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东方不败终于忍不住了么?”

    任我行站起身来,身上发出一阵轻微的呛啷声。

    只见他双手手腕和双足,都套着铁圈,圈上连着铁链通到身后墙壁上。

    “任先生误会了,教主派来使者,下令释放任先生。”

    黄钟公知道任我行误会了,毕竟任谁都不会想到,东方不败会释放任我行。

    “东方不败要释放我?”

    任我行双眼冒着精光,满脸难以置信,东方不败不杀他就算不错了,现在竟然还要释放他,东方不败难道是吃错药了?

    任我行突然想到一种可能,那就是东方不败派来的使者是人假冒的。

    假冒使者的人应该是向问天或任盈盈,任盈盈是他的女人自然不用多说,而向问天是他的心腹,东方不败谋教篡位,向问天作为他的心腹,日子肯定过得不好,营救他也是情理之中。

    任我行还真没有猜错,对向问天也极为了解,可惜向问天虽然想方设法救他,可惜却被李格破坏了。

    “任先生不必心疑,老朽已经确认过,确实是东方教主的旨意。”

    见任我行皱眉沉吟,黄钟公解释道。

    “果然如此?”

    这下任我行反倒疑惑了,难道东方不败真要放了他,难道就不怕他重夺教主之位?

    “把任我行放了!”

    见他们聊个不停歇,李格眉头一皱,他还赶着完成任务呢。

    “先生息怒,老朽这就放了任先生。”

    黄钟公说道。

    “这位小友是?”

    原本任我行还没怎么注意,只以为李格是黄钟公的属下,但现在见黄钟公在李格面前唯唯诺诺,显然李格的身份不简单。

    不过当看清楚李格的样貌时,任我行心头顿时莫名一凛、

    只见其人一袭丝绸白衫,年龄看上去二十出头,一头乌黑的长发没有一丝杂色,打理得甚是齐整。

    一张不算俊美,但却清秀的脸庞,但令人惊奇的是,明明看上去年纪不大,但身上却透着一股经历岁月的沧桑与成熟魅力。

    乍看上去像是位儒雅书生,只是一双眼睛黑黝黝深不见底,让人不敢直视,唯恐被那凌厉的目光盯上。

    “这位先生,便是东方教主派来的使者。”

    见李格没有理会任我行,甚至看都没有看任我行一眼,黄钟公连忙开口介绍道。

    “哦!”

    任我行眼中陡然有精光闪烁,意外的看着李格。

    “你说错了!李某可不是东方不败的人,李某只是受人所托,把任我行释放出地牢。”

    李格淡淡扫了黄钟公一眼。

    “哈哈,老夫终于脱困了!”

    等黄钟公把锁链解开,任我行脸色瞬变,专横骄傲可见一斑。

    “这位兄弟既然不是东方不败的人,那不如投效老夫麾下,待老夫重掌日月神教,兄弟可为神教的光明左使,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如何?”

    任我行还真是志气高昂自得,刚刚获得自由竟然就想拉拢李格。

    其实任我行也不怎么相信李格的话,不管东方不败是杀他还是放他,肯定会派自己的心腹过来,任我行说是拉拢李格还不如说是在试探李格。

    “没兴趣!”

    李格瞟了任我行一眼,便没有再理会他。

    而是悄悄取出手机一看,当看到提示任务完成,回归已经进入倒计时,李格嘴角顿时泛起一丝笑意。

    “还从没人敢无视老夫!”

    见李格藐视般瞟了自己一眼,嘴角还挂着若有若无讽刺般的笑意,任我行心中冒出一股无法抑制的怒火。

    任我行说话时用了极为浑厚的内力,声音震的室内抖动。众人只感耳中嗡嗡作响,但觉胸腹间气血翻涌,说不出的难过,可见任我行的内力何等深厚。

    “放肆!”

    在场中只有李格三人不受影响,见任我行竟敢如此冒犯李格,郭嵩阳和历若海顿时勃然大怒。

    “不必跟他计较!”

    李格轻轻摆手,然后看向任我行道。

    “不是李某瞧不起你,实在是你与东方不败相比,真的差了不止一星半点,性格自大狂妄不说,自以为修炼吸星之法就天下无敌,简直是可笑至极,殊不知天下神功绝学无数,胜过吸星之法的神功不知凡几,所谓的吸星之法不过北冥神功残篇而已。”

    当李格说出北冥神功时,任我行顿时心神一震,北冥神功他怎么会不知道,因为正如李格刚才所说,他的吸星之法正是根据北冥神功残篇自创。

    但残篇毕竟只是残篇,因此吸星之法有着极大隐患,吸来的内力不能化为己用。

    “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怎么知道北冥神功……”

    任我行的声音有些干涩,因为他得到北冥神功残篇的事,他没有对任何人说起过,对外只是说吸星之法乃是自创。

    “出来吧,还要李某请你们不成?”

    李格没有回答任我行的话,反而抬眼看向石室外。

    “是你们!”

    当看到走进石室的人,黄钟公等人顿时脸色一变,来人正是向问天和令狐冲。

    郭嵩阳和历若海丝毫不意外,他们与李格一样,早就感知到二人的到来。

    也不怪黄钟公等人脸色微变,就算傻子也能够猜到,向问天和令狐冲出现在这里是为任我行而来。

    那么便说明所谓的比剑,不过是二人设下的圈套,而他们却傻乎乎的都上钩了。

    不过他们这倒是冤枉了令狐冲,因为令狐冲还真不知道向问天的计划,也没有对他说过营救任我行的事,令狐冲一直傻乎乎的被蒙在鼓里。

    “向兄弟!”

    看到向问天和令狐冲到来,任我行顿时胆气更足了。

    虽然他不认识令狐冲,但向问天既然带着来了,那肯定也是一把好手。

    “教主。”

    向问天满脸激动之色,至于几分真几分假,那就至于向问天自己知道了。

    “这位兄弟考虑的如何了,只要你投效老夫,把怎么知道北冥神功的事说出来,老夫说出的话依旧算数,等夺回教主之位,定当封你为神教的光明左使!”

    听到任我行说要封李格为光明左使,向问天眼中顿时闪过一丝阴霾,要知道日月神教的光明左使可是他,现在任我行却说要封李格为光明左使,这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

    不过向问天很了解任我行的性格,知道任我行这是在稳住李格,至于事后任我行会不会兑现承诺,那就只有任我行自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