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如你所见,蜀山派的人,都已经死光了!”

    李格轻叹道。

    “清虚道长也死了么?”

    花千骨有些难以置信。

    “就在不久之前,七杀殿围攻蜀山,如今蜀山派除我之外,包括掌教清虚道长都死了!”

    李格解释道。

    “不过清虚道长在临终前,将蜀山掌教之位传给了我,并且吩咐我将你收归门下,现在你有两个选择,要么拜我为师,要么我替清虚道长收你为徒。”

    花千骨身怀妖神之血,资质极为不凡,可算当世顶尖,即使没有清虚道长的临终嘱咐,李格也会将他收归门下。

    “我选择拜清虚道长为师,我可不想平白无故矮你一辈!”

    花千骨眼珠一转说道。

    “那我就代清虚道长收你为徒,我姓李名格,你称呼我李师兄即可!”

    李格不在乎辈分,只要花千骨拜入蜀山即可。

    “李师兄,清虚道长在哪里?我想祭拜一下他。”

    花千骨说道。

    “清虚道长的尸体在大殿中,但我们必须立刻下山,因为七杀殿的人,随时都有可能去而复返。”

    李格轻轻摇头道。

    “清虚道长对我有大恩,我必须要将他安葬!”

    花千骨一脸倔强,说完就往蜀山大殿跑去。

    “也罢!”

    李格见此无奈苦笑一声,只能跟着花千骨回去。

    “清虚道长……”

    当看到躺在大殿中,死去多时的清虚道长,花千骨心里极为难受。

    然而正当两人准备带着清虚道长的尸体离开时,一个带着面具的男子突然走了进来。

    “哈哈,没想到还真有漏网之鱼!”

    戴着面具之人,正是去而复返的云翳。

    “掌门宫羽?看来清虚在临死前,将蜀山掌门之位传给了你,想来六界全书应该也在你手上吧!”

    云翳去而复返倒不是真知道有漏网之鱼,主要还是为六界全书而来。

    “李师兄,这个人是谁?”

    花千骨疑惑问道。

    “他是清虚道长的弟子云翳,正是他亲手杀了清虚道长。”

    李格脸色凝重,以他现在的实力,根本不是云翳的对手,更不用说还有花千骨这个累赘。

    “什么!”

    花千骨闻言顿时大惊。

    “是你杀了清虚道长,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在花千骨刚刚出生的时候,清虚道长就救过她,所以在知道云翳杀了清虚道长后,花千骨对云翳充满了愤恨。

    “为什么杀那老不死?还不是那老不死的偏心!”

    云翳冷笑道。

    “我现在就送你们去和老不死的团聚!”

    只见云翳手握长剑,突然朝花千骨杀去。

    “走!”

    李格立刻拉着花千骨,往大殿外逃去。

    “我倒要看一看,你们能逃到哪里去。”

    眼看李格和花千骨逃走,云翳不慌不忙,阴笑一声追了出去。

    “李师兄,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花千骨心里非常的害怕,满脸紧张的看着李格。

    “云翳修为精深,我不是他的对手,现在我们只能逃,若是被云翳追上,那我们都死定了。”

    李格有自知之明,如果他是本尊穿越,一根手指头就能捏死云翳,可惜他这次只是魂穿。

    “看你们往哪里逃!”

    云翳的修为摆在那里,李格和花千骨虽然亡命逃跑,但最终还是难免被追上。

    “李师兄,前面是悬崖!”

    花千骨害怕道。

    “跳吧!”

    李格没有丝毫犹豫,当即就决定跳崖,留下来跟云翳拼命,绝对是必死无疑,而跳崖却还有一丝活命的机会。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天空飞来一柄飞剑,在飞剑上站着一个白衣男子。

    “你们可是蜀山弟子?”

    飞剑上的男子,居高临下问道。

    “上仙,我们都是蜀山弟子,正在被七杀殿的人追杀……”

    看到虚空中的白衣男子,李格顿时想到一个人,如果他没有猜错,来人应该就是长留上仙白子画。

    “长留上仙,白子画。”

    云翳显然认识白子画,当看到白子画后,顿时脸色大变,毫不犹豫御剑逃遁。

    “是她?”

    白子画突然注意到花千骨,不过白子画记得花千骨,但花千骨却已经不记得他。

    虽然很好奇花千骨为何出现在蜀山,但现在显然不是问这些的时候,眼看云翳即将远遁而去,白子画连忙御使飞剑朝云翳斩去。

    “单护法,救我!”

    眼看飞剑当头落下,云翳几乎已经绝望,但就在这时单春秋却突然出现了。

    单春秋自然不会眼睁睁看着白子画将云翳斩杀,于是直接祭出拴天链将飞剑挡下。

    拴天链乃是上古十方神器之一,可封锁空间,缔造世上最坚固的牢笼,并能轻易毁掉牢笼中的一切。

    “单春秋,你真是好大的胆子,竟敢灭蜀山满门?”

    白子画怒斥道。

    “哈哈,我道是谁,原来是长留上仙白子画啊。”

    单春秋大笑道。

    “单春秋,将拴天链交出来。”

    白子画目光落在单春秋的手上,他手上拿着的东西正是神器拴天链。

    “想要我交出拴天链,你简直就是在做梦。”

    好不容易得到拴天链,单春秋自然不会交出去。

    “既然你不肯交出拴天链,那我只能杀了你。”

    白子画话刚落音,人已从天空俯冲而下,挥手间一道白光激射而出。

    “别人怕你白子画,我可不怕!”

    单春秋冷哼一声,直接御空飞出,与白子画激战在一起。

    “护法,我们来帮你!”

    旷野天大叫一声,率领七杀殿众弟子加入战斗。

    就在单春秋等人围攻白子画的时候,云翳却一脸冷笑的盯着李格和花千骨。

    “如果我没有记错,你应该叫云明吧,你若是识趣,乖乖交出六界全书,说不定我会给你一个痛快,留你一个全尸。”

    云翳气势汹汹,手握长剑朝李格和花千骨走去。

    “李师兄……”

    花千骨紧张拉着李格的手。

    “不要害怕!”

    李格倒是极为淡定,因为李格知道白子画肯定不会眼睁睁看着花千骨出事。

    事情也跟李格预料的一样,眼看两人即将惨死在云翳的飞剑下,就在这危急时刻,一柄飞剑从天而降将云翳击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