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刹那间整个朝堂,除左相党的人外,几乎所有人都跪下,恳请景国皇帝请圣裁。

    “你们……”

    景国皇帝脸色变了变,始终还是有些忌惮,不仅忌惮左相党权倾朝野,更忌惮柳山背后的圣人世家。

    “微臣对陛下忠心耿耿,对景国亦从无异心,微臣和方运有些过节,此事几乎众所周知,至于观海半圣肯定是受小人蒙蔽,微臣真金不怕火炼,陛下但请圣裁无妨!”

    左相柳山忽然站了出来,一脸正气凛然地道。

    “陛下,左相既然如此说,那就请圣裁吧,若左相真是无辜的,如此也能还左相一个公道!”

    方运自然能够听出,柳山所指的小人,肯定是在说自己,但方运却一点都不在意,反而气势汹汹要一举扳倒柳山。

    “既然如此,那就请圣裁!”

    景国皇帝深吸一口气,仿佛下定了某种决心,当即站起身来,双手抱拳向着天穹参拜。

    “景国皇帝,恳请文曲星为景国左相柳山,以及景国左相党人圣裁!”

    伴随着景国皇帝话落下,一道才气直冲云霄,演化成一条龙形金色才气,刹那间虚空震颤,前一刻还是蓝天白云,下一刻变成了无尽星空。

    无尽星空,浩渺璀璨,星海如云,其中有一颗星辰无比闪亮,光彩盖过了一切星辰,正是儒道修士日夜顶礼膜拜的文曲星。

    “嗡嗡!!!”

    文曲星猛地一震,一道道泛着银色的光华,自文曲星激射而出,向着左相柳山和左相党人覆盖而去。

    一道道才气从虚空落下,无论他是谁,是半圣也好,是亚圣也罢,是非功过凡人看不清,但文曲星却看的一清二楚。

    “轰!”

    “左相,救我!”

    一道银色才气落下,但瞬间变成了血红色,正是柳山的得力属下礼部侍郎。

    银色才气变成血红色,意味着此人罪恶滔天,对人族和景国危害极大,是当之无愧的逆种文人。

    虽然礼部侍郎极力挣扎,但在文曲星浩瀚力量下,瞬间被打成了残渣。

    “没想到礼部侍郎居然犯下如此大恶!”

    “礼部侍郎乃是左相党的顶梁柱之一,连礼部侍郎都是如此,左相柳山只怕罪恶更深!”

    “左相党这景国毒瘤,今日终于要烟消云散了!”

    那些比较正直的大臣,见礼部侍郎被文曲星镇杀,顿时一个个都拍手称快。

    望着虚空落下的一道道才气,左相党的人都瞳孔猛缩,身体都在轻微颤抖,他们已然能够想象到自己的下场。

    毕竟自己做的恶事,别人或许不知道,但他们自己却十分清楚。

    伴随着时间一点一点推移,数十道银色才气变成血红色,不少左相党的中流砥柱都被文曲星抹杀。

    “好一个左相党!”

    半圣陈观海几乎咬牙切齿地道。

    “左相党,该杀!”

    景国皇帝也极为震惊,他虽然知道左相党权倾朝野,就连他都有些忌惮,但景国皇帝万万没想到,左相党的人居然到了如此地步,几乎将整个景国馋食一空,今日若不是方运要求请圣裁,恐怕他这个皇帝也当不了多久了。

    但出人意料的是,左相柳山虽然脸色难看,但并没有一丝紧张或害怕,仿佛丝毫不担心文曲星降下的才气。

    “嗡!”

    最后一道才气终于落下,落在左相柳山的身上,但银色才气并没有变成血红色,只是微微泛着一丝红光,这就意味着柳山虽然有罪,但却罪不至死。

    这让所有人都难以置信,柳山可是左相党的领袖人,整个左相党的高层几乎全军覆没,柳山怎么可能独善其身?

    “圣人世家,宗家来访!”

    就在所有人都在疑惑之时,虚空却突然裂开,一道身影缓缓从中踏出,同时一道淡漠的声音在众人耳畔响起。

    来人是一位金衣中年人,周身散发着浩瀚儒道气息,乃是一尊不弱于大儒文位的儒道修士,正是宗家的家主宗狂。

    而所谓的圣人世家,其实就是一尊亚圣流传下来的血脉,因为亚圣血脉的缘故,他们修习儒道会比平常人要轻松的多,久而久之高手云集,形成所谓的世家势力,而每一个圣人世家,在圣院中的势力都非常不凡,有时候甚至可以代表圣院。

    而宗家就是一直在背后支持柳山的圣人世家,曾经出过一尊亚圣,为人族立下过汗马功劳,因在圣院中繁衍多年,因此在圣院中颇具势力。

    只是以往柳山和宗家的关系并没有暴露,虽然人人都知道柳山有圣人世家支持,但是哪一个圣人世家谁也不知道,而柳山正是因为有宗家的支持,柳山才能够在景国屹立多年而不倒。

    此刻宗家家主突然出现,自然是十分的突兀,但稍微聪明一点的人,立刻就猜到宗家可能就是一直在暗中支持柳山的圣人世家。

    “不知宗家家主,到访我景国所为何事?”

    陈观海双目精芒一闪,率先站出来质问道。

    “为柳山而来!”

    宗家家主淡淡道。

    “此乃我景国内务之事,宗家插手怕是不妥吧!”

    陈观海脸色微变,身上其实猛地外放,向宗家家主碾压而去。

    但宗家家主显然有备而来,只见其体外金光一闪,居然将陈观海的气势挡住,应该是一件极为强悍的异宝。

    “我是代表圣院而来!”

    宗家家主沉吟一会,接着又道。

    “柳山为景国左相,纵然做了一些恶事,但罪不至死,最好的结局就是随我去圣院,在诸圣法身前忏悔,以此洗清身上的罪孽,观海半圣尽请放心,我以宗家的名义起誓,柳山绝对会得到他应有的惩罚!”

    宗家家主补充道。

    “柳山乃是景国左相,正所谓国有国法,虽然柳山罪不至死,但他是左相党却出自他名下,你以为他脱得了干系?你要带柳山走可以,但只能带着他的尸体!”

    陈观海显然没有罢手的打算,正所谓打蛇不死后患无穷,陈观海显然懂得这个道理,不想给景国留下隐患。

    “陈观海,你们景国是想违抗圣院的命令么?”

    宗家家主面色转冷,气势咄咄逼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