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梦想为王 > 章节目录 172、你做初一我做十五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7/142809.html
    很显然,这个浑身淋上油料自焚的和尚,是为了证明佛教的无上荣光,反驳任何人对佛教徒的怀疑,当然就是跟绿衫军针锋相对的。

    用这样惨烈极端的方式对抗!

    白浩南让宋娜回酒店换了房间,阳台上就能看见这边佛像街景的房间,哪怕贵点,他翻出自己那叠收藏的银行卡给小学女老师看能从里面取出钱来不,自打出国还从来没有跨境取过钱呢,想来于嘉理多少还是会给自己留点买路钱吧?

    宋娜无声的把那些银行卡悄悄的又放回白浩南的衣服里,还给他用布条做了个腰带,能无声无息的把那些银行卡、王建国的身份证、王陀的佛籍、越湳护照签证都插里面紧贴着缠在身上,一边做这种手工活儿一边带着复杂的眼光看男人。

    因为很明显,从回来酒店,白浩南之前被打败的颓散气势都不见了,现在聚精会神的坐在阳台上拿着一罐啤酒看着下面的人闹腾,光是背影都看得出他在琢磨,或者憋坏水儿!

    有些人真的是打不死的小强,有些人也真的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仿佛足球运动的特点就是想要进球太难了,一次次用最不方便控球的部位来冲击那个大门,其实都是在一次次失败中寻找那么一丁点的成功率,几乎每个足球的进球都带着些许运气。

    从逃出江州开始,白浩南仿佛就在踢这么一场球,一次次失败,虽然心路历程不同,但这个家伙一次次的都没有完全放弃,哪怕嘴上装着懒散,却一次次都在争取冲击。

    只是到了这一次,他分外清晰,老子不跑了,一定要搞翻这个狗娘养的妖怪!

    不为别的,就为了今天这个自焚的和尚,为了这种被妖言惑众,又一个被推到前台来充当牺牲品的棋子,白浩南也要搞翻那个阴冷的老和尚!

    太特么让人觉得不寒而栗了!

    白浩南终于明白这次不是为自己要这么干!

    如果换做是别人,这样已经看见荣华富贵,金钱美女就在前面,历经多少年的奋斗才能站在什么全国佛教足球管理协会的地位上,却瞬间被剥夺驱逐,还打倒成为佛门败类,变成到处人人喊打的变成过街老鼠,多半就会崩溃了!

    因为只要有半点希冀追求奔着获得荣华富贵去,遇见这样毫不容情的雷霆直击后,可能整个人生都会变得灰暗,变得一蹶不振了吧。

    但白浩南显然没有,时不时的把不在乎挂在嘴边的他,其实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颇有打不死的屡败屡战精神。

    一个月小十来万的职工球队教练收入,在他眼里还不如附一院的护士们可爱;

    健身中心那欣欣向荣的市场前景甚至反而让他觉得被束缚住了;

    一次次漂亮姑娘的软玉温香其实都没能捆住他那跃跃欲试到处寻觅的心思;

    带领天龙寺队冲向全溙国的最高舞台,对他而言名和利都没吸引力,如果说有点心灰意冷可能就是陡然面对庞然大物后的无力感,如果不是老和尚的教导,可能白浩南又已经娴熟的转身逃离这片区域了。

    但一直逃避也总不是个事儿吧。

    今天,他终于明白点什么……

    宋娜说僧侣自焚的事情,在溙国乃至东南亚各国并不罕见,对于实际上没有什么发言权的底层僧侣,很多时候只能用这样诀绝的方式来表达信仰,新闻上经常都有自焚或者把自己下油锅之类骇人听闻的消息。

    但听说是一回事,亲眼看到又是一回事,站在房间阳台上,就能看见那个人影已经变成一堆焦炭死亡,而白浩南当时只近距离看了一眼,那个僧侣除了大吼几声口号,宋娜解释是反抗对僧人的怀疑之外,当火焰在浑身猛然腾起的时候,他甚至都没有惨叫,还能盘坐下来摆出僧侣最为熟悉的姿势,脸上哪怕瞬间就被火舌卷舔变形,但真的没有一声叫喊。

    那得多么坚定的内心精神信仰,才能压抑住浑身被火焰吞噬的皮肉之苦?

    白浩南是不相信什么神通的,特别是看了天龙法师和瑞能大师这两个不同极端的著名老和尚以后,更不相信了。

    但现在他知道真的有信仰,然后他真的有责任。

    有责任去做点什么。

    在白浩南的认知里面,这个和尚就是瑞能一方见招拆招的棋子,也许愚昧、也许单纯又或者干脆就是傻,但那也是因为有瑞能这样妖言惑众的家伙,这样的斗争倾轧才会推出一个个棋子,毫不在意生死的棋子。

    他有这个责任搞掉瑞能!

    白浩南忽然意识到这件事了,这个从未考虑过责任的男人,甚至一直都在逃避责任的男人,看着已经变成焦黑一团的尸体,从头至尾没有人试图救火甚至还有和尚在周围维护秩序的局面,看着那愈发人山人海的街道到处举着相机手机拍摄,看着那远处如临大敌排列成好多行的绿衫军。

    白浩南忽然就明白了,既然这件事自己已经参与进来了,那就有责任做点什么。

    可具体该做什么呢?

    阿依一直跪在他身边的小毯子上,双掌合十的小声念经,白浩南的双肘放在膝盖上,慢慢把那罐啤酒喝完转头,才发现小萝莉又换上了粉红色的尼姑服,和男性僧侣的袍子大多随时都会露出半边肩不同,尼姑服还是要遮得严实些,其实……更有点像瑞能那套有点与众不同的僧袍样式。

    白浩南就灵机一动了,瑞能老和尚那一身不都是很奢侈的名牌么,在自己暂时找不到什么办法的时候先爆爆料,把他那一身的名牌都给爆料出来啊。

    想到就做,白浩南起身回房间,低头忙碌针线活的宋娜连忙跳起来询问,听了白浩南的主意也使劲点头,打开电脑很快找到一张瑞能大师公开的清晰照片,白浩南娴熟的给她指出那些服装分别是什么品牌,宋娜这北部邦的普通小学女教师恐怕最多只是听说过这些牌子,根本没用过吧,特别是白浩南指出了价格以后,还是有点难以相信。

    白浩南就指点她去购物网站上面找到这些相应的名牌价格图片,都可以罗列证明到这张瑞能大师的公开照片上。

    虽然是数学老师,宋娜也知道在WORD里面怎么把图片叠加起来,比白浩南能干多了。

    白浩南终于有种你做初一我做十五的报复快感,甚至调笑:“内裤是CK的,以前给老法师说的时候我就笑过他的内裤说不定也是名牌,所以当时在那个别墅,美女给他做马杀鸡我就抽空看了眼……卧槽……我也可以过去偷拍啊!”

    白浩南猛的醒悟过来了,既然对方能偷拍自己,那为什么自己不能又摸过去偷拍对方呢?

    很多人都不知道瑞能那个淫窝,自己也没有对外传递过,哪怕现在风头比较紧,瑞能可能不会去那边逍遥快活,自己不也可以摸过去多少找点什么证据嘛?!

    想到这个主意的白浩南差点哈哈哈的大笑三声,叮嘱宋娜继续这个爆料奢侈品老和尚的事情,自己现在连夜摸过去。

    教数学的宋娜却比运动员更理智点:“你不先勘察地形,既然你说那是座小山,半路还有岗哨肯定防范就是严密的,如果贸贸然的就过去,会不会被发现了打草惊蛇?还有相机呢?你就用手机拍摄?快门声音呢?”

    白浩南才愣了愣觉得甚是有理,没那么冲动了。

    宋娜的想法是:“既然你说是在海边的山崖,在那山崖上也能看见海面、游艇、渔船什么的,明天一早我们租条小船到那附近去看看,你总不能顺着公路走上去吧,看能不能顺着树林别的方向上去?”

    白浩南深以为然,所以晚上好好感谢了下自己的贤内助,晚上那一幕也丝毫没能影响到他的战斗力,当然宋娜也有点疯狂,也许是被刺激了,又或者是终于明白这个男人确实是与众不同,竭尽所能的抵死缠绵,最后白浩南不得不使劲抱住她抚慰:“好了……没那么危险,我会小心的!”

    宋娜每次激情后都会泪流满面,她自己都没法控制这种激动的结果,现在汗湿的头发贴在脸颊,脸蛋上尽是泪花,可表情充满迷醉的笑容,绝对没有遗憾的那种,很满足的呢喃:“不是……我是骄傲,骄傲你……龙毗……”

    卧槽,这时候这么喊,很有禁忌的刺激感啊,姑娘都有点哆嗦了,拖长的称呼里蕴含的深情能把白浩南给淹没了:“我知道你……终究会远去,你一定会走上最荣光的地方,可能跟你相遇就是我最大的幸福,哪怕相遇注定要分离,我都充满了对佛祖的感激,我感激彼此共同度过的这些真实无比岁月,你带给我的欢笑、泪水、光荣甚至失败,所有的一切,像现在这样你带给我的一切记忆都是永久而无法抹去的,龙……毗……”

    当过八戒女的小学女老师还挺有诗意的,没啥文化的白浩南只能更卖力些配合这荡气回肠的喘息。

    所以要不是外面绿衫军第二天一早闹腾得厉害,白浩南都差点把自己新萌生的责任感忘记了,想再在房间里腻歪一天!

    但真是犁不坏的田,姑娘一早精神抖擞的起来做了好多准备,还在网上联系预定了小艇,那就以一家三口的名义过去海边登船吧,也不可能把阿依一个人丢在酒店里。

    宋娜说自己是从偷天换日之类的电影大片里面得到灵感,沿途指定商店去给白浩南买了地图、小望远镜、小数码相机,外加各种吃食饮料,一路上都坐在后排折腾整理这些东西,还给白浩南买了件记者背心,很多小口袋的那种,方便他去当特工。

    阿依抱着狗子坐在副驾驶全程不参与她的乐趣,也不吭声,但有偶尔回头看。

    一直到了海边,其实这仨都不是多熟悉海洋的,阿依甚至是第一次走进海水里,毕竟北部邦在整个溙国都算是内陆地区,宋娜也有点紧张,所以只有白浩南来学习如何操作这种五六米长的观海艇,后面有外挂推进器,船体上方有篷,船底上有透明有机玻璃可以看海底的旅游款式。

    还好也没多困难,白浩南把东西拎上去就出发了,法恩寺本来就在海边,当时白浩南确认附近有码头的,哪怕他对地形地貌的记忆不太擅长,但也有深刻印象的几个点,结合起来难度并不大,主要还是这片首都几十公里外的海边区域本来就没有几座屏障一样的海边小山。

    刚开始出海,把小艇离开岸边几百米就有点让人晕乎了,但慢慢的适应了,其实也不用远离岸边,白浩南甚至还逐渐找到点窍门,让船身避开点波浪颠簸,宋娜就好奇的坐到后面的操控杆边尝试自己来,让白浩南去前面确认方位,这姑娘的确不擅长看地图。

    配合手机上的GPS导航,白浩南趴在前面跟地图上再对比周围海岸线,主要是确认那大概三四座小山,哪座才是自己去过的,要是偷偷摸摸的去错了,那才是笑死人。

    感谢这艘小艇是有篷的,大白天也没那么晒,一直抱着阿达坐在那有机玻璃观景区旁边的小萝莉蹲着慢慢挪过来,就那么蹲在白浩南旁边可能想了很久的提问方式:“那个……小孩子一般是怎么来的?”

    趴在船头看地图的前职业球员有点懵的转过来:“啥?”

    阿依凑得近些再低声些:“爸爸妈妈是怎么有小孩子的?”

    从未有过孩子的白浩南忽然觉得没法跟这小萝莉解释生理行为,也不该他解释,先帮她把裙子边拉一下:“呃,这个你去问宋老师,她好给你解释些。”

    阿依没挪窝:“你的爸爸妈妈怎么跟你说的?”

    白浩南哈哈一笑随意:“我啊,我爸经常说我是垃圾堆拣的。”

    阿依一脸了然的模样点头:“哦,那你跟宋老师捡垃圾的时候小声点,昨天晚上捡了好几回,声音太大了。”

    白浩南看着那清澈透亮的眼睛,忽然觉得这小萝莉长大以后,准保不是个省油的灯!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