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白浩南有点不知所措了。

    就这么坐在网咖喝了一杯又一杯的水,以前听说外国人不喜欢喝热开水,这溙国人就是什么水都要放冰块,白浩南坐在那看着屏幕上被刷新出来的各种丑闻爆料,随着小金佛的事件被密集传播以后,关于法恩寺的各种其他讯息也开始纷纷出炉,首当其冲的当然就是法恩寺那种宣扬供奉越多,距离天堂越近的理论,这种价值观明显是扭曲的。

    虽然白浩南觉得这不过是瞎说大实话。

    电视媒体还没来得及出现,但报刊和网络已经铺天盖地的把法恩寺的善款黑幕宣扬出来,初步估算这十来年法恩寺起码狂揽超过五十亿铢的善款,除了修建寺庙,也没有任何账务说明。

    到得上午十点多钟,已经有政府方面的议员强烈要求法恩寺公开账务。

    白浩南表示看不懂这样的斗争场面意味着什么啊,更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这时候他的手机响起来,其实是他从国内带出来那部换了本地号码的手机,宋娜立刻聚精会神的看着他,白浩南还是不惊慌的:“喂?”

    那边是溙语,白浩南只好把手机给了小学教员,姑娘捂着嘴说几句:“是电信公司的公关部门,询问您怎么没有按照约定去公司那边准备足球管理协会的办公场地事宜,还有关于天龙寺球队的广告签约事宜。”

    如果没有老和尚之前的揣测,白浩南现在一定还是茫然的,现在立刻醒悟,这是电信公司的老板在拉拢自己,不管怎么说,这件事自己也是其中当事人,说不定还是个能争取在面对佛联会时候用上棋子,立刻跳起身来:“阿依!你带着狗子在这里陪师兄们收集讯息,我带两个人去电信公司。”

    这次宋娜积极争取了,说好要给白浩南当翻译的:“合同!哪怕对方可能会提供翻译,但既然要去签合同那就肯定不是汉语的,您能随便在看不懂的合同上签字么?”

    白浩南只能说这姑娘在歧视文盲了。

    回头找了俩外形还不错的足球和尚一起,开了老和尚那辆锐志去电信公司。

    当然这肯定不是老板来接待,公关部门的人全程汉语陪同,果真是非常优渥的条件,宽敞明亮的办公场地就在电信大楼旁边的高级写字楼里面,而且原本就是装修好了只要挂上牌就能用,虽然面积不大也就两百来个平方,但电脑、办公设备、桌椅什么都是现成的,由电信公司免费提供给足球管理协会使用,甚至还提供薪水!

    当然这个薪水就是通过给天龙寺足球队签署代言合同来曲线解决,不然账面上不好走。

    宋娜一直到中午被宴请都在认真审阅这几份颇有些复杂的弯弯绕绕合同,办公室是免费借给天龙寺作为首都办事处的,虽然具体挂牌是什么电信公司不管,但其实上午已经拿了好几种门牌样式给白浩南选定,据说下午就能来安装。

    重点在于有记者全程拍照摄像。

    这个时候白浩南有敏感度,知道往后面缩,庆幸带了宋娜来当门面,还让两名和尚帮自己掩护,可记者一定要拍他,特别是在挂牌的时候,电信老总都在百忙中过来跟佛教徒足球管理协会理事长握手了,白浩南总没法逃脱吧,如果没有天龙老法师的提醒,他真的意识不到这位笑眯眯的老总在算计自己。

    果然等到晚上回去,阿依就汇报已经看见好些网站不声不响的推送了这个新闻,刚刚率队获得冠军的天龙寺僧侣足球队,已经在佛教徒联合会的安排下成立了佛教徒足球管理协会,并且在今天下午正式挂牌运营,白浩南跟老总的照片相当醒目的摆在网页上。

    对于白浩南来说,这是温吞吞的一天,但网络和媒体上肯定是暴风骤雨的一天,而且有种山雨欲来的危险感觉,让白浩南忽然背上有点发寒。

    难道是因为自己又一次在网络上被曝光了外貌?

    哪怕戴着眼镜,没了眉毛还是个光头和尚,又是溙文网站,但如果有个认识自己的国内人士看见,分分钟还是能辨认出自己啊。

    看来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心里这点不靠谱的感觉,白浩南只能这么解释。

    看着网页上的自己,回到寺庙以后,白浩南又选择想开车出去散散心,结果不但是昨天的阿依没落下,宋娜也分明随时注意着他举动的,没能去到烟花地的白浩南,只能郁闷的把管理协会那个办公室周围给了转了几圈,索性安排留下的铁杆球迷一起到那边去住办公室,电脑电视什么的都有,这样各方面条件也好了很多,还能顺带看家护院,只留下足球和尚们继续在寺庙里面挂单。

    白浩南没解释他是想让和尚们不要牵扯进来,对于这帮无业游民一样的球迷,就算出点什么事情也没关系,随时能撤离,逃了好几次的白浩南这时候真有点惊弓之鸟的味道,感觉明明知道危机在靠近自己,但就是不知道会出现在什么地方。

    这时候他甚至难得的有点想念于嘉理,因为仿佛只有那个姑娘,才有分析这种局面的能力,在车上兜风的时候问过宋娜,小学教师只表示挺高兴,看见白浩南的事业起步,而且一开始就是引领全国的佛教徒比赛,这是多么高的起点啊。

    更不用说阿依了吧,再聪明那也只是个孩子,白浩南又不愿随时都去找老和尚废话,最后只能自己坐在管理协会的老板办公室瞎琢磨,或者说反思吧。

    很显然不管别的什么情况,第一时间瑞能这妖僧就放弃了自己,甚至连找自己证实沟通下的兴趣都没有,直接断掉了跟自己的联系,当然也有可能是他们有点乱阵脚了。

    毕竟这么大场面的阵仗,没有把握没有计划不可能贸然发动,特别是如果真像老和尚说的是那位电信老总在幕后操控的话,那种大老板肯定会权衡利弊算准了才出手的,这点可以参考老于。

    天龙法师说这电信老总在管理协会的事情上发力,有可能是在试探,试探佛联会的立场,佛联会这么些年一直都是瑞能的支撑。

    如果这个判断没错,自己就是电信老总跟佛联会之间的联系点,把自己做好了就是在给佛联会发出讯号,或者说给佛联会台阶?

    这些复杂关系白浩南理不清,但佛联会给瑞能撑腰是为什么,不就是因为那妖僧能搞钱嘛?

    白浩南的思路总是简单粗暴的,如果想要体现自己价值,能给当前局面出力,那就得体现出也能搞钱的能力。

    如果是于嘉理,坐在这个老总的座位上,会怎么思考呢?

    曾经在嘉正大厦偷懒摸鱼的坐了两个月的办公室,白浩南都从来没像现在绞尽脑汁的一本正经过,还拿了纸笔似模似样的写划,所以还得是有压力有危险刺激。

    因为不能住在寺庙里,又不愿离远了住在酒店,宋娜在车上住了一宿,现在一起搬到办公室来自然喜不自禁,本来搬过来也是她提议的,像管家一样,忙着给那十来个球迷安排到会议室、前台各处沙发甚至地毯上打地铺,自己和阿依睡财务室,理事长当然住老板办公室,所以阿依暂时没人管,带了阿达悄悄的给白浩南端水杯进去,看他跟个癞皮狗一样下巴放在桌面上发呆,双眼无神的看着落地窗外的城市夜景,她也不说话,静静的在门边沙发扶手上坐了,无声的看着他。

    白浩南的神游天际好一阵才把目光聚焦起来,落到门口那粉红色的小尼姑身上,然后就是小光头,忽然就联想起前天夺冠决赛的时候,那坐席上几十位光头主持,那些对法恩寺羡慕嫉妒恨的首都大庙主持们,不就是自己这个时候应该去争取的人嘛?

    凭着还有点记忆,白浩南立刻找了纸笔开始回忆那些寺庙主持姓甚名谁,主要是能说汉语的那几个先联系上,甚至阿依都能比他还记得多一些,毕竟好些用溙语问答介绍的都是她在说了。

    宋娜也有进来端了水的,看大小俩和尚隔着办公桌在忙碌,就坐在旁边转过老板桌上的电脑上网,但目光时不时都在老板身上盘旋,可能难得看见白浩南这么专心正经的时候。

    白浩南从来不轻视小孩子,还跟阿依商量回忆那些主持和尚的态度,这孩子仿佛在感觉人心好坏上面有点特殊,就像她能觉得瑞能不太好一样,对当时跟白浩南打招呼的主持们都能猜测谁和蔼些,谁有点凶狠,白浩南总结出来准备明天就带着和尚去上门拜访,商讨把各自足球队建立起来搞规模,再探探口风。

    这时候一直心不在焉的宋娜忽然小惊呼了声,俩和尚转头看她,宋娜满脸的难以置信甚至有点脸红,对上白浩南的目光还东躲西藏:“这,这……”

    白浩南探头:“这什么嘛……哎哟我去!”

    原来宋娜打开的画面上赫然是跟几个混血妖精打架的白浩南!

    当然不是后来在酒店,而是就在那个山顶别墅的泳池边,身穿黄袍的和尚一脸无耻涎笑的跟几位内衣美女嬉闹,那手更是都在少儿不宜的地方停留,看上去就像在弹吉他!

    原来看着道貌岸然的龙毗这么开放啊!

    怪不得宋娜要红脸了,阿依也跟着探头过来看,白浩南赶紧手忙脚乱的一边抓自己写东西的纸挡她眼睛,一边随手去拨拉鼠标试图关页面,不慎碰到宋娜的手,那姑娘跟烫了似的猛然把手给弹开,差点连自己全身都跳起来了。

    结果白浩南不但没关面,还换了张照片出来,更热烈更不堪,卧槽,白浩南当时猜测肯定会有什么摄像头,但真没想到这么快就会被用起来,看角度就应该是挂在那别墅建筑的屋檐下,清晰度不很高,说不定还是视频截图呢,要是什么时候把视频发出来那就热闹了!

    不过就是一瞬间,白浩南好像发现自己心里惴惴不安的就是这个东西!

    现在真的爆发出来,反而觉得安定多了。

    阿依这时候远比平时显得灵活,机巧的绕过白浩南的纸片瞄了一眼,却是一脸的恍然:“这就是你收下的那几个女人么?在哪里?”

    白浩南苦笑了:“哦……这个管理协会的事情算是搞砸了,走吧,告诉大家立刻撤离首都。”

    宋娜的表情很复杂:“这……真的是你?”

    白浩南难得有点害臊:“呃,可以说是我……”

    亲口听到他承认,宋娜的呼吸陡然加重,明显的深呼吸都在控制情绪:“你犯戒了!”

    白浩南想翻白眼的,耐住性子:“这不算什么……”

    宋娜猛的爆发了:“还不算什么?!你是出家人,就不能沾染女色!你看你,你,你……”指着屏幕的时候可能又看见白浩南那无耻的丑态,气得转身就冲出去了。

    阿依眨巴几下眼睛站在旁边,几乎跟白浩南同时叹口气,让白浩南郁闷的心情又好笑起来:“你叹什么气!”

    小尼姑摇头:“唉……女人啊……”

    白浩南都哭笑不得了:“你装什么大人啊,还不赶紧跟着出去劝劝她?”

    六七岁的小萝莉居然反问:“您怎么不追着出去劝她?”

    白浩南已经坐下来笨手笨脚的准备欣赏自己的了:“我能劝什么?这照片上就是我,这可是事实。”

    小尼姑摇头双手合十:“您是舍身饲虎,为了让他们更相信你,才收下这几个女人的,对上主持您也是这么说的,您从来就没有隐瞒过。”

    白浩南还不知道舍身饲虎的典故,找小尼姑咨询了翻白眼:“你还真是会帮我找理由,行行行,就拿这个理由你去跟她说,其实不说也没什么,她不是也会开车么,马上就带了你跟大家一起返回天龙寺吧,现在我觉得留在首都好危险……卧槽,你会用电脑不?来帮我……算了算了……就这样吧。”无意中不知道点到哪里就搞乱了浏览器的白浩南根本无从辨认这些溙文在说什么,而且总不能叫个小萝莉来看着自己的讲解文字是什么意思吧?

    所以随手关了电脑站起来的白浩南也就没有继续深查这个事情,起身带了阿依出门,指使小尼姑去敲财务室的门,自己刚要去把球迷们张罗起来,手机响了,电话那头应该是那位电信老板的声音:“你个废物!怎么能被人抓住了把柄?赶紧滚,佛联会已经在找你了!”

    正所谓放炮一时爽,全家火葬场!

    白浩南这次难道又输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