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十八弟,今日怎么有空来六哥这儿,你我虽然是亲兄弟,可是随便闯入府院这种事,十八弟还是少做为好,六哥倒是没什么,可若是哪天到了别人那里,或是传到王上耳里,王上难免会怪你不懂礼数,十八弟你说是不是?”

    李格淡淡扫了胡亥一眼,不慌不忙地道。

    “六哥今儿变得好硬气,之前可不是这样啊,莫非是父王那一顿板子的缘故,让六哥你心生埋怨?”

    胡亥脸上笑意收敛,盯着李格的眼神中带上一丝阴狠,同时还不忘给李格挖坑,要是李格真承认心生埋怨,若是传到嬴政的耳里,还不知道嬴政会怎么想。

    “王上赏罚分明,我又怎么会因怨生恨,我只是担心十八弟你不懂礼数,若是王上知道了,还说我这个做哥哥的没有教好你。”

    胡亥冷冷望着李格,仿佛要把李格看透一样,公子将闾和公子高等人,之所以在咸阳宫的地位不如扶苏和他,除却能力方面的原因,也因为公子将闾与公子高的母亲都是长使的级别。

    比起扶苏已经逝去的母亲和他的母亲,地位却是差的许多,他们的母亲是夫人,是仅次于皇后的存在,相当于后世的皇贵妃,而始皇帝并没有立后,他们的母亲自然是位高权重。

    所以以往公子高见到他,显得有些低三下四,也时常被他戏弄而敢怒不敢言,但今日公子高或者说李格的态度,却让胡亥极度不爽了起来。

    胡亥今年不过十三岁,被李格如此冷言冷语,顿时忍不住愤怒了起来,只见他走到李格身前,手中突然多出一把匕首。

    “昨日我直说你推倒了我,结果你被父王打了一顿板子,这一次假如你刺伤了我,你猜父王会怎么办?”

    胡亥狰狞笑着,手上的匕首,突然朝自己的胳膊划去。

    望着小小年纪的胡亥,李格眼中闪过一丝精芒,胡亥还真是够狠的,难怪最后扶苏会死在他手上,兄弟姐妹几乎被他杀尽,这家伙绝对没有史书上写的那样无能。

    如果真被胡亥这么一诬陷,而且始皇帝还信了他,那李格要完成任务基本就没可能了。

    电光火石间李格伸手夹住了胡亥手中的匕首,胡亥虽然还有修炼,但却吃不了苦,因此修为并不是很高。

    然而就在这时,李格神识外放突然感应到府院外来了一人,此人身穿黑色冕冠帝服,敢在咸阳宫穿帝服的人,除了嬴政也没有谁了。

    “我自问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三番两次陷害于我,况且你如此期满王上,你把王上当成了什么,是傻瓜还是手中之刀,你不觉得自己愧对王上的信任么?”

    李格心中一动,假装不知道嬴政到来。

    “哈哈,昨天只是对你的警告,我只是想告诉你,那个位置不是你能染指的!”

    胡亥嚣张大笑道。

    “儿臣恭迎王上!”

    在胡亥说完这一句话时,嬴政恰巧走到门前,李格连忙上前施了一礼。

    胡亥顿时懵了,随即转过身来,看到一脸寒霜的嬴政,知道这下完了,他被李格算计了。

    心中的愤怒顷刻间升到了极致,然而眼下最要紧的,却是要平息嬴政消气。

    “你好大的胆子!”

    嬴政满脸寒霜,语气凛然,声音如雷,双眼之中有怒火在燃烧。

    嬴政最痛恨有人欺上瞒下,这是嬴政的禁忌,而胡亥恰恰仗着他的宠爱,竟然做出利用他陷害兄弟的事。

    今日嬴政恰巧路过这里,得知胡亥在看望李格,于是便进来看一看,结果看到了如此精彩无比的一幕。

    “父王息怒,儿臣一时贪玩,绝不是有意欺瞒父王,恳请父王饶恕!”

    胡亥连忙跪倒在地,脑袋用力磕在地上,只见脑门血迹斑斑,显然是用了很大的力气。

    胡亥年纪虽小,但对嬴政的脾气摸得很准,眼下任何的辩解,都只会让嬴政觉得他不知悔改,还在欺瞒。

    最好的办法就是人错,嬴政顶多也就是训斥禁闭他一段时间,不会真把他怎么样。

    “赢高,不要让我抓住机会,不然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胡亥在心中恨恨的道。

    “滚回去,在府院闭门思过,没有寡人的命令,不许出宫!”

    看着跪在地上痛哭流涕的胡亥,以及那满头的鲜血,嬴政心中略有不忍,胡亥毕竟年纪还小,于是心中怒火也消了一些。

    “多谢父王……”

    胡亥低着头,嘴角微翘,暗自心喜,知道这次算是过关了。

    不过在临走前,胡亥却是隐蔽的恨恨地看了李格一眼,这一次他被李格坑惨了,这个仇算是结下了。

    胡亥走后,嬴政淡淡扫了李格一眼,神情淡漠,没有丝毫父子情谊。

    “伤口还痛吗?”

    知道昨日冤枉了李格,但作为一个帝王,自然不可能给李格道歉,过问一句已经是天大的恩赐。

    “回王上,不痛。”

    李格淡淡道。

    “赵高,吩咐下去,让太医院送些人参过来。”

    嬴政对着身旁一个身穿黑袍的太监说道。

    “诺。”

    那太监正是赵高,大秦罗网的掌控者。

    李格闻言心中一动,抬眼看向了赵高,出乎预料的是赵高修为极强,已经达到二阶后期顶峰的地步。

    不过考虑到赵高能够掌握罗网,那修为肯定不低,李格心中也就释然了。

    嬴政说完之后,直接转身就走了,对待李格和胡亥的态度,简直就是天差地别。

    “高公子武功不错嘛,心计也可以。”

    临走时,赵高低声在李格耳边轻道。

    “比不得赵大人。”

    李格毫不示弱,淡然笑道。

    这赵高反正和胡亥是一路,得罪了也就得罪了。

    赵高面色微沉,深深看了李格一眼,没有再多说什么。

    “若无,你怎么看。”

    在嬴政和赵高走了后,李格看向虚若无问道。

    “看来那胡亥在嬴政心中的地位不低啊……”

    要知道作为帝王,最不能容忍欺上瞒下,而嬴政看样子显然不准备追究胡亥,由此可见胡亥多么受宠。

    而李格却恰恰相反,嬴政对他几乎没有丝毫父子情谊,这一点虚若无能够看得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