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梦想为王 > 章节目录 148、过渡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7/127652.html
    白浩南得扶着栏杆小心翼翼的下楼来,寺庙里的佛堂建筑很多都是悬空的,有楼梯上下,然后看见小沙弥和小尼姑又站在下面:“咦?不是让阿依早点回去休息么,你也累着了。”

    萝莉尼姑默默的那么跪下来,给白浩南深深磕了个头:“谢谢龙毗……下午我吓着了,一直,一直没来得及谢谢您,我现在还能站在这里,全靠您帮我挡住了灾难。”

    白浩南笑:“阿班教你说的吧,没事儿,回去休息。”

    小尼姑又看了眼哥哥低着头起身,白浩南想起问她阿达在哪,才有点生动表情的回应:“老师,老师带着的……她一直在寺庙门口等着的!”

    白浩南还想问佛牌,后来想算了,好像这玩意儿在寺庙里也不是多金贵的东西,还是撵小萝莉回去休息,自己跟阿班一起出去接狗子:“我是真觉得你妹妹还小,当什么尼姑啊,简直没了孩子的天真活泼……”说了又觉得好笑,自己快三十岁的人跟个七八岁的小和尚一本正经说这个干嘛。

    阿班已经变得恭敬很多,紧跟在白浩南的侧后方:“龙毗,我们这是报答父母的恩情,刚才那些话,是阿爸阿妈过来教妹妹说的,他们也刚刚知道了这个事情,非常感谢佛祖派您挡住了灾难,要我们以后全心全意跟随您弘扬佛法,报答佛祖的保佑。”

    白浩南想白眼的,自己拼死拼活抢了人下来,怎么又变成佛祖的功劳了,但难得没开口,去调笑这样孩子的信仰好像不太好:“没事儿,我不会呆多久的,你也不会一辈子当和尚对吧。”

    阿班居然说:“今天看见阿依平安回来,我想侍奉佛祖一辈子。”

    白浩南终于忍不住:“如果你非得这么说,假如不是我要带着阿依当翻译出去,她也不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小和尚摇头:“这是业,阿依命中就有这样的因果,她还没出生,天龙法师就说她在十岁前会有一次命中劫难,这是父母的业报,过去造业,终有果报,所以她才会从五岁半就送到天龙寺来修行,果真有了佛祖保佑,才会派您来保护她安然度过这样的劫难,我们会永远全心全意的跟随您弘扬佛法,无论是出家还是在家……”

    白浩南懂什么业哦,顿时觉得自己的佛教文化水平比这七八岁的小和尚都差得不止十万八千里,但是他会偷懒啊:“这样,你去找找有什么跟足球有关的佛经,比如说提倡强身健体的佛经,回头我们就宣讲这个,如果不长的话,你也可以教我溙语发音,我硬背下来糊弄人就行了。”

    小和尚恭恭敬敬的合掌接受任务:“您是有大智慧大勇猛的人,一定看看就会了。”

    白浩南有点乐:“阿班,我觉得你以后才是有大前途的,我特么……嗯,嗯,我在你这个年龄的时候,哪有你这么会说话!”

    阿班竟然能保持冷静的扑克脸:“全靠跟随法师还有阿赞的修行,佛祖自然会教导我学习这一切。”

    白浩南终于被打败,发现自己跟这家伙交流,什么都能拐弯到不知哪家的佛祖身上去,算了,不提这不认识的家伙了。

    白浩南没能走到寺庙门口去,因为刚刚在庙里穿行,就被好多和尚发现围住,关心他的伤势和需要什么帮助,听闻他到寺庙外面去接自己的狗子,有个和尚悄悄带着他从个侧门看了眼外面广场,已经下午四五点的样子,以往主要是游客的寺庙前广场上,现在络绎不绝的挤满了来参拜的信众,就是因为人太多,所以今天才只能疏导他们到庙里各个大殿游动参拜,而不是像平时随便自由出入。

    和尚们对白浩南的态度跟阿班表现得一样恭敬,指着他光膀子的绷带纱布,表达现在他要是走出去,一定会被包围,哪怕是挨个儿赐福估计也能累个半死了。

    所以还是阿班带了两个和尚一起出去找宋娜老师吧,连这小沙弥都不见得能单身挤出去,现在是个天龙寺的和尚出去都会被围住问三问四的感谢佛祖。

    白浩南随意的靠着墙根坐下来等着,这群和尚也不会汉语,一个个满脸呵笑的看着他围成圈,大眼瞪小眼,搞得白浩南也只好傻笑回应,腮帮子都酸了,也没见阿班回来。

    这时候白和尚难免想起那个笑得迷死人的姑娘,原来她那么站一天都保持笑容,还真不容易哦。

    当然,鸡贼的白浩南肯定不会被尬笑给憋死,闲着也是闲着,他就近开始指挥年轻和尚们动动胳膊腿,询问脚、脚踝、膝盖、大腿、腰等部位的溙语发音,成套的溙语懒得去学,这样一些单词还是可以记一下,接下来在训练中肯定会用到的。

    然后就在这个过程中,白浩南忽然想起来自己今天有个大问题,没吃饭。

    中午刚好看完俱乐部准备吃午饭就出事儿了,然后到现在还没吃饭!

    不想还好,现在忽然一下肚子就饿得跟什么一样。

    这一点在前面两三天还不是很明显,毕竟作为职业球员,白浩南一直都有良好的饮食习惯,早上多吃点,中午营养均衡保证,晚上少吃点补充必须的身体热量跟维生素就行,所以当和尚把晚饭给淡化掉,对他真不算太难。

    可今天只吃了一顿啊,白浩南忽然就对学溙语单词索然无味了,靠在墙根有些艰难思索能用什么办法解决饥饿感。

    这时候阿班终于回来,让白浩南略微吃惊的是宋娜坚持抱着阿达一起回来的,看见坐在墙根下的白浩南,女教师远远的放下了狗子,然后专注的对白浩南合十敬礼。

    白浩南忽然意识到,佛教到底有没有神鬼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用那套说辞教得普通人都能遵循这些礼仪,感激做得正确的事情,而不是像自己成长的那个环境神鬼不敬,顺带连正确美好的东西也都不敬了,所以哪怕依旧没觉得这溙国有多好,白浩南也觉得自己该有同等的态度对待别人,支撑着站起来,和尚们连忙跟着起身扶他,宋娜还是穿着那件红色的长裙,但走得近了能注意到胸口黑绿红色的图案中间应该沾染了血迹,但这姑娘没半点厌恶嫌弃,就凭这细节,白浩南对她的好感又上升几度:“不用这么客气,况且今天的事情还把你牵连了,耽搁你这么久。”

    结果宋娜的说法跟阿班如出一辙:“今天的事情让我见识到您的勇气,让我又有了重新侍奉佛祖,来当居士的想法,不知道能不能跟着您学习。”

    经书都没看过一页的白浩南目瞪口呆两秒赶紧:“啊,算了算了,今天的事情就到此为止吧,如果你真的还有点好意,我想问问中午我们本来不是应该吃饭嘛,我到现在其实都还没吃东西,你觉得有什么解决办法没有?”

    没想到宋娜睁大眼,好惊奇的把眸子转了好几圈摇头:“啊,这还真没有办法,您只有早点休息,也许梦里佛祖会让您吃饱东西,明天早上化缘再说吧,嘻嘻,这倒是提醒我该马上去吃东西了,好,我会尽量经常来拜访的,这是车钥匙跟您的钱包,我把车给停在寺庙外的停车场了。”

    这姑娘倒也干净利落,白浩南最后叫住了她:“你看外面这么多人,能不能把你那墨镜借我两天,回头我买了再还给你。”

    宋娜肯定没想到他这个要求,摘下长发上卡着的墨镜递过来,还楞了两秒,才跟各位和尚合十道别,白浩南拿着隐有香气的蛤蟆镜,观察到年轻和尚们的目光还是有追随这个身材火辣的长裙姑娘远去,阿班除外,这孩子可能还没到发芽的时候。

    所以白浩南为众人着想,叫自己的小翻译给他们传递自己的思路,凡是喜欢踢球,愿意参加天龙寺足球队的和尚,都可以在这两天找他报名,晚上六点集中考测挑选人,以后每天有一个小时的训练时间,然后尽快到外面去约点比赛来踢,没什么奖励收入,就当是个兴趣爱好,先这么踢着看看。

    完全就在白浩南的预测中,甚至还有超越,寺庙里的青年和尚报名踊跃得超乎想象,本来这些大庙里面就是青年人居多,尽是二十左右来短期出家的年轻人,就像学校似的始终在更迭年轻人,真正留下来一直当托钵僧的不过近百人而已,所以其他几百人大半都想来参与,搞得白浩南觉得可能要在庙内搞一次内部遴选赛了。

    那就在庙里找块比较大的空地做球场吧。

    第一天带着阿达周游全庙的时候,白浩南就发现这天龙寺简直就是一大地主,周围占地很大,据说都是周围的农户商家逐渐主动供奉给庙里,然后自己搬到别处去了,这种事情感觉在国内怎么都不可能发生,换国内估计想的都是近水楼台老子先修个铺面来卖纪念品赚钱啊。

    看来这里的傻子真有点多。

    当然也不排除老法师确实是个做生意的老手,今天哪怕只转了一上午,宋娜还是给白浩南指过不少路边的小庙的,有些感觉就是个土地庙,一间小房两三个和尚而已,行的都是同样事,念的都是同样经,凭什么天龙老法师就能把这天龙寺搞得风生水起呢。

    所以白浩南这么搞,现在也没谁来说不是了。

    最终他们居然还敢选定了大佛塔下的那片空地!

    据说这座佛塔曾经是大象驮着佛祖的舍利去哪里的时候走到这里就不愿走了,所以留下点买路舍利给供奉在大佛塔里,几百年前就铺平了一大片,白浩南还是知道分寸,不去挑战别人的宗教极限,只是让青年和尚们大概的分布下就七对七的来对抗,不划线不要球门,随便用僧袍摆两个门就行,自由组合每组打个五六分钟,他就喊换组,有些人被留下要求组成新的组别,阿班一直站在旁边做记录当翻译。

    人数太多,积极性太高,天黑了还舍不得收工,有人想拉根电灯线过来继续,白浩南笑骂这么多和尚,这得多大多亮的灯才能区分这么多光头谁是谁,今天就到此为止,各位师兄弟各自继续修行自己的佛法,明天五六点再继续,每天只有一个小时,不耽搁诵经面佛啊。

    很明显,白浩南这时候知道分寸了,不能因为自己喜欢这件事儿,就莽撞的带着一群人狂奔,而忘记了周围那些殿堂里面还有很多苍老的眼睛在默默看着这一切,随时可能爆发出别的声音来。

    当然,白浩南这么干还有个原因,打算趁夜溜出去吃点东西!

    在他骨子里,规矩永远是摆在神龛上的东西,至于遵不遵守,他从十岁起就开始翻体校围墙出去玩了,活人咋能被围墙憋死呢,何况天龙寺还没什么围墙呢。

    再说老法师不也说了,自己只要不沾女色,不贪污钱财,其他清规戒律都不用遵守么。

    回到自己住的木楼上,找阿班拿了件僧袍裹上就出门了,小沙弥想问他去哪里的,但可能觉得龙毗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不敢问吧,白浩南尽量慈爱的摸摸阿班好学的脑袋:“多看书,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我当年就是学成天天想上了,要不要我给你带点啥?”

    小和尚估计还没晚上偷偷出去过,赶紧摇头。

    白浩南理直气壮:“我去考察下晚上踢球的状况……去去就回。”

    不过他出门还是戴了墨镜的,宋娜的墨镜真有点香喷喷的,这姑娘化妆是有多浓厚,真不知道卸妆以后是什么样,白浩南行走江湖多年,没少在这事儿上栽跟斗。

    一直到这个时候,白浩南都还没完全意识到,这个国家或者说这座著名的旅游城市的夜晚,才是最精彩的。

    作为一个热爱夜生活的前职业球员,连于嘉理都担心过他会在这种声色犬马的夜生活中迷失自己,白浩南究竟会遭遇到什么呢?

    打着绷带出门本来只准备吃碗面的白浩南也没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