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阿依似乎并不像她所表现的那么笨拙,更多是心不在焉,而现在起身的白浩南只需要看她一眼,一直仰头把目光停留在龙毗身上的小尼姑麻溜的从座位上下来,抱着阿达恭敬的退到白浩南身后,就像无数寺庙里那些佛像身边的座前童女一样。

    应该在这一刻倒是瞬间就帮白浩南找回场子,显得比那踱步过来的瑞能大师也差不离了,自带鞍前马后呢。

    白浩南当然知道瑞能是奔着自己来的,落落大方的站好了面对等待。

    气度到底是与生俱来的,还是后天培养的?

    曾经白浩南在蓝风俱乐部见识过,主赞助商派来的那位副总,平日开会瞎比比一套一套的很能说,但陡然到了市里面领导过来参观的时候,突然一下就之间满头大汗,什么都说不出来,这跟白浩南在蓉都附一院健身中心第一次讲课突然卡壳还不太一样,那是白浩南第一次正式在那么多人面前以教练身份讲课,自从陈素芬帮他转换过来就好多了。

    更多还是从孩童时候起,他就跟随很多小球员奉若神明的教练成长吧,在白浩南眼里的老陈,肯定和其他小球员眼里的老陈不一样。

    也许从小白浩南不太迷信权威,就是从这里萌芽的。

    来到天龙寺从来都没有其他和尚面对老法师的毕恭毕敬,还是就像他面对老陈这二十年来,看似戏谑调皮的背后充满父子般的感情,白浩南很少流露出对权贵的阿谀倒是真的。

    现在对上瑞能,vip席位旁边观众看台已经不止一个人跪下了,白浩南依旧不卑不亢的注视着,一直到对方走到自己跟前,身材并不高大的瑞能却让周围几乎所有人都在低头合十。

    最多半秒,白浩南也双手合十低头了,没必要得罪这种人。

    瑞能的嗓音是平和的,甚至平和得有些过分,带着诱惑的气息:“几天不见,天龙师兄的杰出弟子确实是不同凡响啊。”

    周围所有黄衫都在低头倾听,能听懂汉语的不少人抬头重新打量白浩南,白浩南不怕高帽子:“一般一般,世界第三。”

    他这吊儿郎当的口吻连瑞能都诧异:“第三?排什么第三?”

    白浩南满脸堆笑:“佛门尊贵啊,瑞能大师第一,天龙师父第二,我就只能马马虎虎的排个第三了。”

    其实这是好多球员之间的玩笑话,梅西罗之后全天下谁都能说是第三,现在不过是随手捡来用。

    瑞能还顿了顿,然后哈哈大笑,直接就在白浩南旁边的座位坐下来,白浩南很想提醒他刚才阿依一直蹲在上面呢,也来不及说了,抵近才能发现这件僧袍居然绣着ghl的品牌标志!

    白浩南只在某个出国留洋打过球的大佬身上看见过这个正儿八经的英国高档牌子,绝对不是圈子里动不动lv、阿玛尼的烂大街!

    这位瑞能大师还真是奢侈又毫不遮掩,很有自己当年风范啊。

    白浩南能一边这么想,自然一边就坐下来,他这敢随意跟瑞能平起平坐的态度,让第一名头又顿了下带着嘲讽的笑意:“你倒是很不客气啊?”

    可能白浩南真带着中国人没把东南亚小国家看在眼里的那种潜意识,压根儿就没有噤若寒蝉的小心:“我跟天龙师父也这样相处的。”

    瑞能就把墨镜朝着他了,白浩南对视两秒,确认自己真想一巴掌把那看不透的墨镜扇飞,就转头看场上了,免得控制不住,阿依倒是很习惯的顺势蹲在他脚下,低头小声跟阿达交流,就跟街头随处可见的路边摊小姑娘一样,只是那光头有点碍眼。

    看看那位号称溙国首富的电信企业老板,对上瑞能大师都是毕恭毕敬的态度,白浩南这简直是吃了豹子胆的随心所欲,瑞能就更饶有兴致的看着他,白浩南还没事儿人一样和他聊天呢:“您也喜欢看球?法恩寺有球队没?您这出席决赛是要出场费的吧……”

    天晓得他哪来那么多废话。

    墨镜大师没有回答他,白浩南也不觉得尴尬,躺靠在软垫椅背上专注于看球,偶尔对耳麦里面传来的询问回复两句。

    场上的情况并不乐观。

    没有白浩南的天龙寺队,那就是一支极为普通的业余球队,小组赛全靠白浩南拉拽,半决赛就是组委会放水,现在么……白浩南看得有些皱眉,天龙寺队被压着打得那叫一个惨!

    对方球队里面起码半数是受过专业训练的,剩下一半很可能是退役职业球员!

    纵然白浩南上了都很难改变现况,只是现在全靠裁判在厚颜无耻的帮忙,这样下去就有点不要脸了。

    白浩南不介意获得裁判的倾斜,但不是这种昧着良心的乱来,现在只要对方球员稍微拿球就会被吹犯规,而和尚们横冲直撞也没有问题,要不是实力相差太大,和尚们根本进攻不到对方禁区,估计跑到禁区里面一倒一个点球的送上门来,球迷多少还是有看得懂的,有点小声喝倒彩呢。

    白浩南脑海里迅速都能判断出七八次压着对方,让和尚们获利的吹罚,过了,这戏有点过了,一边想着就一边通过耳麦下令:“让他们安静些,这个场面不好,念经吧,祈祷有更好的表现,宋老师你换五号上去,让他带话,大家都收敛点,这场球认输了,对方高出太多,非要赢那反而会丢脸。”

    宋娜是无条件服从的,立刻用溙语再传播开来,几乎就是肉眼可见,各大看台上们来各自闹得欢腾的那些球迷,正在鼓掌、跳跃、做人浪的球迷,现在就潮水般的开始静下来,因为最前面的大旗全都放下了,所有旗手都把旗杆挟在腋下开始双掌合十……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看台上迅速安静下来,那种成片安静下来的场面太让人吃惊了,瑞能大师的声音终于传来:“这所有人……都是你在控制的?”

    语调充满了不可思议的震撼。

    真不是装逼,思路只要放到球场上,白浩南已经基本上忘了身边还坐着谁,被惊醒似的转头:“呃……不算全能控制,只要安排好带队球迷,把人员分割成小块小块的就好带领了,您那念经广场上,不也是通过志愿者和僧人来做到这点么?”

    该死的墨镜依旧挡住了瑞能大师的眼睛,也就让人无从判断他的心理活动,只能像个盲人一样听他慢吞吞的拖长声音:“谁,告诉你的?”仔细点恐怕都能听出阴森的味道了!

    白浩南是信马由缰的:“还需要谁告诉?多简单的事儿,不然还能怎么办?”

    瑞能大师肃然:“那是受到了心灵的召唤,在佛祖的指引下所有人朝着共同的目标和方向……”

    白浩南的黑框眼镜镜片是平光透明的,他转头过去露出个半翻白眼的表情压低声音:“啊行行行,你觉得是这样那就是这样吧,下回给小和尚们说,别动不动就去调整那些排列的灯,哪怕是乱的也有气势,非要去摆得那么整齐,看起来就很刻意了。”

    那种明明知道你在胡说八道,还懒得跟你计较的口吻,让以仙风道骨著称的瑞能大师忽然有点呼吸都急促了。

    白浩南还不知道自己把人气得都要吐血似的,若无其事回头看场上,对方已经在这个瞬间毫无争议的攻进一个球了,全场肃静,和尚们依旧站在原地默默念经。

    实力上的巨大差距,不是用精神力量能够弥补的。

    静默几分钟之后,仿佛明白自己被裁判打压的对手找到窍门,尽量不跟和尚们身体接触,避免近距离对抗,拉开尺寸的长传冲吊,技术和能力的差距让他们能够从容的在禁区外频频远射!

    实际也放弃了狗仗人势的和尚们没那么横冲直撞了,哪怕被逗得傻乎乎的摸不到球,也不生气,还有点对对手的技术比较敬佩,少数有两个气咻咻的家伙都被白浩南要求宋娜换下去了。

    上半场就这样二比零结束,看台上的观众们其实也能看得出来对手实力太强,这是不可能战胜的所以跟着一起念经加油就行,白浩南也就让各看台重新把气氛热闹起来就行了,中场到来前还怂恿阿依牵了狗下去站到中圈里面念经。

    小尼姑毫无为难的就去了,好像龙毗哪怕在前面指着个悬崖叫她跳都不带皱眉的,反而是阿达还怂点,都跟到场边了,最后却还是灰溜溜的去了宋娜那里趴下等着。

    六七岁的孩子,这样独立走到几万人注视的场地中央,旁若无人的开始朗声诵经。

    迅速让全场安静下来,各个看台都在铁杆球迷的维护下安静下来,全都双手合十看着,生怕打扰这神圣的时刻……

    这时候白浩南听见身边的拨号音,然后用溙语简单吩咐一句,挂机对白浩南若无其事:“好了,下半场就可以赢了。”

    白浩南拿着耳麦的手都凝固了,转头有点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墨镜,这样可以发现瑞能和尚的皮肤很好啊,白净细腻还富有光泽弹性的样子,如果真是天龙的师弟,这岁数差得有点大哦。

    瑞能和尚简直是单方面观察白浩南的神情,这才是一切尽在掌握的模样:“你可以输,佛门不能输,佛教在足球上吸引这么大的注意力,要是最后输了,那才是个笑话。”

    白浩南捋了捋自己的思路:“这个胜负不重要吧,只是个不起眼的杯赛……”

    瑞能摇头:“每一次胜利都是必须的,只有不停累积的胜利让所有追随者已经相信了一定会胜利,习惯了胜利,才会成为最忠诚的追随者,最狂热的追随者,你都已经能控制出这么大的场面了,难道这点还不懂么?”

    白浩南咀嚼了一下,觉得好像对方说得也没错,慢慢点头,他们讨论的根本就不是一场球,也不是这个杯赛,关乎的是影响力,如果说天龙老和尚是全心投入到勤苦传播佛法感动世人的努力中,这位就是造势的高手,从属性上来说,白浩南跟这位还接近些。

    仿佛从白浩南眼里能看到认同,瑞能不说话了,悠然的看着场上。

    阿依在中圈的诵经不但有人拿着麦克风跪在她面前服务,还有摄像师提着机器围绕小尼姑做拍摄,但念完之后阿依在中圈对各方拜礼之后,又自顾自的低头回去教练席,用手势招了耷耳朵的阿达一起重新返回vip席,哪怕一路上都有人在对这个六七岁的小尼姑恭敬行礼,她都是低着头走路的,位高权重的主持们都在看着这个小尼姑回来,然后无声无息的又蹲到白浩南的座位侧面逗狗。

    感觉她也像白浩南的一条忠犬。

    瑞能看了看小光头依旧没说话,等到比赛开始以后,才很不经意的问:“比赛完了有兴趣跟我去坐一下么?”

    白浩南其实是在想对方能如何笃定比赛可以赢的,这么大的水平差距,有时候再打假球都不是能把球送进去的,和尚们的水平跟这帮半职业球员的水准相差太大了:“坐一下?”

    瑞能的口吻充满毋庸置疑:“我很少这样邀请一个小辈的。”

    这时候白浩南终于看见,对方后卫很随意的一个回传,本方守门员迎上去脚下一滑,那皮球居然骨碌碌的滚进门里去了!

    不需要和尚们千辛万苦来进球,这边直接自己打进个乌龙球!

    全场都楞了下,难以置信的安静之后,才轰然欢呼!

    自己也卖过球的白浩南艰难咽下唾沫,转头看瑞能,白净的墨镜和尚也看他,嘴角带点似有似无的讥笑,这才是邪魅好不好!

    白浩南顿时觉得自己以前装逼的笑容傻爆了:“呃,很荣幸……当然有兴趣。”

    瑞能露出来个这才对嘛的笑容,墨镜都是朝着场上的。

    下一幕就是猜曼突然拿到球,这和尚试着往前带了几步,发现居然没人抢他,朝着对方禁区加速,刚冲进去,那个刚才回传球的后卫,二话不说就把他铲翻在地!

    与此同时还有两名对方球员也不顾一切的伸手抓扯猜曼!

    裁判简直是欢天喜地的给了个点球,还兴奋的判了张红牌把那后卫给罚下去了!

    白浩南猜到前半截,想不到后面,有点目瞪口呆的啊!

    瑞能就问了:“怎么?”

    白浩南眨巴眼睛:“做球……不是这么做吧,把这个后卫留在场上,他能再带来第三个进球啊,罚下去干嘛?”

    瑞能终于哈哈哈的开怀笑起来:“不错,不错,你很上路啊。”

    看来是不要脸的遇见更不要脸了。

    浏览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