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梦想为王 > 章节目录 132、总有点值得守护的东西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7/117815.html
    应该说白浩南确实努力了。

    原本主要是周末两天去各大场地促销拉客户,尝到甜头连平日里晚上都去努力。

    这也是他在跟顾客们接触交流中听说的,周末踢场球,起码半天以上都耗费掉了,对于有些有孩子的,尽量想周末陪陪孩子的上班族,周末想睡睡懒觉或者到处周边游的上班族,这个时间就有点珍贵了,所以现在有流行下午下班以后,七八点左右踢一场,正好回去洗澡休息,相比下班以后还去应酬喝酒,这样健康的形式也在被更多人接受,白浩南就自己再去看,发现各大场地,基本上都是两小时一场,六七点,八九点两场时段居然都能爆满,比平时白天的利用率高多了,所以带着牵牛开车过去看,相互讨论的结果还是用串场的方式把这些关系熟悉起来。

    所以周末串场反而少了,那都是十来个人组队去推广,平时就带人去各场地串场,白浩南慢慢的也有点脚痒的偷偷自己上,尽量控制住自己,享受这种踢球的快乐。

    于嘉理很赞同这样远离姑娘的生活方式,也特意调整了自己的工作时间,每天五点左右过来健身,锻炼完以后正好跟白浩南一起吃晚饭,然后开着悍马带几个球员去这种场地,她尽量只要没加班工作就陪着一起,感觉就像是在谈恋爱,坐在场边看白浩南在球场上挥洒自如,不喜爱都不行。

    好像这就是她渴望的那种平淡又闪亮的爱情。

    白浩南也在尽量控制自己,起码不去撩姑娘,让自己专注在球场上。

    既然这个圈子跟职业足球没关系,现目前也没有那么肮脏龌龊,那就尽量把这事儿给做好,所以每天晚上把自己在球场跟健身中心操练得比较累,似乎也少了些去夜场的动力,毕竟跟十几岁时候的精力无穷有了区别!

    晚上最多跟老卡、牵牛到楼下撸串喝两杯,在屋顶小酒吧看看球赛,简单倒也充实。

    因为确实看着钱哗啦啦的进来了啊。

    有于嘉理这种不在乎马上要回报的投资方就是好,按照小曼设计的奖金制度就是把大部分毛利都给分了,最后留下给股东的纯利很少,还不到百分之十,因为实际上在各个球场现场签单的比例并不大,很多足球爱好者还是到健身中心来考察过了才付钱办卡的,所以分给各家的回扣份额并不大,但对于各方来说这都是顺手纯收入,以他们几百块一场的场地收入,对第一个月分别拿到两三万的回扣很满意了。

    所以白浩南才是收入最高的那个,小曼当然会把他设计成大总般的金字塔存在,只不过白浩南让她把钱都转那张于嘉理给的银行卡里,于老板要怎么管账都行,他现在也没啥大手大脚花钱的时候,因为于嘉理的办法就是他随便怎么用,但用一分钱也要给她写个记账的说法来,所以白浩南就懒得用!

    双方都有点较劲。

    而健身中心的教练和外联姑娘们第一个月基本上都拿到了七八千的收入,包括李琳在内,大部分都是提成奖金,发工资的时候场面还是比较感人的,小婉都有点默默的站到天台球网边不知道一个人想了些什么。

    连老李这样不全职上班,只是按照要求开开车的都拿了三千多,李妈妈专门到健身中心来请白浩南去他们家吃饭,白浩南觉得她是想问能不能也来做个什么兼职,笑着推辞了。

    已经慢慢能下地走路的牵牛也没抢老李的司机工作,确认第二个月已经累积了一百二十多位客户,回去原来的训练基地又拉了五六个小子出来帮忙,据说跟老仲大吵一场不欢而散。

    在白浩南跟牵牛的眼里,这没什么道义不道义的,乙级联赛都打不了的半职业球队留着干嘛,还不是骗了帮穷小子在那瞎捣鼓,牵牛还开始联络以前那些老关系,看能不能再招募些年轻又打不上比赛的小球员,可能真的要为再开分店做准备了。

    随着春季的到来,健身业务进入了旺季,起码在很多冬夏比较明确的地区,踢球的人会比冬天多很多了,于嘉理确认这档子事儿真有前途,可能也就是看了那个银行系统的内部比赛有灵感,高瞻远瞩的提出来下个月以嘉能健身中心的名义,搞个足球杯比赛,面向全省各地搞个嘉能杯,奖金比较丰厚的那种,一来顺便捋捋全省的足球行业还有多少爱好者,二来帮嘉能打名气,如果要开分店,就先在省内另外几座二线大城市试行,她总是比较信奉大投入大回报的,眼光比白浩南高得不是一点半点。

    按照于老板的态度,这个事情肯定要跟省体委方面串联获得支持,那就以牵牛和卡拉的名义去,白浩南是不能曝光的,他还是顶着王建国的头衔担任总经理。

    所以进入四月,嘉能健身中心每天中午以后愈发的健身者川流不息,除了随时来的普通健身者,少量价格较高请了私人教练,每天中午12点半和晚上6点半还有一个小时的会员免费足球专项训练才是爆满,很适合上班族过来强化调整,特别是中午,这是白浩南在各大场地发现的细节,因为球场面积占地不小,都有点远离闹市区,而且任何比赛总要十多个人才能打,再狂热也没谁会上班间隙中午去踢一场吧,但训练可以做到,而且嘉能的位置多中心啊,中午过来在球场上人多人少都能做点训练,再洗个桑拿浴,回去下午上班都特别有精神,还不占用晚上的私人时间。

    光是这么一个训练班时间调整,就让健身中心的运营接待人数成倍增加,毕竟上班时间设备大多都是空闲的,还顺带衍伸出来个运动餐消费,因为吃了午餐和晚餐马上运动肯定不好,运动过后再吃点是最合适的,就把楼上的小水吧改成了厨房餐厅,做几种比较清淡讲究的运动餐,李妈妈终于如愿以偿的一家三口都在一起上班了,成天指挥两个帮工做些跟飞机餐差不多的玩意儿,利润还不小!

    白浩南当然也是这里吃饭的常客,反正他就住在隔壁嘛,完全习惯这种被服侍的生活,上午都能悠闲的睡了懒觉再趿着拖鞋过来拿餐盘吃午饭,阿达自然是屁颠颠的跟在他身后,结果发现今天李琳又在餐厅客串服务员:“你干嘛,不是叫你去拍照做宣传么?”

    既然要对全省招募比赛,那李琳就是理所当然的形象代言人了,各种宣传资料海报之类的制作,就安排她去当平面模特拍照,老李开车亲自给女儿当助手,轻松愉快又安全,所以穿着就不像服务员的李琳笑得很甜蜜:“一上午就整完了,回来顺便去买了羊腰子给你炖汤……”

    白浩南牙齿缝都在抽风:“我勒个去!谁给你说要整这个的?”

    李琳还是有点脸红的小声:“她们晚上说的,你最近跟卡大叔他们撸串,不是尽点羊腰子嘛,肯定是要补补!”都住在楼上楼下,有时候下楼撸串姑娘们也会参与。

    于是白浩南开始后悔把这姑娘和那五位放一个宿舍:“你还是搬回去跟你爹妈住吧,我看她们几个可能也要换地方了!”

    李琳睁大眼睛不解:“为什么呀?我觉得学了好多东西呢!”边说还麻利的给阿达弄了一盘吃的放脚下,这样就可以逗狗子了。

    白浩南懒得解释,看那边陈美娟进来,赶紧端了汤走人,免得被更多人注意到,还好小餐厅不多的几个人目光都容易停留在李琳的脸上和陈美娟的身上。

    春夏季到了嘛,这位本来身材就丰腴,现在经常穿深v的衣裙,充分展示自己的傲人之处,还很享受这种目光,起码脸上已经看不到传销时留下的痕迹了,风姿卓卓的过来端了餐盘还顺手在李琳身上摸了一把,换来那姑娘嘤咛一声蹲下去,才收起表情坐到白浩南这边,她专门打了电话给白浩南约吃饭的:“我已经跟于总承租了铺面,回头请假去粤东进货,你借我点货款呗。”

    这就是白浩南说她们五个可能要搬离宿舍的原因,人跟人真的有差别,短短俩月的工作时间,更多是洗去对传销梦魇的禁锢,有两个姑娘已经联系上自己家里,想先跟家里见面再说后面的事情,有一个已经试着回家去探亲了,而小婉则越来越倾向于到白浩南的办公室去上班,替代他做秘书工作,把嘉正投资那边跟健身中心的关系串联起来,和于嘉理打交道确实比较多,陈美娟却胆大包天的根据嘉正那边的产权信息租个商场铺面,就在楼下准备卖运动服饰,算是跟健身中心配套,她的心确实有点野,但白浩南就奇怪:“你铺面都敢租,这俩月你那点钱连装修都不够,那索性都跟于老板借啊,找我借干什么?”

    陈美娟拿筷子从他盘子里挟菜:“我开店还不是为了你的份儿,就当是你的小金库啊,免得以后家里连点私房钱都没有,全都给于总管着了。”

    还别说,白浩南这小宇宙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春天了,这么稍微一撩拨,就有点野火燎原的味道,但还把持得住,拿筷子打她的筷子:“老子修身养性了!别整这邪火儿的啊。”

    陈美娟皱皱鼻子小声:“结婚以后你就知道我的好了,是不是要把那小姑娘给收了?”

    白浩南正好瞟见她背后的李琳伸长脖子在那偷偷看,也压低声音:“卧槽,这都俩月了你还觉得我想干嘛?我都跟你说了,我们出来就别跟那会儿似的,至于她,我都没说几句话好吧?”

    陈美娟眯眼笑:“我还不知道你的心思?你忘了那会儿谁给你带去的姑娘最多,小曼不是我带……”

    那声音,听着糯软呢喃,还有点鼻音,白浩南都忍不住捏捏自己鼻子瓮声瓮气:“别说了!老子在练童子功!”

    陈美娟哧哧笑:“怕是在养精蓄锐准备跟于总结婚吧,我们也讨论过,那些日子有点太疯了,是该让你补补,我去进货顺便给你买点啥滋补的回来不?”

    有点悸动的白浩南投降:“借钱,我借给你,我们不讨论这个了,我说你们别当着小孩儿说这些!”

    陈美娟哼哼:“还不都是为了你!”

    白浩南翻白眼:“谢谢你!你这心理状况要去看医生!”

    陈美娟理所当然:“看什么医生?在那呆了一年半早就骗得举目无亲心理扭曲了,你不来我估计也要扭曲得乱来,也就跟你在一块儿觉得踏实些,哪怕你是小人也是真小人,可不是那些伪君子!”

    白浩南自嘲的冷笑下:“你我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我从来都不问你实际上背后有多大的坑,但起码现在我们这种家伙自己不要脸就算了,别糟蹋了小姑娘!”

    陈美娟明显不怕他这种腔调:“你还真是要在于总面前做个好男人啊,可能女人想法跟你不一样,就想把这种小公主拉下水,当初可是你要我给你留着的,还有那么多要教她的呢。”

    白浩南叹口气:“你啊,过点好日子都没法让你心理健康,要不要参加我们的健身运动调理下啊!”

    陈美娟娇笑:“你做我的私教就行,来调教我啊……”

    白浩南嘴角抽抽,决定撵人:“行行行,你去进货吧,以后就独立做你的服装店,自立门户做你的事业去,好不好?”

    陈美娟心领神会的听出来白浩南的坚决,有点诧异的停顿好一会儿:“真的再没可能了?”

    白浩南知道她的意思,肯定的摇头:“没可能!我说了我去那边捞人都是逢场作戏的,也没骗你什么吧,现在好合好散行不行?”

    陈美娟有点深呼吸,眼里甚至有那么瞬间的疯狂,但最后还是黯淡下去,低头玩自己的筷子:“以后好好照顾自己,别什么都听于总的,太听话的男人,女人也会厌烦,特别是她那种层次很高的女人,现在看着是她挺喜欢你,可有些东西结了婚过日子就是另一回事。”

    白浩南也把语气放缓:“谁说要跟她结婚,你也收敛点吧,起码躲在嘉正这个牌子下做点小生意不会出事,该找个人就找个人。”

    陈美娟点点头,然后不说话的站起来出去了。

    石涧仁没什么情绪波动,低头把自己盘子里的饭菜吃了,不到十分钟,小曼就给他打电话过来,语调倒是很平静:“娟姐说要辞职,让我给她结账,说向你借六万块现金。”

    白浩南嗯声同意了:“你跟于总说从我账上扣吧。”

    可能是看他挂了电话,李琳悄悄蹭过来收了陈美娟的餐盘,然后又轻声带笑:“你们在聊什么呀?”

    白浩南抬头,看见的就是这姑娘穿着身宽松运动衫,依旧还是那个略显土气的小鸡冠头,依旧还是那满脸好像带着点讨好的明媚笑容,莫名就让白浩南的心情阳光灿烂了:“没事儿,她决定自己去独立闯世界,以后就不在健身中心了。”

    李琳立刻惊叹的把嘴都变成前所未有的嘬起来,接着竟然是赞叹:“娟姐自己去闯?好勇敢!”感叹的语气都很真切:“我好佩服她!”

    白浩南只能尽量虎着脸拍桌子:“佩服?!你不觉得她背叛我们,就应该划清界限么?”

    这姑娘真好骗,满心不忍的嘴角下撇:“真的要这样?”一脸小学女生拉帮结派的表情。

    白浩南得赶紧起身忍住笑:“她走了,那就是坏人,以后不许跟她往来!”

    李琳赶紧点头把餐盘叠起来转身跟上:“我知道了,可我想晚上跟你们出去玩儿。”

    已经觉得心情大好的白浩南诧异转头:“干嘛?我们是去搞业务!”

    李琳又有点嘟嘴:“她们几个晚上不是看电视就是算账,我跟爸妈一起又像个电灯泡,说叫我多跟年轻人交流,可我也知道我笨容易被人骗,今天那个摄影师给我电话号码,我爸回来又叨叨好久,我不要他下回跟我一起,烦死了,晚上我跟你们出去吧!”

    白浩南得义正言辞:“我们那球场上尽是老爷们儿,你去干嘛,要不你跟牛儿去大学玩儿,大学生那可都是高素质,没准儿还能找个男朋友!”这话虽然说得有些假惺惺,但起码还算是个善良的心愿。

    结果李琳鄙夷:“你可拉倒吧!我还不知道那些男生脑子里转悠些啥!成天不是打游戏就看黄色小片儿!”

    白浩南哈哈哈的带着阿达跑了,看来李琳读的那个什么破专科学校水准很差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