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大师兄所说蛊惑屠苏的人,可是指欧阳少恭?”

    李格首先想到的人,就是欧阳少恭。

    “正是此人!”

    提及欧阳少恭,陵越脸色更加难看了。

    “果然!”

    与电视剧原著一样,在欧阳少恭的有意接触下,与百里屠苏很快成了至交好友。

    虽然李格知道欧阳少恭是为百里屠苏而来,但百里屠苏又不是他什么人,李格自然不会去操那个心。

    现在看来欧阳少恭不敢在天墉城动手,所以才把百里屠苏骗下了山。

    李格也相信肇临不是百里屠苏杀害的,如果李格没有猜错,应该是欧阳少恭的手笔,为得就是将百里屠苏骗下山,显然欧阳少恭的目的达到了。

    “不知道少恭为什么要把屠苏骗下山……”

    风晴雪神色有些憔悴,她和欧阳少恭结识最早,也一直将欧阳少恭当成朋友。

    “我平时就跟屠苏说,少跟那个欧阳少恭接触,可屠苏就是不听……”

    虽然欧阳少恭隐藏的很好,但陵越却下意识觉得此人有问题,平时没少劝说百里屠苏少跟欧阳少恭接触,可百里屠苏就是不听,现在果不其然出问题了吧。

    如果陵越当时在场,肯定是不会让百里屠苏私自下山的,那样就算肇临不是百里屠苏杀的,但私盗焚寂剑和私逃下山的罪名却坐实了。

    “那大师兄此次的来意是?”

    李格明知故问道。

    “请师弟给我一些时间,暂时不要通缉屠苏,我亲自下山将屠苏带回来!”

    陵越语气略带恳求,如果李格下令通缉百里屠苏,那百里屠苏就真的毁了。

    “这怕是不妥吧?”

    紫胤真人和涵素真人依旧在闭关,李格作为天墉城的少掌门,几乎可以说是大权在握,通不通缉百里屠苏还真就是一句话的事。

    但李格没必要那么做,那完全不符合他的利益,虽然他现在是少掌门,但并不意味着继承掌门之位的事就稳了。

    关键是李格还想以此事做文章,扫除一些支持执剑长老一脉的长老,然后稍微打压一下陵越。

    “只要师弟答应,我在此承诺,日后绝对一心一意辅助师弟管理门派……”

    陵越忽然话锋一转道。

    “师兄太言重了,既然如此,那我就给师兄半月时间,半月之内,师兄必须将百里屠苏带回来!”

    陵越对百里屠苏的重视,比李格想象中要重视的多,为了百里屠苏竟然甘愿放弃掌门之位。

    其实李格不知道的是,陵越从来没想过要跟他争夺掌门之位,只是李格一直将陵越当成对手而已,谁叫原著中陵越最终成了天墉城掌门。

    “半个月么,足够了!”

    见李格答应下来,陵越不免松了一口气。

    “我们也想跟着大师兄下山……”

    风晴雪和芙蕖焦急道。

    “你们自己问大师兄吧,大师兄答应的话,你们就可以下山。”

    李格随口将牛皮踢给陵越。

    “大师兄……”

    两女齐齐看向陵越。

    “这……”

    陵越闻言不免苦笑,他自然是不想带着两女的,但却又不好拒绝。

    “好吧,不过在外一切都要听我的。”

    陵越没有办法,只能答应下来。

    “师弟,那我们就先告辞了。”

    陵越说道。

    “慢走,你们替我送一下大师兄。”

    李格看向一旁的天墉七剑道。

    “先生。”

    在陵越等人离去后,历若海无声无息出现在李格的身后。

    “查清楚暗中帮百里屠苏的人是谁!”

    李格淡淡道。

    “属下这就去查!”

    历若海话未落音,人已然悄然无息消失。

    “先生,已经查清楚了!”

    转眼两个时辰过去,历若海回来了。

    “是谁?”

    李格问道。

    “威武长老涵晋真人,以及执剑长老的剑侍红玉!”

    历若海回答道。

    “是他们?”

    红玉是执剑长老紫胤真人的剑侍,百里屠苏是紫胤真人的弟子,红玉帮助百里屠苏并不奇怪。

    但威武长老涵晋真人,向来保持中立,从来不参与掌门之争,难道现在改变主意了,改为支持执剑长老一脉?

    不过对李格来说,是不是都不重要,既然被他抓住了把柄,那他自然要借题发挥,威武长老可是一个实权职位,如果能够换成自己人,那才符合李格的利益。

    天墉城的长老众多,闲职长老一抓一大把,那些支持李格的长老,就有很多都是闲职长老,不怕找不到顶替涵晋真人的人。

    “今日召集诸位长老,主要是商议百里屠苏杀害同门,私逃焚寂古剑,以及私逃下山之事!”

    第二天清晨,李格召集各殿长老,齐聚天墉大殿。

    “杀害同门,私盗焚寂,私逃下山,无一不是重罪,理应下令通缉百里屠苏,将其抓回天墉城处置,如此方能以儆效尤!”

    戒律长老涵究真人率先发言道。

    “涵究师兄,你是不是太武断了?肇临是不是百里屠苏所杀,还没有查清楚,你就这么急着给百里屠苏定罪?”

    一名支持执剑长老一脉的长老反驳道。

    “我只是就事论事!而且就算肇临不是百里屠苏所杀,但他私盗焚寂剑,以及私自逃下山总是事实,如果不是他所为,那他为何要逃?”

    戒律长老涵究真人淡淡道。

    “这……”

    那名长老顿时哑口无言。

    “好了!”

    李格突然站起身来,打断了众人的争论。

    “肇临是不是百里屠苏所杀,我们暂时不讨论,我已经派陵越下山追捕百里屠苏,等陵越将百里屠苏带回,审问过后就知道了,但我天墉城防卫森严,百里屠苏昨夜又是如何私逃下山的?这其中怕是有些蹊跷吧?!”

    李格说到这里时,目光有意无意看向威武长老涵晋真人。

    见李格目光扫来,涵晋真人脸色微变,但依旧强自镇定。

    “威武长老,你就没有什么要说的?”

    李格淡淡道。

    “唉,是我一念之差,放百里屠苏下山的。”

    见李格都点名了,涵晋真人轻叹一声,没有再继续装糊涂。

    “什么?”

    各殿长老都有些意外,毕竟谁都知道涵晋真人向来保持中立,不明白他为何这么做。

    “少掌门,涵晋真人犯此重错,我提议免除他的职务!”

    在李格使了一个眼色后,一名长老连忙起身提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