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各位不必紧张。”

    李格二人寻声望去,发现在他们打量古塔时,最里面的那把椅子上,不知何时已经坐着一名男子。

    “你就是异朽阁的阁主?”

    李格淡淡道。

    “没错,我就是异朽阁的阁主,你们可以叫我异朽君。”

    异朽君轻轻点头道。

    “咔嚓!”

    但就在这时,古塔大门突然自动关闭。

    “异朽君,你什么意思?”

    李格盯着异朽君,或者说东方彧卿。

    “李师兄……”

    花千骨显然有些紧张,实在是这地方太诡异了。

    “你们不必紧张,我没有恶意。”

    异朽君笑道。

    “你们既然能进异朽阁,那就是与异朽阁有缘,按照异朽阁的规矩,你们有三次提问的机会。”

    见异朽君虽然真没有恶意,花千骨顿时松了一口气。

    “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

    花千骨说道。

    “说吧,什么问题,我知无不言。”

    异朽君看了一眼花千骨道。

    “我有一个朋友,他的名字叫墨冰,我想知道他现在在什么地方,过得好不好。”

    花千骨皱着眉头,显然又在回想关于墨冰的事,但依旧毫无所获。

    “告诉你倒可以,不过异朽阁有一个规矩,每回答一个问题,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能够进入异朽阁,便拥有三次提问的机会,但机会只是机会,若让异朽君回答,必须付出相应的代价。

    “那你想要什么?”

    花千骨问道。

    “本来是应该拿出你的秘密作为代价的。”

    听到异朽君这么说,花千骨整个人顿时猝然一惊。

    “不过今天我心情好,就破例卖你一个人情,代价你不用现在付,我迟些自然会管你要的。”

    看到花千骨一副受惊的样子,异朽君不免有些好笑。

    “真的啊,谢谢。”

    花千骨高兴道。

    “你要找的人,其实并不难找,你去长留就可以找到他。”

    异朽君说道。

    “长留?可我刚刚从长留山上下来啊。”

    花千骨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要找的人,居然一直都在长留。

    “你还有什么问题么?”

    异朽君问道。

    “没有了!”

    花千骨摇了摇头,如果没有遇到李格,她肯定还有问李格的下落。

    现在既然遇到了,那自然没有那个必要。

    “既然如此,你们可以走了!”

    异朽君一挥手,古塔大门缓缓打开。

    “多谢异朽君指点。”

    花千骨感谢道。

    “异朽君,李某也想问你一个问题。”

    但就在这时,李格突然开口说道。

    “按照规矩,你们有三次提问的机会,现在是第二次。”

    异朽君轻轻点头道。

    “李某想知道如何才能集齐十方神器!”

    异朽君仔细打量着李格,忽然阴森森大笑。

    “你的问题我虽然可以回答,但是凭你现在的条件,还付不起同等的代价,等你什么时候可以付出同等代价,可以再来异朽阁问我,到时我自然会告诉你。”

    异朽君说道。

    “是吗?”

    见异朽君不告诉自己,李格笑了笑也不在意,因为这完全在他的预料之中。

    “既然这样,那就不打扰异朽君了。”

    李格说完就带着花千骨准备离开,他问异朽君这个问题,其实主要是想看一看,异朽君是不是真知道十方神器的下落。

    要知道就算是六界全书,也只不过记载了几件十方神器的下落,还有好几件十方神器下落不明。

    “李师兄,接下来我们去长留么?”

    从异朽阁出来后,花千骨问道。

    “去吧!”

    其实李格本来也有去长留的打算,拴天链是蜀山的神器,自然要去找白子画要回来。

    等要回拴天链后,李格就打算回蜀山,招收门徒壮大蜀山,毕竟李格的任务是重振蜀山,开山收徒是肯定的。

    “李师兄,前面就是长留客栈……”

    两人飞行了数日,终于抵达长留山下,花千骨在长留待了三年,对长留自然非常熟悉。

    其实长留山原本是在极西之地,后来为了抵御七杀殿,以移山倒海之术将长留山搬到了这里。

    但长留山乃洞天福地,凡人自然不允许进入,因此为了招收新弟子,长留特在山下建立驻地。

    “好多人啊。”

    因为是长留招收新弟子的时期,整个长留山下的驻地几乎人满为患。

    “你们快看,天上飞来了两个人,难道是长留山的仙人?”

    “好漂亮的仙女!”

    “居然有幸见到仙女,此次就算拜师不成,也算不虚此行了。”

    当李格和花千骨从虚空落下,长留山下那些拜师的人都开始议论了起来。

    花千骨修习妖神决三年,修为早已达到造化境,那些人谈论又毫不避讳,花千骨自然都听到了,顿时有些不好意思。

    “小骨,看来你的倾慕者不少嘛!”

    李格笑道。

    “李师兄,你就别取笑我了。”

    花千骨闻言更加不好意思了。

    “千骨,好几天没看到你了,你跑到哪里去了,还有这位道兄是?”

    一名身穿白衣的青年,从客栈中走了出来,正是原剧中的落十一。

    李格记得前世自己看过一个段子,那段子是这样说的,这辈子只佩服过三个男人,一是许仙,二是董永,三是宁采臣,他们一个敢睡蛇,一个敢睡仙,最后一个连鬼也不放过,但直到看了花千骨,才知道落十一才是真汉子,敢睡毛毛虫。

    李格正是因为这个段子,所以才记住了落十一这个人。

    “我到山下的河阳城转了转,这位是我的师兄李格……”

    花千骨自然不好意思跟落十一说,自己原本打算偷偷跑出去找李格的事。

    “在下落十一,见过李道兄。”

    落十一闻言连忙见礼。

    “落兄客气了。”

    李格脸上展露一丝笑容,主要是他能够看得出来,花千骨和落十一的关系似乎不错。

    经过花千骨介绍李格才知道,花千骨在长留这三年待的不是很开心,或许因为是外人的缘故,许多长留弟子都排挤花千骨。

    而落十一为人正直善良,有一次见到长留弟子欺负花千骨,于是就挺身而出,这么一来二去就成了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