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来者何人?”

    方运盘膝坐在卧室中,双眼猛地睁开,望着缓缓踏来的李格。

    “你就是方运吧!”

    李格饶有兴趣打量着方运,只能说不愧是未来的儒道至尊,就单单这舌绽春雷、出口成章的威力就远远凌驾于一般的举人。

    “不错,正是在下。”

    方运神色看似平静,但其实内心十分震惊。

    “你不必紧张,李某刚从陈观海那里过来,对你没有恶意。”

    李格淡淡道。

    “原来前辈是观海半圣的朋友。”

    方运顿时松了一口气,既然来人与陈观海相熟,那应该不是敌人。

    “不知前辈来找在下所为何事?”

    方运恭敬道。

    “李某想向你借奇书天地一观。”

    方运能够穿越到圣元大陆,又能短时间内崛起,可以说便是依靠奇书天地,对这件宝物李格自然很好奇。

    “在下不明白前辈在说什么,在下也并没有什么奇书天地……”

    方运神色猛地一变,但瞬间恢复原样,奇书天地是他最大的秘密,他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甚至包括最亲近的杨玉环,此刻却被李格一语道破,方运怎么可能不震惊?

    “是么,那这是什么?”

    李格直接出手将方运体内的奇书天地摄了出来。

    “还给我!”

    方运顿时脸色大变,下意识扑向李格,想从李格手中夺回奇书天地,但却一股无形力量弹开。

    “这就是奇书天地?”

    所谓的奇书天地,就是一个拳头大小的光团,散发着淡淡乳白色光晕。

    李格尝试将奇书天地炼化,但却发现奇书天地没有丝毫反应,要么就是奇书天地已经认方运为主,要么就是只有儒道修士能够催动它。

    “前辈如此强抢一个晚辈之物,难道就不怕传出去遭人耻笑么?”

    方运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

    “不怕!”

    李格淡淡瞟向方运说道。

    “……”

    方运顿时有些哑口无言,他想过李格很多种回答,也想好了说词,但万万没想到李格会这么说。

    “李某教你一个道理,这个世界从来就是弱肉强食,弱者要么遵循强者制定的生存法则,要么就被这个世界淘汰!”

    李格淡淡道。

    “此物对晚辈极为重要,希望前辈能够归还……”

    见来硬的不行,方运只能来软的。

    “此物借给李某研究几天,你殿试前会还给你!”

    李格倒不是不想占为己有,但这东西是方运的金手指,要是没有了奇书天地,鬼知道方运能不能考上状元。

    方运在穿越之前,毕竟只是一个普通人,他能够有今时今日的成就,虽然与他的努力分不开,但主要还是依靠奇书天地。

    为了以防万一,李格会在殿试之前,将奇书天地还给方运,以免方运在殿试的时候发挥失常。

    “希望前辈信守承诺!”

    方运现在也没有办法,只能希望李格能够信守承诺。

    “前辈……”

    方运还想说些什么,但却发现李格已经消失不见。

    “不行,我得去找观海半圣!”

    方运沉吟片刻,最终决定去陈观海那里一趟。

    换做其他人想要见陈观海,自然没有那么容易,但方运是陈观海看重之人,听侍卫禀报方运求见,陈观海特意抽出时间接见了他。

    “见过前辈。”

    方运恭敬施礼道。

    “方运,你找老夫,所为何事?”

    陈观海伤势刚刚痊愈,刚才正在闭关调养,虽然他看重方运的潜力,但如果不是方运好像和李格有些关系,换做从前陈观海未必会这个时候接见他。

    “学生有一事请教,不知前辈可认识此人?”

    方运取出一张画像,画像上的人正是李格。

    “看来你真的不认识他……”

    虽然李格曾说过与方运素不相识,但陈观海却有些不相信,毕竟如果无亲无故不可能费那么大劲帮助方运,但现在见方运的模样,显然是真的不认识李格。

    “你打听他干么?”

    陈观海问道。

    “这位前辈说认识前辈,还在晚辈这里借了一件宝物……”

    方运组织了一下语言,简单将李格强借宝物的经过说了一遍,但并没有说是什么宝物,毕竟奇书天地越少人知道越好。

    “既然那位说殿试之前,会将宝物归还你,那到时候肯定会还你,你不必担心。”

    陈观海倒是极为相信李格,毕竟以李格的修为,没有必要欺骗方运。

    “……”

    方运简直有种日了狗的感觉,他本来是想请陈观海做主的,哪知道陈观海居然会这么说。

    “前辈,不知那位前辈是什么人?”

    方运问道。

    “最近传的沸沸扬扬,有人独闯妖界镇压十数妖圣,此事你应该也听说过,那位就是传说中的妖界凶人!”

    提起这件事的时候,陈观海也极为震动,要知道那些妖族大圣,都是堪比人族半圣的存在,李格居然能够镇压十数,这实力当真恐怖至极。

    “居然是他!”

    方运近日来虽然很少出门,但这件事还是听说过的。

    方运也没有想到,强借奇书天地的人,会是那位传的沸沸扬扬的妖界凶人。

    同时方运也在暗暗庆幸,辛亏自己当时没有动手,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前辈你的伤势……”

    陈观海身受重伤的事,在景国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但方运突然发现陈观海的气色,好像突然间变好了很多。

    “老夫的伤势已经痊愈。”

    陈观海淡然笑道。

    “恭喜前辈。”

    方运这一句恭喜是出自真心实意的,陈观海乃是景国的镇国半圣,也只有陈观海不倒,景国才能够继续安稳下去。

    “这要多亏那位李道友!”

    陈观海将李格救治他的事简单讲述了一遍,但关于交易的事却没有说。

    “原来是他治好了前辈的伤,如此说来我们景国欠了他一个大人情。”

    方运感叹道。

    “老夫伤势刚刚痊愈,还需闭关调养几日,你若无事就先退下吧!”

    陈观海说道。

    “是学生冒失,打扰前辈了。”

    方运闻言有些愧疚,同时也有些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