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征战万界最新章节!

    当处理完这些事后,李格便让众人散去,御空飞行离开了广场。

    但在李格走后,原本还算安静的广场,顿时像是压制到了极点,然后轰然爆炸开来。

    “太强大了!掌门师伯实在太厉害了!”

    “是呀,一个散字,就驱散了雷云,这是何等伟力,难以想象!”

    “掌门师伯简直就是神仙般的人物,我以后要是能有掌门师伯十分之一的本事,那就心满意足了!”

    整个广场议论纷纷,众弟子如同崇拜明星的小粉丝,目露火热崇拜之意。

    实在是刚才那一幕太震撼了,仿佛天地化身,只是口中吐字,便将那恐怖的雷云化于无形,这是他们想都不敢想的,但掌门真人却做到了。

    其实就算以李格的修为,也不可能一个字镇压雷云,只是刚才谁都没有注意到,陆雪琪的影子诡异颤动了一下。

    穿越诛仙世界以来,李格基本都在静修,终于在前段时间修成了影经第一个篇章,修炼出了第一尊本源神影,刚才就是本源神影出手了。

    影经是李格在神墓世界得到的一门远古玄功宝典,共分为十个篇章,每修成一个篇章,就能修炼出一尊本源神影。

    每尊本源神影的实力,都与修炼者相当,随着修炼者修为提升而提升,只要本尊不死,神影就能不灭。

    神影能够附在他人的影子上,通过影子控制别人,甚至能够无声无息间杀人,刚才李格就是操纵神影,附在了陆雪琪的影子上,通过神影击溃了雷云。

    只是其他人看不到,所以都误以为李格口吐一个散字就击溃了雷云。

    影经的强大是毋庸置疑的,最重要的是修成影经后,能够演化出一方幽冥界,而拥有幽冥界便能拘捕战影,任何被李格杀死的敌人,都会化为李格的战影。

    目前李格的战影有不少,但最强大的却是风云世界的苍龙,和当初在昆仑秘境诛杀的蜈妖。

    战影虽然没有神影那么强大,更没有不死之身,生前是什么实力就是什么实力,但只要幽冥界足够大,那就能够收纳无穷无尽的战影。

    蚂蚁多了还能咬死象,想象一下无穷无尽的战影,朝着敌人一拥而上的情景,那该多么的恐怖和震撼!

    关键是幽冥界通过修炼影经能够不断的进化,日后更是能够与内天地融合为一,李格当年在神墓世界就是把自己的内天地和幽冥界融合,所以才能够抗衡辰南的完美世界。

    不过现在李格的内天地还没有开辟,自然还谈不上融合,而且现在影经只修成第一个篇章,幽冥界残缺不全,也还不到融合的时候。

    …………

    转眼到了第二天,冠军之战终于开始。

    不过陆雪琪因为在休养,所以放弃了挑战萧逸才,而张小凡对了几招就认输了。

    自此,七脉会武正式结束。

    通天峰,玉清殿。

    李格居中而坐,各峰首座也赫然在座。

    “田师弟,你拿来此物,意思是?”

    李格手中把玩着一根黑色的烧火棍,正是张小凡的噬魂棒。

    原来张小凡在会武时大放异彩,噬魂棒自然引起了坐在众人注意,毕竟能够跟九天神兵抗衡又岂是凡物。

    关键是噬魂棒施法时妖气腾腾,显然是一件邪物,以众人的眼力自然不会看不出来。

    “小凡上山之始,并无此物,多半是这些年中机缘所得,只是此物有些诡异,所以我拿来请掌门师兄看一看。”

    田不易沉吟片刻道。

    “可问过张小凡?”

    李格淡淡道。

    “他说是在大竹峰后山所得……”

    田不易倒不是不相信张小凡,但张小凡的话太令人难以置信,作为大竹峰的首座,后山有这样的宝物他怎么会不知道?

    “此棍可与天琊相抗,已是神兵之属,大竹峰还真是一块灵地啊,能够孕育出如此至宝。”

    水月语气略带讽刺,却是有些不相信。

    “此棍刚才大家也都看过了,外表平平无气,内里却隐有煞气,但最紧要的是,以我等修行,都不能掌控此物,反而是那一个顶多只有玉清境第四层境界小弟子可以驱用,这是何理?”

    众人包括田不易都是默然,他们都是当世修行界的高人,如何不知道这个道理。

    “以我看来,此棍多半是血炼之物。”

    所谓的血炼之物,就是以人本身精血,化入炼造宝物之中,不过此法诡异艰险,对法宝材质的要求,也是极为苛刻。

    而且炼造过程凶险之极,一个不小心便为法宝凶煞血厉之气反噬,死状苦不堪言。

    但是若能成功,则法宝必定是威力绝伦,而且更有一个好处,便是宝物与主人血气相连,除非有炼造人血脉,旁人皆不能用之,但也因为是以鲜血为引,往往便有了凶煞之气。

    传说中这血炼之法,传于上古魔神,自古以来在魔教妖人中代代相传,却并未听说有什么出名的血炼法宝,多半是这法子太过凶险,连魔教中人也不敢轻易尝试。

    只是如今竟在青云门一个少年弟子身上,出现了这等法宝。

    “水月师妹,你说的或许有理,但我还是要说,小凡不过十六,如何懂得这血炼之术?而且他自上山以来,五年中从未下山,来时更是身无长物,又去哪里找这举世难寻的法宝材质?”

    田不易辩解道。

    “诸位师弟妹不用争了,区区一件法宝而已,即便是邪物又何妨?用之正则正,用之恶则邪,关键还是看法宝的主人,现在关键不在于法宝,而是那张小凡与魔教,到底有没有牵连?”

    李格说道。

    “我相信小凡。”

    田不易说道。

    “我为一门之长,自会秉公处理,张小凡跟魔教有没有牵连,稍后我自会派人查明。”

    说到这里,李格沉吟了一下,又补充道。

    “今日请诸位前来,主要是商议一下,派弟子前往空桑山万蝠古窟查探之事。”

    派弟子前往空桑山万蝠古窟查探,是众人早就商议好的事,查探魔教倒是其次,主要还是让弟子们历练一番。

    那些弟子是青云门的未来,而雏鹰不可能一直在雄鹰的庇护下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