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十年了,爹爹,你到底去了哪里?”

    至尊道场的宗门前,一块大青石上,端坐着一个青衣少年,少年看上去年龄不大,但气息却极为强横,身上隐约透发出一股无敌之势!

    这少年正是石昊,自从石昊来到上界,惹出了极大的风波,先是击杀冥子,再斩太阳神藤,还曾败圣羽族初代,最后更是击败天命神话,一路横扫青年一辈无敌手,战绩可谓辉煌!

    又跟原著中一样,在齐道临的忽悠下,石昊加入了至尊道场,成了至尊道场唯一的弟子,因为至尊道场向来都是一脉单传。

    “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没有找到人么?”

    石昊身后突然出现一道人影,正是至尊道场的道主齐道临。

    “没有。”

    石昊轻叹了一口气,这些年来他四处打探,但却没有一点消息,就仿佛自己爹爹从没有来过上界一样。

    “你确定你爹来了上界?”

    齐道临皱眉问道。

    “爹爹在离开前,曾说过要去三千道州!”

    石昊有些不敢确定道。

    “我爹爹的事,暂时就不说了,有另外一件事,道主你应该会感兴趣!”

    石昊突然话锋一转。

    “哦!”

    齐道临不为所动,一副兴趣缺缺的模样。

    “道主,你不是一直在追查自己师傅的下落么,或许我知道他去哪了!”

    齐道临原本还淡然的神色顿时一僵,双目深邃盯着石昊,看的石昊直发毛。

    “你说什么?”

    齐道临语气带着颤音,身体都在微抖。

    “我说或许知道你师傅的下落,不久前我在火州意外看到了三世铜棺,九条龙骨拉着它,停在一处古地中。”

    石昊说道。

    “快带我去!”

    齐道临腾的一声,浑身绽放恐怖气势,有无穷符文冲出撕裂高天,震动这片山地。

    “冷静,千万别乱来。”

    石昊连忙稳住齐道临。

    “快说,怎么回事!”

    齐道临催促。

    “事情是这样的……”

    石昊倒是没有隐瞒,当即将自己遇到三世铜棺的事,跟齐道临详细说了一遍,说到他熬煮九条龙的龙骨,想炖出一锅龙髓汤失败时,还不忘记诅咒与遗憾。

    “哎呦,疼死我了!”

    石昊惨叫了一声,却是被齐道临拍了一巴掌。

    “你这小兔崽子,我揍不死你,什么都敢吃,连它们你都敢熬炖?”

    齐道临削了石昊一顿,然后让石昊带他去找三世铜棺。

    火州,广袤无边。

    某片草原深处,石昊和齐道临二人从天而降。

    “道主,千万冷静,别乱来。”

    石昊有些不放心,再次嘱咐道。

    “带路!”

    齐道临神色严肃,一身金色道袍猎猎作响,八九天功自行运转。

    随即两人犹如离弦之箭,快速沉入地层深处,一转眼进入无边的黑暗中,他们施展土行法术一路下沉。

    “三世铜棺!”

    当二人沉入地下数千丈,一尊青铜古棺出现在二人眼前,强大如齐道临亦寒毛倒竖,一身道袍鼓荡罡风,爆发出璀璨的神光,在其周围形成一片无形的场域,将自己还有石昊护在当中。

    只见在二人不远处,摆放着九具晶莹的骨架,横陈在土层中,还有一具硕大的铜棺长满绿锈,被九条龙骨拉着。

    “真的是……三世铜棺!”

    齐道临颤抖着伸出手,一步一步向前,想要去抚摸,脸上满是激动之色。

    “别!”

    石昊连忙阻止齐道临,三世铜棺神秘莫测,万不可轻易去触碰。

    随着不断靠近,二人甚至可以清晰地看清九具龙骨,铜棺则古老厚沉,镌刻岁月沧桑,两者连在一起,形成一种诡异的景象。

    若隐若无间,仿佛有古代的祭祀音响起,又像是有无边的杀戮声,如海啸般拍击而来。

    “怎么会这样,我上次见到它,并没有这种异象……”

    石昊惊异道。

    “不同的人,不同的景。”

    齐道临似乎知道些什么,他虽然心绪起伏,但是并未因激动而失去理智,道行高深如他,不可能犯低级错误。

    “师傅,当年你为了追逐三世铜棺,将自己的命都搭了进去,让至尊殿堂没落,今日我也看到了它……”

    齐道临最终喃喃自语道。

    “原来至尊道场,真的跟至尊殿堂有关……”

    石昊并不意外,似乎早已料到。

    “师傅,你说这铜棺关乎甚大,来自仙古,带出了重要的消息,也可能与我们的传承有关,所以一路寻觅,想要开启,今日我就站在它的面前,不知道能否完成你的心愿……”

    齐道临依旧在喃喃。

    “道主,别乱来,睹物思人可以,但这东西千万不要打开!”

    石昊在第一次看到三世铜棺时,其实也想过将铜棺打开,但最后他还是放弃了,这东西太过神秘莫测,一旦将它打开只怕会有大祸。

    “我自然知道。”

    齐道临点头,他并不是要一味的蛮干。

    但齐道临还打算开启三世铜棺,而随着他靠近,青铜棺开始发光,变得透亮如玉,与以往大不相同,散发不朽与强大的气息。

    “越强大的人接近它,遭受的反击力越大?”

    石昊露出惊容。

    “嗡嗡!”

    齐道临心头剧震,强如他在靠近铜棺时也躯体摇动,元神如被天刀逼近,竟有要被斩开的危机。

    但齐道临不愧是齐道临,浑身符文交织,施展八九天功,数种宝术叠加融合,他的气息一下子变得宏大无比。

    然而铜棺也不凡,铜锈消失,整体如同玉石般,晶莹通透,释放不朽的光辉,让齐道临震动。

    “道主,别乱来啊,要不我们还是走吧!”

    石昊心惊胆战道。

    “不用担心,我有分寸,不会自寻死路。”

    齐道临深吸一口气,显然他承受了巨大的压力,竟在大口喘气。

    实力越强,被三世铜棺压制的越厉害。

    只见他一步一步前行,浑身骨文燃烧,八九天功被他发挥到了极致,这样才到近前,最终如愿以偿将三世铜棺打开。

    “里面有人!”

    当三世铜棺打开后,石昊和齐道临倒吸一口凉气。

    只见在三世铜棺中,悬浮盘坐这一道人影,三世铜棺中居然有人?二人都有一种毛骨悚然之感。

    “这身影……”

    石昊眉头一皱,隐约觉得铜棺中的人影有些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