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足球龙毗王陀确实是身败名裂了。

    第二天一早开始,登着大幅照片的其他报刊开始反击了。

    前一天不是还在骂法恩寺贪污善款,瑞能大师欺骗信众么,今天的重点就是电信杯足球大赛出现的这位来自天龙寺的王陀龙毗,在不知名的地方公然跟女性狎玩犯戒!

    相比针对瑞能的控诉都还是些捕风捉影或者比较抽象的罪行,这搂抱着美女躺坐在泳池边的和尚真是触了众怒!

    据说中午佛教徒联合会已经给天龙寺发去了函件,要求交出这个罪行累累的佛门败类,并且立刻取消佛籍!

    白浩南坐在酒店阳台上,有点呆呆的看着早上俩姑娘去买回来的这一大叠报刊,以他的记忆,哪怕不认得溙文,还是能分辨出这些指控曝光自己的跟昨天的报刊杂志们恰好不重叠。

    而昨天那些报纸的头版还在喋喋不休的从议员、高僧委员会、民间机构等角度要求对法恩寺的账目进行清查,很明显这火力已经差得很多了,再翻出什么摔碎的小金佛来分析成本,都比不过那边贪恋美色的和尚吸引注意力,老百姓就是喜欢看那种带色的东西啊。

    佛教徒联合会终于正式开口,严厉抨击佛教徒现在各种不检点行为在极大的伤害整个国家的宗教地位,从现在开始将严查各种佛教徒的犯戒违规行为,强调全社会都要重塑对寺庙跟佛教的尊重,最后还很不经意的提醒:善款机制不应该被挑战,僧人和佛教不应被质疑。

    阿依盘坐在阳台的蒲团上,一字一顿的给白浩南念完这段专门刊发的声明。

    昨天晚上来这家收费颇高的涉外酒店,就因为一来被清查的可能性比较小,二来在套房里面有电脑,可现在宋娜显然连电脑都懒得开,柔柔的坐在另一张椅子里,慵懒得像只波斯猫,还悄悄伸脚丫子捅阿依,提醒小萝莉别念了,但阿依还是坚持念完。

    白浩南把手指在小茶几上玩那两三张刚拆下来的电话卡,都是他们仨这两天对外用过的,免得被人定了位,阿依放下佛教徒联合会的特别声明书,静静的看着白浩南,充满相信的目光清澈透明。

    所以白浩南不面对她:“没错,如果没我这事儿打岔,没准儿一鼓作气的真能掀起法恩寺的黑幕来,但瑞能这帮人,确实是利用摘桃子的高手,明明是我们搞足球弘法把这么多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他们决赛跳出来摘桃子挪为他们来享用这个势头,接着发现局势不好,立刻就把我丢出来分散注意力,没人知道我跟他们的关系,更因为足球弘法这么热闹出名,在这个时间点上抛出我的丑闻,当然会比假金佛的事情更有关注力,立马儿就减轻压力了,玩儿得真溜啊!我真斗不过。”

    宋娜完全没了昨天还有的那点斗志,手掌都叠起来放在脸侧了,目光放在白浩南身上糯糯的开口:“那就不斗呗,总有人会去做的,我们去南边旅游吧,普吉、甲米的海岛风景都很好,去散散心就没事儿了。”

    六七岁的小萝莉不满的打量成年女性,但是没说话。

    白浩南也没打算去游山玩水:“我做过不少错事,也搞砸过很多事,但这次我觉得不太一样,我想好好的把整个事情复盘一下,因为现在我明白这些天经历的事情,以后一定会成为我的教训,所以我要留在首都好好看看这件事的继续发展,我不相信贸然发起进攻的这一方就这么收工了。”

    阿依满意的捏了小拳头小尖叫:“对呀!这才是龙毗!我就知道你一定是最棒的……”

    宋娜彻底没立场,柔情似水的靠着无所谓:“好啊,那就呆在这里也好……”眼波都流转起来,现在肯定觉得小尼姑太碍事了,紧接着立刻给自己找到个理由:“对!我给你画眉毛!”刚才还像抽了骨头软绵绵蜷在阳光藤椅上,现在瞬间跳起来元气满满的到处找化妆品,哪里还管什么外面天下苍生的理想志愿,哪里还有什么斗争,只要能跟喜欢的人厮混在一起就足够了。

    没错,白浩南从当了和尚就按照寺庙的规矩把眉毛刮掉了,虽然大多数和尚一两个月才会重新刮头剃眉一次,街头也时不时能看见留着板寸的和尚,但白浩南为了让自己样子和以前区别大,经常都在刮光头,现在都练得一手自己用剃须刀刮头皮和眉毛的功夫了,再一次成为可能被通缉捉拿的对象,好像有眉毛又成了很必须的事情。

    所以宋娜把他拉到卫生间去操作也是很理所当然的事情,小萝莉晚了几秒过来就被挡在门外,疑惑的敲敲门居然被锁住了,还传来哗哗哗的冲水声。

    反正过了好阵子,白浩南再出来的时候,阿依只探脖子关心了下宋娜怎么没出来后面又关上了门,然后目瞪口呆的看着白浩南的眉毛傻笑:“佛祖在上,你这……”

    如果非要形容的话,白浩南现在这张脸就是一看上去能注意到的就是眉毛,太宽太厚了!

    两片一指多宽的眉毛又黑又粗,偏生还画得很细致,精细到边缘虚化又有毛发的感觉,中间浓密得很有立体感,刚才其实注意力都不在眉毛上的白浩南,这会儿面对阿依嘻嘻笑着使劲捧高的小镜子观察了自己的脸,忍不住转头大声问卫生间里泡浴缸的姑娘:“喂!你在小学到底是教什么的?”

    宋娜的声音有气无力:“数……学。”

    简直就是把眉毛数出来的嘛。

    但不得不承认,这样特别的眉毛瞬间把白浩南的颜值提高了,撇开光头的话,顿时让脸上五官都立体很多,再搭配现在好像有点不一样的眼神,深邃多了,收拾干净了之前的胡须,黑眉毛衬托得脸型白皙很多,就算以前认识白浩南的足坛人士看见他,可能都会觉得有种脱胎换骨的味道,白浩南自己也心满意足的看看很自恋:“帅哦?”

    小萝莉使劲点头傻笑。

    所以这也助长了宋娜喜欢搂着白浩南出去逛街的嗜好,天色擦黑以后,一家三口出去逛夜市,要不是带着个拖油瓶,白浩南都想情意绵绵的去夜店酒吧玩儿了,溙国的首都是多么崇尚夜生活啊。

    不过三个有出家经历的男女首选还是要去参拜下著名的市中心佛像,距离酒店也不远,据说整个首都市民和所有到首都来的游客都会到这个著名风景点祈福许愿,所以人非常多,走着过去远远的正要参拜下就继续逛街,忽然发现前面人群有点骚乱,白浩南立刻伸手把阿依给抱起来,宋娜一手抱阿达,一手搂住他的胳膊,一起朝着路边墙根站,白浩南毕竟在球场上经历了这么多年的万人场面,还低声给宋娜传授经验:“人多的时候无论什么原因,首先靠近墙边,然后就慢慢顺着人流朝疏散的地方走,千万别站在最中间,很容易产生踩踏事故,足球场上几乎每年都有……”

    宋娜嗯一声那就顺势搂抱他的腰,还踮起脚尖嘟嘴送上。

    阿依发现不了这种细节,伸长了脖子看远处,坐得高看得远还抓了白浩南的耳朵扭开,把差点接触上的姑娘气得没边:“干嘛!干嘛?”

    阿依惊讶:“队列,是绿衫军!是绿衫军!”

    这下连宋娜都要白浩南抱起来看了,成年姑娘个头高,也就看得更远,抱住白浩南的头不松手:“真的……绿衫军来了!”

    被胸口压住了脸的白浩南还茫然:“什么绿衫军?”

    宋娜撒娇的直接要他抱着走:“那边有家餐馆,可以坐在二楼边吃边看!”

    感觉白浩南练了那么多年深蹲,和健身房流的汗,全都是为了今天,左右手一大一小俩姑娘抱在手臂上托着走,阿达挤在俩姑娘中间乐滋滋的还吐舌头舔他的脸!

    但确实是周围聚集的人越来越多!

    这样抱着走倒是很利于高处的姑娘指挥方向,好不容易挤到餐馆二楼,找到个临窗的座位,白浩南才看见一些穿着绿色T恤衫的男女正在围住了佛像静坐,而且周围还在源源不断的增加这种穿着绿色T恤的人,男女老少都有,但主要还是中年人居多,也许最开始骚动的时候就十多个人,现在越来越多,周围也迅速有人在清场一般,把围观人群朝着周围劝退,随时保证跟这些绿色T恤保持一定距离。

    宋娜简单点了几个菜,依旧习惯性的把双手环住白浩南的腰下巴放他肩头说话,倒也方便小声说华语:“代表农村地区和普通工薪阶层的政党,发动游行示威就穿上绿色T恤,我们允许这样自由表达自己的政治诉求,所以经常跟代表城市精英还有工商业的蓝衫军发生对峙……”

    这条路是可以通车的,但显然从那佛像周围开始聚集人***通就彻底被阻断了,十多分钟后,已经聚集起来数百人的队伍终于拉出了横幅,赫然是号召打击佛门腐败,惩治那些犯戒的害群之马!

    没什么政治斗争概念的宋娜和白浩南差不多都到吃饭结束,才面前咂摸出来味道,貌似这绿衫军就是在针对法恩寺的,因为有人举着摔碎金佛的大幅照片,甚至随便也把搂抱美女的和尚照片放大抨击,总之现在就是向着黑暗的佛门败类们发起全面的讨伐!

    打击了佛门就是打击第一大庙法恩寺和瑞能大师吧。

    惊得阿依连忙拿勺子把随时黏在白浩南身上的宋娜给拨开,好像宋娜就是那照片上的妖女一样!

    女教师看了终于撇撇嘴坐正点,估计是被那大幅照片上的混血美女脸蛋跟身材搞得有点沮丧,她还是有点差距。

    白浩南小兴奋,虽然自己身败名裂了,但现在不分敌我的一片打击,还调动这么多人手来正面冲击,说明针对法恩寺一方又开始出招了,反正抓不到自己,那就连带自己也一并抨击打击吧,所以干脆攻击佛教徒行为不端就应该被管理清查……

    卧槽,这国家很好玩儿啊,感觉扮家家似的,随着下面的人越来越多,气氛也变得浓烈起来,之前还只是试探性的占据最为繁华的地区,现在开始分发扎在额头上的绿丝带,有点战斗的意思了,不少人开始声嘶力竭的拿着话筒对周围进行宣传。

    用白浩南在足球场上的感觉来说,就是这些人开始具备进攻性了,之前一直算是防守,现在开始主动朝着周围宣传,低头看看手机上的时间,现在才八点过,看这样子不是一时半会儿就会散场的。

    宋娜也说,每年这两边颜色的民众都会在首都对抗游行几次,有一两年搞得最厉害的时候,甚至接连搞掉几届政府,顺便说一下,她家也是绿党,基本上除了首都之外的大多数普通市民都是绿党,但蓝党大多是精英人士,有钱有势的那种。

    白浩南没法想象:“都有钱有势了,难道也这样来街头撕逼?那多掉份啊?”

    宋娜小声:“花钱雇啊,这些绿党很多也是花钱雇的,每天都有津贴的……”

    白浩南楞了下,忍不住哈哈笑,卧槽,这更好玩儿了。

    但是他下意识的对这种闹剧有点厌恶,吃完了就走人,而且现在餐馆里面已经水泄不通,还有很多拿着长枪短炮的记者在出没窗边,万一被拍下来就惨了,佛门败类主动抱了阿依完全遮住头下楼离开,买单出来的姑娘极其舍不得腻歪,要求去看电影。

    在白浩南看来,看胡说八道的电影都比这些闹剧有意思,何况他的目的都是去动手动脚。

    所以认真看电影的估计就只有阿依和阿达,俩小时以后出来,宋娜已经是面若桃花的挂在白浩南身上做小动作示意赶紧回酒店。

    但回去也要经过那路口,如果打车就得兜很大一圈,因为显然到现在,那边还是拥堵着的,看来这帮绿衫军是要彻夜作战了,始作俑的佛门败类决定还是从那边快速穿行回去,阿依现在学会干脆骑在他肩头,一来实在是摩肩接踵的人太多,小萝莉很容易走着走着就散了,二来实在是宋娜已经发展到全身都黏住,白浩南还得腾个手来抱狗子。

    阿依的注意力全都在远处,发现什么就低头凑白浩南棒球帽下轻声,就在白浩南尽量用手臂上柔软弹性促使自己不关心那边闹剧的时候,就在宋娜已经神魂颠倒得仿佛整个世界就只有亲密接触的两个人时候。

    不远处那佛像的方位忽然传来几句怒吼,接着好多尖叫,整个密密麻麻的人群就好像被冲击波给推开,潮水般的荡漾开来!

    白浩南从感觉到小萝莉突然抱紧他的头就搂着宋娜靠在墙边橱窗上了,然后到处都在发出尖叫,阿依使劲低头双手双腿都在用力,使劲盘住了白浩南的头和脖子,在一大片巨大的嘈杂声中颤抖:“烧……起来了!”

    后退一步,被抱着站上橱窗的宋娜也从意乱情迷中被惊醒,全身都倚在高大男人的肩头,浑身情欲可能瞬间抽空,有点僵硬的看着那边,白浩南只能从好些人的人头上方感觉到火光跳跃。

    小学数学老师的描述更加准确一些:“和尚,有个和尚在那中间自焚了!”

    总有人在为了信仰,为了梦想,不顾一切的放弃生命也要捍卫。

    哪怕是被愚弄被蛊惑,总有些人会不把自己的生命和享受放在前面,他们会倾尽一生来燃烧。

    白浩南哪怕会嗤之以鼻这种傻瓜,却不得不说敬仰。

    好像被拉向灰色地带的那颗心,又被擦亮,被那熊熊而起的火光照得看见了光明一样。196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