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却说盖聂带着天明,从咸阳一路逃到颍川,此刻二人正在某处丛林中歇息。

    盖聂望着生着闷气的天明,眼中闪过一丝愁绪。

    天明一直拿他当坏人,毕竟一觉醒来母亲不见了,疼爱他的父王也没了,小孩子自然不会觉得他是好人。

    就在盖聂发愁该怎么安慰天明时,一股强大的气息突然从远处传来。

    “是你!”

    盖聂猛然站起身来,满眼警惕望着由远及近的身影,他想过很多种可能,但唯独没有想到,嬴政会派此人来追捕他。

    “盖先生可真会跑啊,害得本公子追了你三天三夜,更是差点追丢了你!”

    李格负手缓步前行,最终止步于盖聂十步之外。

    “公子还真是深藏不露,谁又能够想到你的修为竟如此可怕……”

    感受到李格身影的危险气息,盖聂握着渊虹剑的手不由得紧了紧,能让天下第一剑客说上一句可怕,传出去足以震动整个江湖。

    “轰!”

    下一瞬盖聂突然出手了,渊虹剑仿佛将空气都割裂开来,剑锋未至强烈的剑气已然袭来。

    “没想到堂堂剑圣,竟然也会偷袭……”

    李格伸出一只洁白如玉的手,轻易当下了渊虹剑,渊虹剑斩在李格的手上,甚至连一条白印都没有留下。

    李格虽然混沌体铸就不久,还没来得及吞噬血脉增强,甚至连入门都算不上,但防御却也不是渊虹剑能破开的。

    更何况李格身穿天蝉衣,就算站在原地不动,不运功抵抗任由盖聂攻击,盖聂也伤不到他分毫。

    “六哥,是父王派你来救我的么,你这个坏蛋,你死定了!”

    天明看到李格忽然眼前一亮,盖聂闻言顿时心中发苦,平常天明耍脾气没有什么,可现在面对李格这样的高手,天明在一旁这样闹腾,无疑成了他一个巨大的破绽。

    “不错!”

    李格在抵挡盖聂攻击时,还有闲情抬眼打量天明。

    不过李格并没有向天明出手,以此来使盖聂心有牵挂,对付盖聂他还用不着那样。

    “当当当!!!”

    盖聂身形变幻莫测,剑气纵横四方,将四周的草木皆尽割断。

    “剑法不错,可惜你依旧不是本公子的对手!”

    在见识过盖聂的剑法后,李格已然没了兴致,正当李格准备击溃盖聂时,盖聂却做了出人意料的举动。

    只见盖聂忽然提起天明,朝不远处的悬崖跳了下去,却是与李格交手之后,盖聂心知自己不是对手,于是便准备跳崖逃生。

    那悬崖深不见底,跳下去很有可能会死,但毕竟是有可能,而落到李格的手中,那他们二人就死定了。

    “倒是挺果断的!”

    李格倒是有些欣赏盖聂了,对别人狠不算狠,对自己狠才是真的狠。

    “可惜你依旧跑不掉!”

    李格竟然没有丝毫犹豫,纵身朝悬崖处跳了下去。

    半空中李格施展神虚步,犹如半步虚空,最后轻飘飘落在了悬崖底。

    李格落到悬崖底后,神识外放寻找盖聂和天明,很快就找到了他们。

    不过盖聂和天明就没那么好运了,那么高的悬崖就算盖聂自己一个人跳不死也得重伤,更何况现在还带着一个天明?

    也幸亏盖聂护着天明,仅是让天明振晕了过去,但盖聂自己却身受重伤,甚至已经到了垂死边缘。

    “你……”

    当看到李格的时候,盖聂嘴角泛起一丝苦涩,没想到都跳崖了,还是没能甩掉李格。

    早知道这样他又何必跳崖,现在他已经身受重伤,彻底没了翻盘的机会了。

    “吃下吧!”

    李格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枚疗伤丹,给盖聂喂下。

    虽然嬴政说过生死勿论,但李格可不想带着一具尸体回去,等带着尸体回咸阳,尸体恐怕早就臭了,岂不是自己找罪受。

    在给盖聂喂下疗伤丹后,李格一手提着一个,施展神虚步纵身飞上悬崖。

    直到这一刻盖聂才知道,自己与李格的差距有多大,因为就算他自己一个人,施展轻功也登不上如此高的悬崖,但李格不仅带着两个人,看样子还非常的轻松。

    “王上,盖聂和天明都带回来了!”

    等回到咸阳后,李格立刻带着盖聂和天明觐见嬴政。

    “把盖聂打入大牢!”

    嬴政深深看了盖聂一眼,没有问盖聂为何背叛,因为盖聂既然已经背叛了他,不管出于什么原因都改变不了事实。

    任何帝王都不能容忍背叛,更何况是向来霸道的嬴政,于是直接把盖聂打入大牢。

    “诺!”

    数名禁卫走了进来,把盖聂押了下去。

    “赵高,把天明带下去……”

    嬴政又看向天明,眼中闪过一丝寒光,既然骊姬都已经死了,那天明自然没有活下去的必要。

    难道等到把天明养大后,然后再找自己报仇?嬴政自然不会这么脑残。

    “高儿,此事你做得很好,今日起,罗网正式归你管辖!”

    对李格的办事能力,嬴政非常的满意。

    更让嬴政另眼相看的是,盖聂竟然是李格亲自擒回来的,要知道杀敌容易擒敌难,那便说明李格的武功远胜于嬴政。

    “王上满意就好!”

    李格神色淡然,没有丝毫居功的表现。

    “你已经很久没有叫寡人父王了……”

    嬴政突然话锋一转,虽说李格叫他王上也没有问题,但比较亲近的儿女基本都叫他父王。

    李格闻言沉默不语,嬴政见此暗叹一声,知道自己以往对李格关心少了。

    更是因为胡亥的关系,数次冤枉了李格,让李格与他之间产生了一丝隔阂。

    “下去吧!”

    嬴政没有太过纠结,仿佛有些累了,摆了摆手让李格退下。

    “诺。”

    李格轻一点头,转身离开了甘泉宫。

    至于盖聂和天明的下场,李格也没有兴趣知道,反正又不关他什么事。

    只是让李格有些遗憾的是,秦时明月的剧情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在他手中,以李格对嬴政的了解,嬴政肯定是不会放过天明的。

    倒是盖聂有些可惜了,类似那样纯粹的剑客,基本是死一个少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