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梦想为王 > 章节目录 158、为师传你绝世神功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7/130616.html
    溙国有多大?

    面积跟蓉川省差不多,但人口少了四分之一,更重要的是蓉川省有近半数是西部山区人烟稀少,大部分挤在盆地里,人口密度比溙国大多了,而溙国全境都是比较肥沃舒服的冲积平原,人少地多活得那叫一个自在,所以东南亚人普遍没有强烈的忧患意识,慵懒贪玩,稍微能吃饱喝足就幸福感满满,再加上宗教和社会环境,多年来想学中国搞加工业、制造业都很难,因为老百姓不爱做事,多给钱也不愿意加班,这点跟奋进勤劳的中国人有很大区别。

    爱玩就喜欢踢球,三两个人踢藤球,真的就像在国内随处可见的石砌乒乓球台一样,街头巷尾很多居民区的角落都有划线的藤球场,大小和羽毛球场地差不多,人多点就用来踢足球了。

    溙国人对足球的热爱就是这么来的,主要是他们热衷于这种小场地玩球,多年来都是东南亚国家相互比赛的霸主,亚洲、世界?好像也知道不可能称霸,所以小富即安的从未去尝试冲击过,关上门在自家玩得开心就好。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种气质跟白浩南还有点像呢。

    所以这次电信杯业余足球杯赛,忽然被这样一个僧侣足球队喧宾夺主的抢占了新闻舆论头条的时候,整个足球爱好者群体都有点迫不及待的投身进来了。

    当天晚上开始,已经是铺天盖地的首都各家电视台集中播放关于天龙寺足球队的新闻、专题、访谈,宋娜都恨不得马上落发换上尼姑装再来充当发言人了,但确实是来不及,昨天可能第一场来采访的还没想到,今天从结束开始一直到下午五六点,她一直都被各种采访轮番轰炸!

    白浩南自知不能露面,而且他不会说泰语也很尴尬,所以派了两个口齿伶俐的球员和尚陪着宋娜,需要采访球员就找他们,但主要的话题都是小学教师来应对,白浩南能给他们吩咐的就是经常念经。

    所以晚上球迷跟和尚们全都挤在寺庙看着那电视上的宋娜略显局促,但绝对应答如流的面对了镜头,谈这支球队成立的宗旨,宣扬佛法的意义,在年轻人中间如何寻找关注点,这些白浩南平日好像胡说八道的东西,被她这么一本正经的认真解释了,电视前的白浩南都恍惚觉得是真的了。

    也有问宋娜自己是什么身份的,毕竟她还挺漂亮,又跟和尚们混在一起是有点容易被质疑,这姑娘依旧心无杂念的解释,自己曾经就是天龙寺的八戒女,还俗以后做了小学教师,但是从现在开始她已经决定成为天龙寺足球队的运营经理,全身心的为足球队服务,如果有必要,会在向天龙法师请求以后申请重新回到庙里侍奉佛祖。

    面对这么虔诚认真的姑娘,还能说什么呢?

    可能和首都的女孩子有点不一样,来自北部邦的姑娘还有些质朴跟专注,光是这点就让见惯了矫揉造作女明星的首都市民感到新鲜了。

    换个台还有对球队进行访谈的,两位更质朴的和尚坐在沙发上全程都合十,说什么都要先感谢佛祖,请他们多说点什么就只会念经,龙毗不是吩咐了要多念经么,宋娜也连忙跟着念。

    再换台又是新闻播放场上盛况……

    还换台,还是……

    看见自己在电视上,哪怕是心静如水的和尚也会觉得新鲜有趣,更何况这些年轻和尚了,笑得不可开交,使劲推上画面的那两个,宋娜一直躲在角落傻乎乎的抱着膝盖吃吃笑,没人注意才伸长脖子看自己在屏幕上的表现,私底下已经偷偷用手机短信跟所有朋友家人都宣传了,更是叮嘱家里要把所有节目录下来,然后她的推特现在已经开始暴涨粉丝量。

    当然,目光不可避免的会悄悄停留在那个高大的背影上,所有风光露面的画面好像全都和龙毗无缘,他叮嘱所有采访不要提到他,比赛的时候也尽量不显山露水,现在收获一切的时候又默默退到后面。

    相比同龄人在获得这样明星般关注的时候巴不得出风头,这样的男人是多么睿智而成熟啊。

    哪怕是和尚,哪怕他可能一辈子都不会还俗结婚,还是会让姑娘有献出一生而不是一身的想法吧。

    反正白浩南是没把这些放在眼里的,听阿班翻译电视里面的镜头以后,顺口叮嘱阿依,要求这兄妹俩明天也跟着一起去露面,按照估计可能明天会更火爆吧,一共五六天的比赛估计后面都会这样在关注中度过了,现在白浩南已经准备不上场了,哪怕输了都行,自己确实不适宜成为台前人物,这点自控力他还是有的,他的骚包只针对美女,这种小国家的新闻曝光之类真不是他追求的。

    天龙法师不说什么了,只静静的看,不但看足球弘法的事情会发展到什么样,更主要是看自己这个小徒弟。

    大多数人在这个时候已经飘飘然了吧?

    白浩南却依旧轻描淡写的冷静如昔,慢慢安排吩咐接下来的战术、场外工作,那些最积极跟着一起看电视的球迷带头者需要有哪些注意的,今天的球迷球队互动还有什么地方做得需要调整的。

    也就是说球队、球迷所有这一切,在白浩南看来,就是一场法事,也就是一场秀。

    当他把这点想通了以后,去年跟随乔莹娜参加那场秀得到的感悟就能用上了,麦姐当时给白浩南传授过的什么狗屁的节目,什么狗屁的唱歌,什么狗屁的比赛,所有一切都是一场秀,包括炒作、丑闻、突发事件,全都是秀。

    在这个关注度就是一切的年代,一场成功的秀可以包含所有。

    白浩南那时只是带着嘲讽的心态听了,现在却终于明白。

    真的如同老法师说的那样,人生中的每段经历都会成为未来的奠基石,不会有浪费了的。

    当然,白浩南没意识到,他能这么想,那就已经是把自己的心智,无形中从球员、甚至教练的高度抽出来,慢慢升到空中俯瞰球场,从这个角度看待球场,看待这场秀。

    这就叫眼光,这就叫视角,他的视角无形中已经高于所有人,起码在场的所有人了。

    看电视的殿堂里,所有人都聚精会神的听龙毗分配任务,踢球的要注意什么,舞旗的注意什么,鼓掌呼喊的注意什么,坐在角落的宋娜连忙又跪坐到白浩南身边翻译。

    说到球迷,如果白浩南是个铁打的主力,可能没那么多时间坐在替补席看热闹,起码没那么多热身时候观察球迷举动,现在居然都能用上:“来,所有人现在跟我学集体鼓掌,这个是有特定节奏,动作也是很特别的,除了念经,我们还可以把这套动作加进去……”

    球迷们其实是有见识的,看惯了英超和欧洲赛场的当然都知道这著名的狂欢鼓掌,只不过没掌握到其中精髓,白浩南懂啊,曾经蓝风队的江州主场就是国内第一流的疯狂主场,成绩不好,但江州人格外喜欢这支队伍,性格火爆的江州球迷一直都很有名的。

    白浩南就在这佛堂里给二三十位带头球迷传授技艺,让他们明天下午比赛时候立刻安排传播学习,球迷们说上午就搞!

    建设四个现代化的时候怎么就没看见这么热情积极?搞这些没头脑的东西喜欢得很!

    只是有点期期艾艾的最后想讨点能量水喝,说是昨天晚上回去喝了能量水的都觉得力大无穷,干什么都有劲。

    白浩南哑然失笑的吩咐宋娜赶紧去冲泡点大家都喝喝。

    等所有人散去以后,白浩南又想出去逛逛街的,天龙和尚终于叫住了徒弟:“过来,跟我学着坐下……”

    白浩南一脸惊诧:“干嘛?你要把盖世神功传授给我么?”嘴上开玩笑,其实还是听话的坐到老和尚面前了,盘腿也是最标准的姿势。

    天龙法师真的有些溺爱自己的小弟子,笑得都那么和蔼,还跟着开玩笑的点头:“对,就是盖世神功……来,把手这样结个法印……”手把手的教,像白浩南刚才给球迷教鼓掌仪式一样。

    白浩南做好这个有点别扭的动作,法师也一样坐好:“于先生告诉我,你是个顽劣不堪的聪明家伙,亦正亦邪都有可能,就看你自己的造化……其实我认为你是心中始终有块纯净的地方,为了保护这纯净,不惜污秽其他的所有,我知道你能把这块纯净打磨出来,但路还得自己走,说不定也会走错,我现在就教你我能教你的这一件事,反思。”

    白浩南没有感动,没有开口,只是定定的看着老和尚,看天龙法师尽量简单:“我希望你每天能抽出一点时间,反思下今天做的事情,哪些好,哪些不好,明天如何修正,就这样,君子博学而日参省乎己,则知明而行。”

    徒弟终于点头:“反思我懂了,后面这句古文……有点玄,什么意思?”

    曾几何时,他从来都不愿听这些道理的。

    天龙法师笑得像个慈祥的小学教师,随手拨过手边的纸笔,写下这句话:“成功的人不过就是聪明好学又每天反思自己,那自然就知道朝着正确的方向去了,你曾经说过你不知道你的方向,不用想那么多,有些方向太大也许都看不见了,所以你只需要反思自己,知道明天你要做好什么,那就是正确的方向,无数天的正确,也许到某一天,你就会发现你已经站在你的梦想面前了。”

    手上的结印,可能最大的用途就是让人整个必须端着,加上和尚惯常的盘腿而坐,整个人就跟那些庙里供奉的菩萨差不多,白浩南依言闭上眼,听师父循循善诱:“先在脑海开始回顾,从今天起床就回顾,快速的回想,这样你就能很快进入到这种心境,然后比较结果,本来今天要达成的目标完成了么?剖析……”

    莫名的。

    仿佛有块极为坚固的东西,忽然一下迸裂了,而且还如有实质的发出啪嗒一声。

    白浩南猛然睁开眼,难以置信的看着周围,确认那只是自己闭眼的那片世界里面才有的声音,天龙法师依旧是笑眯眯的坐在徒儿对面:“能给我说说你今天的事情么?”

    冥冥中,白浩南好像看见了二十多年前那个孩子,那个茫然不知所措站在遍地乒乓球中间被痛骂的孩子,面对父亲的怒骂吓得呆若木鸡,嚅嚅下立刻就换来一记耳光甚至一脚猛踹的场景,那时就是被骂得每次都拼命想打好,才能记住每个球的过程,可就是打不好,反过来再强迫自己去无比认真的记忆,记忆打乒乓球的每个细节,但有些东西不是拼命记就能做好的。

    如果那时的自己,面对的是这样一个长辈,一个懂得修枝剪叶,呵护成长的园丁……

    白浩南却笑了,这时候鸡贼如他,仿佛又想到如果不是白连军动不动揍自己,恐怕自己也不会练出这身本领来,还真是有得有失啊,就在师父的注视下,开始絮絮叨叨的从早上一起床干嘛,一直絮叨到了现在,而且不光是今天,还有似乎从未回忆过的以前……

    这应该是白浩南有生以来第一次对自己复盘。

    曾经他永远都是在对乒乓球复盘,对足球复盘,却从未对自己的人生复过盘,哪怕是这样一天的生涯,他都没有回头想过,甚至特别抗拒这种回想。

    但现在面对师父,毫无抵抗的就开始对自己的生命复盘,白连军怎么打自己,喝了酒打,打牌输了打,淘气打,不淘气也打,所以自己才最爱在宽阔的足球场呆着玩球,才会选择到老陈那里去避难,才会成天呆在老陈家。

    这样的生涯在十岁第一次跟随老陈参加比赛的时候爱上了比赛,但却在十二岁第一次参加全国级别足球集训时候见识到同龄人看不到的那些污秽,本来就比同龄人更早熟的他见识了这个圈子有多黑暗,什么天赋、努力,一切都在成年人的各种交换面前化为乌有,特殊的身份特殊的角度,跟随老陈早早的接触到这成年人都不一定能承受的世界观人生观冲击,玩世不恭才是最好的选择,至于成年以后所处的这个圈子,在职业化的巨大利益驱动下变得更加墨汁般又黑又粘稠,离不开洗不掉……

    其实有点像天主教徒给神父忏悔吧。

    没有什么人生观不是无缘无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