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梦想为王最新章节!

    (求月票,新书月票榜第四名追得很厉害,求月票!)

    白浩南曾经以为国内那个首都大广场是自己看到最大的,以他曾经去瞻仰过的视觉效果来说,绝对比这个是小巫见大巫。

    起码造型上就不如这个印象深刻。

    远远的看过去,灰色的广场地面上有无数的人影在晃动,正中心那个如白浩南熟悉联想的白色飞碟状咪咪上也有人影,顶端的金色圆头在海边夕阳照耀下熠熠生辉,与其说是法相庄严,不如说它富丽堂皇,远处还能看见其他都是极为宏大的建筑,反正和天龙寺都是充满传统风格的精致寺庙绝对形成强烈反差,天龙寺未免太过拘谨小气了。

    对比起来就像之前白浩南感觉天龙寺和州府那种几个和尚的路边小庙差别一样。

    天龙法师抬起手臂开口,无喜无悲,没什么羡慕也没啥激动:“每天,这里都有上万的信徒、僧人在参拜修行,光是志愿者都有三千人之多,最高记录在这里创造过六万人共同修行的世界记录场面。”

    白浩南夸张的拖长声哦:“我也在六万人体育场里踢过球,还不止一次呢,据说欧洲每周都有八万、十万人的体育场比赛爆满,我的梦想就是有朝一日能到诺坎普或者老特拉福德去看场球。”

    天龙法师又给自己弟子头上一记打,但没那么用力了:“我说的是别人创造这样的盛景,而你说的是只在其中一份子,你认为这中间的区别大不大呢?”

    白浩南揉头嘟哝:“您可是大人物!”说到这里忽然想起来好像有个纤瘦的姑娘也这么带着崇拜说过自己是大人物,所以不由自主的放下手,顺着天龙法师的目光方向看过去。

    认真的看过去。

    夕阳下去得很快,似乎只有那金顶还在发亮了,之前晃动的身影已经开始变得模糊起来,可巨大广场上的灯光却亮起来,不是那种大型照明灯具,而是似乎每个人手边点亮了一盏灯笼之类的,稍微调整下,比白天更容易看清人影排列,上万人横竖成行的整齐排列出来,那灯光点阵的效果自然能量变到质变,产生巨大的视觉震撼。

    接着白色飞碟上才是公共照明灯具环绕无影的把整个建筑照亮,最终使那个顶在高处的圆头,通体透亮得像颗夜明珠,一柱光芒强劲的从明珠射向天空,那亦真亦幻的场面套用某部电影里面的台词,白浩南都想喊一声:“老婆!出来看神仙啊!”

    天龙法师感觉到弟子的安静,回头看了他一眼:“现在觉得怎么样?”

    白浩南没了嬉皮笑脸,但回应依旧敷衍:“蛮好,蛮好……”

    天龙法师终于笑了:“你啊……”

    却不再说什么,就那么双手合十的朝着那远处的那啥建筑信步走过去,白浩南撇撇嘴有样学样的跟上。

    从这任一角落走过去中心,白浩南估计都有一里地,经过外围的精修草坪甚至还有仙鹤之类动物以后,越过细细的水涧环绕踏上正方形广场的石砌地面,就逐渐能接触到其他人了,大多是穿着白衣白裤的信众,男女老少都有,间或有黄色僧袍的出家人穿行其间指点如何打坐,当然也顺便把那些灯盏摆整齐,营造出更加震撼的效果,让身处其中的每个人都觉得与荣有焉。

    好像从做球员开始,站在场边热身的时候,白浩南都不容易被场上场下狂热的气氛感染,仿佛经历传销的时候,更是对那种千人老鸭汤,万人海滩大开发的戏码觉得好笑,包括现在心中都只想送上一句一群HMP!

    不知不觉在天龙寺已经呆了快满三个月了,纵然没读过一页经书,好歹也经常在给人抚顶赐福,足球龙毗王陀现在也算是佛教中人,要说这佛教好不好他不懂,起码在天龙寺感觉就是很多人的精神寄托,那些穷苦人也因此过得快乐,给宋娜、阿班这样的信徒也带去了幸福感跟礼仪善良,可要说到眼前这种场面,白浩南说不出来为什么,总之就是觉得跟传销场面没多大区别,有点走火入魔的味道。

    他忽然有个奇特的想法:“卧槽,天龙这老家伙该不会是想要来踢馆吧?”

    就这么个干瘪老头儿,带着自己一个人,就敢来对方上万人的场面单挑BOSS?

    带着这种绝对不着调的胡思乱想,师徒二人穿过一排排虔诚打坐的信众,走近了那奇特的圆锥建筑,走近了才能发现实际上也是一圈圈的收缩上去,可能某些法会的时候会让高级别的僧侣围着一圈圈坐上去,一定效果更能唬人,不过一大堆和尚坐在咪咪上面的样子么?

    白浩南怎么想怎么都有点忍俊不禁。

    天龙法师肯定不知道自己的徒儿在背后有这种心路历程,丝毫不受宏伟建筑的冲击力影响,恍若无人的慢慢沿着建筑台阶拾级而上,之前穿越广场的时候,僧袍就是最好的通行证,而现在终于有僧侣赶过来想阻挠这两个面生的和尚。

    老法师淡然前行,本来这是白浩南最能展现狗腿子角色的机会,只要砸出天龙寺老大的名号,那在全国也是能排进前十的大庙啊,可惜这货不会说!

    英文、泰文全都不会!

    到现在为止他连天龙寺的发音都不会,终于有点后悔了,但还是挤上去想伸手挡住对方触碰天龙法师的手臂,结果老法师没有半点停顿,直接对着伸出来的胳膊合掌前行。

    站在建筑上,就能发现那佛光普照的效果全都是暗藏在外圈的灯光投射,现在顺便也投射在了天龙法师的脸上,只是这么一个照面,过来这七八人的僧侣中老成持重的立刻就辨认出来:“北方邦的天龙法师?!”

    那口气就是带着颤抖的难以置信,白浩南忍不住还是变成抖抖脚的狗腿子了,一脸算你们还有点狗眼,居然能认得出老和尚的表情,还是郁闷自己在这么装逼的时候,都不能说话,心中默念一万个MMP!

    当然他的肢体语言还是表达出来了,一群僧侣立刻让开些,分列台阶两边,有人迅速往上跑,肯定去报信了,其他都恭恭敬敬的围在前后左右一起前行。

    白浩南还回头看了看,圆锥形建筑周围的广场上三百六十度都坐了不少信众,但起码在这个方向,还是有些人在抬头偷看上面发生了什么,白浩南有点嗤笑,他好歹也上了两回静坐修行的课,每天晚上更是能看见阿班在那认真的坐修,现场这些人明显不认真啊。

    搞这么大的排场,还是不认真,那真是哔了狗了。

    当然顺便也观察到周围这些僧侣的表情眼神中还是带着些防备。

    要是这俩外来和尚突然暴起要做什么的话,这些僧侣估计会一拥而上,这是白浩南的小肚鸡肠想法。

    而心无旁骛的天龙和尚就走得极稳,在这慢慢升高好好几层楼的高度,可以俯瞰众生感觉油然而生的时候,根本就不回头看。

    白浩南要看,这可能走过三分之一的高度,算是近距离仰视那圆头,才发现远看是圆头,近看居然是一尊尊佛像给组成的球体,怪不得远远看着有种金灿灿的颗粒发光感呢,原来都是表面佛像在各自反光。

    这设计者是真用心,几乎把各种能让人肃然起敬或者神乎其神的细节都考虑到了,可能也是考虑得太周全,就显得很刻意,这么大的广场,这么怪异的建筑,这么不伦不类的佛像,都让白浩南很容易出戏啊。

    这时候,终于有人从那一圈圈的建筑平台上走出来了,原来只有走上来才会发现有通道可以从内部走出来,还颇为宽敞,但在下面是看不到的,当先一个带着变色墨镜的老和尚,周围跟了一堆和尚,一个个气度不凡,或严肃、或桀骜、或皮笑肉不笑,总之一看都不是好相与之辈,年纪都在四五十岁以上,白浩南的目光快速从他们身上扫过,最后还是落到最前面那位老和尚身上来,因为对方的行为举止太吸引人了。

    怎么形容呢,还是那四个字,不伦不类。

    溙国和尚其实穿着打扮很简单,无论什么级别都是一样的黄色僧袍,据说跟王室关联的最高宗教管理者僧王也是这么穿,并没有国内和尚的手串,哦,是佛珠之类,更无藏传佛教那些精美绝伦到极致的法器,最多化缘的时候多个装钵的口袋,这袍子的穿法平时都规规矩矩,某些场面或者热的时候半露一边胳膊,仅此而已。

    但这位的黄色僧袍首先质地就有点不一样,其次款式有点短打,说好笑点更像僧人足球队改进下的半截僧衣,而且是马甲扎腰带,露出两条胳膊长袖的式样,有点像少林武僧,脚上既不是普通僧人的赤脚,也不是民众跟白浩南穿的这种夹趾拖鞋,用国内的话说就是类似皮凉鞋,对,还穿了袜子,拉得很紧很高很整齐的那种白袜子。

    这个细节差点没让白浩南笑出声来,难道这位是传销同行,逃到这里来的么?

    当然这会儿笑不出来,白浩南只能赶紧让自己低着头,免得被人看见自己黑框眼镜里的神色反应,因为天龙法师已经跟对方相对合掌问候了,可惜你来我往的对话中,白浩南一个字都听不懂,直到天龙老和尚侧身引见用了华语:“这就是我新收的弟子王陀,最近我们在推行的足球佛法,也是他在带领,这就是法恩寺主持特米思恩.瑞能大师,能见到他是你修行三生的福缘功德。”

    白浩南终于双掌合十的面对了这传说中全国第一大庙的老板,近距离比刚才看得更加清晰,茶色变光墨镜阻挠了他看见对方眼神,但那张细皮嫩肉的老年脸蛋让白浩南看了就觉得不适应,还是天龙那矍铄红润的老人斑脸庞看着自然些,哪怕对方现在带着颇为考究的笑意,白浩南都感到一点不由自主的阴冷,想打个寒颤的那种:“世世常行菩萨道,后生小辈有幸拜见大师了。”

    瑞能大师的华语腔调和宋娜差不多,略微怪怪的:“你能有幸拜在我师兄的门下,还能得到他的真传,那确实是修行三生的福缘功德啊……”

    哎哟喂,白浩南是真的没想到天龙这土包子还跟对方是师兄弟呢,真是心中一震,还好脸上没露出来,唯唯诺诺的合掌低头只把头低得更狠些,用脚丫子想都知道,这位好像得罪不起,而且是很容易得罪的感觉,卧槽,要知道天龙老头儿跟他貌似有过节,怎么都不当这个便宜徒弟啊。

    可能没想到这个家伙如此没骨气,瑞能大师哈哈笑了两声邀请天龙法师一起入内参观叙旧,这是白浩南猜的,因为后面全都是溙语,一个字都听不懂。

    听不懂也好,他就不会心中数震了,神态安然的跟着天龙法师身后,走进灯火通明的建筑内部,里面是个铺满红色地毯的巨大厅堂,有椅子,而且天龙法师坐下的时候还给白浩南也指了张,这让白浩南坐下得颇为得意,都有点想抓耳挠腮的表达心情了,因为刚才那些神色各异看起来就气度不凡的和尚都只有三人有资格坐在对面这种红木太师椅上,其他都得跟地毯下上百余位僧侣盘坐在一起。

    没想到自己跟着天龙法师当了弟子,这辈分是蹭蹭的涨啊!

    看来在溙国国内都能排前列了?

    只是不知道这种便宜师叔祖会用什么代价来换取,会不会一言不合就五马分尸在这红地毯上啊,反正洒了血也看不太出来。

    喏,天龙法师跟瑞能大师侃侃而谈的时候,白浩南就只能坐在旁边想这些有的没的。

    一直到半小时后,白浩南把端上来的茶都喝完了,两位大头头才说完,瑞能大师并没陪着送客,而是就站在那看天龙法师带着白浩南顺红地毯这么慢慢走下去,一直走到建筑底部应该直接是地下停车库的大门外,引路的僧侣才恭敬的陪上一辆电瓶车,也不知道是真有这么大还是故意在卖弄显摆,在地下转悠了好一阵,才送到外面停车场,打开那辆普通得掉渣的起码五六年以上成色的锐志丰田轿车,送老和尚坐好以后,白浩南才回到驾驶座开车,从车内后视镜能观察到老和尚一直也在观察他:“看我干嘛?”

    老和尚笑了:“我看你怎么没回头看看那壮观神圣的佛教圣地?”

    白浩南答非所问:“我只看见他穿的那皮凉鞋是GUCCI的,袜子是LV的,墨镜是雷朋,那露出胳膊的打底僧衣好像袖口上有个巴宝瑞的标志,他这一身行头估计都能换这辆车了。”

    老和尚居然没听说过:“什么?都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