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征战万界 > 章节目录 第355章:天王老子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6/566139.html
    “乾坤大挪移确实是当年我教镇教绝学,我曾在神教的典籍中看到过相关记载,只是没想到你竟知道这么多武林秘闻……”

    东方不败双眼一眯,爆发出一丝精锐的光芒。

    “李某怎么知道的你就不要究问了,李某现在就传授你斗转星移,至于你能否学会就看你自己的悟性了。”

    李格闻言淡然一笑,开始口述斗转星移的法诀。

    “哼!”

    东方不败傲娇冷哼一声,论悟性她自认不输于任何人,不然她也不可能短短十余年间,就成为江湖第一高手。

    不过见李格开始口述,东方不败当即顾不上其他,开始凝神聆听起来。

    当李格口述完斗转星移法诀后,发现东方不败沉浸在感悟之中,于是没有打扰她直接离开了宫殿。

    “真是一个有趣的人。”

    在李格刚刚走出宫殿,东方不败就睁开双眼,望着李格渐渐远去的背影。

    “李某再免费告诉你一个消息,你妹妹依琳就在衡山……”

    李格虽然已经离开了,声音却在宫殿中回荡,仿若在东方不败耳畔响起一样。

    其实李格知道东方不败在防范着他,虽然沉浸在感悟之中,但却一直都分心堤防着,东方不败自以为骗过了他,但李格只是没有拆穿她而已。

    “琳儿,姐姐终于知道你的下落了……”

    东方不败闻言浑身一振,眼中闪过一丝激动之色,施展轻功想要追上李格问清楚。

    但等东方不败追出宫殿后,早已没有了李格的身影。

    至于东方不败为何不发动神教势力寻找依琳,那是因为东方不败的仇家可不少,不管是神教内部又或外面,东方不败怕消息走漏,被别人找到依琳用来威胁她。

    “先生,事情都办妥了?”

    郭嵩阳问道。

    “出发去杭州吧,早点完成任务。”

    随即李格带着郭嵩阳和历若海离开黑木崖,直接出发前往杭州西湖,因为任我行就关押在杭州的西湖梅庄。

    然而刚刚抵达杭州郊外,李格等人便在城外,某处茶铺中遇到了一个人。

    此人手持一把宝剑,蒙着半边面,脸上隐约有一块刀疤,竟然是日月神教的光明左使向问天。

    向问天绰号天王老子,一身修为在神教中仅次于东方不败和任我行,武林中武功胜过他的人屈指可数。

    “向问天竟然出现在杭州,莫非他已经知道了任我行被关押在这里的消息?”

    看到向问天后,李格心中闪过一丝疑惑。

    “奉东方教主令,抓捕叛徒向问天,如若反抗,格杀勿论,取其人头者,立刻升为堂主!”

    就在李格打量向问天的时候,一队黑衣人骑着快马到来,把整间茶铺围得水泄不通。

    “原来是你们三个废物,东方不败派你们几个来抓捕我,为免也太小瞧我向问天了!”

    向问天哂笑一声,语气充满了不屑。

    “少逞口舌之力!”

    负责带人抓捕向问天的三名神教长老,正是鲍大楚、桑三娘和秦伟邦三人。

    “就凭你们这些废物,也想杀我向问天,简直是痴心妄想!”

    向问天丝毫没将这些人放在眼中,手中拿着一大坛子酒,旁若无人地大口喝着,酒从他的嘴边滑落,沾湿了衣襟,当真是豪气干云。

    “向问天,你为何背叛教主,现在随我们回去,说不定教主念你为神教效力多年,会从轻处置你!”

    秦伟邦说道。

    “哈哈哈,我向问天可没有背叛神教,我神教教主乃是任老教主,是东方那贼子狼顾之象,趁着任老教主练功出岔,竟然联合童百熊等人造反上位,他自己就得位不正,我如今弃他而去,算得什么背叛?你们这些效忠于他的人,才是神教真正的叛徒……”

    向问天大笑不止,言语中多有辱及

    “任老教主练功入魔,驾鹤西去,你休得胡言乱语!”

    当向问天提到东方不败时,桑三娘顿时脸色大变,这种话别说是说了,就是听到了也是大祸,绝对不能让向问天继续说下去。

    “杀了他!”

    鲍大楚一声令下,但神教弟子却有些踌躇,向问天是神教的光明右使,身居高位,积威甚深,更是跟随任我行南征北战,很多教众都对他功夫为人佩服得紧,是以一时不敢向前。

    “东方教主有令,擒杀向问天者,直接擢升堂主!”

    正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何况老教众毕竟是少数,新加入神教的教众,未必见识过向问天的可怕。

    “人多欺负人少,算什么江湖好汉!”

    就在神教弟子准备蜂拥而上时,茶铺外突然走进来一名青年。

    只见此人长方脸蛋,剑眉薄唇,气质洒脱,腰间挂着一把剑,手中提着一壶酒。

    “神教在此办事,闲杂人等退却,莫要惹祸上身!”

    鲍大楚冷冷看向青年说道。

    “原来是魔教中人,既然是魔教追杀的人,那我令狐冲倒要救上一救了!”

    这青年不是别人,正是华山大弟子令狐冲。

    “是他……”

    听到青年自称令狐冲,李格不由多看了青年一眼。

    原著中向问天救出任我行,就是遇到令狐冲,然后以琴棋书画为诱饵,以比剑为由接近任我行,把钢球小锯偷递给任我行,才让任我行锯断了锁链。

    “原来你就是华山派的弃徒令狐冲啊。”

    听到令狐冲自报姓名,鲍大楚顿时想起是谁了,毕竟令狐冲的事在江湖上闹得沸沸扬扬,就算神教中人基本也都有耳闻。

    “好酒!”

    令狐冲却没有理会鲍大楚,自顾自地坐到向问天桌前饮了一杯。

    “这位前辈手上系着铁链,怎能跟你们动手?我喝了他三杯好酒,说不得只好助他抵御强敌,谁要动这位前往,须得先杀了令狐冲不可。”

    令狐冲豪气干云道。

    “小子,你为何要帮我?”

    向问天见令狐冲疯疯癫癫,毫没来由的强自出头,不由得大为诧异。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其实令狐冲心中不痛快,被岳不群逐出师门,又身负内伤命不久矣,正想好好发泄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