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方脸,蓄须,一双透着冷厉目光的小眼睛……这,就是魏斯透过“上帝视角”看到的敌方狙击手的模样。他整张脸都涂着墨绿色的草浆,很难推测出他的准确年龄,但从他的装束特点和身上散发的气质来看,跟诺曼帝国的“黑死神”还是有明显差别的,更何况他孤身一人留在这里。如果他真是声名显赫的克洛斯男爵,先前那几个士兵怎敢先走?

    “黑死神”克洛斯男爵有可能早就殒命在了莫纳莫林山脉,眼前这货究竟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手里端着一支精度极高的“猎鹰”狙击步枪,,但因为使用的是尖头长弹和微圆锥形弹壳,出膛初速快、远程精度高,一旦击中人体,因瞬时空腔效应而产生的炸裂威力并不比“格鲁曼烧火棍”的标准弹药小,战场上“一发入魂”的概率非常之高。

    巡防舰的猛烈炮火已经将这名狙击手先前藏身的大树燃成了灰烬,空气中弥漫着焦灼的气味,可这家伙看起来一点惧色都没有。他一动不动地端着狙击枪,右眼紧盯着瞄准镜,在他的视野里,以埃莫森中士为首的五人战斗组正在不断靠近。硝烟熏黑了他们的脸庞,再加上汗水和泥污的混合,相当于涂抹了天然的战术迷彩。相熟之人还能辨认出来,如果是素未谋面之人想要通过照片进行战场识别,那难度可就大了!

    或许正是出于这个原因,狙击手迟迟没有开火。

    与此同时,最先赶到事发现场的阿尔斯特自由联邦军二级巡防舰“火枪手巴雷托”号正在树林上方缓慢移动。在它的上层甲板和各处可供射击的舱口位置,二十多名陆战兵手里端着步枪、腰上挂着菠米弹,以俯瞰视角紧盯着下方的树林。演习期间,舰上的火炮弹药库里装载的都是空包弹,而陆战兵的枪械弹药库里依然可以找到真家伙!

    不多时,埃莫森为首的五人战斗组已经来到敌方狙击手的眼皮底下,关键时刻即将到来,但偏偏就在这个时候,魏斯只觉一阵深重的倦意袭来,随之失去了意识。

    等他再度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病床上,脏兮兮的作战服换成了宽松舒适的病号服,右臂虽然肿胀发痛,但白净的纱布让他安下心来。

    “嗬,队长,你终于醒了!感觉怎么样?”临床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魏斯转头一看,这脑袋包成粽子的家伙,不正是第三分队的克雷斯-杨么?

    “呃……噩梦终于结束了,真好!”魏斯道。

    想到那段不堪回首的记忆,克雷斯-杨不禁仰面长叹:“是啊,那可真是一场噩梦!”

    哀默片刻,魏斯问道:“其他人呢?他们怎么样了?”

    “你说谁?尼古拉-莱博尔德?在最后的战斗中,他射杀了敌方狙击手,嗯,一枪穿胸,让那家伙死了个透心凉!”

    得知尼古拉安然无恙,魏斯总算松了一口气。

    “但是,我们失去了古亚雷尔、雷索斯、马隆、弗兰德、乔纳森-伦布、沃勒尔……呃,还有库尼森和卡伦斯,总共有8人阵亡、31人受伤,巴斯顿军校还从未在一场演习中遭受如此惨重的损失。听说……梵顿校长已经向陆军部提交了辞呈。”克雷斯-杨转而以深沉的语气概述了他所知的情况。

    梵顿校长引咎辞职?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可魏斯还是沮丧地发出一声叹息。这种非正常事件的发生,是人们难以预料和预防的,校方组织和派遣学员参加演习,乃是延续多年的惯例,是得到军方高层认可和批准的。如果非要追究,那么梵顿校长唯一的疏忽,便是准许尼古拉-莱博尔德和龙-克伦伯-海森这两个“不安定因素”参加演习,而不是将他们送到更加安全的地方去。

    魏斯和克雷斯-杨聊了没几句,一位头发梳得油光发亮的“白大褂”来到魏斯的病榻前:“喔,您醒了,感觉怎么样?”

    “肿胀发痛,一阵一阵的。”魏斯应道,“我这胳膊该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吧?”

    “后遗症么?”这位微微发胖的中年军医官眨了眨眼睛,“正常来说,这种创伤只要治疗得当,就能够完全康复。”

    “那真是太好了!”魏斯道。

    这名军医官一脸和善地看着他:“嗯哼,是我亲手给您动的清创缝合手术,可以百分百确定,您右臂的筋骨没有受到损伤,只要好好修养几个月时间,保证跟以前一样灵活有力,在这方面,您完全不必有心理负担……年轻的一等个人功勋获得者,克伦伯-海森先生。”

    “喔!一等个人功勋!太棒了!”临床的克雷斯-杨看来并不知道这个消息。

    他们之间的交谈,完全没有顾忌旁人的意思,魏斯当即被至少十双眼睛头来的目光“锁定”。

    魏斯本该欢欣雀跃,可是因为那些殒命和受伤的同伴,因为通情达理的梵顿校长遭遇不公,他着实高兴不起来。

    接着,这名因发福而略显油腻的“白大褂”殷勤地告诉魏斯,今早已经给他换过了药纱,下一次换药是明早八点,他会亲自到场。在此期间,如果有任何的不适或其他问题,可以随时询问护士,或者让她们来找自己——医术一流的军医官莱德中尉。

    自离开运输舰登陆“敌后”以来,魏斯一直绷着神经,只有在这安静的、飘散着酒精气味的战地医院,他才得以卸下心理负担。

    “谢谢您!军医官先生!”

    “白大褂”微微一笑:“能为未来的联邦英雄效劳,是我莫大的荣幸。”

    魏斯没再搭他话,而是环视四周。这个白色的大营帐里容纳了约莫二十张病床,且是床无虚席。有的人坐着,有的人躺着;有的人睡着,有的人醒着。在这些“病友”当中,魏斯看到了不少熟面孔,他们基本上都是自己小队的,当然也有巴斯顿学生团暂编第三营另外几个小队的。

    目光每扫过一张或熟悉或似曾相似的面孔,魏斯都会默默地点点头。末了,他突然想起什么,连忙问邻床的克雷斯-杨:“我在这昏睡了多久?大会操结束了么?结果怎么样?”

    面对这一连串的问题,克雷斯-杨不紧不慢地逐一回答:“你在这已经昏睡了三天,因为有敌对武装渗透进入演习区,大会操已经在两天前宣布提前结束,许多参加演习的部队都换装了实弹,目前还在围捕清剿残敌。至于说会操的结果,目前好像还未正式公布,而从演习停止时的战线分布情况来看,双方似乎打了个平手。”

    “打了个平手?”魏斯讶异道,“这可是以前从未出现过的情况。”

    克雷斯-杨回应道:“自上一场战争结束以来,历年的大会操和大演习,也从未发生过敌对武装渗透进入演习区的情况啊!”

    “围捕清剿残敌的情况怎么样?有没有抓住活的?”

    “不清楚。”克雷斯-杨很干脆地答道。

    呆在这野战医院的人,能听到的也多是各种小道消息吧!

    魏斯没再多问,而是靠躺在病床上冥思。敌人究竟是什么身份?他们是如何深入演习区的?他们的目标到底是尼古拉还是龙-克伦伯-海森?他们的行事方式果决却鲁莽,如果是让自己指挥那支小而精锐的袭击队伍,在没有绝对把握的情况下怎么会匆匆出手?

    疑点越想越多,相互矛盾之处也不少,真相仿佛是个虚无的幽灵,无论他如何假设推断,逻辑的终点都是死结……

    恍惚间,有个修长矫健的身影来到跟前,用低沉而亲切的口吻说道:“嘿,龙,听说你醒了。”

    魏斯抬起头,看到了卢恩-施密特神色平静的脸。

    这位老兄虽然也是暂编第三营的成员,但因为分在另一个小队担任副队长,并没有跟着魏斯和尼古拉卷入林间的恶斗。

    “喔,卢恩,你来了。”魏斯左右看了看,却没见尼古拉的人影,他怎么没跟施密特一起来看自己?难道又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卢恩显然看出了魏斯的疑惑,他在床边坐了下来,用低沉的语气说道:“尼古拉跟着布鲁克斯少校走了,应该是回自由城去了。”

    如果尼古拉只是去配合调查,顺带暂避风头,卢恩不会是这般语气。想起尼古拉在自己受伤后所说的话,魏斯揣测道:“难道他不打算回来了?”

    卢恩叹了口气:“他让我转告你,离开巴斯顿军校是他有生以来做过的最痛苦的决定,但是为了大家的安全,他不得不这样做,希望你能够理解和体谅。他说……他希望你能够以出色的成绩完成巴斯顿军校的全部课业,那样的话,你们还能够在陆军总参谋部聚首。”

    “陆军总参谋部?”魏斯瞪大眼睛。

    “每年巴斯顿军校排名前十的毕业生,都能够以见习军官的身份进入陆军总参谋部。”卢恩解释道。

    “那尼古拉他……”魏斯追问。

    卢恩没有答话。把该带的话带到了,他默默起身,舒展眉头。看来对于尼古拉的离开,他除了不舍,还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魏斯张了张嘴,终究没有再说什么。以尼古拉的身份,他的去向当然不需要自己操心,而且知道的人越少,对他来说越安全。

    好吧……毕业生前十名,只要自己竭尽全力,应该还是能做到的,当然,必须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