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梦想为王最新章节!

    白浩南稍微普及了一下奢侈品常识,有点好笑:“换做别人真的很难认得这些东西,偏偏我就看到过,因为我也买过,作为一个球员,赚了大钱的球员,又没什么文化想显摆自己有钱,那就只有买这些东西,成天都呆在训练基地,只有晚上才能出去夜场泡妞喝酒,所以拖鞋我都买过这牌子的,还有内裤,我们球员就流行装这种逼,没想到你们得道高僧见识也差不多嘛。”

    老和尚无声的靠在椅背上面带轻笑:“你这个侧重点倒是颇为独特,那你觉得这佛教圣地怎么样?”

    白浩南敢说:“不怎么样,骗人的玩意儿,你打我,我也这么说。”

    天龙法师没打他了,静静的转头,正好白浩南把轿车驶上高速公路,远远的能瞥见那飞碟般的建筑似梦似幻的被光照映衬着,似乎有一柱异光升腾到夜空中,格外的神通!

    老法师就这么看着,白浩南感觉到后面的安静,而且不是沉思的安静,从后视镜看老和尚扭头的动作,他也顺便看了眼:“那是钠灯,金字旁的钠,听说过么?黄光很亮很穿透,我们那个六万人体育场就用过这玩意儿,有次改装换灯的时候好奇,就坐在旁边看跟安装师傅聊过,天龙寺要不要装?找老于化缘来装啊,巨亮!”

    天龙法师收回目光,有种难以言表的复杂笑容:“就因为这个,你对这种圣光就毫不惊奇?”

    白浩南最后瞟了眼远处星罗棋布的信众灯光,这么远看起来就好像萤火虫的微弱光亮,密密麻麻的环绕那巨大建筑,感觉就是汲取了所有人的光亮铸造了那最亮的中心,然后就猛轰油门提速:“我给您讲过,在老于那里为了救个朋友我去传销搞了俩月,不多不少接触了些人海战术的诈骗,传销里面最常用的一招就是你看看这么多人都信,难道所有人都是傻的?天下就只有你聪明?于是很多人在那样上千人同吃,上万人同游,十万人同住的场面下就信了,这么多人都相信的肯定是好东西,喏,我反正看见这么多人集中在这里,就是这个感受,我不知道好坏,只是心底觉得这特么一群傻子被人骗得够呛啊……你打我,我还是这么说。”

    天龙法师还是没打他,慢慢靠在椅背上闭目沉思,白浩南以为他又开始坐禅了,专心开车,没想到过了会儿老和尚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你所经历的一切,都将是你感悟人生的必由之路,没什么捷径可走。”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车厢里除了仪表盘就没有什么光亮,白浩南看不清老和尚的表情,听不出是感叹还是在跟自己说话就没接茬。

    老法师仿佛在慢慢的吐出一口气:“十年前,刚刚有这片广场建筑落成,周边什么都还没做好的时候,这里就迫不及待的召开了一场万人法会,邀请全国佛门弟子都来共同祈福,虽然我一直并不认同瑞能的选择,但这在佛门是大事,也应该鼎力相助,所以我还是来了,带着我最好的弟子,艾达的师弟……”

    泡妞的窍门就是得当个优秀的倾听者,对待老和尚白浩南就更擅长了,没说话的继续听:“一直在天龙寺潜心苦修了十五年的他,从踏上那片广场就被震撼了,认为这才是他投身佛门应有的追求,在这样气势磅礴的地方传播更多的佛法给更多人,得到更多人的景仰,而不是呆在天龙寺那个默默无闻的地方,甚至还很有可能要等上二三十年后,才能接过天龙寺来执掌,所以他断然决定不再回去,要留在这里追随瑞能大师弘扬佛法,从此以后我就再也没来过这里。”

    这时候的天龙法师终于有点苍老的感觉,不再是那个天龙寺里所有人仰望,无所不能的顶尖存在,更像个失去孩子的父亲:“有时候我也在想,我培养他的十多二十年,是不是太急功近利,又或者生怕他受到外界影响,让他对外面的一切诱惑都隔绝开来,却在真正需要考验的时候,一败涂地。”

    白浩南这时候才回应:“他……败了?”

    老法师不说话了,良久,才慢慢的从后面传来:“法恩寺的修行法门就是静坐思禅,越多人一起就能有越高的效果,甚至在全世界也大力推广,几万人、几十万人同时一小时静坐可以事半功倍,再用供奉决定禅位,捐得越多,坐得越靠中心,那么距离天堂就越近,这是他们公开宣扬的修行法门,五年前当法恩寺被外界指控败坏声誉,贪污善款时,他成为最终被裁定的幕后主事,开除佛籍入狱十五年,在判刑的当天自尽了。”

    白浩南吓一跳:“卧槽!你们玩得这么狠,他这明摆着就是被当了临时工替罪羊啊,今天我看那大师身边几个大和尚都不是好糊弄的,强悍得要命,你那小徒儿玩得过他们?”

    天龙法师在黑暗中开口:“十五亿泰铢……他恐怕一生都没见过这么多钱吧,款项就无影无踪无从查证了。”

    飞快的心算下,这特么都约等于三亿人民币了,白浩南当机立断:“卧槽!这寺庙这么赚钱,你们玩得太高端了,我现在想退出行不行?”

    天龙法师淡淡的:“你试试看,如果你舍得那些弟子们的话。”

    白浩南忽然觉得背上有点白毛汗都立起来的感觉。

    可能这些日子他多少还是有点老子天朝上国来的优越感,不过是到这东南亚小国家跑路避难而已,看看街头巷尾那跟国内县级市差不多的水准,这里也没多大的幺蛾子,特别是拐卖儿童的事情都还这么明目张胆的乱糟糟,内心是瞧不起能有多深的水啊。

    谁知道大和尚、大寺庙、大主持们玩得不比老于他们差啊,今天那等于上百个足球场铺开来的广场就已经证明了佛门这潭浑水有多吓人,现在这金额更是出乎白浩南的意料,这特么都是些超级豪华玩家啊!

    可天龙法师说的弟子感受,白浩南确实马上就感觉到了。

    轿车开回到那家酒店,就在路边街道和停车场里已经停满了来自州府的车辆,可能白天抵达的时候没有跟上,现在终于循着位置找过来,好几十辆车挤在停车场和路边,车上还有不少球迷准备露宿,看见天龙法师的丰田轿车进来,好多车上都翻出来些年轻人,恭恭敬敬的跪在路边合掌参拜,天龙法师好像是故意的,停车后不动:“去吧,是你把他们指引到这里来的,如果准备拍拍屁股一走了之,你去给他们解释吧。”

    没错,白浩南走下车门,就发现自己压根儿就张不开嘴说什么滚蛋,自己又要跑路的说法了。

    这跟女人之间那种情绪相差太大了,满满的一排满带虔诚的笑意,双手合掌跪在路边等着法师赐福,有几个还很激动的在鼻子前使劲合十:“龙毗!龙毗加油!”

    这特么就完全是升级版的球迷粉丝,而且当年蓝风队那些球迷有几个真正是为着老南来的?

    眼前这些就是为着他。

    这时候却正好看见一身运动服的宋娜带着一大队和尚穿着足球鞋从街面上列队跑回来!

    长发女老师,这会儿把头发束起来,随着跑步动作在脑后摇摆,双手夹紧的动作就像只小鹿,连跑到白浩南面前都忍不住原地蹦弹几下才赶紧合十:“酒店里面正好有国外旅行团已经把健身中心占用了,我们就到街面上跑步……”还有点小气喘吁吁。

    后面的青年和尚们已经齐刷刷的站好,精神饱满的看着他,好像白浩南这时候说再跑几圈都没问题,他把目光慢慢从这些人脸上扫过去,下午时分刚刚到首都时艳羡吃惊的乡巴佬模样已经消失殆尽,好像随着在路面奔跑熟悉以后,就没有那么多惊惶了。

    白浩南忽然有种骄傲,这仿佛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一支队伍,去年那些职工队不是,他们只是兴趣玩玩,花钱请个教练锻炼身体,桂西那些踢野球到健身中心的更不是,最多只是雇佣军一样帮那些球队踢球而已,唯有眼前这些人,是真正会跟随自己去拼搏战斗的,这种感觉就好像面前站着的是一群战士,而自己就是面对自己士兵的将军,被士兵们无限相信着的将军。

    白浩南能说对不起,你们自己玩儿,自己要转身走了?

    面对女人他可能还真能开这个口,但面对球员,特别是自己挚爱的足球,他皱皱眉,想把之前那种退场的玩笑话给挤出去,就这么点表情,所有球员都肃穆了,更加聚精会神的站好倾听他要说什么,生怕做错,所以白浩南赶紧笑,做个手势让和尚们跟着自己来,就那么挨着给路边追随而来的球迷们抚顶赐福,最后却借着这差不多半小时的缓冲,出人意料的拿定主意:“从州府跋涉几百公里过来的球迷有两三百人,大多已经循着亲戚、老乡还有同学去借宿了,留在这里都是看守车辆的,我希望球队的僧人能把酒店让给他们住,我们到附近的寺庙去挂单,怎么样?”

    连宋娜都呆滞了一下,然后才有点迫不及待又激动万分的大声把这句话翻译给了和尚还有球迷们听。

    整个场面都有点安静,难以置信的安静。

    因为虽然寺庙都是信众掏钱供奉的,但和尚在整个社会的地位都比较高,走到哪里都得是优先,就算到现在,球迷们也没觉得和尚住高级酒店,他们睡停车场有什么奇怪的。

    所以白浩南这做法,有点太过颠覆他们的思维模式。

    就在场面稍稍安静的这会儿,锐志轿车的后排门推开,天龙法师已经走出来,对也是刚刚从酒店出来的阿班兄妹低声说了句,就合掌对这边示意下,飘然而去,阿班跑过也有点摸不着头脑:“主持说他已经联络安排好了寺庙,他先过去挂单了……”

    整个停车场里的人有点轰然,在州府乃至北部区佛门都首屈一指的天龙法师都主动让出酒店住宿了,有几个球迷居然当场就立刻跪下,泪流满面!

    白浩南虽然觉得这个反应有点夸张,但放到全民信佛的这里,放到这些虔诚的佛教徒中间,可能也不难理解这种巨大心情跌宕。

    所以笑笑带头跟着去:“宋老师请留下照顾阿依,阿班跟我走……”

    女性经理确实没法跟着去寺庙挂单,立刻带着阿依在原地跪下来恭送,她也有点激动。

    这一走,真的是全场球迷都跪下来了。

    踢了二十年球的白浩南也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球迷,领着默不作声的球员们走出停车场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叫他们一起回头看看:“为这些人去比赛,还能不能充满力量的奋斗,去不顾一切的拼抢,去为这些人获得胜利,是有这些人支持你们觉得更幸福,还是到楼上那舒适的房间里住几晚更幸福,你们自己想想。”

    当了二十年默默无闻替补的白浩南,看过老陈做无数次赛前动员,可能那个吊儿郎当靠在球员休息室门框上的他,也曾经幻想过可能有一天自己执掌球队,会怎么给球员做动员,但万万没想到是这样一个场景,几乎是显而易见的在每个球员的眼底,立刻升腾起那种燃烧得极为旺盛的火焰,让白浩南忽然想给自己一耳光,卧槽,明天上午才比赛呢,现在就把这些家伙撩拨得这么激动,晚上还睡不睡觉啊!

    有点后悔了。

    赶紧走……

    老法师果然人脉通天,对于溙国这样几万座寺庙的国度,在首都几乎是每条街都有大大小小寺庙的状况,感觉不过是随便拐了个路口弯儿,就有一串和尚站在门口诧异万分的迎接同事,这些穿着短打跟运动鞋的和尚一个个看起来就彪悍得很!

    真有点武僧的架势了。

    本来和尚云游到处挂单住宿寺庙就是传统,等于随处都有免费旅馆,现在住进寺庙里就感觉回了家,熟悉得很,可所有球员明显都在期待明天的比赛,白浩南甚至有点担忧,这种提前的兴奋会不会把体力都给消耗殆尽了。

    唉,自己还是经验不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