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简简单单的一件白衬衫,扎在牛仔裤里面,李琳穿出来就是有种明媚的阳光气息,她再小心翼翼,餐厅大堂里面还是有不少目光集中到这边来,她可能习惯了,白浩南有点下意识的遮脸想戴墨镜,现在网上流传的照片已经不少,万一又给追杀到这座城市来咋办?

    所以看着李琳又在堆笑准备走过来,白浩南提前起身往外走,那没动脑筋的姑娘赶紧大几步追上:“叔,咋了嘛!”语调多鼻音,还想弯腰去摸阿达,狗子连忙直起来些迎合她,看来也喜欢漂亮妞。

    白浩南闪出来在华灯初上的街面才回应:“老子现在要跑路,被人发现跟我有瓜葛,仇家找你先奸后杀怎么办?”

    李琳撇嘴的时候还摇晃肩膀:“你又吓唬我!”然后瞬间变雀跃,凑白浩南正面笑欢颜:“我们第一回逛街哦!”白浩南还没说话,紧接着又皱眉忧伤:“咋了嘛!于总说你要出国去东南亚,咋了嘛?”

    白浩南被她瞬息三变的脸色惊诧了一下:“要是这会儿你还能哭出来,我就佩服你。”

    李琳使劲瘪腮帮子,下嘴皮比上唇还突出的那种:“我是觉得想哭,想着要是你走了,你为什么就不能不走呢?”

    白浩南对好看的傻子超有耐心:“我跟你解释下,我以前干错了事情,欠了别人几百上千万,别人要追杀我还死了人,所以现在肯定是要收拾我,我从江州跑到蓉都,再到这里,一路逃过来结果昨天还是被曝光在这里,今天一早就过来砸了健身中心的门,所以我只能继续跑,直接跑到东南亚是最简单的,于总家在那边还有点关系,我可以去庙里学习点什么,过几年等这些事情过了,也许那些人也跑路了,我就能回来了。”

    李琳天真:“几百万?上千万?找于总帮你啊,今天开会听他们随便说什么都是几个亿几十个亿飞来飞去的好吓人!”

    白浩南都想伸手抚摸那纯真的脸蛋了:“健身中心白拿钱给你爸他会要不?笑得脸都僵了你的工资是不是你该得的?于总有钱是于总家的事情,凭什么就得给我掏几百万上千万?什么东西都是有价码要交换的,如果有人给你几百万,要你跟他上床,你上不?”

    李琳的脑回路果然是有些不同的,立刻睁大眼捂嘴,白浩南看那宽屏大眼展现的信息就秒懂:“卧槽!我不是说于总给我钱上床,她要找帅哥大把,我是没什么可卖给别人的,欠不起那么大的情,就当把健身中心还给她,换个跑路的机会,你懂不懂?”

    李琳的特点就是能在一句话里只关注几个字:“我懂,不欠人情嘛,爸妈经常说我欠了你好大的人情。”

    白浩南也差点溜出来可以肉偿的俏皮话了:“那……不说这个,下午我跟小婉也说了,于总人好讲义气,你们跟着她会有好发展的,以后多长点心眼,你就是不懂社会上的黑暗。”

    李琳低着头并肩慢慢挪步没回应,不逗使劲摇尾巴的阿达了。

    白浩南对上她真容易人生导师上身:“陈美娟或者她们几个都是看过了最黑最无耻的那些东西,但她们几个肯定会未来不一样,会做坏事的依旧会做,会重新做人的一定会变成好人,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又想你多跟她们接触学习,又怕你上当,所以跟着于总才是你最好的选择,千万别得罪她,别老在她面前把自己搞得这么漂亮,傻点也好,反正什么都顺着她,她也不会坑……”

    李琳终于出声:“昨天她要给我买礼服,我没要。”

    白浩南滞了下,李琳继续:“几千块的衣服,我也欠不起她那么大的情,我知道有些人跟我说话套近乎,就是图我上床,我看得出来,今天跟人握手那眼睛里面就想把我吞下去!我去那个空姐宣传台上站着,就是那么站着,那个经理私底下就要我陪他去吃饭,还说……还说要去开房,所以听说这里可以赚钱,我都顾不上了。”

    长得漂亮,却没有足够的保护那也真是压力挺大,白浩南还能说什么,他自己都没多少文化,不懂多少道理:“反正以后多照顾自己,于总……”

    李琳难得打断他说话:“可这俩月你照顾着我,我就觉得舒心,啥都不担心,也不担心要还你的人情,大家都为着你照顾我,我还以为可以一直都这样过下去呢,我要你照顾我,不是于总啊!”

    同样的话,漂亮姑娘说出来就是理所当然,好像天经地义就应该捧在手心似的,白浩南笑了,难得没日天日地的比较纯洁笑:“我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于总是个好姑娘,还更安全些……”

    李琳勇敢了:“我不怕!我知道你是好人!”

    两个人中间停顿了下,本来惬意踱步的白浩南停下来看了看这姑娘,确认她是不是真傻。

    这座边境城市其实市容不怎么豪华,热带树木在路边还有点原生态的味道,夜空略灰,属于还没把经济发达起来,也没把环境保护好的状况,路边尽是摩托车穿插的声音,所以这会儿看着白衬衫扎在修长牛仔裤里面的姑娘,格外的像朵花,暗色中洁净的花,特别是那双眸子干净得能把周围的光彩都映出来,有点流光溢彩的感觉了。

    可能是感觉到白浩南在看,李琳仰起点头对着他,她就不会对白浩南这所谓的帅气感到眩晕,一瞬不眨的看着。

    还是轻柔的小鸡冠发型,长发都束在脑后挽成马尾,干净的衬托出那种更加干净的眼神呵,有点迷蒙又有点幼稚还有些坚定,一起跟清纯交织着,久经阵仗的白浩南不是没见过美女,什么十几线的小明星也上过的,容貌跟李琳各擅所长的绝对遇到过,可也绝对没有这种干净,干净得让他都想沉迷进去,干脆抱了这妹子找个没人的地方过小日子去吧,这种念头一冒出来就有点舔嘴皮,嗓子也有点干,真是不由自主的娴熟套路:“要不……我们去酒店……”

    说出来白浩南就想给自己一耳光!

    赶紧把头扭开走了,这一回他甚至有点负罪感。

    阿达赶紧跟他跑,但有回头看李琳。

    姑娘的脚步过了几秒才跟上来,没说话的走在旁边,两人中间忽然就沉默了,只听见旁边摩托车穿梭和路边摊叫卖的声音,还有阿达使劲摇尾巴的声音,如果有声音的话。

    白浩南化解尴尬:“开玩笑的,我身份证都没带,绝对不会跟你那个经理一样去开房,你知道开房什么意思吧?”

    李琳一言不发。

    白浩南觉得可能把小姑娘吓着了,还是有点后悔,玛德忍了两三个月,居然这会儿不就对了个眼嘛,居然都有点把持不住了,看来真的待会儿要去找个地方去去火,抬步往餐厅那边去,先把这姑娘送回去再说。

    结果起码走了两百米,李琳忽然轻声开口:“你觉得我长头发好看,还是短头发?”

    白浩南有点纳闷:“都好看吧,我又没见过你短发。”

    于是李琳飞快的从牛仔裤兜里摸出张身份证来塞给白浩南:“你看,你看呀……”

    自诩为鸡贼的白浩南结结实实的楞了两秒,然后才哈哈哈的大笑起来,李琳看来是豁出去了:“我知道什么意思,她们,她们还说那个了可能会聪明点……”

    白浩南笑得都要抽过去了:“这!这种,这种鬼话你也信?啊,你真是笨得没边了……”

    李琳顾左右言他:“我是很笨,你骗我去的……对,你骗的。”

    白浩南都蹲下去了,估计是刚吃完饭笑得有点抽筋,为这笨姑娘难得绕着弯的机智表现抽筋:“你等,等我歇会儿……哈哈哈!”

    姑娘本来就高,一个人站着立刻不自在的也跟着蹲下来,但没说话,一直看着白浩南的动静,好像在等着他用身份证。

    所以白浩南调整好呼吸,一手摁着阿达,一手笑着把身份证给递回去:“好吧,好吧,我真得承认这是第一次有姑娘主动掏身份证跟我去开房,我不敢去的,收好了,就凭你这招我能记一辈子。”

    李琳捏着身份证却没揣回去:“她们……几个都跟你那个过?我看她们就很聪明嘛!”

    白浩南差点又笑蹲下去:“我去!她们几个本来在传销里面就是人精!你怎么这么笨啊!”

    李琳终于忍不住了:“我都装傻到这样了!还自己找借口,你就骗我去开房咋地了!?”

    白浩南才正视她,拉了转身:“好了,李琳,废话我也不多说,走吧,我承认你留在健身中心我还是很开心的,这年头你这样干净的姑娘不多了,值得珍惜,你自己也要珍惜,特么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连我看见你都喜欢给你讲大道理,但过了今天可能我们就再也不会见面了,没必要跟我这种乱搞的家伙留个纪念打个分手炮什么的,过两年没准儿谁都不认识谁了,现在我确定你这智商还是会慢慢变好的……”

    李琳就那么倔强的站在那不动:“我喜欢你!我喜欢你这种成熟又体贴的爷们儿,只要你愿意要我一起,我跟你随便什么地方都敢去,一直陪着你!”

    换个男人没准儿就动心了,多漂亮的姑娘啊,多直接的表白啊,白浩南得尽量不让自己嘲讽,不伤了这金子般的心:“下回别主动给男人这么说了,不会珍惜的,我都说了你得珍惜你自个儿,慢慢看,慢慢等,寻个好的卖个好价钱,而且还得别人来追你,千万别主动这么说,跟我就算了,我都是你叔了。”

    李琳可能是想做出生气的样子,但一嘟嘴就习惯性的做唐老鸭,不可避免的变成撒娇,连语气都像:“你怎么这样……”还跺脚。

    电话响起来了,于嘉理在那边有点疑惑:“你跑什么地方了?小李子也不见了!”

    白浩南怀疑自己身上是不是也装了监控探头:“门口透气呢,什么事?”

    于嘉理简短:“赶紧过来会合,接你的人到了。”

    白浩南挂掉电话给李琳揶揄转身:“喏,我就怕过这样的日子,如果卖给了谁,那就得随叫随到……我还不如跑远点自由自在呢。”

    李琳听出来:“你要走了?”

    白浩南点头朝着餐厅那边加快脚步:“说接我的人到了,你千万别得罪了于小姐,她心地还是很善良又有能力,一定能帮你,我给你说个我这些年来的小窍门,任何人叫你签合同签字的时候,都慢吞吞的当着他把整份合同从头到尾看一遍,看不看得懂没关系,只要对方有半点跟你说话干扰你催你的动作,扔了合同就走,千万别签……”李琳跟上脚步只有低声的嗯,不知道为什么,白浩南只能找这些话题来说,不敢再转头看这姑娘,怕一个忍不住就拉她跑了,阿达几次跑到他身侧仰头,白浩南都没看。

    于嘉理站在餐厅门内稍微有点张望:“你还真是个不得闲,几分钟都要……”然后声音戛然而止,脸上表情有点复杂。

    白浩南这时才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

    也许就是走过来的路上,马尾巴被随手盘在了头顶,仅仅就是这么个简单的发型改变,似乎就显得李琳成熟了一些,也衬得脸蛋格外白皙。

    准确的说李琳不是那种妖艳的瓜子脸锥子脸,还少少有点圆,但正是这种圆润的脸蛋才配合她的笑容那么纯真,而现在一贯笑起来弯成月牙的眉梢有点上翘,通常这是皱眉才会出现的表情反应,可眼睛、嘴角甚至脸蛋都在笑啊,展开她最熟悉的笑容。

    于是这样的眉,这样的眼,仿佛一边在笑,另一边又在使劲的抵抗皱眉,怎么看怎么不对。

    再往前两步,站在了餐厅灯光下,才能发现姑娘脸上到处都呈现出憋出来的红润,情绪难以抑制的红润,然后积聚到眼圈周围无论眼皮还是眼睑都有更红发暗的迹象,而那双波光盈盈的大眼睛里更是掬满了泪水,只是跟抬眼跟白浩南对视一下,泪水立刻就如断线的珍珠滑落脸颊,在下巴凑起来滴落,可脸颊还在尽量的堆起笑容,哪怕这笑已经有些勉强,嘴角不停的想撇下去哭出来,但也在锲而不舍的使劲上牵,就像她的脸蛋一样尽量上扬,似乎这样就能阻挡泪水的滑落。

    可泪水越来越多,全都盛在脸上,那双泡在泪水中黑白分明的眸子想尽量拨开阻挠清晰的液体,但只是漆黑的瞳孔稍微挪动下,都能挤出来泪水,从眼帘的每个角落流淌到脸上,让沾满液体的脸颊变得到处都在反光,更映衬得整张脸处在实际上很激动的绯红中,连耳廓都开始变得红透了,可偏生得忍住,因为白浩南一直教她要忍住,忍住别表达出来。

    但那别离的情绪,怎么忍得住啊,像个孩子一样满脸泪水还在勉力支撑着笑,整个鼻子都在剧烈的抽抽了。

    这傻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