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战争年代,一起扛枪上战场,无论战绩如何,会不会成王成侯,那可能需要勇气跟战术头脑之类,单论运气,有些人就能身经百战奇迹般的活下来,也许一身的伤疤,最后总归是活下来了,有些人可能走上去第一个照面就被直接掀了天灵盖儿。

    这可能就是命。

    从那个惊悚夜晚的工程车致命撞击开始,白浩南也不记得自己有几次死里逃命了,在卫生间的水声中,他听见那玻璃哗啦巨响就知道出事儿了!

    伸手一把抓了旁边架子上的浴巾随手把捞出来的宋娜裹住就往外冲!

    必须要说说这热带地区海滩酒店的浴室,可能是为了情调,反正做得蛮漂亮的卫生间是露天的,周围围墙地上浴缸淋浴和铺满小白碎石的地面搭配,其实洁具镜面什么的细节都很高档,要的就是山野气,所以卫生间不在卧室里很常见,冲出来经过卧室门口看见的是熊熊大火!

    火舌甚至从卧室房间里面朝着外面在吐!

    嗅着炙热火焰中的汽油还是柴油味道,白浩南的脑海里瞬间有想到那个自焚的和尚,但绝对不肯把自己落到那个地步,丝毫不考虑是谁在干什么,几个大跨步冲到套间外的客厅,阿依已经被惊醒刚探起半个身子来,阿达则对着前面大门那边狂吠!

    所以白浩南伸手抓了茶几直接砸向朝着海滩的后面露台门窗!

    然后一把提了收拾在墙边的电脑包上肩头,顺势抱住阿依趴在电脑包上,其实自个儿一丝不挂的白浩南居然就这么冲出垮掉的露台大门了!

    脚下是有感觉到踩在碎玻璃上的感觉,但这时候哪里还顾得这种细节,哪怕空档晃悠悠的感觉都忽略不计,就是一条疯狂逃命的光猪啊!

    其实下一步就离开了木条砌成的后露台,跳进细腻海滩沙地中,然后迎面就是一条黑影扑上来!

    感觉就是从大门那边听见动静冲过来的。

    白浩南脚下有个硬地到松软的改变,关键是身上还有俩姑娘呢,一个脚下踉跄,干脆顺势把身形还是大了不少的宋娜扔过去!

    怎么形容呢,白浩南这货在搏杀的时候好像并不在意礼数,前些天还让阿依给他当诱饵,现在更是让忍不住尖叫的宋娜抱紧胸口就滚过去!

    就是把一根儿圆柱木滚下山的那种气势,白浩南脱手的时候还有抖搂下,姑娘就滚翻了,对方可能真没想到是个什么,只觉得齐胸飞过来挺大块,还没反应过来当然一边伸手挡一边歪头躲避!

    白浩南却把反侧肩头的电脑包和阿依同时丢向另一边,用力推铅球的那种丢法!

    借着这股子力气反作用,白浩南自然跟着宋娜也投身过去,只是姑娘齐胸高,白浩南踉跄跪地就是从沙滩上滚过去的!

    扔宋娜是为什么?

    是个晃眼的虚招儿啊,就像他在球场上瞬间搞的那些花样一样,只是能随手就扔个姑娘,也是白浩南的绝招了!

    现在自然是错身滚翻过去脚头刚碰见个直立的腿部,二话不说另一条腿狠抽!

    拼劲全力的猛抽!

    别怪白浩南心狠腿辣,足球场上这就叫对脚!

    两个高速冲锋的球员对撞到一起的时候,任何专业球员可能从第一天得到的教训就是一定要卯足了劲硬碰硬!

    只要是无可躲避,那全身绷紧了都要硬上!

    因为两个人体撞在一起,其中一个只要有些许的躲避或者松软,就会遭到重创,不亚于鸡蛋遭到石头猛击的结果,这是无数比赛中都证明的下场,物理医学上的规矩白浩南不懂,但作为足球运动员是每个人都必须清楚的。

    而且这特么都半夜几点了,莫名其妙的砸个装满油料的东西烧得整个床上都是熊熊大火!

    要不是刚捡了垃圾,跑去洗去腻人的感觉,这不是立刻就被烧成油焖大虾了?!

    对这种待遇还有什么说的,只能拼死了反抗!

    这是白浩南之前几次得到的最大教训!

    哪怕职业球员都习惯了戴护腿板,白浩南还是下意识的就能在这么交错腿的刹那,调整了猛抽的角度,真是下意识的把自己最硬的小腿四分之三位对上对方尽量低位靠近脚踝上面点!

    如果姑娘们有心摸摸白浩南的小腿迎面骨,就能摸到那上面的坑坑洼洼,这就是职业球员多年来哪怕再精心保养躲避,也会留下的痕迹,千锤百炼的一脚,瞬间就听见咔嗒声了!

    接着宋娜那水渍都还没干的微凉身子才砸在白浩南身上!

    但这时候哪来得及怜香惜玉,一只手就把姑娘拨开到沙滩上,弹起来的白浩南已经扑向那个猝然倒地惨叫的家伙!

    可能就是惨叫让白浩南又放松了点警惕,未曾想觉得十拿九稳的一下,却被对方躺在地上这么反踹到胸腹上,疼得差点没闭了气,接着在后面已经吐出火舌的海滩小院背影下,白浩南又魂飞魄散的看见对方举起一只手枪来!

    起码那剪影是!

    卧槽!

    为什么给自己匹配的对手全都特么有枪啊!

    全身都蹦跶起来却凝固在半蹲状态的白浩南都要哭了,这次绝对没有上回疯狂摇摆的嘟嘟车影响,开枪就死定了!

    火光下凝固的白浩南都看见对手了,是个黑瘦的当地人模样,火光下脸都扭曲了!

    口中压低了用溙语还是什么在骂,就在这个刹那,旁边一条一直没人注意到的黑影飞跃,张嘴!

    稳稳的一口咬在了那拿枪的手腕上!

    是阿达!

    闷不做声的一大口然后死死挂在了那手上,不管对方怎么疯狂甩手,起码有三十斤重的狗子打死不松口!

    白浩南目瞪口呆之余手脚还是没呆滞的,立刻扑上去,结果刚摁住了那支手枪甩到地上,耳中听得一串响亮的马达轰鸣,他甚至都来不及抬头,刚下意识的稍微抓了对方领口拉起来点,轰的一声闷响,两个男人连一条狗就被撞飞了!

    只能说白浩南在那个刹那心里有点征兆,抓了对方的头稍微凑起来些首当其冲,可这还是改变不了他也被那宽大的沙滩摩托车轮胎直接从脸上碾压过去的结果,关键是他身上还啥都没穿,轮胎还直接碾过两腿间了,惨叫的南哥差点在地上打滚了:“阿依你个狗日的……疯婆子!”

    没错,那一刹那扔了阿依和电脑包的方向,就是露台后缘,本来长满了植物的花台后方,一大蓬什么藤蔓植物垂下来到海滩上,他跟阿依这几天都把一辆租来的沙滩摩托藏在下面遮雨!

    仿佛不用言语,丢下这小萝莉往那边,白浩南很笃定她能去把那台这几天经常骑着玩儿的四轮摩托车启动了逃跑,这是三人一狗唯一能顺着这沙滩逃跑的最佳工具!

    所以只要听见那沙滩摩托车的轰鸣声过来,他就知道阿依没自己逃掉,只是没想到这天杀的小萝莉这么狠!

    简直就是报复那天自己背着她把头撞在玻璃门上了!

    还好眼角也能瞥见那个黑瘦个子直接被撞在头上晕了过去,黑乎乎的手枪更是丢在了一两米外,这时候的白浩南立刻就能扑过去抓住那把冰凉的铁器,不顾自己另一把枪还在生疼,蹦着脚倒吸着凉气都要过去检查对方身上,眼睛更是紧张的瞄着周围:“上车!先上车……好了你个傻子!松开嘴!”

    到这个时候阿达还死死的咬住对方的手腕,被白浩南掰开嘴的时候,狗子都有点晕头转向的在沙滩上站不稳了,白浩南也缓过点气,摸对方身上的同时撕下来那件肮脏的黑T恤,连同一把小臂长的砍刀和两个手枪弹匣都提上,最后除了一只手机也找不到更多的东西了。

    这时候阿依已经骑着沙滩摩托过来,跳下车让了座位给白浩南,自己窜到路边捡了电脑包,白浩南只来得及随手把T恤布料缠在腰间,扔了狗子跟东西到车前框里驾驶沙滩摩托赶紧跑!

    远处已经有些人影晃动,不知道对方还有没有同伴,就算是酒店方面的保安服务员来了都没法面对警察解释状况。

    反正平日里都是把重要物件收拾在这个电脑包里,至于其他的,就根本别管了吧

    只是这黑灯瞎火的刚把沙滩摩托车提速颠簸起来,白浩南光溜溜的后背上就被同样也没衣裳的宋娜前胸蹭得格外敏感,再说前面坐着的阿依几乎全靠在他怀里,轻若无骨的小身板裹着睡裙的触感,那滋味儿!

    所以纵然这么惊险刺激得可能命都提在裤腰上,白浩南那只是张布块布条的裤腰下还是有了强烈反应,赶紧把小萝莉怀里的电脑包抓过来塞两人中间隔着吧,可宋娜却又有点哼唧的把环抱腰间的手开始游走了!

    难道说这种刺激也能提高欲望?

    白浩南只能加速赶紧离开这种状态,就算自己再爱玩儿这个情调,可这会儿真的不适合啊。

    三人一狗都带着剧烈喘息溜到酒店私家海滩格栅边,按照平日熟悉的停车场方位把姑娘一个个托出去,光屁股的白浩南踩在沙滩车上翻过去时简直就是在俩姑娘的四目睽睽下!

    宋娜也就罢了,那小萝莉亮晶晶的眼睛让白浩南不得不用阿达遮挡了腰间,蹲着躲到锐志后面摸出后减震上的钥匙开门找衣服!

    还有什么说的?

    逃啊,白浩南甚至不敢开这辆老和尚的轿车,顺着街道开进那片停车场里,换了那部从法恩寺山顶别墅抢来的越野车出发!

    这辆白浩南从未见过的越野车,宋娜艰难的辨认铭牌应该是澳洲生产的什么霍顿,七座车厢内倒是颇为宽大,惊魂未定的三个人冲上高速公路,正式告别了神鬼莫测的首都,才终于想起来这半夜三更的袭击到底是为什么!

    那支手枪白浩南小心翼翼的用毛巾包裹着别在车门上放饮料瓶的地方,除了万一再遇见什么亡命之徒,可以方便拔出来救命,就是可以用毛巾保证不会颠簸着走火,他依稀知道手枪得上膛退膛会走火,可他压根儿不会用啊:“不可能是劫匪,酒店海滩上那么多栋小木屋别墅,为什么不抢别人非得抢我们?而且一来就先砸了油料到卧室床上烧得那么吓人,那么大的动静,一动手就会把保安服务员引来,这就是来杀人的,起码……也是想杀死我们拿走硬盘!”

    可为什么会引来人?

    白浩南有点百思不得其解,自从送走大家回到首都,住了第一家酒店以后,从租船到换酒店开房,宋娜全都是在网上临时用新电话卡注册预定的,根本就没有暴露过身份信息,白浩南更是从来不会用之前的电话卡被定位,海边的这几天时间里根本就没有和任何方面联系过,就连宋娜给家里打电话都是趁着晚上出去逛街在外面现买手机卡打的,怎么会被人找到这里来?

    这太让人不可思议了,想到这里,白浩南还是有点恐惧,比以前被庄家追杀还恐惧,那种被未知笼罩的感觉。

    阿依坐在扶手箱上抱着阿达,宋娜抱着电脑背包在副驾驶,感觉这么大的车厢还是只有挤在一起才能抵消刚才那不到两分钟的惊险刺激!

    白浩南说完了,俩位女性都还是没吭声,白浩南伸手到阿依怀里摸了摸阿达的头表示感谢,然后埋怨小萝莉:“你就不能稍微避开点我嘛,撞得疼死我了!”

    阿依才好像被呆呆的惊醒:“啊?哪里?”

    哪里?

    问得白浩南只好闭嘴:“你呢?有问题没?”

    罩上一条宽松连衣裙的宋娜无声的摇摇头,双腿都收到座位上了,白浩南正打算撵小萝莉到后面去,就听得宋娜小声:“有……可能是我把人引来的。”

    白浩南吃惊的啊。

    小学女教师慢慢开口:“前天下午,你们在外面玩儿,我在网上浏览相关新闻的时候,无意间搜索到关于你的新闻,下面跟帖评论的骂得太难听,而且是根本不知道事情怎么回事在乱骂,我看了就有些生气,所以就临时注册了个身份跟他们争论,有几句话可能无意中泄露了我是个知情者的身份……”

    白浩南难以相信女人的智商:“你告诉了他们地址?”

    宋娜轻轻摇头:“没……但是,其实我知道每条网上发言的信息都能被查到地址,可能一般人很难查到具体的地址,但懂电脑的人就能查出来,还有,如果对方真的是那位电信公司老总的话……这一切都是他的公司在管理,最清楚不过了。”

    电脑盲白浩南表示这是他从没听说过的事情,很明显这口气只能忍了?

    看起来只能跟以前那样窝窝囊囊的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