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征战万界最新章节!

    “这位莫非是鲁大师?”

    李俊突然注意到鲁智深,鲁智深在江湖中名气可不小,此番不惧艰险接应李格,更是让无数江湖好汉为之敬佩。

    “正是洒家,这厮竟敢冒犯哥哥,若不是哥哥宽宏大量,洒家非宰了他不可!”

    鲁智深虎目一瞪,望着张横说道。

    “确实是在下有眼不识泰山,无意冒犯了两位哥哥,在下愿备上一桌薄酒,向两位哥哥赔罪……”

    张横倒是挺会做人,语气态度极其诚恳。

    “不如就去我兄弟李立的酒店吃喝一顿?”

    李俊适时提议道。

    “传闻你那兄弟是开黑店的,听说还卖人肉?”

    李格眉头一皱,语气有些不悦。

    “那是江湖道听途说,我兄弟对那不良之人,才行那黑店之事,而且仅是昏迷之后,杀掉取些钱财,绝没有做那无人性之事,他对无辜的路人,做的也是正经买卖,至于贩卖人肉,听说那十字坡的张青夫妇在做,至于是真是假,众说纷纭,小弟就不太清楚了……”

    李俊苦笑一声,解释道。

    “有你这样的兄长,料想那李立不至于那般不堪,至于张青夫妇如若真在卖人肉,没遇到也就算了,遇到了定要为绿林兄弟除此败类!”

    开黑店在这年代很正常,但卖人肉就有些丧尽天良了。

    李格虽然杀人无算,但对卖人肉这种事,仍旧有些看不过去。

    “哥哥说得极是。”

    李俊等人皆尽点头,显然对卖人肉这种事,也都极为不齿。

    随后在李俊的带领下,众人渡过扬子江,来到庐州郡李立的酒店。

    此时已是戌时,天色漆黑一片,店里的人早已睡下。

    李俊上前砸门,不多时,从里面出来一位彪形大汉。

    看那大汉的模样,与李俊有几分相似,只是丑陋凶恶了些,他头上一顶破头巾,身穿一领布背心,露着两臂,下面围一条白布手巾,正是江湖人称催命判官的李立。

    “大哥,知道兄弟生意不好,这么晚还带朋友来照顾小弟生意啊。”

    见是自家大哥,李立连忙请众人进去。

    “休要废话,这位是梁山李格哥哥,这位是鲁智深大师,好酒好菜只管上来,莫要让两位哥哥久等……”

    怕李立出言无状,李俊连忙介绍道。

    “久仰两位哥哥大名,今日得见实属大幸。”

    李立闻言果真大吃一惊。

    “李立兄弟客气了。”

    李格微笑上前,扶起了李立。

    “伙计,还不快起来,莫要怠慢了贵客。”

    李立连忙叫起伙计,过了片刻,好酒好菜络绎不绝的上桌。

    店里的伙计陆续忙着,李俊喊李立入席,大家边喝边聊。

    至于林娘子等女眷,却是安排在另一桌。

    “此番冒犯两位哥哥,小弟在这里赔罪了……”

    “李俊在这里,也敬两位哥哥一杯。”

    “两位哥哥,请!”

    众人相续敬酒,李格和鲁智深不好推辞。

    好在不管是李格,又或是鲁智深都是海量,想灌醉他们基本不可能。

    “听说李俊兄弟在做贩卖私盐的生意?”

    李格明知故问道。

    “哥哥有所不知,这贩卖私盐的生意不好做啊,近年来因为官府围剿,生意更是惨淡之极,每次走这私盐都提心吊胆,这些年来走这许多私盐,也只能勉强糊口过日子……”

    见李格提及私盐生意,李俊有些愁眉不展道。

    “张横兄弟,你在江上做这没本钱的买卖又如何?”

    李格又问张横。

    “光景是一日不如一日了,自从我在这江上做这买卖,开始尚能赚些钱财,后来大家都知道这江上有水盗,没人肯夜晚经过,白天过江也是成群结队,大部分还带着家丁奴仆,能下手的机会屈指可数,有时候十几天都没有一单生意,只好打些鱼来卖,这一次如若不是逼_急了,也不会铤而走险,没想到却无意冒犯了两位哥哥……”

    张横苦着一张脸,大吐苦水道。

    “你们这等生意,如果一两个人做,不仅危险,还赚不到什么钱,但如果是一群人,一旦声势太大,必然会惊动官府,到时候官府派兵围剿更是麻烦……”

    李格轻轻摇头道。

    “谁说不是呢……”

    张横叹息一声,愁云满面。

    “诸位兄弟在此地颇不如意,不如随李格哥哥上梁山,大伙一块喝酒,一块吃肉岂不痛快?”

    李格悄悄使了一个眼色,鲁智深顿时心领神会。

    “这……”

    李俊等人闻言一愣,既有些心动,又有些迟疑。

    “是汉子就别婆婆妈妈,上不上梁山一句话,还是你等看不起我梁山?”

    鲁智深故作生气道。

    “岂敢岂敢,我等绝无此意,既是哥哥邀请,我等焉敢不从?”

    李俊连忙答应下来。

    “我早就说要自立旗号,大哥你却偏偏顾忌太多,现在入伙梁山正合我意!”

    李立倒是极为高兴,他劝过李俊很多次,希望李俊自立旗号,只可惜李俊顾忌太多,一直没能下定决心落草。

    “反正这没本钱的买卖做不了了,不妨就随哥哥上梁山落草!”

    张横沉吟片刻也答应了。

    “几位兄弟肯屈身梁山,那是梁山之幸,正巧梁山缺少水军统领,几位兄弟入伙正是时候。”

    能够招揽李俊等人,梁山水军方面无忧矣,李格岂能不高兴。

    “任凭哥哥做主。”

    李俊等人眼前一亮,他们既然入伙梁山,自然不想做那小喽啰,好歹是江湖上有名号的人物。

    现在李格承诺他们水军统领之职,他们算是彻底定下心了。

    “哥哥,我还有一位兄弟张顺,不知道能不能一起入伙?”

    张横突然欲言又止道。

    “可是号称浪里白条的张顺?”

    李格明知故问道。

    “正是,没想到哥哥也听过我那兄弟的薄名。”

    见李格听过张顺的名号,张横顿时心中一喜。

    “既然是自家兄弟,自然可入伙梁山。”

    浪里白条张顺,李格怎么可能不知道,原著中梁山排第三十位,水寨八员头领第三位,因为水性极好所以外号浪里白条。

    李格本来还在考虑,该怎么劝说张横拉张顺入伙,没想到张横自己提出来了。

    PS:明天有事要出远门,怕没时间更新,凌晨先提前更一章,新的一周各种求,别让数据太难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