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你们都退下!”

    见普智欲言又止,李格轻轻摆手,让四周的弟子屏退。

    “普智大师,现在能够说了吧?”

    李格含笑道。

    “实不相瞒,贫僧此次前来拜访,是为太极玄清道而来……”

    果然如李格猜测的一样,普智打算用天音寺的大梵般若,交换青云门的太极玄清道,希望通过佛道双修参透出长生之法。

    “此事怕是不妥吧!”

    李格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真人……”

    普智虽然不甘心,但李格态度坚决,最后只能失望而归。

    功法没有交换到,普智心情显然不好,虽然李格挽留了他,但他没有答应,而是告辞下山了。

    “苍松……”

    李格将普智送出玉清殿,望着其远去的背影,嘴中喃喃自语念着一个名字。

    第二日天色微亮,通天峰玉清殿中,各峰首座齐聚一堂。

    “掌门师兄……”

    每个人脸色都不怎么好看,却是就在昨天旁晚,青云门山脚下的草庙村,被人屠戮殆尽了。

    凶手疑似魔门中人,但众人不是为此愤怒,而是对方竟然敢如此明目张胆的在青云门脚下杀人,简直是在赤果果的打青云门的脸。

    “派人全力查探,此魔头我青云门必诛之。”

    李格端坐在位首,静静听完汇报,语气严厉地道。

    “是!”

    各峰首座和弟子神色一肃,都知道掌门是动怒了。

    “真人,我二人年幼无知,突然遭此大变,实在是不知如何是好,真人神通广大,请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啊!”

    这时人群中一个少年,突然恭敬跪地磕头。

    “好一块美玉。”

    那少年一开口,顿时引起各峰首座注意。

    能够担当首座的人物,眼力劲自然不差,一眼便看出少年资质不凡。

    关键是少年的心性,小小年纪遭此大变,面对在座众人,还能说话井井有条,条理清楚,这份冷静远胜过寻常孩童。

    “你们居住在青云山下,我青云门自然不会置之不理。”

    李格沉吟道。

    “此事是谁发现的?”

    李格环顾众人道。

    “是弟子发现的。”

    一青云弟子站了出来,此人高大魁梧,作俗家打扮。

    正是田不易的弟子,宋大仁。

    “既然掌门师兄问起,那你就把今早遇到的情况再说一遍吧!”

    一旁的田不易说道。

    “弟子遵命,今日一早,弟子和几位同门师兄弟办事归来,御空而回,在经过草庙村上空时,弟子无意间低头,竟发现村里到处都是死尸,惨不忍睹,弟子等人连忙下去查看,只在村后找到这两个小孩,见他们昏迷不醒,便先让一位师弟送了回来……”

    宋大仁连忙把当时遇到的情况,事无巨细的讲述了一遍。

    “诸位师弟,你们怎么看?”

    李格话虽如此说,但目光却看向一旁的苍松。

    “此事疑点甚多,急切间怕是查不清楚,但草庙村民一向质朴,我们不可对他们遗孤置之不理,我看还是将他们二人收归门下吧。”

    见李格目光扫来,苍松心头一跳,却是做贼心虚。

    “可以,不知哪位师弟有此意?”

    李格闻言点头,看向各峰首座。

    “掌门师兄,依我看来,最好不要将他们二人同归于一人门下,他们身世相近,若待在一起,每见对方都会想起往事,如此长久下去,心中戾气不消,只怕日后不好!”

    田不易说道。

    “田师弟言之有理,二人小小年纪遭此大变,的确不宜让他们共居一处。”

    李格赞同道。

    “掌门师兄,就让这少年归于我门下吧!”

    各峰首座的目光,几乎都在林惊羽的身上环视,最后还是苍松率先开口。

    修炼资质极其重要,世间常有所谓天才悟道,即胜过百年修行一说。

    在青云门更是如此,当年青云门穷途末路之时,只靠一个惊才绝艳的青叶祖师,虽年纪轻轻,但天资过人,参破前人古卷,修行远胜于历代先人。

    把一个小小青云门,搞得生气勃勃,兴旺无比,到如今更是天下正道领袖之一。

    此外名师固然难求,但资质上乘的弟子同样难得,林惊羽天资过人,根骨奇佳,这青云门各脉首座自是一眼便看上了。

    “咳咳,掌门师兄,你知道我大竹峰一脉一向人丁单薄,这少年还是归于我门下吧!”

    田不易咳嗽一声道。

    “掌门师兄,今日我一见这孩子便觉得与他极是投缘,想是与他有宿缘在,不如便让他投入我的门下……”

    朝阳峰首座商正梁,也不甘示弱的道。

    “那便抽签决断!”

    李格也不好偏袒谁,当即取出一个签筒,内有六根竹签。

    其中一根最长,又有一根最短,抽到最长竹签的人,便收林惊羽为弟子,抽到最短竹签的人,便收张小凡为弟子。

    这下众人无话可说,最后竟然跟原著中一样,苍松抽到最长竹签,而田不易却抽到最短竹签。

    这或许就是缘分天注定吧,李格可没有动什么手脚。

    田不易黑着一张脸,但却也无话可说,这是他自己手气差,自然不能怪其他人。

    “此事暂时告一段落,诸位师弟都退下吧。”

    李格说道。

    “是!”

    各峰首座起身告退。

    “苍师弟,你留下,我有事吩咐。”

    李格突然话锋一转,将苍松留了下来。

    “掌门师兄。”

    苍松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特别是李格那深邃的目光望来时,他心中总是有几分心虚。

    “可去过祖师祠堂?”

    李格淡淡道。

    “最近琐事太多,没来得及去。”

    苍松不明所以,但还是如实回答。

    “那么今晚,你就去一趟吧!”

    这是李格给苍松的最后一次机会,至于能否解开心结,那就要看苍松自己的了。

    “是。”

    苍松眉头一皱,准备今晚去一趟祖师祠堂。

    李格三番两次交代,肯定不会无的放矢,应该是有着什么深意。

    深深看了李格一眼,苍松退出了玉清殿。

    这段日子以来,李格展现出来的实力,不仅在众弟子面前宛如神仙一般,就算在他面前,也是如神山般高不可攀。

    苍松心中更恨的同时,心中难免生出了几分畏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