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天龙寺队的和尚们,跟随龙毗一同前行。

    不知道他们是否了解天龙老法师跟这位瑞能大师的恩怨情仇,起码以天龙老和尚的品德,白浩南在天龙寺从未听过。

    所以一行和尚的礼仪还是标准的,白浩南这个走在前面领头的还格外醒目,他高大健壮,有种虎虎生风的气质嘛,足球运动员多年深蹲训练,多半走路都有点外八字加因为大腿比较粗的分胯,换言之就是龙行虎步的彪悍。

    走近些还能看见大量新闻媒体挤在前面两侧,这时候白浩南已经没了遮掩自己外形的可能,索性摆开身形大摇大摆的走上去,再近些能看见那一排大师的座位两侧,还各有几张椅子,佛联会的老爷们坐了一边,电信老总跟几个穿着西装的成功商人模样坐在另一边,他身边还有个空位。

    白浩南有观察局面的,难不成那就是给自己留的座儿?

    这位子可就高了,虽然没有法恩寺各位长老大师那么摆出护法的气势,也是跟对面佛联会的老爷们平起平坐,要知道从正式的佛门声望来说,白浩南最多不过有天龙和尚弟子这么唯一一个拿得出手的身份,其他都不值一提,如果说昨天的别墅美景、混血美女是感官享受刺激的邀约,今天就是把荣华富贵放在面前了。

    白浩南满脸堆笑的走近瑞能大师面前,用眼神瞟了瞟左侧的席位,瑞大师微不可见的点点头:“欢迎来到法恩寺,天龙寺的各位僧众能在足球上开创弘法新意,值得恭贺……”还抬手往那边示意了下,但手掌却停留在自己的正前方,显然是要白浩南表个态。

    换个嫉恶如仇的人可能掉头就走,又或者装糊涂没看见这种嘴脸,白浩南听了这句华语却毫无骨气,说跪就跪直接下地参拜,后面的年轻和尚们都愣了下,但还是连忙跟着他跪下来,

    泰国平民参拜和尚的时候,路边一排排都跪着人,也没什么男儿膝下有黄金的说法,但白浩南这类似于效忠的架势也来得太没有抵抗了,哪怕周围一片闪光灯、摄像镜头招呼,他都恭恭敬敬的按照佛门礼仪跪完起身,感谢了瑞能大师和各位长老才双掌合十的到座位坐下,足球和尚们自然是移到他身后,分两行盘腿坐下。

    果然接下来这些所谓的佛门高人讨论的都是关于弘法足球的推广事宜,法恩寺现在很有兴趣引领这个活动,佛联会也有意出面担任主办方,然后在几大赞助商以后,就是佛门信众的供奉,具体到比赛已经怎么搞,是在各地开始由寺庙牵头,还是集中到几个大城市,最后再到首都,总而言之就是要轰轰烈烈的把这场弘法活动给声势浩大做起来。

    白浩南听不懂溙语的,不过坐在他旁边的那位电信老总笑眯眯的顺口帮他翻译了,白浩南也就随口用自己了解的杯赛赛制还有赛程组织方式提供给他,电信老总再传达这位足球内行的意见。

    其实重点在于整个赛会操作由法恩寺来全面掌控,也就是他们管账,几大重要城市的账务运营都得交给法恩寺来做,竞技这块可以交给白浩南来总管,但他必须也带上法恩寺的团队来管理球迷运作,瑞能大师是公开认可了白浩南在这种专业场面上的操控能力的。

    白浩南学着别人毕恭毕敬的起身致谢。

    这么一群人上人就在几千人的信众修行围观下,堂而皇之的讨论如何把一系列足球比赛,一系列弘法活动搞得有声有色,各方各有所取了,只是白浩南这大多数时候只能听语气,单方面接收点电信老总不完全翻译内容,偶尔有种感觉,身边这位看似笑眯眯的电信老总好像对瑞能大师也不那么顶礼膜拜,起码在偶尔极为罕见的时候,能听见从鼻腔加重点的气流声,那应该是在听到什么有点荒谬或者不以为然的内容时候,抑制大部分肢体反应,流露出来的极小动态,如果不是两个男人单边靠得比较近,很难察觉到。

    当然,没点大心脏,也没法在这么多众目睽睽下神态自若的讨论,哪怕前面好几排都是僧人,高层讨论说话的声音也不大,但现场气势是比较难以置信的,没多少人能有这种几千人面前安静讨论的经历,不由自主的都会觉得自己逼格极高。

    很容易有种天下苍生,皆为猪狗的傲视感。

    当然也就更容易对坐在高处的瑞大师感到敬佩了。

    说话少,听不懂的白浩南自然主要就认真观察,大师背后的帐幔前,还有一尊比真人大一些的金佛,盘膝坐在最高的台子上,像个锥形的雕塑台,俯瞰着座前的大师,和远处的信众,白浩南从诸多细节感觉这金佛说不定是纯金实心的。

    别人都在讨论天下大事一般,他就关心这个,因为从天龙寺开始就知道溙国很多寺庙建筑、金佛什么的看似金光闪闪,连金粉都不是,黄铜打磨得比较亮或者别的什么材质,而且溙国这些好看的建筑装饰有个特点都是远看很震撼近看有点粗糙甚至拙劣,但眼前这尊金佛这么看过去都有点赤足真金的感觉,周围莲花座一般的锥形雕塑台上还摆满了等比例缩小的巴掌高小金佛。

    很多,就是那么围着一圈圈的在大金佛周围拱卫着,起码也有几百上千尊,白浩南难免有种要是偷一尊拿回去熔了,估计也几年不愁吃喝的胡乱念头吧。

    可能就是注意到他的目光所在,坐得高看得远的瑞大师笑着挥挥手,一群小沙弥就捧着盘子出来了,一人一尊金佛!

    白浩南略微懵逼,不太好吧,昨天刚吃得满嘴都是油,心满意足还没回血,现在又吃又拿?

    这怎么好意思,也太客气了!

    不就是在人群中随便多看了一眼么,瑞大师就这么懂得揣摩人心,太让人感动了,感觉投身他门下当条狗也没什么不好的吧?

    瞬间白浩南这货都有了这种不要脸的谄媚念头。

    旁边的电信老总不知道是不是听见他响亮的咽口水声音,忍俊不禁的解释:“不是让你带回去供奉的,而是大师开过光的金佛,由你自己签上名字,送到那边的莲花台前,每天接受这么多信众的祈愿祝福!”

    白浩南好像从云端掉地上,顿时意兴阑珊:“哦……”

    玛德!

    又是一毛不拔的花招!

    这还不算,后面金佛端到这边每人跟前的时候,老总潇洒的示意下,他身后的秘书助理立刻上前一步奉上现金!

    一叠现金!

    白浩南不用回头看,他背后那群和尚身上一毛钱都没有,传统意义上和尚就不能碰到钱的:“这……”多少还是有点尴尬吧,难道自己也只能自己掏腰包把早上化缘的钞票拿出来?

    老总更潇洒的看看,示意自己的秘书指指白浩南面前的盘子:“请法恩寺的金佛,每尊三万铢,在全国都很有名的……”

    那就是……六千块人民币左右?白浩南看见立刻有一叠钞票放在自己面前盘子上,多少还是有点对瑞能大师的揽钱之术叹为观止,学着电信老总的动作托起那尊一巴掌多高的金佛,拿起盘子里的记号笔,在后面胡乱写上王建国的名儿。

    单手托着一尊沉甸甸的金佛,这也是白浩南头一遭,金链子或者金牌他倒是掂量过,这玩意儿嘛,中国人拿了金子有个下意识的反应是什么?

    对的,白浩南居然在众目睽睽下试图咬一口金佛,哪怕不咬头胳膊,咬个座子也好!

    非得在黄金上留下个牙印才能感觉是完美真金一样。

    只是悄悄的刚把金佛凑到嘴边,旁边电信老总似乎发现了白浩南这匪夷所思的意图,不留痕迹的抬手阻挠他:“别……”

    动作不大,却把没有端金佛经验的白浩南手一颠,那刚写了名儿的金佛直接掉地上!

    好死不死的白浩南那职业球员腿部下意识反应就是用脚背一接,可能是个足球就完美的颠回来了,但是那么沉甸甸的金佛砸得他脚丫子哎哟一下,金佛弹得更远哐嘡砸地上,然后出人意料的就碎了!

    这么一坨黄金掉在地上到底会不会碎掉,白浩南不知道,他也没这种经验,但现在碎成三四块的明显就不是黄金,整个内芯大概是淡紫色的什么玩意儿,好像连金属都不是,就外面有那么一层金黄色的表皮,里面全都是这种……

    白浩南恨不得地上有道裂缝把自己掉下去,干咳两声都咳不出来,因为被他那么颠了一脚摔得很远,摔到整个前面所有高层面前,大家都能看见,前排的僧侣们也能看见,也许那些盘坐的白衣信众被僧侣挡住还看不到什么细节,但那哐当一下摔碎东西的声音还是引得不少人从静坐修行中惊扰抬头,

    关键是就在对面那些佛联会的大佬们背后,密密麻麻的镜头全都看见了!

    白浩南只想捂住头装作自己今天没来过!

    卧槽,这叫什么事儿啊……

    但特么转念一想,关老子屁事?

    又不是老子做的金佛作假,又不是老子做错了什么,小孩子还有失手打碎盘子的时候呢,所以他那厚脸皮大心脏又瞬间回来,尽量支撑着自己起身若无其事的把地上那几大块给捡起来,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转身坐回去,翘个二郎腿把碎块在大腿掩护下凑起来!

    还别说,这玩意儿不知道什么材质摔碎以后没多少粉末碎片,就是三五个大块,没有拼图难度,几下尝试就勉强回到那道貌岸然的佛像原型,白浩南对那已经惊呆了站在旁边的小沙弥还能笑出来:“回头找点胶水……”开口了才发现对方听不懂吧。

    旁边刚签完名字的电信老总装着没看见一样,也把自己的金佛递回去:“好了,感谢大师……”两个小沙弥都走过来,就挡住了这点尴尬,白浩南那位手忙脚乱的伸手捂住碎片金佛,用明显有点发抖的盘子托着转身走了。

    其实前后时间就大概几秒钟,所有前面的高层还有和尚们都装着没看见似的,稍微打断的话语也被重新连接起来。

    白浩南略微僵硬的面部肌肉也放松了,特么哪有纯金的金佛啊,各家各户不都是拿这种东西来糊弄人嘛,就好像说哪有真爱一样的。

    所以接下来他也放松了,但也不跟那电信老总磨叽这事儿,装着很感兴趣的面对眼前讨论的话题。

    稍微有点如坐针毡,他还是没有在场这些老狐狸的道行深。

    原来法恩寺也搞了个半小时静坐体验修禅活动,看起来就可以跟足球赛结合起来,在中场休息的时候稍微拖长点搞个这,一举多得的把活动推广出去了,比法恩寺自己在线上线下还有这里现场搞几万人的规模那可大多了,效果还好,而且每位入场者还要收香火钱,一场几万人的收费,足球场的费用佛联会去谈免费提供,那最后完全就是净赚!

    说到这里就差谈怎么分钱了,碍于佛联会背后还有些记者,终于只限于在操作层面讨论。

    最后随着静坐修行完成,这场赚钱饕餮大宴才算是敲定。

    如果没有摔碎金佛那事儿,这就基本是完美的,对白浩南也是完美的,从今天开始他就不用立刻返回州府了,带着这支球队先在首都跟各方寺庙组织的球队做指导吧,佛联会已经现场决定临时成立一个佛教徒足球管理协会,由瑞能大师提议来自北部邦天龙寺的王陀法师先担任这个管理协会的理事长,并立刻开始组建技术部门和运营人员,接下来的佛门足球杯赛将要以这个管理协会的名义举行!

    几位在座的大老板会提供最初的成立资金和场所的。

    一文不名的白浩南立刻在首都有了显赫的身份!

    在场的法师、高官们都向他合掌祝贺,电信老总还承诺他明天就会安排一处办公场地捐献给管理协会的。

    突然摇身一变成为官员的白浩南有点懵,不过站起来致谢的一瞬间,忽然有点反应过来,这特么就是找了个替罪羊临时工啊,摆明了在座的人都会利用这个杯赛大捞特捞钱的,只要这事儿一旦穿帮,或者干脆就是用过以后,就像老和尚那个徒儿一样,立刻就会被推到前台伏法!

    卧槽,不就摔碎个假金佛么,这么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