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九龙圣祖 > 第189章 如出一辙的突破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668/647255.html
    “臭小子,这到底是什么品阶的脉阵?”

    作为玉壶宗的二长老,毒脉一系的掌权者,更是这极地阴薯的提炼者,符毒此刻的脸色变得有些纠结。

    虽然符毒对于云笑本身的抗毒能力极为的另眼相看,可他却对这出自商家的小子知道得并不多。

    看着云笑那略微舒展的眉头,符毒突然想起一年多以前,在商家商药阁初次遇到云笑之时的情形来。

    那个时候的云笑,因为某些原因,设计让商家二爷商理破坏了符毒炼制镇阴丹,最后差点惹来这位的怒火死于非命。

    而就是在那个时候,符毒第一次见识了云笑的某些特殊之处,他一直用以镇压三阴之脉的镇阴丹被云笑贬得一文不值,反而是拿出了一张灵阶中级的丹方。

    那时的符毒可还是一名灵阶低级炼脉师,那化阴丹的丹方,还是他找玉壶宗的宗主大人亲手炼制的呢。

    只不过当时他并没有多想,认为只是云笑好运地得到了一张丹方,正好可以化解自己的三阴之脉寒气罢了。

    直到符毒第二次去到商家,将陷入某种特殊状态的云笑掳回玉壶宗,再让其以身试毒,给他带来了好大的造化。

    事实上符毒对云笑的了解并不多,他知道得最多的,就是云笑百毒不侵,连三足冰晶蟾的寒冰剧毒都奈何不了这小子,其他剧毒就更不在话下了。

    只是符毒知道,云笑就算是百毒不侵,中了剧毒之后,也是需要时间来化解的,他就是想借沈潇之手,用这极地阴薯将云笑给毒晕,然后再由他出面,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将云笑再次掳加毒脉一系了。

    符毒哪里知道沈潇如此沉不住气,竟然在还没在遇到云笑之前,就将这极地阴薯给用掉了,这就让二长老符毒又得多花费一些力气。

    当然,此时符毒的心思,已经暂时不在将云笑掳回毒脉一系之上了,因为他原本以为云笑只是能解自身之毒,却不料这小子三言两语之下,竟然说出了一门解毒脉阵,让大长老陆斩解了灵丸的极地阴薯之毒。

    对于这种剧毒的毒性,可能在场没有一个人能比符毒更加清楚了,身为毒脉师的他,也能清楚地认识到云笑此时借陆斩之手施展的辟邪脉阵,并不是对症下药,专门针对极地阴薯之毒的脉阵。

    很显然这是一门针对多种剧毒的特殊驱毒脉阵,玉壶宗毒脉一系原本就和医脉一系明争暗斗,现在让大长老陆斩学会了这么一门神奇的驱毒脉阵,要是再发生冲突的话,毒脉一系的手段,未免大打折扣。

    甚至符毒还在想,云笑这谈笑之间解除灵丸剧毒的脉阵要是流传出去,恐怕整个潜龙大陆毒脉师的镇慑力,都得大大降低,这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直到此时此刻,云笑口中的辟邪脉阵真正解除灵丸的剧毒之时,符毒才开始重新认识云笑这个少年来,他忽然发现,自己对这个商家少年的了解,还是太少太少了。

    这也更加坚定了符毒要将云笑重新纳入毒脉一系的决心,不仅仅是从驱毒脉阵的威胁上,而且他还想从云笑的口中,挖出更多能让自己实力大进的秘密。

    不说这边符毒一瞬间想了很多,相对于他,作为玉壶宗的大长老陆斩,此时已是满脸狂喜,像这种对毒脉师威胁极大的驱毒脉阵,于他们这种医脉一系的炼脉师来说,无异于一门强大的救人手段。

    陆斩心怀慈悲之心,由他手中活命的修者不计其数,只是一直以来,他对于毒脉一系那些剧毒之物却是有些力有不殆。

    这位玉壶宗大长老固然是医脉之术精湛,可当施毒的乃是一名和他不相上下的毒脉师时,那样的剧毒,就算是他解起来也颇为的麻烦。

    符毒能看懂的东西,陆斩自然也很快反应了过来,这门似乎能够驱逐百毒的辟邪脉阵,他以前是见所未见,而这效果,未免也太好了点吧?

    数日前,就是在这擂台大殿之中,云笑口中说出的一门脉阵,让陆斩生生将必死的宋天给救活。

    而数日之后,又是在这擂台殿之中,云笑再次说出的一门脉阵,将一名身中剧毒,第二次被认定为必死之人给救活。

    这两次的脉阵之中,陆斩都是获利最大的那一个,因为他相信这两门闻所未闻的脉阵,恐怕就是玄月皇室的底蕴,也不可能拥有。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两次虽然是云笑自愿的,但陆斩却是无形中承了他两个天大的人情,这将对他的医脉之术提升,都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

    轰!

    然而就在陆斩符毒和苏合几人思绪万千,认为灵丸会就此将毒血全都排出体外的时候,从这个小胖子的身上,陡然爆发出一股极为强悍的能量波动。

    “这……这股气息……”

    不仅是擂台之上的几人感应到了这股强横的波动,就连擂台殿中围观的近千名年轻天才,也在这一刻将目光转到了中心主擂台之上。

    而当这些年轻天才意识到一个可能的时候,他们的脸色,再一次变得不可思议起来,尤其是谭韵身旁的某个年轻身影。

    这个身影的名字叫做宋天,就是在数日之前,他遭受了和灵丸相同的必死之境,但最后却因祸得福,不仅被救了回来,还因此获得了突破。

    想来宋天和这些围观天才们,都是感应到了那股突如其来的气息,正是突破产生的能量波动,当下都是变得极度羡慕与火热。

    刚才擂台之上发生的事情,已经是瞒不了擂台之下的这些围观天才们了,而大长老陆斩在云笑的指挥之下救活灵丸,也是众所亲见之事。

    然而现在,那个之前身中剧毒垂死之人,竟然也和那日的宋天一样,来到了突破的临界点,将这些东西一一联想起来的众天才们,目光齐齐刷刷地停留在了那个削瘦的粗衣少年身上。

    宋天和灵丸的起死回生,再加上极其相似的突破,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始作俑者都是云笑,因为那两位,可都是被大长老陆斩宣判过死刑的啊。

    如果说一次是运气,那这第二次难道还能用运气来解释吗?在这一刻,无数自以为对云笑已经有所了解的外门天才们,都开始怀疑起自己那些片面的了解来。

    尤其是帝国三皇子玄执,他之前就打定主意要让自己的大哥再查一查云笑的身份,此时无疑是更加坚定了心中的想法,云笑那个小子,绝不像自己所看到的这么简单。

    只是玄执和这些玄月帝国的天才们不知道的是,就算是他们将这整个潜龙大陆翻个底朝天,也不可能查出云笑的真正底细,因为这个神奇少年的灵魂,根本就不属于这低等位面的潜龙大陆。

    擂台之上的云笑,倒是没有那么多的想法,他可是清楚地知道灵丸乃是混元一气体,这种特殊的躯体,在经历过大难之后因祸得福地突破,并不是一件让人太过震惊的事情。

    想到某一些东西,云笑突然之间侧头看向了那个脸色极为阴沉的凡榜第二天才,眼眸之中露出一丝隐晦的杀意。

    原本云笑对沈潇并没有太多的恶感,也没有打算在明日最终的决战之中和其拼个你死我活,因为反正都拿到了晋升玉壶宗的名额,又何必再花费太大的力气呢?

    可是今日在这擂台之上,沈潇对灵丸的所作所为,是真正将云笑给激怒了,这个家伙心性狠毒,在灵丸都开口认输之后,还要痛下杀手,甚至是用下三滥的手段施展剧毒。

    云笑何种心思,像极地阴薯这样的灵阶剧毒,沈潇是绝对炼制不出来的,最大的可能,就是玉壶宗内门的一些毒脉一系长老在暗中相助。

    如此一来,云笑对沈潇的恨意就更加深了几分,甚至是比那封航还要可恶,这种伪君子要是惦记上自己,说不定以后会麻烦不断。

    云笑那充满了异样的目光,自然也被身为炼脉师的沈潇感应到,待得他转过头来之时,脸上的阴沉已是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强烈的战意。

    其实从当初在玉熔山中的时候,沈潇就有些看不惯云笑了,或者说是因为心中的嫉妒之心,那枚连他都没有得到的火灵晶,最后被云笑得了去,他又如何能甘心。

    再加上这一届外门大比之中,最为耀眼的人物就是云笑,沈潇心中的嫉妒之心就更加强烈了,这甚至就是他对灵丸痛下杀手的潜在主因。

    此时云笑又借助大长老之手救好了灵丸,还让其生生突破到了聚脉境巅峰,这就更让沈潇刚才的举动犹如小丑一般可笑。

    无论从哪一个方面来讲,沈潇都不可能对云笑有丝毫好感,而这两个原本没有太多交集的外门天才,终将在明日的最终决战之上,拼个你死我活。

    一股无形的冲天战意,从中心主擂台之上爆发而出,仿佛无形之中都让这擂台殿变得火热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