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恭喜陛下,方运刚才那一剑,简直功盖千秋,借着成就诗祖的契机,引动天地才气,一剑挥砍之下,恐怕那盘踞在我景国西北边境的妖蛮都系数灭尽……”

    陈观海含笑道。

    “观海半圣所言不假!”

    左相柳山脸色不是很好看,方运那一剑屠掉百万妖蛮,此举直接为景国繁衍生息争取足足数年时间。

    “好!”

    景国皇帝大喜,自然也给了满分。

    “我也给方运满分!”

    随着三位主考都给了满分,一切也就尘埃落定,最终评审团全票通过,方运获得了文试第一名。

    毕竟创新战诗词,斩灭百万妖蛮,无论哪一项拿出来,都已经震惊当世。

    而两样汇聚在一起,方运名列第一名,几乎已经无可争议,也使得其他儒道天骄黯然失色。

    “那是什么?”

    然而就在圣魂斩灭百万妖蛮,即将自然消散时,虚空突然出现一只金色大手,居然一把将圣魂抓走了。

    这一幕让下方众人,震惊之余也目瞪口呆,要知道那可是圣魂啊。

    “居然是天地法则凝聚而成?”

    抓走圣魂的人,自然是隐匿在虚空的李格。

    刚才圣魂斩出的那一剑,威力堪比神王境强者,李格对圣魂产生了好奇,所以抓来研究一下,没想到这圣魂居然是天地法则凝聚而成,也难怪实力那么强大。

    不过圣魂只是暂时凝聚,不能长久存在,李格研究了几分钟,圣魂就彻底消散了。

    “开始武试吧!”

    虽然出现在意外,但殿试还得继续举行。

    “第一场,举人柳流水对战生前举人方运!”

    也不知道是不是景国皇帝特意安排的,第一场居然是柳流水对战方运,要知道柳流水可是左相一堂的天骄。

    “我认输!”

    方运不慌不忙走到文庙中心的擂台,但出乎预料的是,柳流水居然主动认输了。

    实在是柳流水被方运刚才那一剑吓到了,一剑斩灭百万妖蛮,就算半圣都做不到,只有傻子才会去和方运死磕,毕竟弃权总比丢掉性命要强。

    至于左相柳山会不会怪罪,柳流水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先保住性命再说吧。

    “举人杨安对战圣前举人方运……”

    “举人司徒空明对战圣前举人方运……”

    “举人段郎对战圣前举人方运……”

    ……

    “杨安弃权!”

    “段郎弃权!”

    “司徒空明弃权!”

    ……

    那些和方运对战的举人,都在纠结中放弃了比试,毕竟明知不敌,没有谁还要去找虐。

    顿时场面变得尴尬起来,数十分钟之后,方运几乎以一种无敌的姿态,毫无意外地获得武试第一名。

    而在武试结束后,接下来就是面圣,场地从文庙转移到了皇宫。

    而所谓的面圣,其实就是举人回答景国皇帝提出的一些问题,与现代社会公司面试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在这个环节中,方运字字珠玑,舌绽春雷,景国皇帝提出的一些问题,都被方运条例清理,事无巨细,说的十分合情合理。

    使得景国皇帝,甚至很多中立的大儒都不住的点头,目光中透露出欣喜之色。

    因为几次变故,柳山已经放弃之后的计划,因为现在谁都能够看得出,方运已经势不可挡,他就算再给方运设绊子也没用。

    但可惜人在江湖混,终究是要还的,柳山虽然暂时放弃对付方运,但方运却没想过要放过他。

    “文试第一,武试第一,面圣第一,朕在此宣布今年的状元——方运!”

    景国皇帝坐在龙椅上,笑着宣布道。

    “陛下,臣有话要说!”

    方运突然说道。

    “哦!你说。”

    景国皇帝倒是很开明,当然也是因为他看重方运。

    “陛下,请为左相柳山,以及左相党请圣裁!”

    方运站立而出,眸光淡然。

    “左相乃至左相党欺压百姓,沟通敌国,上下串通,使得我景国一片乌烟瘴气,无数儒道天骄就是不愿加入左相党,从而被左相党打压,甚至左相党的人,还暗地里与妖蛮联系!”

    方运铿然有声道。

    “他怎么敢……”

    殿堂上群臣瞳孔圆睁,都难以置信望着方运。

    所谓的请圣裁,这圣指的不是景国皇帝,更不是镇国半圣陈观海,而是指对儒道修士而言至高无上的文曲星。

    请圣裁就是请文曲星,由文曲星裁断一个文人,一生所作是否正义。

    如果文曲星裁定此人不是正义,那就是逆种文人,人人得而诛之,甚至如果罪责过重,文曲星会直接降下劫罚。

    一般人自然没有资格请动圣裁,只有半圣或皇帝才有资格。

    而方运刚刚成为状元,居然就直击当朝左相,还有权倾朝野的左相党人,评击他们的诸多罪行,请皇帝为左相以及左相党请圣裁,无论放正朝野之中,又或是景国近千年历史上,都是从所未有之举。

    “方运,你在胡说什么,还不快退下!”

    景国皇帝脸色微变,连忙呵斥方运,主要还是想保护方运。

    实在是左相党势大,景国皇帝都十分忌惮。

    “请陛下为左相,以及左相党请圣裁!”

    然而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一旁的半圣陈观海站出来支持方运。

    作为景国的镇国半圣,对左相党的所作所为,陈观海自然不可能不知道,但以前他重伤催死,加上左相柳山顾忌他,左相党也不是太过分,陈观海选择了隐忍。

    但现在情况不一样了,陈观海的伤势已经痊愈,此刻自然要借这个机会,将左相党这颗景国毒瘤拔掉!

    方运突然请景国皇帝,为左相和左相党请圣裁,其实就是陈观海的主意,是他暗地里传音让方运那么做的。

    “观海半圣……”

    这一刻不仅景国皇帝愣住了,整个朝野都一片哗然。

    不过聪明人都能够看出来,陈观海这是要对左相党动手了。

    “臣翰林王贤等,请陛下为左相和左相党请圣裁……”

    “臣御前侍卫统率林白,请陛下为左相和左相党请圣裁……”

    “臣铁甲军统率李信,请陛下为左相和左相党请圣裁……”

    很多不肯与左相党同流合污,平时没少被打压排挤的人,此刻都纷纷站了出来。

    这是大势,也是人心,左相党祸害景国这么多年,也是时候该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