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一大早,白浩南就接到了昨天主赞助商那边的电话,邀请杯赛冠军球队今天跟佛联会的一众高官一同参观电信公司以及法恩寺,最后共同讨论如何专门筹建一次佛门庙宇之间的足球杯赛,身为有史以来的第一支夺冠僧人球队,是当仁不让的参与者。

    白浩南这电话号码可是只留给了瑞能大师的。

    这才早上八点不到,分明就是昨天晚上……说不定白浩南在胡天胡帝的时候,瑞能大师已经谋划落定了这么大的局面。

    这么一想,心存高远的大师还没白浩南这种小喽啰过得开森呢!

    白浩南模凌两可的没有马上答应下来,而是趁着早上准备再出去化缘一把的机会通报给了整支队伍,宋娜听了就吃惊捂嘴:“佛联会?!”

    和尚球员们也更是难以置信。

    白浩南还不在意:“什么意思嘛?”

    宋娜艰难:“佛教徒联合会,全国的寺庙全都属于这个联合会管辖,这是最高管理机构,是由王室派出成员来担任僧王管理的,没有特殊情况,普通寺庙一辈子都不可能见到联合会的高官,更不用说僧王了,这可是一生难得的福缘!”

    白浩南夸张的倒吸一口气:“卧槽,老和尚这完全拼不过对方啊!”

    恐怕只有宋娜和阿依听清他这句,女教师茫然:“谁?谁是对方?”

    白浩南笑笑:“没谁,那就是要去咯?”

    宋娜都双手合十了:“希望能去看看,但还是您做主。”

    白浩南珉主:“问大家吧。”

    结果除了那低头不语的小尼姑,所有和尚都兴奋不已的想去觐见下佛教联合会的高层,还有人想去看看听说天下第一大庙的法恩寺。

    白浩南的体贴只面对女人:“这样吧,参观电信公司以后,宋老师和阿依就不用去法恩寺,你们先回来收拾东西准备走,好不好?”

    小学女教员明显是想去的,但毫无怨言的合掌致谢:“好的,龙毗。”

    阿依还是低着头只逗弄阿达不做声。

    所以化缘之后上路,白浩南只带了阿依在老和尚的轿车上,美其名曰让宋娜安抚下大客车上和尚们激动的心情,身为出家人怎么能这么不淡定呢,还叫了几辆看起来不错的球迷轿车跟在大客车后面,就当是福利了,其实是等到最后说不定需要保镖。

    抱着阿达的萝莉小尼姑果然单独面对白浩南才开口:“您又要去冒险?”

    白浩南就好像看待自己,仿佛自己那有点独特的成长经历,让白浩南在少体校和夏令营里面见多了天赋异禀的孩子,他一直都觉得阿依似乎也有跟同龄人不一样的特质,所以没把她当个小孩:“记住,如果我出什么事,你跟宋老师尽快回到寺庙老法师的身边,又或者我未来不能跟你们回去,记得告诉老法师我去了法恩寺,是为他去的,这话千万不要给另一个人说,连阿班都不要说。”

    阿依的身上就是有种说不出的淡定,或者说叫做心不在焉,没有小孩子大惊小怪的那种稳定,认真的点头:“我明白了,我会转告老法师的,您也一定会斩妖除魔,逢凶化吉,破掉那个妖孽的魔障!”

    白浩南笑了,好像就为了这小萝莉的说法,他现在就觉得有了去抗争下的勇气:“为什么你觉得他是妖孽?”

    阿依轻轻摇头:“不知道,但是你跟他说话,我就感觉他是妖孽,他说的话就是魔障,不舒服。”

    白浩南做个鬼脸:“所以我就说你呆在庙里可惜了,其实你比你哥哥还聪明,以后长大了记得去读书学文化,就不要呆在庙里了。”

    阿依轻声唔,白浩南真不把她当个孩子,竟然大言不惭的把昨天跟着瑞能大师去的见识说了,当然自己以身试色的过程就跳过,只说对方又是海景豪宅又是美女的诱惑拉人下水,显然那法恩寺也不是那么清白的一心向佛,这些话回头也可以跟老和尚说说。

    听完这种大逆不道的东西,小尼姑坐在后座开始认真的念经,让白浩南都不敢打扰她!

    直到在这充满堵车状况的上午抵达电信公司总部大楼,阿依才把一部不知道什么篇幅甚长的佛经念完,说是给龙毗保佑金身的。

    白浩南对这种唯心的鬼神论偷偷翻白眼。

    事实证明,在职业俱乐部习惯了面对金主赞助商的白浩南安排是对的。

    财大气粗的电信公司给每位到访者都准备了礼物,包括十来个穿得尽量正式点的铁杆球迷都得到了一部精美的手机和一套纪念品,惊喜得差点趴下来行礼了。

    白浩南还是见过世面的,接过礼物都是随手给了宋娜,自己淡淡的听这边一位高管带着到处参观游览总部,这在溙国全境都能排名前五的企业规模档次,让偏远地区来的女教师也大开眼界,紧跟白浩南小声翻译着差点凑他耳朵上,明显有点小不自信。

    最后到富丽堂皇的贵宾会客厅坐下等待,也就白浩南能稳定的坐在那只喝拉罐的咖啡饮料,阿依依旧低头抱着狗子,其他所有人都兴奋不已的悄悄拆开包装看昂贵的手机和附赠礼品,宋娜还忍不住拿新手机给白浩南和自己合拍了一张照片做桌面!

    反正没事儿的白浩南习惯性撩妹:“那部手机你也拿去吧,送给你爸妈用。”

    宋娜吃惊得漂亮小嘴都合不拢:“啊,呃,不,谢谢,谢谢龙毗!”

    白浩南的快感可能就在这里:“冠军奖品不是还有一台么,我这台你再拿去,我又用不上,这样你自己留一部,爸妈和弟弟都有礼物了。”

    小学教员使劲想忍住的,可眼圈有点红,只会一个劲用合十手掌拇指压住嘴唇和鼻子,似乎这样才能抑制住其他情绪,白浩南就提醒她化妆其实可以淡点,保证好看很多,俗话说好吃不过茶泡饭,好看不过素打扮嘛,宋娜扑哧一声眼泪花儿都出来了。

    白浩南转头想再逗逗阿依的,小尼姑无声的把两部新手机都拿起来扇形挡在脸侧,不知道是表达你要随便拿,还是我已经多出来了的态度,反正不需要废话。

    又让白浩南忍不住笑,看看,姑娘多好玩儿啊,比阿班老和尚都好玩,更不用说那些一身汗臭的小伙子青年和尚了。

    这时候那位电信公司老板终于陪着一串僧侣进来了,白浩南最有眼力的提前起身,其他人都是稀稀落落的,但终归以他为标准都起来了,而且和尚跟球迷还分列两边,之前一直想隐瞒自己存在的白浩南这会儿也不得不站在最前面,明显其他人都撑不住场面,唯一好点的宋娜这会儿也使劲低头恭敬的躲在白浩南身后了,有点表达自己全心跟随的意思。

    不过当先那位肥头大耳的中年和尚就让白浩南有种看见酒色财气的感觉,绝对没有天龙老法师那样苦修的味道,没准儿还是自己连襟呢,双掌合十的低眉顺眼听那位电信老板介绍,其实还是只能靠翻译,宋娜凑得太近以至于都把半边身子倚在他肩头了,声音有点抖,原来当先这位就是联合会的会长,也许除了那象征般存在的僧王,这就是佛门最位高权重的存在了,电信公司老板介绍后面分别是各种协会、委员会的头头,看起来都是分量颇重的。

    白浩南忽然有种感觉,这些人好像来给自己示威,稍微过头了点吧,自己算什么,目前还只是个无名小卒,最多能跟瑞大师吹嘘点那些玄龙门阵,哪怕这些都肯定和瑞能大师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但用来吓唬自己,还是杀鸡用了宰象的刀吧?

    就如同白浩南清楚国内那个掌管足球的协会,是用什么样千丝万缕的关系把偌大个市场转化成少数人的提款机一样,现在白浩南忍不住猜测瑞能跟这些人之间,到底谁才是上级还说不定呢,瑞能为这些人敛财,还是这些人给瑞能保驾护航,那都是有可能的。

    总之这都是白浩南的感受,当然这会儿大家坐下来还是假模假样的座谈了下,有摄像机拍摄,还有记者、导演在外围忙碌,当然更有一排漂亮的礼仪小姐,这倒是让宋娜更注意自己的言行了,坐得正了不少,捧着那半米多高的金灿灿奖杯,其实就是塑料做的。

    主要是让白浩南谈了下关于弘法足球的思路,宋娜已经对着镜头说过不少次了,现在完全是白浩南随口说,她自己来组织发挥翻译,今天白浩南把球迷这个环节又加进来了,其实关于和尚踢球这事儿,可能连宋娜都已经发现白浩南是在逐步完善说辞,从一开始单纯的只是想搞搞新意思,慢慢加入了很多拿得上台面的理由,义赛赈灾啦、强身健体啦、转移佛门负面消息啦、用大场面弘扬佛法啦、让球迷都成为虔诚的佛教徒,在球场上念诵佛经,受到佛祖的感化,这才是足球汇聚起这么多人来的最大特点,其他场面很难做到这个的……

    结果白浩南发现除了那电信老板可能认真听懂了,一群肥头大耳的和尚根本就心不在焉,虽然不至于色眯眯的盯着那些礼仪小姐,反正还有个坐好了就开始打盹的,估计已经习惯了只要念经开会就去跟周公谈经论道。

    所以本来就觉得是在敷衍的白浩南索性懒得对牛弹琴,随便收尾询问是不是该进行下一步了,那位电信老总见怪不怪的笑着邀请所有宾客到总部大厦用完午餐之后再前往法恩寺。

    日进斗金的电信公司安排了丰盛的冷餐会,那种端着盘子站着吃的场面让州府来的乡巴佬们都有点傻眼,齐刷刷的看龙毗啊,好像这时候已经有种盲目相信,这些场面都肯定是龙毗能带领大家的。

    白浩南最后一次跟乔莹娜相处的就是这种场面吧,得心应手的给宋娜和阿依推荐了几款点心,端了杯拉罐饮料示意大家跟上,于是这种拉罐很快就一扫而空。

    果然之前都不怎么上心的佛联会高层们根本就没把这个带足球队的年轻人看在眼里,压根儿没过来说什么,反而是那位电信老板过来跟白浩南聊了几句关于佛门寺庙足球杯赛的事情,他很有兴趣来赞助,但希望能看见完整的赛事推广方案,如果能保证这次杯赛期间的球迷关注度,还有这种佛教特色,他就绝对能支持。

    天地良心,白浩南对这种事也完全不在意好不好,他编出来的说辞就是为了换取瑞能的信任,麻痹对方草了那几个妞,有点恶作剧的味道,又或者能放松对方对自己的警惕,有点当个卧底的味道,仅此而已,让他做什么推广方案,又或者把这件事做得更加商业化更有条理性,他立刻又有点面对于嘉理说要把连锁健身中心上市的索然无味了,随口敷衍过去。

    那位电信老板哪有听不出来的,多看他两眼笑着不再提这个了,倒是对一直紧跟白浩南的秘书翻译还有小尼姑挺好奇的,白浩南才介绍当初小学教师是多么支持球队的艰难起步,而小尼姑的父母为了报恩,全力赞助了所有球鞋,其实天龙寺队到现在还是满穷的。

    大老板听了,却也没表示点啥。

    这让白浩南内心有点撇嘴。

    不过吃过冷餐会,稍事休息,一行人就上路前往法恩寺了。

    这时候白浩南安排那些球迷跟着来的主要意图才派上用场,现在先护送宋娜和阿依回去,上百名球迷还等着一起走呢,那里还是安全的。

    萝莉尼姑就像昨天怎么都没透露白浩南跟谁走了一样,现在又是默默的抱着阿达给白浩南告别,而且这次把狗子抱得特别紧,似乎就是要表达他不回来就看不到狗子的意思。

    白浩南笑笑,坐上了球员大巴车。

    现在他也能学着天龙老和尚那样,上车就开始闭目养神,自己反思整个过程哪里做得不太对。

    到这个时候他依旧没跟天龙法师通过电话讲解自己要去做什么,或者说白浩南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会遇见什么,但明白老和尚一定会相信自己,相信阿依说的话,就凭这点信任,白浩南也要为老法师做点什么,这种感觉在看见别墅和美女,以及今天的权贵撑腰以后,白浩南忽然有点明白老和尚的信仰被搞乱,或者说老法师的梦想,那个寄予厚望的徒儿被破灭在这片名利场以后那种难过。

    从来遇事都选择油滑躲避的白浩南这次就是想做点什么,哪怕天龙老和尚也是在利用自己,但好歹给了自己栖身之所,还让自己好像明白了点道理,该回报给他。

    远远的,大巴车上的和尚们开始惊呼起来,想来是看见那气势宏伟的建筑和广场,那代表着神圣信仰的祈祷广场也太过让人震撼了!

    而白浩南的目光当然停留在另一边那藏在青山翠绿中的奢靡之地,想着那些美妙的混血姑娘,没有这种神魂颠倒的地方把一个个关系人拉下水,哪有钱捣鼓出那么大的道场来?

    人生还真是有些奇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