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哪怕如于家,安排这个事儿也需要时间,不是拍拍屁股说走就走。

    所以白浩南坐在政府机关酒店的大会议厅外面,终于能够用笔记本电脑上网搜了下关于自己的信息。

    因为只会最简单的操控鼠标键盘,打字都是一指禅慢吞吞用拼音还错了好几次,所以关于连接WIFI之类的技术活儿必须请教小婉,最后是小婉亲手帮他完成的。

    从侧面的几米高大门缝能看见里面光鲜亮丽的气势恢宏,李琳已经作为嘉正集团旗下运动形象大使被推到台前,陪同于嘉理跟领导们站台,反正也不需要讲话,对着各个方向的镜头微笑就行,这是她最在行的了。

    所以现在只负责于嘉理一些外围事务的小婉可以陪着白浩南,她不停的咬着自己嘴皮看屏幕上滚动的那些消息。

    伊莎确实是很喜欢上网,按照她以前的描述几乎可以算是网瘾少女了,她说得没错,从昨天晚上九点过开始,关于白浩南曝光的照片消息就出现在一些体育专业论坛、贴吧之类地方,如果不是主动去搜索关于白浩南的信息,肯定不会在外面发现,毕竟对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人来说,谁会关心白浩南是个屁啊,但在足球圈,那就肯定已经传遍了。

    毕竟过去大半年,作为一个顶级联赛球员的莫名其妙消失,还是会引起话题的,只要在顶级联赛圈子里面呆过的人都知道白浩南失踪,再外围些的普通职业圈里面大多也听说过这事儿,现在一石激起千层浪般立刻就传遍了,原来跑到桂西去搞了个健身中心?

    图片上那个络腮胡的高大体型,在熟悉白浩南的人眼里还是能一眼就认出来的。

    白浩南觉得自己从业十几年,在新闻媒体上出现名字的总量,还没这次不到24小时多,饶有兴致的坐在单人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慢慢翻看笔记本电脑上的讯息,小婉就坐在旁边半侧身面对他,双手交叠在大腿上,很标准的商务礼仪动作,以前在传销的时候她就练得好。

    现在好一会儿才小声开口:“于小姐知道你的身份?所以才称呼你老白的?”

    白浩南不抬头:“嗯,怎么样,跟着她是不是见识了很多东西,说实话我想跟她都不行,一来我没文化底子,电脑也不会用,你叫我从头学起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学,二来我是男的,搞来搞去总会变成那种事,我又不是为了搞她,所以待不下去也是正常的,不是这事儿也有其他事,为这个还好点。”

    面对这个跟自己有过亲密关系的男人,小婉似乎在把白浩南这几句话反复咀嚼,又过了一会儿才调整成带点崇敬的口气:“那时候……就觉得你不是一般人,原来你是大明星!”

    白浩南抬头笑了,面对于嘉理总是被叨叨的他,在小婉面前还是轻松些:“你回头搜搜我的信息,再看看什么叫球星,一定会后悔今天这个说法。”

    小婉轻轻摇头:“在我眼里,你就是大明星,我从来没想过变成你那样的人,所以当初看见你,我就觉得你跟别人不一样。”

    白浩南认真探讨:“什么样的人?我怎么没觉得什么样的人?于老板也总是想要我这样那样,想要我做个成功的男人,你觉得我身上哪里成功了?”

    小婉定定的看着这张只剩络腮胡茬的脸:“我在那里呆了两年,爸妈曾经跪在我面前求我回去,我都没理他们,因为我从小已经穷怕了,别人告诉我做传销会成功会赚钱,我就鬼迷心窍的想留在那里赚钱,我甚至认为他们妨碍了我赚钱,而且心里怨恨是他们没本事没能力才让我没法过好日子,可看到你,我才知道有些人就是会成功,用以前开会的说法,有些人就是有成功的特质,有头脑,有胆量,不会轻易的被人给洗脑迷惑,说起来反而是你那些天迷惑了大家,我见到来找人的多了,就没见过你这样浑不当回事,在聚义厅里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到处去敬酒跟人套近乎,其实目的也就是为了找回牛哥……”

    白浩南讨厌的打岔:“不是,我是为了近距离观察每个女的。”

    小婉笑了下,有点娇羞的那种,但很快收敛:“我知道我配不上你,这点我比陈美娟清醒,哪怕她胆子比我大,但我知道你善良,别看你嘴上成天无所谓这个无所谓那个,其实就连我们你也没伤害谁,因为你成天都说是玩玩,大家也都觉得是玩玩,你提起裤子走人也是理所当然的,可你把陈美娟赶走,毫不犹豫的赶走,就是为了李琳或者我们都不会被她再带坏,我也知道她有些想法很疯狂,听说她是把自己丈夫害死了的。”

    白浩南做个惊吓的鬼脸:“人人都有故事啊。”

    小婉凄惨的笑笑:“做传销的,哪个不是一本血泪史呢,这两年我在那也见了那么多人,你就是跟普通人不一样,所以我才心甘情愿跟着你,就算你做传销我也会跟着你,现在你叫我做什么都行,跟着于总学习工作或者见不得人的什么要求都行,我不是因为跟你做过什么才决定跟着你的,而是我觉得你才是会成功的那种人,而不是庸庸碌碌的那几万人。”

    白浩南合上电脑靠倒在沙发上:“于老板跟我讨论这个,说实话她说多了我就觉得深奥,我也想成功,可我又贪玩又怕读书,对!就是好吃懒做……可能运气好跟着踢了十来年的顶级联赛,见多识广是比普通上班的强,可是我会的都是足球方面的事情,有个屁用啊,连到传销里面救个人,还得靠卖身!我也很苦恼,这什么成功,究竟该怎么做?这两个月你说我不够努力嘛?我觉得我能做的就这样了,成天到处跑业务,可难道就是真按照她说的搞连锁健身中心,然后到处赚钱,还虚头巴脑的上市?我就觉得有点懒洋洋的,听不懂也不太想做这个事情了,赚那么多钱干嘛,我踢球的时候赚钱也没见能很爽啊,难道赚更多钱,操更贵的妞?满世界去操,这就是我的目的?上市我还不是当个屁都不懂的傀儡,而且别人肯定都知道我是靠着于家才能当什么上市公司的,对吧?”

    小婉看着靠在沙发上苦恼的男人,忽然伸手过去在白浩南的额头摸摸:“不着急,男人四五十岁才搞懂,嗯,对,三十而立,四十不惑,四十岁才不迷惑自己该做什么,你还有好些年呢。”

    文盲惊喜的睁眼:“有这个说法?”

    立刻收回手的小婉满满都是鼓励:“有!几千年都是这么说的,古时候到现在一直都是这么说的。”

    白浩南居然真的松了口气:“矮马,你早说嘛,现在我心里觉得舒坦多了,被于老板一吓唬,我就觉得压力巨大,为什么一定要奋斗呢,就这么舒舒服服的过小日子不行嘛,除了这惹到的庄家,我觉得我一直都能过得很愉快嘛,为什么非要搞大名堂呢?”

    小婉就抿住嘴摇头了:“大道理我不懂,我就想你开心些,可能到了岁数自然就懂了吧?”

    好像白浩南很少跟别人坦承的有些东西,可以跟这脆萝卜说:“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以后会怎么样,所以你跟着她好好学,好好发展,你跟陈美娟真的不同,真心实意的跟着于老板混,有出息的,以后说不定还能嫁个老板,以前的事情就没谁再提了。”

    小婉嘴角扯扯像是讪笑,没说话,但眼睛一直看着白浩南的,柔柔的,直到于老板跟形象代言人出来,于嘉理看见白浩南没个正形的瘫坐在沙发上就来气儿,特别是小婉又跟个服侍男人的老妈子一样赶紧跳起来收拾电脑各种细节东西,更衬托出那个男人的懒散,但周围都是官员商人啊,只能经过的时候猛踩他一脚,把已经有点打盹的白浩南猛的惊醒差点没骂出来,看见是于嘉理走过才悻悻的忍住脏话。

    然后李琳就又被他那傻不愣登狗踩了尾巴的样子逗笑了,使劲捂着嘴,眉毛弯弯得笑容都能论斤从眼角流出来,是真高兴啊。

    白浩南懒洋洋的打着呵欠坐正些,面对后面出来询问他是什么人的政府工作人员都爱理不理:“于总的司机,嗯,保镖行不行?我又不是来开会,就等着老板下班呢。”

    于是连这边境地级市的政府工作人员都知道他的吊儿郎当了,还没法说,财神爷的一条狗都能招摇。

    小婉快速跟于嘉理的秘书助理都交接下,居然敢继续服侍司机,也不怕自己的工作丢了。

    不过倒也方便过了会儿于嘉理打电话给她:“过来吧,下午的会议完了,休息半小时立刻前往汽车贸易城奠基现场,叫他负责开车,真想把他那根懒骨头给抽出来煎油!”

    小婉忍住没把狠毒女人的说辞转告司机,好言相哄得简直就差扶着白浩南去停车场了。

    真的,有些男人就是这样被女人惯出来的,小婉还自己笑:“真想跟你一起去,我觉得你就是那个武侠小说里的韦小宝,可惜我没本事给你当双儿。”

    这个白浩南好像听说过:“是不是娶了七个老婆的那个?”

    小婉使劲点头:“嗯!他也是贪玩,也去当了和尚,但还不是成就了事业的,有些人就是天降大任……是有时候要吃点苦,但总是很风调雨顺的。”

    白浩南就得意了:“借你吉言!不过你还是跟着她吧,我这真可能吃了上顿没下顿。”

    小婉正要说什么,看见于嘉理和李琳都已经走过来,赶紧闭嘴做出恭顺的模样还后退点。

    所以于嘉理根本就注意不到她对白浩南的纵容,走近直接一指头戳白浩南头上,自己都不知道就凭这个在白浩南心里都立刻被小婉秒成渣,可她真是恨铁不成钢啊,以前从来都不爱动手的,现在恨不得拿刀捅:“站直了!你看你……”

    白浩南纳闷:“你是不是觉得我马上要逃出国,以后再没机会收拾我,现在争分夺秒的?”

    一见他就笑吟吟站在旁边的李琳惊讶:“啥?出国?”

    于嘉理转嫁自己的郁闷:“对!看见没?你这个到现在为止你还不知道他姓甚名谁的老实大叔,其实惹了一屁股的祸,马上又要跑路,跑东南亚去躲几年了,别以为你躲了去,随时过去管着你!”

    李琳真的没注意到于嘉理这句话里面含沙射影的挑拨,仿佛她的脑容量处理芯片就只有那一丁点活动空间:“去东南亚?几年才回来?”

    白浩南看她一眼心情也好:“给你爸妈说啊,等叔安顿好了,欢迎你们来做客!”

    于嘉理干脆一脚了:“你能安顿好才怪了!开车!那么多人等着呢……”

    白浩南接过司机递过来的宾利车钥匙,还有阿达,小婉想用隐身术把狗子接过去的,于嘉理伸手抱了,关键是阿达现在真的有点肥,块头又比较大,抱着跟个小猪仔一样,哪有于嘉理当初抱泰迪的那种轻松,反正入手又忍不住笑骂:“你看看,你跟着他成天不学好,品德不好,连身体都不好,虚胖!”

    挨了两巴掌的阿达简直委屈,睁大眼看白浩南,没发现那边有反抗的态度,也只好忍了。

    豪华房车后排通常都是两座,所以于嘉理跟李琳坐在后面还蛮合适的,小婉正好当秘书坐副驾,但略微奇怪的就是整个路程,以前最爱叽叽喳喳的李琳不说话了,基本是个闷葫芦一样低头不知道想什么,小婉在第三人面前通常也不说话,正好满足了于嘉理全程都在教训白浩南,说到后来她都有点奇怪,难道真的是因为白浩南要走了,她想抓住一切机会过瘾?

    奠基典礼其实很简单,市领导和几个合作方一人铲了几铲土浇在石碑上,然后在已经拆平的大片建设用地上做出挥斥方遒的讲解姿态,主要是给省市电视台的记者有拍照摄影的机会,整个就算是齐活儿了。

    小婉正躲在车后帮阿达擦屁股呢,又得跟着整个车队出发去下一个地儿。

    如此三番折腾到七点过,浩浩荡荡的队伍才返回市中心用餐,据说最好的餐厅场面豪华热闹,接着晚上还有个酒会,是本市商界名流给于嘉理这几位省城商会过来的接风洗尘,强龙不压地头蛇,要在这里做好生意自然各方关系都要交流。

    所以只有白浩南可以不耐烦这种推杯换盏的场面,随便吃点溜到餐厅大堂坐着发呆,阿达肯定没能进到这种场合里,被司机带着看见他就欢快的冲过来。

    结果没一会儿,李琳也悄悄的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