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梦想为王 > 章节目录 179、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缝(中午加更感谢,求月票)

章节目录 179、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缝(中午加更感谢,求月票)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7/142816.html
    白浩南按照吩咐把两位姑娘送到天龙寺,果然天龙老和尚已经带着一群和尚等在那里了,一见面宋娜就跪下去提出皈依佛门的请求,阿依并肩照做,天龙老法师好像很明白,点点头过来看白浩南,而且很有道行的只看了下就笑着双掌合十:“一路顺风,希望有朝一日能再看见你的消息。”

    阿班跟一群足球和尚都跪下来在后面告别了。

    想来在这边也能看到首都现在的风起云涌,知晓他们曾经卷入了一场什么样的事件中去。

    白浩南却对老和尚把自己带进这件事里毫无怨言,可能老法师就是看出他的眼神光彩吧,白浩南更不喜欢什么哭哭啼啼的告别场面,对老和尚的处理方式喜欢极了,洒脱的挥挥手做个合十动作转身驾车离开。

    来的时候如同丧家之犬,走的时候看似差不多,却好像留下些不一样的东西了。

    不过白浩南这货把越野车开出去没多一会儿,准备找个酒店入住睡一觉的时候,忽然想起什么,把车头一转,就奔着夜色中最璀璨的那个夜店一条街去了。

    既然都要走了,既然都已经还俗了,既然最近都一直在捡垃圾开了戒,以白浩南的尿性,何不了了之前的夙愿呢?

    佛家也很讲究要许愿还愿嘛,想到这里,白浩南立刻把之前稍微有点惆怅的离别之情清了个一干二净,差点一个人在车里哈哈哈了,伸手摸摸副驾驶的狗子,潇洒的把这辆进口越野车停在了漂亮的玻璃房子酒吧前,对,溙国基本上所有车都是进口,幸福指数再高也解决不了现代工业的问题。

    州府这边以二手日本车居多,所以这辆澳洲越野车还是蛮好看的,让白浩南走进酒吧里也不掉份,然后一眼看见那个让他颇为心痒痒的高挑美女!

    那可是伴随白浩南刚当和尚时最艰难阶段的望梅止渴啊。

    一定要搞搞了愿!

    命运要掌握在自己手中嘛!

    这方面泰日天确实比较执着。

    当然这是场比较特别的泡妞过程,没法用语言交流嘛,来到这片国度虽然已经开了洋荤,但不得不说那次一陪四打麻将是带着业务考核的性质不需要语言沟通,相互卖力展现汗水和风采就够了,不过本着有妞不泡,大逆不道的精神,白浩南还是带着挑战自我的心态开始了。

    毕竟以他的功力来说,这样的美妞天天坐在这样的夜店,要么是头牌要么是老板娘,遇见有夫之妇的几率还是不大,照例端了杯酒展开撩拨。

    其实从两人对上眼,白浩南明确察觉对方眼里有绽开点光彩,就知道这事儿有门,笑着凑上去先娴熟的帮对方点了杯酒,用酒精开路,虽然很快发现对方也没法用华语交流,但这种时候的狗男女可能更多是用肢体语言和眼神了,况且白浩南现在对身体部位的溙语发音还是比较熟悉,特别是下三路,没过一会儿就能带着惊叹的赞美对方的腿古德!

    确实是长腿,基本上能跟陈素芬媲美的细长腿,就不知道郭咲咲那身高的长腿又怎么样儿,一贯都是裹在警服里面没看见过,白浩南无聊的时候肯定也YY过,可能觉得要是跟郭咲咲这么那啥的话,那双腿盘在自己后腰没准儿有点太长,像蜘蛛腿折着的样子吧。

    所以眼前这双腿就比较合适,长短适宜又充满弹性,白浩南已经借着对方笑得花枝乱颤试探过了。

    当然,主要还是风情。

    就算是同样拥有这种笔直好看的长腿,陈素芬就是健美的充满活力,而这位应该发音叫茜茜的姑娘,那就是风情。

    以白浩南那些日子偷偷来看过的好几回,茜茜显然也是知道自己这双美腿的长处,一贯都是各种包臀裙,这会儿坐在高脚凳上,一条腿用高跟鞋慵懒的挂在脚撑上,另一条腿笔直的撑在地面,然后腰胯跟肩部反方向优美的扭着,最大限度的呈S型展现自己的妖娆,充分证明了越是扭曲越妖冶的摄影棚经典法则,陈素芬就是不会这个,尽是实诚的直接那啥,连搞点丝袜诱惑都不会,让白浩南很少想念起来。

    所以半小时不到,乐在其中的白浩南已经跟对方勾肩搭背了,不但近距离欣赏了低开胸领口的真材实料,而且茜茜那张吹弹可破的脸蛋有点和刚才最后近距离凝望的宋娜差不多,都是这种鹅蛋脸型,感觉就是化浓妆版的宋娜。

    男人就是这么犯贱,好好的家花予取予求好像觉得没难度,非得在外面来找野花才心动神摇的刺激,而且越是偷人偷不着才心痒痒,这会儿就乐不可支的把鼻子凑在对方大波浪的长发里面感受高级香水的味道,姑娘也很能配合的欲拒还迎,有趣极了。

    当然这个过程稍微不爽的就是长长的吧台那边有个小伙子时不时拿目光扫视这边,长得颇为俊秀,还有点直勾勾的那种目光。

    白浩南这老手当然知道对方也想一亲芳泽,但不好意思今天自己先来先得啊,所以举杯示意下让酒保给那位看上去也颇为俊俏的小年轻送一杯酒,最后三四千美元的现金宋娜都塞给白浩南了,不管心路历程在怎么改变,社会我南哥的消费观还是没变,人生得意须尽欢啊!

    借着这个举动,白浩南也用有点暧昧的手势询问了茜茜,美女聪明的表示根本不认识。

    结果可能就是白浩南这个颇为善意的宣布主权举动,反而撩得那个小伙子蹬鼻子上脸了,立刻让酒保送了两杯更贵的酒过来,还把几张百元美钞压在杯子下准备继续拼下去。

    其实除了白浩南这样的外国人,这里大多数人都用溙铢结账,这种财大气粗的反应让浩南哥有点烦躁,特别是对方看酒保笑嘻嘻的把两杯调好的酒送过来,还举杯用溙语说了什么,茜茜笑着有举杯回应,白浩南终于觉得有点吃亏了,听不懂啊,而且溙语听着特软绵绵感觉有奸情,要不是这妞确实很有特色和纪念意义,浩南哥都想拔身而走了,最烦连特么来个夜店玩,还要争风吃醋的,最没必要,这不都是假惺惺的玩心跳,谁特么走心还争抢啊。

    还好这杯酒一喝,茜茜反而有些媚眼如丝的拉白浩南领口挑逗。

    不管是这妞儿打算速战速决赶下一摊儿,还是最终决定不搭理这个小崽子,白浩南当然是喜出望外的伸手搂了茜茜的腰起身,看都不看那边小伙子一眼,但有听见身后那边仿佛把高脚凳推开了。

    这会儿正是酒吧比较生意兴隆的时候,白浩南跟自己较劲守戒那段好几次都是晚饭时候来,当然知道稍微晚点这妞儿身边就有伴了,所以幸亏今天来得早,想回头看看是什么青头愣小子的,但茜茜不让他回头,还颇为急切的拉了他的手跟衣领一起倒退着穿行客人酒桌之间,男人嘛,这个时候基本上都是精虫上脑的,白浩南绝对属于蝌蚪密度还比较大的那种,早就魂不守舍了,最喜欢这种不一样的调调,看着那如同一尾鱼儿轻启的丰润唇瓣,还有体态轻盈的闪躲桌椅后退,当然是娴熟的跟上姑娘的节奏,另只手还偷偷确认了裤兜里宋娜叮嘱的东西带上了,还不止一个呢。

    可能对白浩南来说,出来鬼混最爽的就是这个时刻,即将一亲芳泽的成就感,啪啪啪的释放过程期待感,最后还有这酒吧里多少男人回头看他的艳羡,这恐怕是最能满足男人虚荣心的时刻了。

    没准儿白浩南追求的这个更甚于待会儿的过程。

    他都飘飘然了,绝对跟嗨了药的感受差不多,浑身爽得跟茜茜拉着一只风筝那么摇摆。

    结果从略显喧哗又灯光迷离的酒吧大堂穿过,被茜茜拉着往后面走了几步,这姑娘居然牵着白浩南进了卫生间,还是挂着烟斗的这边,白浩南的刺激感又上升一个层面,卧槽,玩儿得挺奔放啊!

    特别是看见茜茜颇为俏皮又娴熟的从卫生间门边,抓了个应该是正在清洁修理之类的黄色警示牌立到门外,白浩南已经有点飙车了,恐怕连这酒吧里会不会搞什么仙人跳还是偷拍摄影之类的防范都毫不在意,老子马上要越境的人怕个球,而且一般这种主场作战的酒吧,还真不会这么搞,那不是自断财路么,只能说这妞可能是公交车太开放太放纵,跟老子很匹配啊!

    当然白浩南已经娴熟的从裤兜挟了个小包装在指间了。

    装修颇为高档豪华的卫生间里还有几个隔断间门都是开着的,白浩南也懒得去查看,因为茜茜已经背靠在他身上开始扭动跳舞了,这时候白浩南才注意到卫生间里的音乐都跟外面不一样,节奏强烈嗨得多。

    可能有点特殊癖好寻求刺激吧,白浩南反正是这么想的,熟门熟路的也贴在姑娘后背开始跳舞,这对他确实是不多的体验,小隔间里面的战斗肯定经历过,但能霸占整个卫生间,现在看着光亮的大幅洗手台镜面一起辣舞再干点什么,面对面的看着高大浓眉的男人搂着高挑妖娆的女人,白浩南兴奋得连后槽牙都开始丝丝倒吸凉气了,要好好表现才对得起这个难得场景!

    脑海里是有想到狗日的怪不得那些外国人自拍很喜欢对着镜子,这样的确很提神,他还注意了茜茜的眼神,确认应该可以上手了才开始弹吉他……

    上面手感还好,姑娘已经娇喘了,还双手撑在了台子上方便配合,带着哀怨又挑逗的眼神回头看他,白浩南心领神会的腰胯贴上去伸手,脸上还浮现出不要脸的享受表情,紧接着就凝固了!

    ……

    白浩南忽然感觉自己被五雷轰顶了,卧槽,老子的手是摸见了根什么?

    再次用眼睛和双手都确认了一下,近在咫尺的那张脸蛋多么妖冶美丽,绝对比宋娜漂亮得多,当然也有可能是浓妆的原因,但刚才轻薄的摸摸下巴脸蛋分明滑不留手啊!

    一只手上的高耸弹性也是那么真实的,可另一只手……卧槽,想想过去一个多小时的亲昵,白浩南差点没吐出来!

    这时候他脑海里终于想起来溙国还有个多么有名的性别词语,人妖!

    当然在溙国不这么喊,都叫LADYBOY,这个国家有好几万这样的“美女”,主要就集中在首都跟南方的几大著名风景区,鬼使神差的白浩南自从来了溙国,绝大部分时间都在寺庙里面度过,也就最后这些天才接触到比较多的首都周边,但基本上都是宋娜一直陪着,哪有机会去见识这玩意儿啊!

    但不管是怎么说了,白浩南这会儿那腰胯都差点没直接弹到后面墙上去!

    吓着了!

    走南闯北这么多年,终日打雁被雁啄说的可能就是白浩南这种感觉吧。

    再也没有往日不管怎么面对什么女人起码还是有个交代的说法,抛弃自己约的炮跪着也要打完的信条,二话不说踉踉跄跄的就往外逃,太特么吓人了,白浩南觉得自己从生理到心理都遭受了巨大的摧残!

    他都要哭出来了!

    拉开门的时候真的像被糟蹋了一样只想赶紧跑,结果一开门却看见之前那个小伙子被两个身高马大的酒吧黑人迎宾和三个当地酒保拉住了在动手踢打!

    白浩南简直想跟这满脸气愤的小伙子说,大兄弟换换换,你来!

    可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后面传来一声娇呼,这时候白浩南觉得连这声音都充满了诡异!

    自己浑身起鸡皮疙瘩了,白浩南也不知道喊的什么,只是判断语气肯定对自己不利,快冲两步就想从这仨身边挤过去,结果其中一个黑人迎宾和小伙子都拉住他,那黑人还二话不说就是一拳砸白浩南脸上来!

    动作快得白浩南脑子都嗡一下!

    卧槽你大爷!

    刚刚都还被那惊骇没有完全摆脱出来的白浩南难得这么气愤,完全有种差点被骗炮了的委屈感,特么还要挨打?

    反手一拳就想打回去,却被身后另一个黑人抓住手臂!

    在溙国虽然没有进来尝试,但无论首都还是州府这边白浩南都发现了,比较高档的酒吧夜场好像都喜欢请这种人高马大的外国人当门童迎宾,显得特别有范儿,可能本地人都普遍矮小吧,再说来溙国混饭吃的外国人也不少,所以白浩南面对普通溙国人很有优势的身高体重现在被对方人数优势给压制了,正面那个狞笑着就是狠狠一记重拳打在白浩南的腹部,直接把他刚才喝的那几杯烈酒吐出来!

    两个黑人显然是专门练过点处理场面的配合,一个扣住白浩南,一个动手,白浩南接连挨了两三下才有机会腾出脚来反踹,搓火得要命!

    面对又围上来的两三个酒保,面对对方接近十个人,白浩南的气得拳头都攥紧些!

    什么时候妞没搞上,还挨了顿打?!.