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当天夜晚,祖师祠堂。

    苍松御剑来到通天峰后山,来到这个他即熟悉又陌生的地方。

    作为供奉祖师的祠堂,苍松以前经常来这里,对此处自然极为熟悉。

    但自从当年那件事发生后,他已经很多年没来过这里了。

    “吟!”

    就在苍松踏入祠堂的瞬间,他背后的斩龙剑竟然在颤抖,发出一声清脆的剑鸣声。

    在剑吟响起的瞬间,那正在扫地的老人,浑身猛地一僵。

    只见老人脸上浮现一抹怀念之色,停住扫地的动作,愣愣地望着苍松手中的斩龙剑。

    “你……你是万师兄!”

    苍松浑身僵硬,面色潮红,嘴巴张大,满脸难以置信望着老人。

    苍松的声音沙哑,不知不觉间已经泪流满面,哭的像是一个孩子一样。

    “是掌门让你来的?”

    老人轻叹一声,看向苍松道。

    时间不知不觉流逝,在苍松追问下,万剑一把当年的事情,跟苍松讲述了一遍。

    苍松心中惊愕,彻底愣住了。

    他没想到自己深恨的人,竟然出手救下了万师兄。

    更没有想到的是,他们青云门的镇派之宝诛仙剑,竟然是一件不祥之物。

    只见他跪在列位祖师的灵牌前,心情复杂不已,上了一炷香后,望着万剑一,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

    难道要把他这些年的所作所为告诉万师兄,万师兄要是知道了,还不知道该多伤心。

    “万师兄,我让你失望了。”

    苍松只感觉自己想哭,他这些年到底做了些什么,他对得起青云门的列祖列宗么?

    “起来吧!”

    虽然不知道苍松做错了什么,但掌门师兄既然让他到这里来,那便说明还为时不晚。

    “万师兄,我……”

    苍松低下了头,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

    只感觉心都扭到了一起,万师兄就站在自己面前,但他却没脸再面对对方了!

    连带着对那人的恨意,也在慢慢的消散,毕竟是对方冒着大不韪的风险救下了万师兄。

    如果没有对方,万师兄早就已经死了。

    而且当年那件事,也不能全怪对方,毕竟二人是为保青云门的名誉。

    “起来吧!”

    万剑一轻轻扶起了苍松。

    “万师兄,我、我……”

    苍松此刻非常后悔,他很想交代自己这些年做的事,在万剑一面前忏悔,但实在没有那个勇气。

    也许是放下了执念,往日所做的恶事,一下子都涌上心头,一股悔恨的情绪让他顿时又忍不住留下了悔恨的泪水。

    万师兄一直在守护着青云门,可他却想着颠覆青云门,双手更是沾满了血腥。

    现在的他还有何面目,又有何资格面对万师兄?面对青云门众弟子?面对众师兄弟?面对列祖列宗?

    “师弟这些年做了许多错事,我不会逃避,见到师兄安然,师弟我就放心了,我现在就去找掌门师兄,交代自己犯下的错事……”

    苍松抬起头,最终鼓起了勇气,坚定的看着万剑一道。

    只见苍松躬身一礼,闪身出了祖师祠堂,驾驭着法宝向玉清殿而去,背影充满了决绝。

    来到玉清殿后,苍松看到盘坐在殿中的那人,仿佛在等待他一样,望着那人的身影,苍松心中一股悔恨,以及一股歉意油然而生。

    自己恨了他这么多年,误会了他这么多年,却想不到救下万师兄的人,为万师兄做的最多的人便是他。

    他宁愿违背自己视若生命的门规,也要偷偷救下万师兄,即使面对许多师兄弟异样的目光,面对大家心里的非议,也宁肯将这份苦楚自己吞一辈子。

    他将所有的一切都默默背在自己身上,但换来的却是他这么多年的怨恨,他不仅没有脸面见万师兄,更没有脸面见掌门师兄啊。

    “掌门师兄,我错了……”

    一声凄惨的苦笑,苍松双腿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

    只见他满脸悔恨,惨然一笑,将自己这些年来所做的错事,比如加入魔教,还残害生灵修炼魔功等等,都如实交代了出来。

    “欺师灭祖,残害生灵,还想着颠覆师门,你真是好样的啊,你摸着自己的胸口说,你对得起青云门的历代先辈吗?你对得起天下苍生吗?你对得起你自己的良心吗?”

    李格语气越来越重,浑身散发着恐怖气息,仿佛下一刻就要击毙这个欺师灭祖的家伙一样。

    “师兄……”

    这时万剑一出现了,语气带有一股悲意。

    原来他不怎么放心苍松,所以暗中跟着苍松来到了玉清殿。

    其实万剑一来的时候,李格的神识就感应到了,他那些话不仅是说给苍松听的,也是说给万剑一听的。

    “掌门师兄,万师兄,苍松自知罪孽深重,万死不足以赎罪,还请掌门师兄出手,除了我这个青云门的耻辱。”

    苍松看了一眼万剑一,早就留下悔恨泪水的面容充满了死志。

    “苍松师弟……哎!”

    万剑一痛苦的看着苍松,苍松刚才已经将所有一切都说了,他万万想不到,竟是因为他的原因,导致苍松犯下这等错事。

    比如苍松加入魔门,比如用生灵修炼魔功,比如昨日截杀普智的事,没有任何隐瞒都说了出来。

    “还请掌门师兄赐死!”

    苍松低着头,再次请求道。

    “唉……”

    万剑一别过了头,似乎不忍再听。

    他原本以为苍松虽犯下了错,但掌门师兄让苍松去找他,那便说明苍松还有改过的机会。

    但现在看来,苍松犯下如此大罪,他又有什么理由替他求情?

    “苍松有错,该罚,但一切却又因我而起,还请师兄将我同罚。”

    万剑一缓缓跪了下去,语气坚决道。

    “万师兄,这不关你的事。”

    苍松立刻急了。

    “都给我起来吧,该怎么处罚,我这个做掌门的自有决断!”

    李格瞪了万剑一一眼。

    “他是他,你是你,我的眼睛还没瞎,不至于连罪与他。”

    然后看向苍松,恨铁不成钢地道。

    “多谢掌门师兄。”

    苍松闻言顿时松了一口气,要是因为他犯下的错,从而牵连了万师兄,那他就算是死也不会瞑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