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也许就是这个大人物的表情。

    怎么形容呢,真正的云淡风轻不屑一顾,但也不是轻蔑,就是真没把这当成多大的事儿。

    在这么一瞬间,让白浩南的主意改变了,可能这就是他的特点,跟打球时候一样不那么墨守成规:“有没有兴趣跟我赌一把?我其实还搞到了五十张光盘,几个监控设备上的硬盘,现在他们肯定发现这个地方已经出事了,你有没有兴趣赌一把?”

    正准备吩咐司机开车的大老板顿了顿,露出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来:“怎么赌?”

    白浩南也是临时决定:“五十万美元,如果你愿意给天龙寺捐五十万美元,我在中午之前把那包东西给你自己去翻看里面的内容,实话说我自己都还没来得及看,也许我被偷拍下来的都在里面,但肯定这几天会有很大一部分的监控录像都在里面,只是具体到什么人谈什么我就不知道了,好些摄像头是对着床上和泳池的。”

    电信老板再次笑笑:“你确实是很能给我惊喜嘛……好,成交。”

    白浩南简单明了:“我就不用指点怎么给天龙寺捐款了,只要我跟那边确认这件事,就会通知您到什么地方拿东西,我只是不喜欢瑞能,甚至对于失去的那些地位机会,都不是很在意,谁叫我好色呢,身败名裂也是应该的。”

    大老板又是轻笑点头,想说什么最后却没开口,示意自己的司机起步。

    等奔驰车消失了,白浩南的摩托车才看似很不起眼在路边站了站也起步,这一带因为属于比较新的商业写字楼区域,街道规划比首都大多数拥堵路段都好,但不知道奔驰车的大老板有没有留下特别的眼线,能注意到白浩南的摩托车其实就在三四百米外的街口转弯停住,手脚麻利的摸出手机拆电池的同时,两条身影灵巧的从楼上快餐店冲下来转过街角跳上摩托车,然后彻底混入主干道的车流中。

    把小望远镜放进包包里的宋娜好奇:“都处理好了?”

    白浩南得意洋洋的拉她的手到自己衣兜摸那一叠美元钞票:“怎么样!今天想买什么想吃什么都行,全花完!”

    宋娜确实有点小信仰小正派:“既然你选择了善行功德,那就不要铺张浪费吧。”

    白浩南还卖关子:“先回酒店,今天上午要把那堆硬盘给处理了……”

    确认真的没有被跟踪,还绕了两圈才把摩托车直接开进酒店里,白浩南换了电话卡给老和尚汇报这个事情。

    天龙法师肯定也有些没想到,沉默了两秒没什么发了大财的欣喜:“你呢?你现在还好么?”

    白浩南嘿嘿嘿,看旁边听了电话一脸惊喜得都要灿烂如花的俩姑娘:“好,好得很,阿依还在我这边,协助了我些事情,我争取早点把她送回去。”小萝莉就立刻撇嘴了,但宋娜乐滋滋的抱着她不让跳起来理论,满脸骄傲。

    老和尚忍不住叮嘱:“如果没有之前深入虎穴获取信任的一遭,你就不会知晓他的窝点,也就没有现在的收获,但你却失去了可能改变发展的机会,你能释怀化解这种情绪吧?”

    白浩南满不在乎:“那算个屁啊,没想到溙国搞搞足球也这么黑,就算他不拉我下水,佛联会还不是会把这事儿变成个赚钱的勾当,我说你们这佛啊菩萨什么的,是不是都心知肚明的骗傻子?”

    天龙和尚在那边长叹一声:“相比五十万美元,我更愿意你从这件事里面体会到自己的改变,不要又从光明坠入黑暗,你不为自己享受,不为一己私怨的去冒险,是为什么,无论在天涯海角的哪个地方,其实人与人都是这样的,再黑暗也要从中看到光明,这就是佛存在的道理。”

    白浩南没以前那么不耐烦了:“好,我会自己多想想的。”

    天龙和尚像个啰嗦的父亲:“这件事会愈演愈烈,你这个阶段体会领悟下就够了,不要搀和,既然没法在溙国再做出什么事情,就重新再来,多反思多总结……”

    白浩南做着鬼脸还是听老和尚念完紧箍咒才挂电话,宋娜早就忍不住的跳起来抱住他,一直趴在他背上把脸蛋摩挲着表达自己的崇敬:“你真棒!不是为了自己,而是要为天龙寺谋求善信,是为了佛祖在积累功德!龙毗……”她现在最爱这样拖长声音嗲嗲的称呼。

    阿依装着没看见,但是也不回避给这俩狗男女捡垃圾的机会,白浩南托着背上的姑娘到阳台上去腻歪,主要是可以顺便看看远处佛像边的绿衫军,快两天时间已经聚集起来上千人了,现在警方派了些来维护秩序,但因为没有别的对抗力量出现,所以场面除了占据范围很宽广几条街,还算平和没有打斗闹事,只有那块一度被烧得焦黑的路面,现在周围都已经被绿衫军的阵营占据,警方最多也就能围个直径不到两米的隔离圆圈示意下。

    哪怕怀里软玉温香,白浩南是真的在反思,宋娜满眼桃花星星,爱不释手的抱着他脖子蹭来蹭去,要是没阿依岔眼,绝对天雷勾地火。

    直到白浩南挂掉的手机滴一声,看见上面的信息:“善款已到,注意安全。”

    姑娘才随着白浩南的动静跳起来,看他把硬盘和光盘一分为二:“你怎么不把所有东西交给他?还能再寻求一次善信?”

    白浩南摇摇头:“总得给自己再留点筹码吧,不能一次赌完,说难听点,我跟那个自焚的和尚也没什么区别,都是这些大人物的棋子,天龙法师也许有去做大人物的资格,但没有那种野心,你看看,那个和尚付出了生命想证明点什么,这才不到两天,轰动的新闻也就一天,他就只剩那个隔离圈了,等这边拿到爆料开始反击,他的生命就一文不值的被洗掉了,没人记得他,也没任何作用。”

    宋娜把目光不停在远处的绿衫军阵营,还有眼前的男人之间跳跃,满面桃花慢慢淡去,最后双手合十的认真面对白浩南:“可能这就是您会被法师青睐的原因,我总是笨笨的想不到这么多,但我相信您一定会想通这一切,最后放出万丈光芒来!”

    白浩南确实少了些以前玩世不恭的态度,笑着伸手搂住姑娘的脖子:“别您啊您的,感觉我在趁机要挟糟蹋良家妇女!”换句职业圈的说法,这可是草粉啊,太不道德了。

    宋娜赶紧脸红到耳根去,所以白浩南再叫她跟阿依带着两万美元去购物中心嗨皮,她也没那么抗拒。

    白浩南已经比较熟悉这点路程,带着用塑胶口袋装好的硬盘跟光盘,鼓鼓囊囊的一公文包大小,就那么骑着摩托车拎到电信大楼背后一处偏僻的垃圾桶藏好,再给那老总打电话,远远的看那辆豪华奔驰过来把包拿走了,自己才无声无息的走掉,没再回之前的酒店,会合其实在购物中心最多消费了两三千美元的小分队,直接打车去海边度假酒店,老和尚的车还在这边停车场呢。

    实在是宋娜这前八戒女真没买买买的风范,阿依更对胡吃海花还没那么强烈的感受,就这还是花了几百美元买了台笔记本电脑的结果,小学数学老师还准备了记事本和移动硬盘,准备躲在海滩酒店把那些硬盘光盘里面的影像资料都整理出来,实在是个居家成事的贤惠姑娘。

    落地门窗外就是洁白的酒店私家沙滩,各种游乐设施跟游泳池都跟旅游宣传照片一样,更不用提碧海蓝天、椰风树影的景致了,白浩南的情绪都轻松下来,每天不是带着阿依阿达在水里沙滩上玩耍,就是躲在树荫下听阿依给他念报纸,有时还翻译电视里面的新闻。

    撤离那家市中心的酒店看起来是正确的,绿衫军已经彻底占领了那一带的街道,酒店已经成国内外新闻媒体的驻扎地,再行走期间就很容易被各种镜头注意到。

    白浩南传递过去的东西看来确实起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就好像宋娜这几天密集快进查看监控硬盘的感受一样,只要涉及到瑞能和女性的画面肯定是没能留下,能看见缺点文件编号,当场估计就删除了,但瑞能大师出现在监控设备里面的普通画面,那就太难控制清除了,哪怕这一堆硬盘里好像不过是一个月内的画面,但架不住镜头多同时都在默默的记录啊,宋娜不知道自己搞了个什么算法,反正只要是有料的文件就摘出来,空白的纯场景无人画面就删掉,飞快的归类整理,从她整理的看来,这一个月起码接待过二十起人员,几乎接近天天都有,只是有些人经常来,譬如佛联会的那几位高层,真把这里当成世外桃源潇洒的地方,经常出现在画面中,其他人其实就四五拨儿。

    因为十二个硬盘被分开拿的时候纯粹是随机带走的,所以想来电信老总他们能看到的人物事件其实差不多,最多镜头角度场景不太一样。

    按照宋娜或者白浩南这都等于政治白痴的想法,佛联会的高层才是对瑞能和法恩寺最重要的吧,只要爆料这些佛门高层多么破戒多么放浪形骸,就能冲淡对方对白浩南的指控,也能威胁佛门高层转而放弃对瑞能的支持。

    结果报纸、电视上看不到半点对高层的揭露,所有的火力还是集中在瑞能身上,而且非常精准的持续集中在善款的问题上,因为就这几拨儿人里面被选择曝光了一个,竟然是国家银行的董事,白浩南跟宋娜肯定不认识,但想来电信老总那边选择这位是很有数的,因为随着那位董事在床上翻飞的照片、视频曝光,立刻声名狼藉的锒铛入狱,接着就爆料他掌管的银行体系被挪用供奉了超过数亿铢资金给法恩寺!

    用宋娜恍然大悟的说法就是,与其说跟佛门管理机构把关系搞僵,让佛门声誉进一步被恶化,不如继续把目标锁定瑞能,打击了瑞能还能给佛门管理方面子,毕竟佛门最高管理者是跟王室有关的,不管法恩寺的背景到底是什么,总之好几年被声讨都巍然不倒,不光因为背后有人,最主要还是寺庙财务都不公开这个习俗,这一回就是从外部打开缺口,先证明了有人交了数以亿计的赃款给寺庙,那么再拿着诸如洗钱、转移赃款、明知道资金来源不清白还敢接受之类的罪名要求法恩寺公开账目。

    本来法恩寺在电视上还委屈的表达了受到迫害的,但随着那位董事的视频在网上泛滥,估计他们也知道把柄掉在这边手里,开始偃旗息鼓放弃抵抗,只是坚决不交出瑞能和尚,这点在绿衫军闹得愈来愈热烈的时候,终于开始针锋相对了,不是宋娜说的别的什么颜色衫军,直接就是白衣白裤的信徒,从法恩寺开始连绵好长的一直步行过来冲击绿衫军!

    真的是冲击,双方各有上千人直接在街头开始对垒!

    电视上都能看见那些代表了各自派别的人员就在街头构筑帐篷沙袋堡垒,时不时用各种棍棒打斗!

    双方都举着义正言辞的横幅、旗帜,拼命在街头打斗,戴着摩托车头盔、建筑安全帽,拿着棒球棍钢管甚至砍刀大打出手。

    用各种各样的东西在马路上垒工事,相互砸油漆包甚至燃烧瓶!

    还烧轮胎,搞得堂堂一个大都市居然漫天黑烟,不是在全球治理什么空气质量嘛,搞得首都周围游客人数明显下滑,海滩上人都少了。

    习惯了强力政府的白浩南有点目瞪口呆,宋娜却解释这种事情很常见,如果双方是为了私事打架肯定会被警察抓,但现在是为了政治态度,还有信仰在对抗,那就是珉主自由了,警方也不能随便插手,不然就是打压民意,近几十年好多次这样演变成政变的事情了,老百姓都习惯了。

    白衣白裤的信徒不光来市区怼绿衫军,还在法恩寺外面对抗警察还有新成立的调查部门,动不动就是几百几千的静坐堵死了路,这边能凑多少警察调查官?

    几十只还没走进去就陷入了一片人民战争的海洋。

    接着尝到甜头的白衣信徒还去冲击国际机场,说是要引发国际影响力,让全世界都知道在迫害这样的瑞能大师……

    各方都在瞎几把折腾!

    然后这事儿居然就这么拖延下来了,瑞能大师的名声虽然被败坏到了极点,但也没什么确凿的证据能像白浩南弹吉他那样被有目共睹,这样的对抗更是让财务清算也无从说起,等到看见那位电信老总宣布自己要竞选议员走上政坛,佛联会第一时间就宣布了支持,颇有些不同寻常的支持,老和尚告诉过白浩南佛门一贯是不能牵涉政治的,但显然这些人相互间已经做了交易妥协了。

    街头对垒照旧激烈,法恩寺外的对抗依旧看不到让步,还有人在绝食抗议,但实际上大佬们已经得到自己要得到的东西了吧?

    白浩南很腻歪这种局面,这时候终于想起来国内电影电视里面常说的那句话,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政治或者社会跟足球赛还是区别很大的,当然,足球也有平局,各取所需的平局嘛。

    想到这里,他也觉得自己在溙国的日子差不多了,特别是宋娜的凉假也应该结束了。

    虽然这姑娘一再萌生去终身侍奉佛祖的念头,白浩南还是决定赶在凉假结束以前把两位姑娘送回去,宋娜不会反抗他,只是抓住最后的时间疯狂捡垃圾,白天晚上一有机会就大捡特捡,特别是呆在这样的高级酒店她又专门去学了点马杀鸡的精髓,曲意奉承的全方位侍候,反正阿依在呢就是素的,只要小萝莉稍微走远就变成荤菜一大桌了,晚上更是公开霸占了卧室双宿双飞。

    白浩南又有点流连忘返的不坚定了,结果好像印证了老和尚说的只要是在享受那就是走下坡路,半夜三更把瘫软如泥又满脸泪水的姑娘抱到卫生间去洗刷刷顺便再非礼下,却忽然听见卧室里哐嘡一声巨响!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