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逆唐神谋 > 第193章 人尽可夫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630/672943.html
    安金藏的声音很小,放低到了只有如今酒气熏天紧盯着他脸的武崇训说道:“驸马,听过‘人尽可夫’四个字么?”

    这话着实恶毒,如果是从前的安金藏,虽不敢说是谦谦君子,也算个正派人,肯定不会说出这些话来,然而见过太多血泪,他知道,有些话该说的,还是要说,有些事,该做的,必须要做。就如同他曾经劝过太平公主的那样,时局之中,不问对错,只问利弊。

    正如他能理解武皇临终时候给自己立下无字碑的用意一样,道德的争论留给后人,而此时,他并不能做个圣人。

    果然,“人尽可夫”这四个字,如同是压垮武崇训脆弱的神经的最后一根稻草,让他借着酒气彻底地爆发了。

    安金藏刚说完这句话,面前的矮桌就被武崇训给掀翻了,上面的瓜果撒了一地。

    这突如其来的动静,连乐队都陡然停了下来。

    喧闹的宾客们霎时间安静了下来,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武崇训和安金藏这里。

    原本跪坐在安金藏对面的武崇训这会儿早已经站了起来,一脚踢开了还挡在他们中间的酒壶,双手拎着安金藏把他从坐垫上拽了起来。

    按照之前安金藏阻止李重俊的力气,这武崇训虽然有些功夫,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但是这会儿,安金藏乐得当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任由武崇训把他拽起来。

    “你敢说安乐人尽可夫?!”武崇训果然完美地按着安金藏的“点拨”大声说出了那四个字。

    “驸马?我几时说过这话?刚才只不过说是您喝多了,在人前克制一下,你是不是听错了?!”安金藏无辜地说着。

    而这时候的武三思,微醺的酒意早就全醒了,有些事情就算是事实,也是绝对不可以说出来的。而武崇训刚才的那句话,早已经让韦氏和安乐的脸色难看到了极致。

    安乐是什么样的性子?根本不可能吞下这口气,早已经冲过来跪在了韦氏面前,大哭撒泼:“母亲,你要替孩儿做主啊!”

    武三思已经看到韦氏的眼睛紧盯着武崇训,眼神如针如芒了。

    一个清醒的人,和一个酒醉的人,谁说的话可信,不言而喻。

    武三思立刻下场,拉开了武崇训,朝着他脸上甩了一个大巴掌。武三思力道大,这一巴掌下去,直接打裂了武崇训的嘴角,鲜血直流,武崇训一个趔趄,摔倒在了地上。

    “我打死你这个畜生!”武三思说着又用脚踢了武崇训一脚。

    这下手实在太重,让在座的宾客们都看不下去了,但是安金藏看得明白,武三思当然是知道,这会儿下手越重,越可以救下自己的儿子。

    武崇训疼得嗷嗷直叫,酒也醒了大半了,知道自己闯祸了,连滚带爬地到了皇上和皇后跟前:“崇训错了!刚才是那个姓安的说公主她……”

    武三思看着自己的蠢儿子还在提这件事情,连忙过来跪在边上打断了武崇训:“是三思教子无方,请皇上降罪!”他声音洪亮,加上一张乍看之下正义凛然的脸,让这话听起来格外深明大义。

    而安金藏此时看到了韦氏向他望去的眼神,立刻也原地跪了下来,朗声说道:“刚才喧闹,驸马误会了,他也是心急维护公主,还请皇上宽宥!”

    听到安金藏这么说,武三思牙根痒得两腮都抽动了起来,他当然知道,这不是武崇训听错了。

    但是,先撕破脸的是他儿子,高喊出“人尽可夫”四个字的也是他儿子,更要命的是,在这里的人,谁不知道武崇训说的这四个字是事实?

    这最后一点,才是最致命的。

    一旁,是还在嚎啕大哭的安乐公主,上面,是脸色铁青的皇帝和皇后,这场面,可以说是十分尴尬了。

    而李显虽然生气却不敢马上发话,还在那眼神瞟着一旁的韦氏,韦氏的嘴唇微微抽动着,眼看着要说出什么厉害的话来。

    忽然,安金藏的声音再次传来,和这暴风骤雨的气氛相比,这声音显得格外柔和:“金藏是个胡人,不懂汉语,不知这是否是驸马称赞公主人间尽美,可爱旺夫呢?”

    说完这话,不知道是谁,机灵地捧场笑出了声,其他人也跟着干巴巴地笑了起来。

    而此时,原本已经在暴怒边缘的韦氏紧绷着的脸总算有些缓和,在这里,最不愿意和武三思撕破脸的就是她了,而刚才最下不来台的人,也是她。

    “安乐,驸马喝多了,你陪他回去吧。”韦氏说着。

    听到这话的安乐错愕得都忘记了哭泣,她原本以为,刚才韦氏应该替自己出头了,没想到竟然听到了这话。

    “可是母亲!”安乐还要再说话。

    “回去!”韦氏的音量难免高了,对安乐的没有眼色感到倍加生气。

    安乐再怎么骄纵,也不敢当面忤逆韦皇后,只好咬着牙应了下来。

    带着捂着脸低着头的武崇训,离开了这个大派对。

    乐工们手里拿着器乐,战战兢兢地看着韦氏,不知道是该继续演奏。

    武三思更是是不是瞄着韦氏的脸,生怕中途又出什么幺蛾子。

    韦氏垂着眼皮,轻轻吸了一口气,干瘪的嘴唇中不急不缓地说着:“继续啊。”

    这时候,待命已久的乐队才再次奏起了欢腾的曲子,而那些宾客们,生怕因为自己不够尽兴被迁怒似的,继续纵情欢乐着。

    只有武三思,再好的定力也没法让他这会儿放开怀了,他阴沉的眼神注视着若无其事的安金藏,终于忍不住拿着酒杯朝他走去。

    安金藏正站在旁边,淡定地等着侍者们七手八脚把他的矮桌收拾干净,仿佛毫不在意武三思的靠近。

    “刚才可多谢安署令解围了。”武三思走到了安金藏的跟前,皮笑肉不笑地说着。

    安金藏脸皮很厚地笑着:“不客气,驸马也是无心的。”

    听到安金藏这么说,武三思的腮帮子再次抽动了两下,咬着牙,他凑到安金藏耳边说道:“这份‘大恩’,三思定当铭记在心!”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