,龙渊部族能够依靠七柄凶剑抗衡天庭,由此可见七柄凶剑的强大之处。

    李格打算集齐七柄凶剑之后,就将七柄凶剑赐予天墉七剑,不过是在天墉七剑突破七阶后,也就是突破仙人之境。

    因为七柄凶剑都含蕴恐怖凶煞之气,没有仙人级别的修为,根本就镇压不了凶煞之气,反而随时都有可能会被凶剑反噬。

    时间转眼过去了半年,紫胤真人和涵素真人依旧在闭关,至于招收新弟子的事早就结束,有天墉七剑在旁协助,第二关考核倒也没出什么意外,万妖谷虽然妖魔众多,但最强的几头妖魔,也不过是还虚期境界而已。

    “师兄,出大事了!”

    这一日李格正在静修,天墉七剑忽然闯了进来。

    “什么事?”

    李格缓缓睁眼,看向天墉七剑老大问道。

    “焚寂剑被盗了!”

    天墉七剑脸色都有些难看,四柄凶剑李格一直派他们看守,现在焚寂剑被盗,他们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知道是谁盗了焚寂剑么?”

    李格面色纹丝不变,既然被盗了,那就再追回来就是了。

    “百里屠苏!”

    天墉七剑老大咬牙切齿道。

    “此人不知何故,杀害了同门肇临,然后盗取了焚寂剑,私自逃下山去了!”

    天墉七剑老大补充道。

    “天墉城守卫森严,凭百里屠苏的修为,不可能无声无息逃下山,看来是有人在帮他啊……”

    李格闻言眯了眯眼,他首先想到的是陵越,但随即又排除这种可能。

    陵越虽然是天墉城大师兄,但还没有权力调动天墉城的守卫,能够调动天墉城守卫的人,至少是身居高位的长老级别的人物。

    天墉城的长老可不少,虽然大部分都是闲职,到底是谁在暗中帮百里屠苏呢?

    虽然李格不确定是谁,但可以肯定的是,应该是支持执剑长老一脉的那些长老中的某一位。

    “启禀少掌门,大师兄陵越在外求见……”

    门外忽然走进来一名天墉城弟子汇报道。

    “让他进来吧!”

    片刻后,李格就看到陵越、风晴雪、芙蕖等人联袂而至。

    “你们是为百里屠苏之事而来?”

    李格单刀直入问道。

    “师弟,屠苏是冤枉的,不是他杀的肇临……”

    陵越替百里屠苏辩解,但不等陵越话说完,李格便打算了他的话。

    “大师兄,不管肇临是不是屠苏杀的,但屠苏私盗焚寂剑,又私自逃下山总是事实吧?”

    李格淡淡道。

    “屠苏的情况师弟应该也知道,他与焚寂剑不可分割,带走焚寂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至于私自逃下山,这确实是屠苏的不对,但屠苏也是被人蛊惑……”

    陵越的话倒也没有说错,百里屠苏与焚寂剑融合为一,确实不能离开焚寂剑太长时间。

    “大师兄所说蛊惑屠苏的人,可是指欧阳少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