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所以这种傻姑娘,白浩南怎么下得去手嘛。

    就站在这边境城市的路边简单说了几句,于嘉理看来也认识到白浩南现在越早走越好,只把自己脖子上那根小坠子挂到他脖子上,一辆挂着当地牌照的轿车带走了白浩南和阿达,轿车启动的刹那,他听见身后有哇的一声哭出来,阿达使劲从主人的肩头探出头去呜呜的应和。

    坐在脏兮兮的副驾驶,看着外面乱糟糟的城市街道,白浩南没有回头看,哪怕脑海里不停翻滚起那张红了眼圈挂满泪水的脸蛋,还有碎片般沉浮起那用匕首抵住自己的质问,悠长婉转的歌声般呻吟,恨铁不成钢的叱骂……好几条影子都在飞快闪过,深呼吸好几下才压下去了。

    这世上没谁是离不了谁的,过些日子就忘得一干二净了吧。

    白浩南用这种惯常的没心没肺让自己轻松起来。

    当然接下来几小时也很快让他分散了注意力。

    仅仅两个小时的时间,他跟阿达就在暗色中接连换了好几部车,从越野车、皮卡到货车,从国道、山路到颠簸翻过铁丝网,方位感都消失得无影无踪的还登上一部渡船,白浩南只记得小时候在江州看见过这种两头都有跳板能装几辆货车小车的平底船在水面上无声无光的滑过,下船的时候全都是满载的货车,等着上船的似乎都是各色轿车名车,不过他也来不及看什么,就被招呼随着一串大货车上路,坐在高高的副驾驶台上,放下阿达在脚边开始打盹,借着手机光翻看临上船的时候才塞给自己的牛皮信封。

    里面已经有一份东盟内部的护照,照片则是白浩南当初在嘉正办理主管胸卡时候拍的头像!

    然后除了能认得自己的照片,还有一叠绿色钞票应该是美刀,白浩南基本上对手里其他证件纸片上的文字一无所知,他甚至连自己的外国姓名叫什么是哪国人都不知道,也没谁给他份偷渡说明书啊。

    好像到这时候他才猛然反应过来,出国避风头,可不是在国内那么到处乱跑随便操一口普通话就能交流的。

    哪怕如白浩南这么日天日地的光棍心态,这会儿也有点惴惴了,偷偷打量坐在旁边的开车司机,观察对方是不是样貌凶悍居心不良,结果发现这也是徒劳的,至于外面的景致,除了偶尔能看见点灯光闪过,尽是黑压压的低矮树林还是丘陵的剪影在夜空下,在没有任何路灯的公路上疾驰,车灯能照见的范围就像有催眠作用,不多一会儿之后,白浩南居然就坐在副驾驶睡着了。

    好像隐约梦见陈素芬在问他自己的小白车去了哪里,然后一个鞭腿抽打过来,把白浩南惊醒了,睡眼朦胧中发现是司机在摇晃他,看到那憨厚笑容才勉强定下心来:“什么?”

    对方的发音完全让白浩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比划动作倒是叫他掌控方向盘,从没开过大货车的白浩南迟疑着点头同意。

    果然在前面一个集体下车来放水抽烟的路边,再上车基本都换了司机,试着扳动那颇有些年头的大方向盘,踩动比高级豪华车费力多了的油门离合,白浩南很快就忘掉自己眼前的窘境,专心得像个第一次开碰碰车的孩子,他很容易被这种新鲜事情带走情绪。

    重点不在于往哪里走,跟着车灯前方的车屁股走就好,操控比较艰难的大卡车也让白浩南不得不集中精力,而换到副驾驶的司机笑着用香烟示意他要不要,被婉拒后就自己舒坦的吞云吐雾,然后用怪腔怪调的什么语言问白浩南,所有外语只知道法克和谢特,至于日语呀没忒、一库之类广大青年人喜闻乐见的词儿他都不知道!

    现在当然只能鸡同鸭讲,回以尴尬又无奈的笑容,时不时的就想迸发出个卧槽来回应。

    还好阿达能起到个润滑剂的作用,一脸傻笑的让那司机也笑着逗弄好一会儿,但很快把阿达也藏到座位背后去。

    大概十多分钟以后吧,司机换座的原因就体现出来,前方出现一道关卡,如同国内比较豪华的小区大门那种大型门洞,副驾驶上的司机们纷纷跳下车,娴熟的过去签字画押,车灯下还能看见他们顺手塞了点票子到那些光影下的制服手中,灰色制服的警察就只是到车头边看看,白浩南提到嗓子眼的心跳还没加快就接着继续上路了。

    司机们还探头欢快的跟外面的制服们嘻哈告别,驾驶权没有如同白浩南以为的那样会换回来,继续前进不过两三个小时左右,又是类似的关卡,又是类似的经过方式,但好像有些不一样,夜光下白浩南也看得不是那么很清楚。

    等再继续开车前行,就是车辆靠左前进了,打了会儿盹的司机让他回到副驾驶的座上,不谙地理方位的前足球运动员当然不清楚这么几小时间,他已经穿过了两个东南亚国家!

    这番折腾让白浩南的瞌睡虫也没了踪影,随着外面的天色很快翻出鱼肚白再慢慢放亮,抱着阿达一起看着外面完全不同的风土人情还是基本能确认这到外国了。

    起码路上开着的车牌照不一样。

    这会儿没了对庄家的畏惧逃亡,也没了对姑娘的眷恋心酸,就是有点对前方未知的惴惴,应该主要还是来自于语言的不通。

    早上吃饭的时候十多二十个司机随从等人都坐在路边摊位,听着他们叽里哇啦,白浩南仿佛第一次意识到了自己是个外国人,当年在球队走马灯一样换了那么多的外援居然都没这种强烈感受,也许在这里自己才是极少数吧。

    但是如同到传销地他能很快注意到那些人的白袜子,这个国家的人恐怕给他最初清晰的印象就是双手合十,那是种只是十个指头合在一起,连手掌都来不及贴紧,有点拱起掌心的随手礼节,可能就跟中国人见面说你好、吃了吗一个功效,不代表什么具体含义,纯粹是个礼节动作,所以等到再上车的时候,白浩南也能对着司机做很标准的随手合十了。

    那满脸黝黑的司机笑得非常温和回应一样的动作,可惜双方还是没法用语言交流,一丁点都做不到,他能做的就是不停跟对方交换开车,保证一路都没停下耽搁。

    这种有点尴尬的时间一直持续到下午,白浩南才跟随这个数量越来越少的车队抵达一座明显充满热带芭蕉树和各种植物,外加建筑上到处都比较花哨色彩艳丽还有点乱糟糟的城市,最后三辆车开进一处喧哗嘈杂的停车场卸货,白浩南被带到了货场门口,一个穿着杏黄色僧袍的和尚等在那里。

    傍晚了,白浩南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周围所有到处的植物、建筑和人们脸上的神情看起来都是自然生长风格比较心慌,反正看见这稍微规范点的和尚,居然有生以来第一次有种亲近的感觉,特别是对方用一口汉语问他:“你就是王建国先生么?”

    差点没哭出来!

    终于有个说人话的了。

    和尚有点老四十多岁,在白浩南揣测多少应该是个头目的年纪,光着脚也是先双手合十,还好白浩南已经练得比较熟练,赶紧回礼说是,对方笑眯眯的说是天龙法师安排他来接人的,然后就在周围好多人恭恭敬敬的合十中转身离开,白浩南现在知道对周围所有人都挨个儿合十告别了,阿达差点跟着他没把尾巴摇断,虽然那半截尾只剩个头子了。

    回身追上和尚白浩南感觉憋了好久:“我现在在哪里?这里整个城市都是这样么?感觉就跟中国的城乡郊区差不多,啊,当然那些金灿灿的房子很好看……”

    和尚笑眯眯的点头却没回应,白浩南没察觉这时候的他就像之前的李琳,叽叽喳喳的跟在和尚身边用说话排解心头的不安,可走出这条略偏僻的街道接二连三的有人在路边看见和尚就跪拜,中年和尚始终保持那和善的表情双手合十回应,还有摸头念几句的举动,这些人过后没多少喜形于色,但表情是满足的,顺便也满足的给了旁边白浩南笑容。

    最后有点目瞪口呆的就是白浩南发现自己的终点就是金灿灿的庙宇,那片高大宏伟的尖塔上到处都是金色不锈钢的感觉,在蓝色纯净夕阳色彩映衬下简直能晃瞎眼,建筑造型的复杂繁琐也是白浩南这种文盲不会形容的,但起码从进门开始,从街上一直领略到的那种浓厚宗教氛围上升到顶点,游人很多,但只要是本地人基本都保持非常虔诚恭敬的态度,面对每个建筑每个和尚,也对白浩南送上鞠躬,所以白浩南这路走下来,差点没把腰折了,还好哥们儿有练过!

    进了庙宇,中年和尚变碎步而迅捷,不再跟任何人接触啰嗦,引导白浩南和阿达沿墙根快速穿行,就像两只带着小崽的大老鼠,白浩南开始担心阿达在寺庙搞事儿的,结果狗子比他更敏感这种氛围,夹着尾巴一直紧跟主子。

    最后在一片花园似的草坪空地见到一位明显层级很高的老和尚,武侠小说里面常爱说的那种少林方丈派头,满脸老得都有褶子了,但却精神矍铄的一身僧袍还半边露出胳膊,盘坐在那用白浩南听不懂的语言滔滔不绝,周围或坐或站的呆了几十号人,其中少数穿着僧袍,多半衣冠楚楚经济条件颇好的样子,也有一些穿得比较差的,但表情都专注于台上。

    中年和尚不打扰白浩南的观察张望,给他指了个地方,自己回到了老和尚身后站定,那里已经有好几个和尚了。

    白浩南能听懂个什么啊,恐怕是汉语他都听不懂,但新奇新鲜让他不至于呵欠连天,学着其他人跪坐在地上,还能顺便抚摸阿达的背脊,让狗子安静的趴在那。

    其实时间不长,看周围所有人都起身自动排队,白浩南也懵懂的把自己混杂其中,弯弯绕绕的长队没什么章法,但最终着落在老和尚的面前,白浩南开始还以为跟中年和尚那样摸摸头念几句经呢,结果却看见其他几名和尚捧了盆子跟一把笤帚过来,然后老和尚就用笤帚蘸蘸盆里的不知道什么水,挨个打头!

    没错,那东西就是一把什么枯黄坚韧的植物扎起来杯口粗,反正沾上水以后还是蛮沉重的样子,那老和尚摆出一副刽子手砍头的架势,重重的打在面前人头上!

    白浩南目瞪口呆的看见有个身材单薄的小个子女人,差点被一笤帚给打得趴在地上了,可依旧一脸满足的双手合十道谢以后离开,而白浩南背后的人还用合十的双手敦促他跟上队伍去挨打,有些个头比较高大的还跪拜在老和尚面前方便他用力,偶尔老和尚特别卯足了劲多砸几下,那分量,白浩南看得自己颈椎就是一缩!

    所以轮到白浩南的时候,他真是带着顶头球的心理准备闭上眼伸脖子,却意外的只感觉那笤帚在脖子上滴了几滴水就轻轻放过他,他还觉得自己是被放水走了后门,喜笑颜开的睁眼一个劲合十感谢,老和尚眯着眼看他,很快就把笤帚举着朝下一个了,白浩南分明听见那沾满水的笤帚在身后那个当地男人头上打出啪嗒一声脆响,就跟小皮鞭打在身上差不多!

    和其他人大多跪拜合十以后离开不同,白浩南看了之前接自己的中年和尚,带着阿达一直等在旁边了。

    这么多人,老和尚挨个儿打头打下来也是颇为费力的事情,这也看得出来他是真用力在打,最后几位时候都有点体力不支的摇晃了,但这老和尚还是坚持着打完,直到那几人脸上带着感激涕零的表情离开。

    白浩南感觉自己到了疯人院,对自己未来两年的寺庙生涯也有了些许的担心,这些人不是有病是什么?

    最后老和尚是被人搀扶着回寺庙建筑里的,经过白浩南的时候,满头大汗又带着虚弱的语气示意停下来看白浩南,白浩南赶紧双手合十,目光却没其他人的清亮虔诚,贼眉鼠眼的偷偷打量老和尚的表情,本能下意识的反应。

    老和尚就这么淡淡的看着他,愈发看得白浩南有点心里发毛,这该不会是溙国的什么少林武当派,动不动都要抓了人一顿暴打吧?

    难道是看自己身体健壮结实,没用笤帚打,要召出一堆棍棒伺候么?

    于是白浩南呈现出来的目光就更加猜疑不定,还把脖子上于嘉理留给他的那只吊坠给装模作样的拉到外面示意咱可是自己人。

    好一会儿,老和尚的气喘吁吁都平静下来了,用一口软软的嗓音发话:“有……什么要跟我说的?”

    汉语让白浩南觉得亲切多了,这么突然有点温柔的发问让他顿了下才憋出来:“您这……下盘有点不稳,应该练深蹲!”

    如果是漫画书,周围聚着的十多个和尚就应该全都翻倒在地还吐血了。

    这是整个溙国都大名鼎鼎的天龙法师!

    能被他打一笤帚都是三生有幸的赐福,哪有这么吊儿郎当的回应!

    简直该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